第一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11:21 | 4399字【收藏本书
    夜色沉沉,星河闪耀。

    王楠站在窗前,嘴角上扬,让自己融在这夜色间,让黑暗掩盖她的悲伤。

    明天,那个她曾经的爱人,说过要和她一生一世都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就要和她的朋友倪天雪走进婚姻的殿堂,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两行泪顺着脸颊滑下,和着月色,晶莹剔透,淡淡的痕迹,流过的地方,曾经留下过他给的温柔。

    王楠不会忘记,在那个落叶飘零的深秋,清秀白净的他就那样悄无声息地走进了她的世界,从此命运的车轮开始转动。

    课间,王楠独自一人来到学校的教务处,不知道为什么要来,只是觉得必须要来,考入这所大学两年年多的时间中,她从未收到过任何同学或朋友的来信,知道她在这所学校读书的人不多,还是关系都不怎么好的,所以她从来没有想过谁会给她写信。

    一个一个翻开如山的信件,看着一个一个陌生的名字,每次都是这样,她已经习惯了,突然,她愣在了,一个白色的信封上突出的位置写着她的名字,而落款人是,闫毅柯。陌生的名字,她小心地抽出那封信,白色的信封上贴着很多彩色棒棒糖贴纸,很像是一封情书,她不禁有些佩服起那个写信的人,竟能把普通的信封装饰的如此漂亮,可见是用了心的,让她纠结的是收件人,真的是她吗?不太相信地又看了半天,确实是她的名字没错,可是,闫毅柯又是谁呢?

    她忽然想起来,同专业的6班有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男孩子,想到这里,她拿着信朝6班跑去,路上有不少同学侧目奇怪地看着这个奇怪的女孩子。

    “哎,同学。”她拉住一个准备进教室的女孩“你好,麻烦帮我叫一下你们班的王楠同学可以吗?”

    女孩上下打量了她很久,注意到她手中的信,有些不友善地抽回胳膊,冷冷地说。

    “我们班长不在,你有话就跟我说吧。”

    周围的同学越来越多,大家小声地议论着什么,她转身刚想离开,身后一个声音叫住她。

    “请等一等。”

    她转过身,看到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子站在她面前,他的眼底满含笑意,王楠看着他有些出神,早就听说他是6班的班草,但她一直没有见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她不相信童话,却忍不住想用王子来形容他,因为他真的是太帅了。

    “你是王楠吧?你找我什么事?”

    王楠回过神,微微红了脸,低声说“你怎么认识我的?”

    “我和李恒是朋友。”

    “哦,这样啊。”

    听了他的解释,王楠点点头,他是李恒的朋友,李恒又是她同桌,他认识她当然就不奇怪了,想起正事,她把信封递给他,周围的同学都探着脑袋想要看清楚,她们好奇地想知道王楠会说什么,只有刚才王楠拉住的那个女孩一言不发地冷眼看着他们,她是王楠的女朋友,看到她把信递给了王楠,抢先一步伸手夺过了信封。

    “你要不要脸,难道你不知道楠是我男朋友吗?你居然敢明目张胆地抢吗?”

    “蓉蓉,别这样。说不定是误会?”王楠拉住她想撕碎信封的手,柔声哄道,将信封从赵志蓉手里拿过来看了看,瞬间明白了,他笑着把信封还给还没反应过来的王楠,笑着说。

    “你也看到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为了安抚赵志蓉,他故意提高声音,意为告诉更多的人“我知道你来找我的目的了。这封信不是给我的,绝对是给写给你的,闫毅柯我不认识,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男的,你见过那个男的给男的写信还装饰的这么漂亮,呵呵,恭喜你哦,有人追求了。”

    接过信,王楠觉得他说得很有道题,明白真相的赵志蓉从他怀里走出来,来到王楠面前,向她伸出手,满含歉意地说。

    “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你了,只不过是楠太优秀了,追他的人太多了,我不得不留个心眼,呵呵,你不会怪我吧?”

    “没什么的。”

    难道这封信真的是写给她的?放学路上,王楠边走边想,可是闫毅柯到底是谁呢?她的印象中并没有和这个人接触过,但是……

    “我先写作业,你们不用等我了。”

    家里学校比较近,所以她不用住校,一回家王楠就径直走进我的房间锁上门,将书包扔到床上,从里面拿出英语课本,那封信也跟着被带了出来,她坐在床上,拿着信封看了足足有一分钟,好紧张啊,这是她第一次收到男孩子的信,还是情书,该面对的还要面对,深吸了一口气,王楠撕开他信封。

    看到信纸的一瞬间,王楠忍不住笑出声来。她不敢相信这真的是一个男孩子写的吗?淡蓝色的信纸周围,贴着许多粉红色的棒棒糖和可爱的小天使,让人完全想不到这是一个男孩子喜欢的信纸。

    看完这封长达五页的信,王楠的脸已经红的发烫了,虽然字不怎么好看,但却包含了浓浓的情义,同时她也对闫毅柯这个人有了印象。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前。

    周末在家闲的快长草的她接到了好友何梦娇的电话,让她陪她去上作文课。

    “小楠啊,今天有空吗?”

    “整天都有,我都快闲死了。”

    “太好了,陪我呢去上作文课。”

    “不去,无聊。”

    以前父母就逼着她去学习作文,她已经受够了,好不容易可以歇歇了,她又让她陪她去上作文课,她不情愿地撅撅嘴,以为她会带她出去玩呢。

    “就两个小时,完事我请你吃饭。”

    “好吧,什么时候去去找你?”

    一听说可以出去吃饭,王楠立刻答应了,何梦娇早就知道了她的这个弱点,她知道只要提到吃,她会跑的比谁都快,真是个吃货,王楠也知道自己这个缺点,但就是改不了,食物对她的诱惑力太大了,她根本抵抗不了。

    “现在,我就在你家楼下,给你十分钟准备时间,快点啊。”

    “…….”

    她这哪里是请求她,简直就是逼迫她去,她要是不去,她会冲上来把她拖去,放下电话,王楠动作迅速换好衣服,花了点妆,拿着笔和本出门了,何梦娇是个极其守时的人,说十分钟就要十分钟,晚一分钟都不行。

    虽然她已经拿出了最快速度,但还是迟到了,何梦娇看着表批评她。

    “你在家磨机什么,迟到了三十二秒。”

    “……”

    “下不为例啊。上车。”

    “……”

    作文班在一栋楼的最高层,要坐电梯上去,因为周末坐电梯的人很少,梦娇说,她从来不用为等电梯而烦恼。

    她们似乎来早了了些,教室里只有一个男孩子在埋头看出,因为低着头,所以王楠没能看清他的长相。但从他翻书的手王楠就可以猜出,这个男孩子一定不会太丑,毕竟一白遮三丑嘛。

    “嗨,柯柯,早啊。”

    梦娇拉着王楠坐在男孩子身边,微笑着跟他打招呼,柯柯,男孩子叫柯柯,虽然只是个单字,但王楠还是觉得他的名字很好听,柯柯,柯柯,她在心里默念着。

    正在看书的闫毅柯抬起头,微笑着跟何梦娇问好,目光不经意间对上王楠的视线,他跟她好像,,让他恍惚,仿佛通过她看到了他的初恋女友,她们是如此的相似。

    看清了他的长相,果然如她所料,他很帅,怔怔地,王楠没能移开注视着他的视线,坐在他和她中间的何梦娇仿佛明白了什么,笑着低头看起书来,猛然回神,王楠羞涩地低下头,拉过何梦娇的书来掩饰尴尬,而闫毅柯一直看着她,直到老师走进教室,他才如梦初醒般转过头,但心底却无法再平静,

    “好,大家休息一会儿,待会开始练习。”微胖的男老师合上书,提前出了教室,他刚一离开,教室里就热闹起来,有说有笑地炸开了锅,何梦娇伸了个懒腰,觉得肚里空空的,她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元递给王楠,让她去帮她买点吃的东西,王楠拿了钱走出了教室,她刚一走,闫毅柯就凑到她跟前,询问着关于她的信息。

    “问那么多干嘛?难道你喜欢她?”何梦娇调侃地笑着。

    “恩,我想追求她。”

    何梦娇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他,她的这位朋友长相平平,身材也不如她那么好,而且平时还呆呆的,连她都还没有人追,王楠居然就有人追了,最不可思议的是,追她的人还是她们专业的校草,追他的人那么多,他却偏偏对平淡无奇的她动心。

    羡慕是有的,但看在她和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们的份上,她当然希望她幸福,何梦娇把能告诉的关于王楠的信息全部告诉了他,他说了谢谢之后,也转身出去了。

    刚走到电梯间的王楠听到有人叫她,她侧着耳朵听了听,没有回头,以为是幻听,她今天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人认识她,刚想抬步,那个人又叫了她一声,那么清晰利落的声音让她停下脚步,转身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原来是他。

    “柯柯同学,你好。”王楠有些别扭地叫着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这样叫他会感到那么奇怪,但更奇怪的是,他为什么会叫住她。

    “我叫闫毅柯,是何梦娇的同学,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叫我柯柯,朋友们都是这样叫我的。”闫毅柯友好地向她伸出手。

    “哦。”原来是梦娇的同学,她刚想与他握手,却想起了张小风临走前警告过她的话,她便匆匆地收了手,这时电梯的门开了,她先他一步跨进了电梯,他出神了片刻也跟着走进来,狭小的空间里,两个人都显得很尴尬。

    和一个不熟的男孩子同处一个密闭的空间还是第一次,王楠有点紧张的不知所措,尽量地往电梯的角落里靠,与他保持着最大的距离,目光闪躲地不知该看向哪里,最后她决定看向慢慢减少的数字,希望一层快点到,她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而闫毅柯此刻看着她的闪躲,心里很难过,当年,她也是这样慢慢地与他拉开距离,慢慢地走出了他的世界,从此与他断绝联系,脑子一热,他上前抱住了她,毫无防备的她吓得尖叫着挣扎了起来,逃也似也跑出了打开的电梯门。

    从小卖部出来,王楠没有走,她在等闫毅柯,她本来想先走的,但他那么恳求地让她等着他,她便也没好意思走,看着他在里面转来转去的身影,王楠红着脸背过身去,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幕,直觉得背后发凉。

    “你不买东西吗?”闫毅柯看了看她手中的东西,全是给梦娇的。

    “我没有什么需要的,谢谢。”

    “你想吃什么?”

    “……”

    “我请客。”

    没见过这么烦人的人,王楠不等他再说话,撒腿就跑,想要甩开他,可是没过多久就被他赶上了,也对,人家腿长,追上她不成问题,,知道这个事实的王楠没有再让自己受累,她不再跑,而是慢慢地走,闫毅柯不跑了,和她并排走在一起,前后拉不开距离,王楠便想与他拉开左右的距离,他发现了,想要靠过来,王楠却抢他一步开了口。

    “你就在哪儿,与我保持距离。”

    “是不是刚才的事让你生气了?”

    闫毅柯尊重地没有再靠近她,与她保持着半米多的距离,问她,王楠没理他,不露神色地加快了脚步,闫毅柯见她不说话,又说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

    王楠淡淡地回应着,她没有生气,只是不想与他有过多的交集,而闫毅柯不懂,以为她原谅他了,便高兴地跑到她身边,差点又激动地抱住她。

    “谁让你过来的?”王楠厌恶地又向左移了移。

    “你啊,你不是原谅我了。”

    “……”

    “你真的没有想吃的东西吗?”

    “……”

    王楠知道自己快忍到极限了,但他还在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像个更年期女人,就连她妈也没这么唠叨过。

    “你别不说话啊,会死人的。”

    “……”

    “你是不是还没与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

    “拜托你了好不好?说句话吧。”

    “……”

    “说话说话啊。”

    他急的拉住她的胳膊,像个小女孩似地撒着娇,王楠条件反射地抽出手,大声地对他喊。

    “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下课后王楠没有跟何梦娇去吃饭,而是直接回了家,何梦娇感到很奇怪,问闫毅柯,他也不说话,拿着书包从她身边走开,王楠看到他,故意停下脚步让他先走,经过她身边时,闫毅柯转头看了她一眼,她却留给他一个后背,直到他上了电梯,她才走进步梯间。

    决定了,以后再也不来上作文课,闫毅柯,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将信撕碎了扔进垃圾桶,这种事情不会影响到她的心情,他和她也只有一面之缘,谈何喜欢,孰不知真的感情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日久生情。(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