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11:21 | 4343字【收藏本书
    天有不测风云,下午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却是乌云密布,要下雨了吧,王楠趴在桌上发愁地看着窗外昏暗的天空,天气预报也没说今天有雨啊,她没有带伞,待会要怎么回家啊,这时她想到了闫毅柯,怕他也在上课,就给他发了条短信。

    “我没带伞,你送我回家吧?”

    没过多久,闫毅柯的短信就回过来了。

    “我在校门口等你,下课你直接过来就行了,不用回短信了,上着课呢,好好听讲,待会见。”

    虽然现在外面呼呼地刮着冷风,但她的心是暖的,因为有他。

    放学的时候,雨已经很大了,站在教室门口的王楠正在发愁怎么走到校门口时,一道熟悉地身影出现了,熟练地取下她的书包,背在自己的身上,进进出出的同学们惊讶而又羡慕地看着他们。

    “走吧。”他拉着她的手,将伞举到她的头顶。

    “哇塞,他好帅啊,王楠好幸福。”

    “什么时候我的男朋友也能这么体贴就好了。”

    “晕啊,什么情况啊。”

    听着同学们的议论,王楠幸福地笑了,她觉得她像一个被保护的幸福公主,雨越下越大,有点点雨丝打在她脸上,闫毅柯看到了,用手轻轻地帮她拭去,她不好意思地躲了躲,别扭地低下头。

    “额,我的手出汗了,你放开我吧。”

    “不放,一辈子都不放。”

    “……”

    他们就这样牵着手直到王楠院子门前,这时候雨已经慢慢停了。

    “你到家了回去吧。”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一瞬间的冲动,王楠伸手抱住了他的腰,条件反谁性地,他也抱住了她,很紧很紧,依偎在他怀里,王楠感到很温暖,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地跟他拥抱,她心里防线在他面前不复存在,她认定了,他是她可以依靠一辈子的人,闫毅柯感觉到,他的胸口湿湿的,那是她滚烫的泪水,那么汹涌,

    “怎么了?”闫毅柯没想到她会主动抱他,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背。

    “我答应你。”

    淡淡微风,亦如她淡淡的声音,此刻她流泪了,是幸福的眼泪,闫毅柯感到胸前灼热的温度,默默无语,她知道她错了,她爱的一直是他,真真切切的感觉,她甚至为他而失眠,这不是爱又会是什么呢?

    不知道拥抱的多久,直到胳膊酸了,她才推开他,此时她才注意到,他的衣服一半都是湿的,头发上还有水珠滚落,她的鼻子酸了,赌气地一拳打上他的胸膛,傻瓜,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为什么那么不知道照顾自己。

    “你是猪吗?不知道淋雨会感冒吗?”

    虽然她知道他这样全是为了自己,但她还是很生气,但更多的是心疼,伞不大,她的衣服一点都没湿,他给了她整个晴天。

    “我没事,我没事,只要你没淋到就好。”

    “不早了,你快点回去吧。”

    天阴沉昏黄,王楠怕一会儿再下雨,路上不安全,最重要的是,她快要忍不住快要流出的眼泪,转身跑开了,刚到家,她就收到了闫毅柯发的短信【我爱你,亲爱的。】

    闫毅柯,我也爱你,王楠在心里默念着。

    2006年11月20日,这是个特殊的日子,她在这天遇到了一个闫毅柯的男孩,他很爱她,她也很爱他,虽然他们学校离得很远,但他还是坚持每晚送她回家,每天清晨,总能在车站遇到他,他总是会为她买好早餐,给她一个拥抱,习惯了,习惯了他的存在,习惯了他的拥抱,习惯了每天早上见到他。

    这天,天有些阴,王楠出门比较晚,想着快要迟到了,就没有去车站,本想到学校后给他发个短信解释一下,可匆匆跑到学校后才发现,出门急忙带手机了,心事重重的她心急如焚地熬过了一上午,老师讲的内容她一点都没有听进去,中午一放学,她就冲回家,第一件是就是看看他给她发的短信,他一定急坏了,一定会有很多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但当她打开手机时,不禁失望了,没有一个电话,甚至连个短信都没有,拿着手机愣了半天,她的心很疼,原来他是怎么的不在乎她吗?打电话过去,也是关机,算了,是他无情在先的,就别怪她无义了,她就知道,如钻石般完美无瑕的他不会看上如石头般一无是处的她得,一直是她太自信了,自信的忘记了她只是只想变成天鹅的丑小鸭,想变成公主的灰姑娘。狠心地删掉他的手机号码,以后不再和他联系,原本她对他的愧疚也因此烟消云散了。

    下午放学时,她还幻想着他会忽然出现,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因为爱他,所以她决定,如果他出现在她面前,就算没有解释,只要一句道歉,她便会原谅他,可是,她在校门口等了好久,最后还是失落地离开了,他没有出现,一切只是她想当然而已。

    一连好几天,她都没有见到他,甚至他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她,慢慢的她便不再幻想,她开始面对,面对现实,面对他的冷漠,也许这才是他们的结局,王子注定喜欢的是公主,像她这样的灰姑娘永远都留不住他的心。告诉自己是他先背叛的,他无所谓,她又何必有所谓,强拗的瓜不甜,强留的爱不幸福,这点她还是明白的。

    一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日子很平静,他仍旧是没有电话没有短信,她也不再去猜测,每天和李恒斗斗嘴,也算快乐,王楠一直很佩服自己,可以如此洒脱地面对一切,本来就如此,她爱他,但她不可能去求他,爱的时候好好爱,不爱的时候就让他走,反反正不是她的她也不该要。

    “同桌,快期末考试了,你复习的怎么样了。”

    王楠正在看书,李恒凑过来问,这些天她开始学习了,让人有些不敢相信,以前上课,他和她总会想出各种好玩的东西打发无聊的时间,可现在,她认真听课的样子让他都不忍打扰了。

    “马马虎虎吧。”

    “怎么会?我看你这星期这么用功。”

    王楠笑而不语,她也不想,可是她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去忘记他,只有逼迫着自己好好学习,才能让她的心平静下来。

    “哦对了,你那个帅哥男朋友……”

    “死了。”

    提到闫毅柯她就来气,还没等李恒说话,她就恶狠狠地打断他,李恒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但还是理解地没有再问,也拿出课本看起来。

    放学后王楠照例一个人回家,因为没人陪,她走的特别快,所以当闫毅柯突然在她面前时,她没有刹住闸,硬生生地撞进了他的怀里,头撞在他的胸口上,疼得直犯晕。

    “呵呵,亲爱哒,这么急着投怀送抱啊?”

    他的笑声让王楠觉得无比的讽刺,他的那句【亲爱的】让她觉得更讽刺,用力地推开他,王楠捂着头想从他身边走过去,他却拉住了她的胳膊,使她被迫停下脚步。

    “放开我。”她的声音淡凉沉寂,没有一点温度,更没有闫毅柯以为的惊喜,虽说语气冷淡,但心里却酸涩的快要逼出泪来,她算什么?闲置了那么久,他终于又想起了她,在他眼里,她就是那么容易就可以随便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具吗?想起了就视如珍宝,想不起就如垃圾一样抛弃

    “不可能。”闫毅柯薄唇抿了抿,将她往自己这边一拉,她就顺势倒在了他的怀中,脸与他的相对,他依旧是那么帅气逼人,周身散发着不可抗拒的魅惑气息,他炙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晕红了她的脸。他看着她。她美的那么的不真实。

    闫毅柯勾勾嘴角,低下头,狠狠地吻上她的唇,有些霸气,缠绵着诉说这对她的思念,他的唇冰凉,有些苦涩,像是刚刚喝过药,王楠难受地皱皱眉,对他火热的吻,她是有感觉的,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让她怎么有心情回应她,她是他玩具,他吻她,只是因为好玩吧。

    夜风很凉,她身上的汗被风吹干,冷的她浑身颤抖,他的胸膛是暖的,却暖不了她失望的心,她的双手在身侧紧紧握拳,裤子吧被她抓的有些褶皱,她后退一步,骗头逃离了他的吻,闫毅柯愣了愣,作势又要去吻她,却发现她眼角的湿润,那么冰冷绝望地刺痛了他的心,她的浑身都在发抖,被他握着的双臂也很僵硬,,他放开她,后退一步,与她拉开距离。

    失去了重力支撑,王楠的身体颤了颤,险些摔倒在地,她转过头看向他,他的额上有细密的汗珠,他的眼里全是疑惑与悲伤,有些发白的唇被他紧紧咬着,很显然,他在等她的一个解释。

    握了握书包带,发现自己的手心全是汗,握着包带直打滑,闫毅柯看着她,一脸沉寂,一副很有耐心的样子。

    王楠不明白了,明明是他欠她一个解释,他却一句话都不说,她想一走了之,却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这样不明不白的,他们的关系还是没有彻底捋清,她想问他这些天去哪儿了,为什么不跟她联系,但她张不开嘴,她想听他亲口对她说,可是,他似乎并没有这个意思。

    “你…”王楠拖了很长的音,却还是 没能把心里的疑惑问出来,正在这时,李恒有些疑惑的声音从侧边传来“王楠?”

    他只是想出来买点游戏光盘,没想到会遇到她,她以为她早已到家了呢。

    闫毅柯和王楠同时转过头去,李恒站在哪儿,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干笑着,还伸出手跟他们打招呼,样子有些滑稽可笑。

    闫毅柯率先回过头,看到王楠也伸出手跟他打招呼,还面带微笑地向他走过去,他一直看着她的背影,目光再一次落在李恒身上,眉头紧锁在一起。

    王楠笑着挽起李恒的胳膊,措手不及的李恒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回收了收胳膊,紧张地看了看闫毅柯的表情,在察觉到他的脸上蒙上冷一层冰霜后,加大了力道抽胳膊,看似很费力,其实他并没有真的用力,因为王楠偷偷地捏了捏他的胳膊,他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闫毅柯没有说话,但他周身的寒意却足以吧冰冻他们周围的空气,他目光一刻不移地定格在她的脸上,等待着她开口说话。

    “柯柯,对不起。”

    王楠紧了紧双手的力道,挪步和李恒并排站着,她对他笑了笑,又看向闫毅柯。

    对不起?她为什么要跟他说对不起,她为什么对不起他?她那里对不起他?

    “其实,李恒才是我的男朋友。他是我大学同桌,我们很早就好上了,是我一直在骗你,”

    她的话音刚落,李恒就震惊地看着她,王楠冲他眨眨眼,他便没有开口说什么,同桌有麻烦,他定当全力以赴,再所不惜。

    闫毅柯更是震惊,他明明感觉到她在说谎,但她说的又是那么认真,他大步走到她和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王楠怔了怔,还来不及后退,就被他一把扯过一直胳膊,强行将她和李恒分开,王楠咧了咧嘴,倒吸一口凉气,显然闫毅柯那一下弄疼了她。

    眼看着她就要被他拉走,李恒猛然反应过来,拉住了她的另一只胳膊,画面瞬间定格,闫毅柯收住步子,转过头,怒视着他,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像是怕她被他抢走一样,王楠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李恒,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夜风微凉,凉如心底,路上的行人面对这样的场景早已习以为常,只是看一眼就离开了,书包带顺着她垂下的胳膊滑落到了闫毅柯那边,她想拉一把,却也无能为力,闫毅柯低眸看了一眼,伸出手,将它重新放回到她的肩上,动作熟练,但他却沉默着,要不是情况特殊,他想做的一定是取下她的书包背在自己背上,王楠咬了咬唇,这一幕幕让她的鼻子酸酸的,却不能流出泪来,明明是她的事,李恒只是刚好路过,她只是让他帮她演一场戏,没想到却卡在了这种特殊情况下。

    “你放手。”不约而同地,闫毅柯和王楠同时喊出这句话,就连声尾结束的都是那么相似,闫毅柯是看着李恒说的,而王楠却是看着闫毅柯说的,两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同时默契地看向对方,从他的眼底,她看到了厌恶,而在她的眼底,他却看到了平静,她已经能这么平静地对他说出这样的话了吗?闫毅柯的心像是被人狠狠戳了一刀,原来,这真的不是玩笑,他一直这么自欺欺人了那么久。

    李恒搞不清状况,只感觉到王楠紧握着她的手,比他握的力道还要大,她的手冰凉刺骨,像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虽然回家还要帮妈妈干活,但现在,他知道,他走不了,也不能走。(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