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11:21 | 4861字【收藏本书
    北京某男生宿舍。

    张小风坐在床上,出神地看着钱包了他和王楠的合影,这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七年多没见,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是不是变得更漂亮了,最重要的是,她是否遵守约定,等他回去,照片上,他们都笑得那么开心,他揽着她的肩,她像极了幸福的公主。他多想回去,回到她身边去,可是不行啊,他必须在北京上完大学才能回去,这是他答应妈妈的,一年啊,还有一年的时间才能回去,才能见到他的公主。

    张小风看着窗外朦胧的雾气,他不由的想起了那个他们相识的情景。

    那时,她初一,他初二,他们一个学校,他是她的学长,他还记得,那天,他查校,看到了迟到的他,匆匆地跑到教室门口,那时,已经上课十多分钟,教室已经关上了门,他以为她会直接推开门进去,便继续他的工作,但当他在学校转了一圈回来时,她居然还在教室门口站着,她看着墙,拿着一本书再看,作为学生会主席,他对这种情况当然是必须要管的,于是,他向她走过去。

    他还记得她当时的表情,慌张,无措,因为在他们学校,迟到如果被学生会的人逮到,是要被记过的,他常以同学低三下四的模样取乐,而她却不同,她虽然害怕,却并不向他求饶,即使她对她说,他会记上她的名字,她也依旧是淡淡地恩了一声。

    她很倔强,但又不像那种蛮横无理,无事生非的坏孩子,他觉得她像一株小草,虽然娇弱,却有冲破坚实的土地,迎着太阳,挺直腰板,努力的生长,从那以后,他便对她有了好感,并不能说是一件钟情,只是仅仅有好感而已。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他也不太清楚,也许是送她回家的时候吧,他觉得自己很搞笑,别人送女孩子回家都是光明正大的,而他却偷偷摸摸,像谍战片里的特务,他不想让她知道是因为怕她误会,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想慢慢了解她。

    她总是最后一个回家的,张小风不明白,她分明是个那么胆小的女孩子,却要最后一个离开教室,但随着几天的观察他发现,她不但负责关门,还负责开门,早上,校门还没有开的时候,她已经站在哪儿等候了,他很想问问她有没有吃早饭或是直接买份早餐给她送过去,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一个月的跟踪他还发现,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子,路上遇到别人有困难,不管认识不认识,她都会去帮忙,并以此为乐,有一次他记得的特别深,她快到家时,看到一个小男孩在路边哭,她就拐到旁边的一家小卖部买了一个棒棒糖,走到他身边蹲下来,把糖递给他,那个小男孩估计是家长平时就注意教育他的防范意识,死活都不肯吃,最后没办法,她只好剥开皮,毫不犹豫地将糖放进嘴里,小男孩这才相信了她,也不嫌弃她,直接接过糖放进嘴里吃起来,她边帮他擦眼泪边问他怎么了,他在不远处听得很清楚,那个小孩迷路了。

    就连几岁的孩子都有那么高的防范意识,为什么她就没有呢?他听到她说,她要送他回家,难道她就不怕这是个骗局吗?会不会是骗子用小孩子来博取大家的同情,一次来骗那些想她那样没有脑子的人,因为担心她,他只能绕远跟着她一起。

    还好这个世界上好人总比坏人多,这个孩子是良人家的孩子,当她带他回到他们的家属院时,孩子的奶奶正在院子里焦急地喊着孙子的名字,小男孩先看见了奶奶,笑着跑过去,孩子的奶奶拉着她的手不停地感谢她,热泪盈眶地诉说着丢孩子的经过。

    原来是她带孙子去买菜,她在前面走,孩子在后面跟,她走到院子时才发现孙子不见了,正要去找,她就把他松了回来。

    孩子的奶奶非要请她上去喝口水,她拒绝了,他才送了一口气,不然他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最后那个孩子挥手跟她告别,还称呼她为天使姐姐。远远低他看到,她的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微笑。

    天使姐姐,他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发现她却是像是天使,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她无邪,纯真,让人有强烈的保护欲,想要用全部的生命去保护她和她的那份纯真,她拥有全世界最美的心,也许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开始喜欢上了她。

    因为喜欢,他也就不再彷徨,他终于鼓起勇气走到了她的身边,他的突然出现吓了她一跳,他骗她说他和她同路,实际上是他家要比她家远得多,光明正大的送她回家的第一个晚上,他清晰地感觉到了她的冷漠,这让他想了好久的表白生生地咽了回去。但是他不想放弃,他不想让爱情的花朵还没有开放,就慢慢调零。

    她真的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女孩子,只是每天最简单的陪伴,就能让她爱上他,一天晚上,当她准备回家时,忽然转过头来对他说了一句我爱你,有些羞涩,,她的声音很小,被风吹得几乎听不清,但他还是听到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跑走了,留下他在原地站了好久好久。

    就这样傻傻的他跟她开始交往,她成了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关系她,爱护她,邀请她跟他一起吃饭,一起去游乐场,刚开始她有些不好意思,但慢慢的,她也开始时不时地约他去逛街,后来直接变成了一周去一次,并且每次都是他给她拿包。

    上天对他很不公平,也许是嫉妒了他的幸福,非要让他失去点什么,初二上学期快要考试的时候,他接到了在北京工作的爸爸遭遇车祸,抢救无效死亡的噩耗,当时的他,一下子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爸爸是高干,是家里的顶梁柱,爸爸爱妈妈,不让她工作,在家歇着,所以,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爸爸的工资,爸爸这一走,一切都完了,当时的她,给了处在低谷中的他太多的关心和安慰,成了当时的他唯一欣慰的事情。

    还好妈妈是个勤俭节约的人,这么多年连化妆品都没舍得买,年龄不大,脸却显得很苍老,因为妈妈的节约,他们家还有些积蓄,但远远不够,妈妈出去打工,但微薄的工资面对高额的学费和生活费还是不值一提,他几次想要退学,都被妈妈苦口婆心地拒绝了,她说孩子,别担心,就算砸锅卖铁也要让你上学,男孩子至少要大学毕业,他们未来的路还长,还要走下去,你只有好好学习,将来找份好工作,才能改善现在的生活。那天他哭的很惨,自此以后,他便拼命学习,不为别的,只为,报答妈妈地养育之恩。

    生活总是让人无奈,妈妈一个人注定撑不起这个家,爸爸在生前在北京留下了一栋别墅,也有很多铁哥们在那边,他们一定会帮助她们的,不想让母亲为难,他只好含泪和她告别,和妈妈一起买了旧房子,坐车前往北京,那晚,他们相拥哭了好久,眼睛都哭肿了,他答应她,五年,她只要等他七年,等他大学毕业,他一定会回到她身边的。

    到北京后,妈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买了别墅,买了一个两室一厅的小房子,爸爸的一个好哥们承担了他高中以前的全部学费,这让一家人很欣慰。

    如今,他的学习成绩已经名列前茅了,甚至比以前还要优秀,他是老师的得意弟子,是同学们心中敬佩的班长,更是女生拼命最求的对象,长相好,人缘好,学习好,他是学校出了名的“三好学生”。

    也许她出现的时间刚刚好,他唯独对她情有独钟,对其他女生都保持着应有的距离。

    回忆的酸甜苦辣充斥他的大脑,他的眼睛湿润了,泪眼看世界,整个世界都在哭,月亮碎了一地的星光,像是他落了一地的思念,远方的她,是否感觉到?

    “班长,你在上面坐了很久了唉,又在想你那女朋友了啊?”、

    室友的话让回过神来,他收起了钱包,从床上下来,拉着他们一起去食堂吃饭,这么晚了还没有吃晚饭。

    闫毅柯虽然不舍,却还是放开了她的手,酸痛的胳膊重重地垂下,李恒看到他放手,他也松开了她的手,三个人沉默着,谁都没有开口,王楠看着闫毅柯慢慢地转身,他的步子有些不稳,像是生病了,她想跑过去看个究竟,却终究没有勇气。

    他就这样退出了她的世界,王楠想起一句歌词【就让我留在轮回的边缘等一道光线,谁能发现,我的世界曾经有过你的脸。】,她蹲下身子,将自己抱住,天空响起几声闷雷,不久,便有细密的雨丝落下,砸在她身上,流进她的脖子里,透彻心扉,寒意浓浓,冬天的夜,两个失落的灵魂,流离失所。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她却遭到更冷酷的打击。

    李恒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王楠抬头看向他,他的眼底充满了真诚的关怀,她吸吸鼻子,从地上站起来,勉强挤出一抹微笑,却没有了以往的感觉,现在的她是脆弱的,就连笑容,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李恒不顾一切地将她拥进怀里,夜越深,天越冷,她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他的怀抱,异常温暖,她知道,李恒是在关心她,用一种朋友间最特别的方式,所以,她没有拒绝,现在,这样的安慰正是她需要的。

    “我送你回家吧。”

    李恒帮她整理好垂下的刘海儿,双手捧着她的脸,为她把眼泪擦干净,她的脸冰凉凉的,他的大手却很温暖,同桌这么久,他第一次见她哭,他一直以为,她是铁打的王楠,是不会轻易掉眼泪的,原来他错了,每个女孩子,都是脆弱的,被伤害了,也会痛的像个孩子,他知道她怕黑,又是这样的雨天,他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所以,他就好人做到底了。

    “李恒,你真好,谢谢你。”

    “不客气,我们是好朋友嘛。”

    夜幕下的马路,车水马龙,路面已经被雨淋的湿漉漉的了,闫毅柯将车开的飞快,在路上飞驰,引来无数叫骂声,他也不在乎,他现在心情很不好,他想喝酒,他想把自己灌醉。

    “谢谢你了,赶紧回学校吧。”李恒本来说要买把伞的,但王楠却说想淋雨,所以,他就和她一起淋着雨回来了,雨不大,落在身上,其实也很舒服的。

    “好,你慢点啊,明天还要上课呢。”

    李恒说完,转身走进雨里,这熟悉的一幕,让王楠再也没有忍住眼泪。

    车在星夜酒吧门口来了个漂移,又来了个急刹车,车轮与地面强烈摩擦,在地面上留下几道荡漾的水痕,这是一家高档的酒吧,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消费的起的,保安看到闫毅柯的车,立刻含笑着跑过去,巴结地弯下腰行礼,闫毅柯冷漠地勾勾嘴角,不屑推开车门走下来,保安立刻将伞举到他的头顶,这位客人他认识,他可是星夜酒吧最大的股东闫琛威的公子,怠慢不得。

    闫毅柯接过他手里的伞,将手里的车钥匙扔给他,保安会意地点点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将车转了个弯,朝地下停车场的方向开去。

    闫毅柯径自走进酒吧,其他两个保安恭敬地向他行礼,他是这里最高贵的客人,不管他喝多么贵的酒,通通免费。

    闫毅柯找了一个离吧台最近的地方坐下,看着舞池中身着露骨,性感妩媚地扭动着腰肢的红男绿女门,在劲爆的音乐伴奏下疯狂地展现着自己的欲望,他端起服务员送来的热水,仰头一饮而尽,调酒师按他的要求给他调制了一杯最烈的酒,他一杯一杯无休止地喝着,晕红染上他的脸,胸口火辣辣的疼,但他依旧无休止地要着酒。

    “闫先生,您已经喝了够多的酒,不能再喝了,对身体不好。”服务员尽职地劝着,他抬起头,目光如刀锋闪着寒芒,服务员咽了咽口水,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按照他的要求不停地给他送着酒。

    闫丹尼撑伞在门前徘徊,焦急地等待打着哥哥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她一向都没有带钥匙的习惯,因为大学总比高中放学早,每次她回来时,哥哥总会在家的,就算哥哥不在家,也有管家陈嫂在家吧。

    今天出门一定忘看黄历了,陈嫂家中有事,请了三天假,哥哥又不知道跑去哪里疯去了,留下倒霉的她被关在门外进不了家,她还没吃饭好不好,她还没写作业好不好,这叫什么事嘛。

    爸妈出国做生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闫丹尼不知道自己还要等多久,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拨打着闫毅柯的手机。

    闫毅柯已经有些微醺了,斜斜地瘫倒在沙发上,手里还端着半杯酒,不停地往嘴里灌,但大多数都流到了他灰色的毛衣上,留下长长的酒渍,他的眼眶湿润,有泪在眼底打转,却倔强地不肯让它流出来,服务员们看到他这个样子,也只能无奈地摇头叹气,谁都不敢出面去管他。

    一位穿着紧身低胸衣的女人,举着酒杯,迈着轻盈的步子向他走来,巧笑嫣然地坐在他旁边,软若无骨的纤手悄然环上他的脖子,她身上散发着好闻的香水味,脸上的妆容淡入浅出,恰到好处,她笑着将酒杯轻轻地与他的相碰。

    “帅哥,这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闷酒,要不让我来陪你吧。”

    说着将就杯举到唇边。轻轻地抿了一口,艳丽的红被酒水一滋润,更加瑰丽,充满着无尽的诱惑,让人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咬上一口。

    “滚开。”闫毅柯厌恶地甩开她的胳膊,低头饮酒,看都不看她一眼,女人依旧不依不饶,甚至更加过分地起身坐到他的腿上,纤手抚上他的脸,轻轻地摩挲着。

    “多么精致的一张脸,为什么让人这么心疼呢?”

    闫毅柯伸手推开她放在他脸上的手,举起酒杯,毫不犹豫地将剩下的酒全部泼在了她的脸上,女人尖叫着站起身,酒水顺着她的脸流下来,染脏了她美丽的衣裳,其他人都好奇地向这边看过来,女人羞怒地捂脸跑开了,闫毅柯没有理会她,端起酒杯继续喝起来。(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