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11:21 | 5041字【收藏本书
    冷夜寒风,月光也变得寒凉。

    王楠坐在电脑前,一次翻着QQ好友列表,张小风的头像灰着,让她有一阵失落,更有些愧疚,她曾经答应过他,会等他回来的,可是,她却又开始了一段新的恋情,虽然这段恋情很短暂,但终是她背叛了他,不是吗?

    点开他的空间,相册中他新传了很多照片,有北京的美景,但更多的是他和他同学的合影,有男有女,多数都是她不认识的,跟他合影的女孩子,笑得都是那么开心,她的照片,已经被埋在了很多很多张照片下面,也许在他的心中,她已经不想以前那么重要了吧,心里酸酸的,但多了份释然,北京那么美,他还会回来吗?一定不会,或许他早已忘记了她,毕竟,那时她们还小,誓言都不算数的,也许只有她还傻傻地相信着,傻傻地守着小时候的梦,也许在别人眼里,自己就是个笑话。

    闭上眼,两行泪流下来,滴在键盘上,惊觉的她赶紧擦干,咬咬牙,她删掉了他的QQ号,他只是她的一场梦,梦醒了,一切都消失了,她不该回忆的。

    王楠不知道,自己的自以为是,为她以后的生活,埋下了多少阴影。

    越是想醉的彻底,痛苦就更加猛烈地侵袭,闫毅柯靠在沙发上,紧闭着双眼,眉头皱的死紧,他的脸上,已流满泪痕,干涩的嘴唇蠕动着,听不清在乱语些什么,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双手紧紧地握着,像是怕什么东西逃走似的,口袋里,他的手机不停地响着。

    一位男服务员俯身从他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闫毅柯你个王八蛋,终于接电话了,你TMD在哪儿呢?”

    电话刚接通,闫丹尼就大吼起来,气死她了,足足让她在外面呆了三个小时,他太过分了。

    男服务员愣了愣,耐心地等她骂完,他才开口道:

    “您好,我是星夜酒吧的服务人员,闫先生喝多了,麻烦您来接一下他吧。”

    “额…”闫丹尼尴尬地向服务生道了歉“对不起啊,我刚刚太冲动了。”

    “没关系的。”

    “那个,问题是我不会开车啊。”

    “没关系,请把您家的地址告诉我,我们派人把闫先生送回去。”

    闫毅柯虽然很瘦,但因为去健身房,身体壮实的狠,一个服务员根本扶不动他,最后,三个男服务生一起,,费力地将烂醉如泥的他扶出酒吧,刚刚的那个保安已经将车开到了门口,并下车帮他打开车门,帮忙把他放进轿车后座里,怕他冷,又将他的外衣盖在他身上,

    熟悉的宝马车开进院子,闫丹尼撑伞跑了过去,坐上车,保安把车到他家楼下停稳,打开车门下了车,走到后座打开车门,先将外衣递给闫丹尼,闫丹尼从他的口袋里拿出家门钥匙,率先跑去开门。

    回家的感觉真好。

    下了楼才发现,保安正扶着,准确地说应该是拖着哥哥往这边走来,他的步子挪到很艰难,一副很吃力的样子,哥哥的长腿在地上拖着,头重重地垂着,无力的像个破碎的布娃娃,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鼻子酸了,她按开电梯门,跑过去扶住他瘫软的身子,和保安一起,把他扶上楼,放在了沙发上。

    “谢谢你送我哥回来。”

    闫丹尼礼貌地跟他道谢,保安笑着摇摇头。

    “这没什么的。”

    放下车钥匙后,保安便离去了,空荡的客厅里寂静了下来,只有窗外的雨还在不停地下着,闫丹尼忽然想起来,应该给那个保安一把伞,拿着伞追出去,已经不见了保安的身影。

    回到家里,闫丹尼换了拖鞋,脱了湿漉漉的外衣,打开暖气,,又把地下的脚印擦干净后才开始打火做饭,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酣睡在沙发上的闫毅柯,不知道他为什么喝成这样。

    做好了饭,已经是十点半,闫丹尼盛好了两碗稀饭,聪明地先把它们放在案板上,省的他一会发酒疯,浪费了她的劳动成果,

    “哥,起来吃饭了。”

    她坐在沙发上,轻轻地推推他的胳膊,试图叫醒他,可是一无所获。他只是含糊地咕哝着什么,泪又一次流了出来,伸手紧紧抓住她的胳膊,一句一句地说着对不起,这一次,闫丹尼清楚地听到了一个字——楠。

    她边帮他擦着眼泪边思考着,她不认识叫什么楠的,听名字应该是个女生,难道?闫丹尼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躺在那儿,流泪不止的哥哥,难道哥哥谈恋爱了?

    闫丹尼抽了抽手,他却紧张地抓的更紧,嘴里不停地说着。

    “别走,求求你别走,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

    闫毅柯焦急地央求着,声音都有些颤抖泪流的更凶,闫丹尼擦也擦不及,灼烫的泪染上她的手,刺痛她的心,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能哥哥痛的如此彻底却有舍不得放开手,即使当年,跟倪天雪分手,他也没有这样过。

    第二天王楠迟到了,原因是昨晚听歌听得太晚,今早没起来,就连站在教室门口的时候,她还有些晕晕乎乎的站不稳脚步。

    第一节是辅导员查课的课,严厉的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迟到,重要的是,她知道王楠不住校,心里一直不满,因为她的工资会因此而减少,虽然她心里很不舒服,但每次王楠都比她来得早,并把教室打扫的干干净净,让她找不到一点毛病,所以她心里一直憋着气,今天可算让她逮到机会了,她怎么可以轻易错过。

    辅导员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笑了。

    “你迟到了。”

    “对不起老师,我错了。”王楠知道站在她面前的这位辅导员她们专业最难惹的人物,她也知道她吃软不吃硬。

    “还没睡醒吧,我警告你,不准上课睡觉。”说完,踏着高脚靴,蹬蹬蹬地离开了,王楠愤愤地看着她傲慢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她才走进教室。

    代课老师都没说什么,她凭什么在这儿喋喋不休?

    “没事吧你?”一坐下李恒就递给她一杯粥“下课喝。”

    “谢谢,老师讲到哪儿了?”

    “for语句,挺难的,我没听懂。”

    “好吧,好好上课。”

    闫毅柯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还盖着厚厚的棉被,头疼欲裂地坐起来,揉揉太阳穴,眯着眼打量着四周,发现是在自家的客厅里,厨房里咣里咣当,他就知道是妹妹在准备早饭了,这死丫头,估计又请假了。

    穿上鞋子,闫毅柯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反手锁上门,伸开双臂仰躺在大床上,墙上贴满了倪天雪的照片,唯独没有的是他们俩的合影。

    他怔怔地看着,眼睛酸疼,昨晚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她那绝情的眼神像极了分手那天的她,他甚至开始怀疑,他这一辈子是不是注定要被抛弃,天雪是,王楠也是。

    闫丹尼从厨房出来,看到的是空了的沙发和胡乱放成一堆的棉被,已经没有了哥哥的影子,她以为他出去了,叫了两声,没人答应,最后,在茶几上发现了他的手机。

    看了眼他紧闭的房门,闫丹尼走过去,推了推,发现是锁着的,她轻轻地敲了敲。

    “哥,出来吃饭了。”

    没人答应。

    “哥,你醒着吗”

    还是没有人答应。

    她知道他没睡,因为他听到屋里有动静,是他打沙袋的声音,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发出的声音沉闷。

    她不再叫他,她了解他的个性,他不想做的事情,强求也没有用,可是。他病刚好就不吃饭,身体怎么受得了,可是她又没办法,忽然她想起了昨晚他口中的那个女孩,她激动的冲到茶几上,拿起他的手机翻开着,他的联系人不多,但他却为她设了一个重要人士的分组,备注为【My Love 楠】。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换成了她的手机给她打过去。

    但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最后是机械的机器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报。】然后是一串长长的英语。

    从楼下回来,王楠拿了两包方便面,将其中一包放到李恒面前,自己率先撕开一包,坐下来。

    “请你的,为了回报你早上的粥。“

    “呵呵。”李恒笑着撕开一包“跟我还那么见外干啥啊。对了,你手机震动了好久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哦?”王楠正要查看通话记录,电话又震动起来,她拿起来看了看,确实是个不认识的号码,但怕是以前的同学打来的,所以她还是接了起来。

    “喂,你好。”

    “恩,你好,我是闫毅柯的妹妹,我叫闫丹尼。”

    “……”

    心咯噔了一下,她没有说话。

    “喂,你在听吗?”

    “我跟他已经分手了,所以,请你不要跟我说任何一件跟他有关的事情,谢谢。”

    “我哥他,很伤心。”

    “关我什么事?对不起,我挂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哥是为你伤心的,难道不应该来看一下他吗?为了你,他现在连饭都不吃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打沙袋。”

    “呵呵。”她的话让她的心里苦涩涩的,但还是冷冷地开口,装作毫不在乎“你说这话不觉得太可笑了吗?他伤心关我什么事,我又不能控制他的情绪,他不吃饭是他不饿,你不要管他。”

    “你TMD有没有良心。”闫丹尼终于爆发了,这个女人的话句句如针,还好听到的人是她,如果让哥哥听到,指不定会怎么样呢。她本想再说些什么,但一看表,离下节课上课就剩半个小时了,她还要挤公交,于是对着电话说。

    “如果你还是人的话,就打个电话给吧,要不会出事的。”

    说完便挂了电话,匆忙地穿上大衣,连饭也顾不上吃,就背上书包,从茶几上拿了一块面包,边吃边跑下楼。

    放下电话,王楠吸吸鼻子,忍住没有让自己流出泪来,坐在旁边的李恒拍拍她的肩膀,算是安慰,她本就忘不了他,她却还要在哪儿添油加醋,煽风点火。

    下午,阳光暖人,何梦娇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还在睡午觉,她说刚好两人都没课,不如一起去逛个街,轻松轻松。

    莲藕喷头洒出温暖的水,落在身上,让人轻松舒适,长发散落在肩头,流过白皙光滑的身子,缓解了一上午的疲惫,王楠抬起手,看着手腕处红红的握痕,那是昨天闫毅柯留下的,热水浇上去,有点疼,可见当时他用了多大的力,忍不住伸手将它握住,轻轻地揉捏,王楠仰起头,任水花流过她的脸,带走她的泪。

    披上浴袍,吹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看看表,已经快三点,为父亲泡了一杯热咖啡,放在茶几上,换了套干爽的衣服,拿着包出门了。

    头一次没有让何梦娇等她。站在楼梯口等了大约十分钟后,何梦娇才来,她没有开车,说是想走走,车开多了,脚力就变差了。

    两人都喜欢韩国小饰品。

    大商场里,各式各样新奇个性的小东西成功地吸引了两位美女的眼球,她们一起走了进去。

    店面不大,但灯光却很耀眼,店主也是想借用强光来让自己的商品看起来更漂亮,一格一格的架子上摆着各种新奇的小玩意儿,她们是不是地那起一个看看,再放下,然后再拿起一个,东西太多,琳琅满目看花了眼,她们都不知道要买什么了,每个都很喜欢。

    、王楠拿起一个淡紫色的首饰盒,翻来覆去,爱不释手,她喜欢买首饰,家里也有很多首饰,就是少一个首饰盒来装它们,所以很多都被她放到找不到了,她一直想买一个来着,就是一直没有找到喜欢的。‘这个首饰盒不但是她喜欢的颜色,款式也是她喜欢的椭圆形,上面还缀着一圈银色的小星星,晃一晃,还会发出清脆的悦耳的响声,王楠不知道怎么形容她对它的喜爱,没抵住诱惑,买了。

    何梦娇的首饰盒已经多的用不完了,所以她需要买的是各式各样的首饰,她比较偏爱复古的东西,王楠站在她旁边,看着她在一推复古戒指中挑来捡去。

    一直逛到晚上六点多,两人才坐电梯下到一楼,看着各自手中的战利品,王楠后悔死了,一个没忍住又花了几百块。都快掂不动了,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很开心的。

    坐在公交车上,何梦娇向她提起了闫毅柯,王楠的笑立刻僵在脸上。

    “你家柯柯最近一个星期都没有来学校了。你知道是怎么了吗?”

    正在看手机的王楠愣了一下,才恍若惊觉地抬头看着坐在她身边喝酸奶的何梦娇,仿佛没有她说的话,怔怔地又问了一遍。

    “你刚才说什么?”

    “恩?”何梦娇转头看向她,她一脸木然“我说闫毅柯一个星期没来上学,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他会不会逃课出去玩了?”

    闫丹尼上午的话回想在耳边,她说他会出事,出什么事?她很希望她在说谎,一定是她想让她去找他,所以才编这样的谎话来扁他的,可是,何梦娇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她像是一下子跌进了冰窟,冰冷,绝望。

    “不可能好吧,柯柯我们院系第一名,这又快该考试了。他怎么可能会逃课出去玩,你太不了解他了,逃课,呵,史无前例。”

    王楠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眼前又浮现出他步履蹒跚的样子,心里一阵心痛,她捂着胸口,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

    “你怎么了?”何梦娇觉出她的不对,皱眉按上她的肩膀,焦急地询问着她,王楠说不出话来,只是趴在她的怀里,低声啜泣,肩头轻颤,何梦娇揉揉她的头,低声说。

    “是不是因为柯柯?”

    下车后很久,她的眼睛还是红肿的,何梦娇走在她身边,默契地不发一言,她知道,她会主动告诉她的,她和她从小就在一起,可以算是闺蜜,她的所有心事和秘密都不会瞒着她的。

    果然,走了一会,王楠停下脚步,她也跟着停下来,她转过身,与她面对面站着,她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说。

    “我和柯柯分手了。”

    “你说什么?”

    何梦娇不可置信地提高了声音,前一段柯柯还一脸兴奋地向她诉说着他和她的幸福,还给她看他和她暧昧腻歪的短信,那时的他比考试得了满分还要开心,她想她应该也是,没想到她却跟他分手了,他们仅仅交往了不到一个月就分手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你们因为什么?”

    见她不说话,何梦娇又焦急地询问着。

    “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们之间有了误会、”

    “什么误会?”

    王楠向她说出了所有,从她起晚那天一直到昨天她提出分手,何梦娇听后狠狠地拍打着她,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不要生气,我明天就去跟他道歉。”

    “你就是猪,没长脑子的蠢猪。”(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