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11:21 | 4680字【收藏本书
    第二天是周六,天有些阴,预报说今天有雨,但王楠还是起了个大早,她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风雨无阻。

    父母还在睡,她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走到厨房,她要为他准备一份情义浓浓的爱心早餐。

    兴冲冲地跑到车站,她才顿然醒悟,认识这么久,她还不知道他家住在哪里,他也从来没有邀请她去过他家。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王楠翻开着昨天的通话记录,终于找到了闫丹尼的电话,她按下拨号键,打了出去。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挂掉,王楠皱眉,正要再打过去的时候,传来了一天短信。

    【我正在上课,你直接去我家吧,从你家坐101路公车可以直达,到金门站下车,下车后直接到金门社区,我家住1号楼21楼,我哥在家。】

    金门社区?那不是本市的豪宅区吗?21楼?我的天,她家才住1楼好不好,21楼,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高度啊?!

    站在1号楼底下,王楠抬起头数了数,一共有30层,最好处都有些看不清了,她坐上电梯,直奔21层,期间她在想,如果某天电梯坏了,住在30层的人要怎么办?

    高处不胜寒,但都在往上爬。

    闫毅柯家的门是带摄像头的,她按了下门铃,声音清脆响亮,她有点紧张,心里纠结着待会他一开门,她是直接把饭盒送上,还是先跟他道歉。

    事实证明,她不用那么纠结,门铃响了好久,也没有人给她开门,此刻闫毅柯正躺在床上听歌,震耳的声音通过耳机传入他的耳朵,使他的心脏也跟着震颤,他要让它麻木,这样,他的心就不会那么疼了。

    她在门外急的浑身冒汗,也没有人来给她开门,她拿出手机,给他打去了电话。

    耳机里突然传出手机铃声,闫毅柯睁开眼,拿过放在枕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扔回去,粗鲁地扯掉耳机扔到一边,翻着身闭眼睡觉,任由它响去,反正插着耳机他也听不到。

    都分手了还给他打电话干什么?看他的笑话吗?她以为她是谁,没了她他又不是不能活。

    此刻他内心的天平正摇摆着,理性告诉他要放弃她,但感性又对逼迫着他想她,疯狂地想她,他只能假装不在乎,才能留给自己一点尊严,他很想接她的电话,像以前那样抱她,听她述说甜言蜜语,可是不行,如果原谅她,他要怎么说服自己。

    电话一直响着,直到自动挂断,王楠气得直咬牙,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她拿起电话又拨了过去,结果还是一样。

    闫毅柯你个王八蛋。

    闫丹尼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她一定会吃闭门羹,她哥就是这样一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明明很难过,还要装的毫发无伤的样子。

    王楠拿起手机准备再打过去,这时,传来一条短信,她以为是闫毅柯发来的,激动地点开。却再看到闫丹尼三个字时,一阵失落,短信很长,但她还是耐着性子读完了。

    【阿楠,还没进去门。呵呵,我就知道,我哥是个爱逞强的人,你不要怪他,我把钥匙放在了门边的花盆下面,上面有贴画的那个是房门钥匙,好好安慰一下我哥,他是真心爱你的,对了,如果你们要出去,记得把钥匙放原位。嘻嘻,祝你好运。丹尼留。】

    一转头,王楠果然看到一盆盆栽,她蹲下身,将饭盒和手机放在一边,一手抬高花盆,一手伸进去摸,终于成功地拿出一串钥匙。楼道里的温度高,又因为她穿的比较厚,只是这一蹲一起的动作,都让她满头大汗,她整了整有些褶皱的羽绒服,将垂下的围巾甩到背后,擦掉额头上的汗,按照闫丹尼的指示,找到了那把有贴画的钥匙。

    开门声让闫毅柯警觉地睁开眼睛,竖着耳朵听着客厅的动静,除了轻轻的关门声外没有翻箱倒柜的声音,确定不是小偷后,他又闭上眼睛,丹尼那丫头,果真是个丢蛋鸡,一定又忘带什么东西了。

    推开门,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梦幻的世界,王楠傻站在门口不敢进去,身后的房门自动关上。

    眼前是一个比她家大出足足三倍的客厅,天花板上画满了欧美风格的壁画,一盏由几十个小灯簇拥集成的巨型水晶灯吊着,它仿佛集聚了所有的光亮,璀璨炫目,每一个小

    切面都闪闪发光,

    天花板四周,并列着几盏小照明灯,王楠看到她身边的鞋柜上整齐地摆放着几双棉拖,一低头才发现,她家的地板全是木制的,还好她今天穿了新鞋,不然一定会留下脚印。

    她随便找了双棉拖换上,下意思把自己的鞋和那些棉拖并排摆好,她蹑着步子向客厅挪去,不敢太大声,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她大概环顾了一下四周,客厅正中摆着一个长方形的茶几,茶几中央放着摆着一盆假花和一盒抽纸。

    茶几周围不像她所知道的那样放着沙发,而是一个很大的如榻榻米一样的东西,通过茶几底座延伸出去,榻榻米周边绣着漂亮的荷花,王楠很想脱了鞋站上去试试,可是她不敢。

    正对着茶几的是一个巨大的壁挂式液晶电视,王楠走上前,看到上面只有一个按钮,她伸手轻轻地碰了一下,液晶屏幕就开始慢慢亮起来,最后黑幕完全消失。

    电视台正在播放一档饮食节目,不知是谁把声音调的很大,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让王楠一惊,慌乱地关了电视,伸手拍拍胸口压惊,她的额上,一惊惊出一层冷汗。

    “你怎么进来的?!”冷冰冰的声音中夹杂着疑惑,闫毅柯一身睡衣站在那儿,他的肚子有点饿了,想出来找点东西吃,没想到却看到了站在电视前的她。

    王楠抖了一下,慢慢转过身来,他的脸终于清晰地展现在眼前,她看到他一脸的疲惫与憔悴,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刚刚纠结了许久的话竟干涩的说不出口。

    闫毅柯目光下移,落在了她手里的饭盒上,淡紫色的盒壁上画着一只流着鼻涕的卡通猪。

    闫毅柯忍不住簪眉。

    王楠顺着他的目光低头,才发现进来这么久,她还没把饭盒放下,不禁尴尬地红了脸。

    抬起头,重新看向她,他的声音柔和了些,没有刚刚的冷漠。

    “我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微风吹拂着淡蓝色的窗帘轻轻飞舞,她的长发也飘了起来,她轻轻地走到他跟前,将饭盒送到他面前。

    “我是来道歉的,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请你原谅,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收下。”

    “……”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听懂他的问题?

    夺过她手里的饭盒,发现是沉甸甸的,他看了她一眼,才慢慢打开,里面是各式各样的点心和一碗皮蛋瘦肉粥,因为饭盒是保温的,所以一股热气冲向他的鼻尖,还带着淡淡的香气。

    “你做的?”

    王楠点点头。

    他一手拿着饭盒,一手拉起她的手,她咧了咧嘴,他碰到了她的伤口,但她没有叫出声,她怕影响他的心情。

    闫毅柯蹬掉棉拖,被他拉着,她险些没来得及拖鞋,将饭盒放在茶几上,他屈膝坐到榻榻米上,顺势一拉。她便猝不及防地摔进他的怀里,被他抱了个满怀。

    她慌乱地想移开,他却伸出一手揽住她的腰,让她的背与他的胸膛紧紧相贴,王楠猛然回头,望进眼里的是他近在咫尺的脸,灼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痒酥酥的。

    他在她微张的红唇上试探性地轻吻,见她没有反抗,他便吻得更深,双手固定住她的头,辗转摩挲,王楠闭上眼,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两人吻得投入,他手往下滑,双手抱住她,两人一起倒在在榻榻米上,他附上她的身,狠狠地吻着她,王楠被他吻得头晕目眩却还是舍不得推开他,全力地配合着他的亲昵。

    “楠,我爱你。”

    有几天没进她的空间了,心里积攒了太多的话想对她说,登上QQ熟悉的分组里却没了她的身影,他心一颤,以为是网速的问题,但刷新了几次还是没有。

    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她把他拉黑了。

    可是,为什么?是不是因为这几天这些天他冷落了她,她生气了,试着又加了她,没有反应,她应该没上线吧。

    不知吻了多久,闫毅柯终于放开了她,伸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语气柔情万种。

    “楠,你不要再离开我了,我会疯的。”

    “你为什么一个多星期没去学校,也没有给我打电话。”

    虽然她已经决定原谅他了,但她还是想知道原因,好让自己能够深刻地记住这一回,下不为例。

    “……”

    放在她脸上的手顿了顿,抿了抿唇,坐起身来,王楠也跟着坐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侧脸。

    “我在问你话呢?”

    “楠。”闫毅柯转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有些事,真的没有说的必要,你只要相信我,相信我爱你就好了,好吗?”

    他的眼神如深潭沉寂,却又透出真诚,王楠点点头,轻轻将头靠在他的肩头,他的手也顺势揽上她的肩。

    “柯柯,我信你。”

    我信你,因为,我爱你。

    闫毅柯吃了她做的早点,连连赞叹比饭店做的都要好吃几百倍,王楠微笑着看的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很满足,很开心,忽然觉得,一辈子就这样挺好的。

    “你房间里有电脑吧,把我QQ加上吧。”王楠忽然说。

    闻言,闫毅柯的手顿了顿,还没送到嘴边的粥险些洒出来,他抬起头,看着她,发现她正盯着他紧闭的房门看,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方才松了口气。

    “好啊,等我吃好饭,我把笔记本搬出来。”

    “为什么不去你屋里啊?”王楠转狗头看着他“我还没进你屋看过呢?”

    “我房间信号不好。”闫毅柯将点心送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同时低下头,闪躲着她的目光。

    “是你房间太乱,不敢让我进吧?”王楠嬉皮笑脸地说“我可以帮你整理的。”

    “这倒不用,以后你把咱俩的加整理好就行了。”

    王楠没有发觉他的异常,并没有执意要进他的房间,在她刷饭盒的时候,闫毅柯进了房间,开门前还往后看了一眼,发现她没有偷看自己,才放心地推门走了进去,然后又锁上了门。

    墙上的照片仿佛都在笑,笑他的愚蠢。他深吸了一口气,狠狠地一拳砸在那些照片上,他想将它们通通撕下来扔掉。却始终没有勇气、照片的女孩,笑得灿烂却刺痛了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她是他的软肋,是他一辈子都愈合不了的伤口。

    不对,他在干什么?旧情难忘吗?

    他双手抱住头,背过身去,不去看那些照片。他现在身边有她,她对他是那样的好。不论哪一点,她都,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他摇摇头,努力让自己微笑,对,他要好好珍惜她,一定不能伤害她。

    “柯柯,你在屋里干嘛?”

    王楠温柔的声音让他的心底一颤,他猛地抱起笔记本电脑,匆忙地跑了出去,险些撞到门边,房门被他用脚狠狠地踹住,发出沉闷的响声。他几乎是冲到榻榻米上的,他一坐下,就抱着笔记本剧烈地喘气。

    王楠看着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知所措,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但是他忍住没问。

    “你先登吧。”

    缓过神来的闫毅柯将笔记本转了个方向,正对着她,王楠看着他,他冲她微笑,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咬了咬嘴唇。她开始输入自己的账号的密码。

    “咳咳…”刚登上QQ,就有人请求加她为好友,闫毅柯凑到她身前,和她一起看,他的脸映着屏幕的亮光,更加俊逸白净的无可挑剔。

    用箭头点开一闪一闪的小喇叭。王楠浑身一颤,紧张地看了闫毅柯一眼,见他没反应,将箭头移到拒绝两字上,轻轻地点了下拒绝。

    “咳咳…”很快的,张小风的QQ也收到了回复,她终于上线了,点下小喇叭,却出现了一句让他瞬间心寒的话。

    【你转身之后,我便消失了拒绝了您的添加好友请求。】

    他不甘心,一定是她不小心按错了。

    他又一次添加,这次他在验证信息里写了很长的一句话。

    【楠,这些天我不是故意要冷落你的,对不起,是因为我们快要考试了,所以课比较紧张,对不起啊。】

    “这人到底是谁啊?”闫毅柯枕在她腿上的头抬了抬,看着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发问。

    “疯子叔叔。”

    “啊?”

    “他的网名就是这。”

    “你们认识是不是?”

    因为他叫她楠,那么亲昵的称呼让他的心里很不爽,枕在她腿上的头动了动,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小时候的朋友,七年没见面了。”

    王楠紧张地解释着,怕他再生误会,过了许久,她都没有听到他的回应,低下头才发现,他双目紧闭,已经睡着了,还能听到微微的打鼾声,他的手放松放在胸前,嘴角微微上扬。一脸轻松。

    浓密的睫毛在眼底的青映处投下暗影,遮住那双让她深陷的黑眸,却掩盖不住满脸的憔悴与疲倦,他一定没有好好休息。

    王楠轻轻地握了握他的手,又大又温暖,给她安全感,手掌上移,轻轻擦过他的脸,光滑细致。落入耳后,轻轻按揉,听说这样可以缓解疲劳。

    不好的预感慢慢扩大,张小风紧盯着电脑屏幕,她的消息最终没有再传来,现在的她,连拒绝他的时间都没有了吗?是没有时间还有已经不屑一顾。

    一拳狠狠地砸向键盘,却不小心碰到键盘的边缘,被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张小风倒吸一口凉气,更紧地咬了咬牙,举起手看着殷红的血蜿蜒流下,眼底闪过一抹幽冷的寒光。

    你们,顶多会幸福一年。(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