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11:22 | 5154字【收藏本书
    “楠,你那个多金又帅气的男朋友让我见见呗。”

    楚菲坐在高转椅子,边尝着王楠做的寿司边问道,她对王楠的男朋友一直很感兴趣。她很想知道现实中的高富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行啊,等有空我把他约出来。”王楠把炒米和火腿放进紫菜皮里,小心地包好放在一边,做寿司是她放假后找到一份兼职,楚菲也是她在这里认识的。

    不同的是,她比她大一岁,是长期工。

    “就明天吧,约个地方。”

    “行,等等会我给他打个电话。”

    王楠带着楚菲站在寿司店门口,因为昨天说好要让楚菲见一见闫毅柯,所以两人都请了一下午的假,楚菲很期待,所以不停地催促着王楠。

    “他怎么还不来?”

    “别急,可能是堵车吧。”

    说话间一辆熟悉的宝马停在了路边,闫毅柯推开车门,修长的腿先迈了出来,楚菲伸长脖子,尽力地往车里看。

    闫毅柯手捧一束蓝色妖姬,一身褐黄色风衣,很有绅士的风格,嘴角勾起一抹完美的极致的微笑,朝这边走来。

    当王楠准备上前接过他手里的花时,却发现他的目光根本不在她身上,而是一眨不眨地盯着楚菲的眸子,走到她面前,将花递给她。

    楚菲有点受宠若惊,慌乱地双手接过他送上的花,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王楠,轻柔地说了句。

    “走吧。”说完,便转身朝车的方向走去。

    楚菲激动的都快要哭出来了,这么浪漫的情节,她只有在电视剧上看到过,就连做梦她都不敢想,会有一天,一个像神一样完美的男人会送花给她,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蓝色妖姬。

    王楠还没有动,她却先跟了上去,还不忘回头来招呼她,看着她忘形的样子,王楠不屑地勾出一抹冷笑,把她当小三?

    反正好像,明明她才是他女朋友好不好?

    “坐后面。”

    王楠冲着正准备拉开副驾驶座车门的楚菲嗨,她顿了顿,转而拉开 后车门坐了进去,闫毅柯看到这一幕,脸上虽没有什么变化,心里却甜蜜蜜的。

    只是一束花,却解决了两个问题,一是帮她打好关系,看在他送她花的面子上,她就不会欺负她了吧?

    另一方面,他也验证了他在她心里的位置,刚才看到她的表情,他就知道她吃醋了,她是一个不会说谎的人,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细心的人会一眼看穿。

    车子飞快地行驶着,因为事先大家都没有想好要去哪里,所以闫毅柯直接把她们带到了他家。

    一路上楚菲都在问王楠花漂不漂亮,她烦躁的直接带上耳机,楚菲是个没有眼力劲儿的人,一心只陶醉在收到花的兴奋中,就连王楠快要爆发的状态都没有看出来。

    “好了,到了,下车吧。”

    闫毅柯将车停在自家的停车棚里,刚一停稳,王楠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靠在她肩上闭目养神的楚菲险些摔倒,这时她才明白为什么一路上王楠都不同她说一句话。

    “哎,你别生气嘛。”楚菲拿着花追了上去,将花往她怀里一送“还给你,我不要了。”

    “……”

    她不解地看着她,她的怒气很明显吗?她怎么知道她在生气?

    正纳闷儿间,闫毅柯走过来,拍了拍他们俩的肩膀,示意她们上楼,王楠往后闪了闪,理所应当地闪开了他的手,闫毅柯没说话,而是使劲地揉了揉她的头发,转身按了下电梯。

    在电梯门开的一瞬间,王楠又把花塞给了楚菲,她才不喜欢蓝色妖姬呢,她喜欢紫色的薰衣草。

    “少爷,您回来了。”

    开门的是陈嫂,见到闫毅柯,她便恭敬的行礼,当然也少不了王楠和楚菲,两个姑娘第一次经历这个,只能跟着弯腰回礼。

    “少爷,西餐师傅我已经请来了,请问是否可以上餐了?”陈嫂接过闫毅柯脱下的风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并示意王楠和楚菲也把外衣脱了,房间里开着暖气呢。

    “还有一位没有到呢,等等吧。”

    陈嫂点点头,退下了。

    “是丹尼吧?”王楠忍不住问。

    闫毅柯转过头看了看她,笑着摇了摇头。

    “保密。”

    红酒,鲜花,餐布,盘子,银质刀,叉,勺,闫家餐厅此刻就像是一家富丽堂皇的高档西餐厅。

    几个临时请来的女服务生早就就位,等他们三个一到,立刻弯腰行礼,拉开椅子请他们入座,赶忙着着端茶倒水。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陈嫂向闫毅柯微微行礼后便一路小跑赶到门边,按下接听键,一张帅气阳光的脸出现在可视镜头里。

    “你好,请问你找谁?”

    “我是闫毅柯的大学同学翟晓晨,应邀来共进午餐的。”

    “请稍等。”

    翟晓晨被陈嫂带到了餐厅,女服务生门立刻请他入座,他微微颔首,表示礼貌,很多服务生看到这一张不凡的脸,都暗暗挣着为他倒水。只是她们不敢太造次,毕竟是在这样的场合。

    “你永远都是这么温文尔雅。”闫毅柯笑着调侃道“不知道你今晚又会有多少人为你心碎呢?”

    说着闫毅柯不露声色地看了眼几个女服务生,虽然她们很小仙女,但还是没能躲过闫毅柯那双如鹰般犀利的眼睛。

    “不会的。”翟晓晨淡淡地笑着想今晚的幸运儿道了声谢谢,年轻的服务生立刻红了脸,仓惶的背过身去,其他服务生看的是又恨又恼。

    “陈嫂,午宴可以开始了。”

    站在一旁的陈嫂会意地点了下头,向厨房走去,而女服务生门也开始为大家面前的高脚杯里斟上红酒。

    此刻若是再配上乐师,奏一曲优雅的音乐,就再好不过了,王楠便喝水边想。

    楚菲没有吃过西餐,不知道应有的礼仪,女服务生刚给她斟满红酒,她就举起杯一饮而尽了,坐在她对面的闫毅柯忍不住凝眉,一脸厌恶地看着她。

    就算没有吃过西餐,最起码的礼貌也要知道一点吧?

    他又看了看王楠,她也正好抬头看他,两人相视一笑,又同时低下头去。

    闫毅柯厌恶的目光没有感应到楚菲,却惊动的翟晓晨,他坐她旁边,离她最近,她正要再次举杯的时候,他按住了她的胳膊。

    楚菲下了一跳,浑身一抖,转头看着他,一脸疑惑,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放开她的手。

    “红酒要和大家一起喝,而且要一点一点的品,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翟晓晨用手挡住嘴,在她耳边小声提醒,温热的气息滑过她的耳际,轻柔舒服,楚菲微笑着冲她点点头,轻声地说了声谢谢。

    此刻的闫丹尼刚好路过院门口,想起今早哥哥跟她说的话她就来气,这是也是她家唉,凭什么让她出去买饭?

    可是,她怕他生气,他一生气,她的生活费必定泡汤,于是,她只好忍辱负重地答应他了。

    爸妈真偏心,凭什么把财政大权交给哥哥,家里最会省钱的人是她好不好?

    虽然心里很憋屈,但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咬咬牙,快步走进一家小饭馆。

    一盘盘西餐陆续上来,陈嫂按照闫毅柯的吩咐,让师傅们统一做了黑胡椒口味,八成熟的,因为一样样做太浪费时间,他只好做了西餐中最受欢迎的。

    当厨师把做好的牛排放到楚菲面前时,她居然不知道要做什么,傻傻地坐着。样子很滑稽。

    “小姐,请用餐巾挡住脸,刚做好的牛排会溅油,容易烫伤。”

    “啊?”

    楚菲愣愣的不知所云,厨师抿了抿唇,求助似地看向了翟晓晨,楚菲也随着他的目光转过去。

    此刻大家都已经就绪,只有楚菲,为了不让她尴尬太久,翟晓晨干脆扯过她面前的餐布抖开放在她的膝盖上,拿起盘子边的纸巾挡在她面前,楚菲下意识地向后躲了躲。

    “掀吧。”翟晓晨抬头对厨师说,厨师点点头,迅速地掀开盖子,利索地闪到一边,热油在高温的作用下咝咝地四处飞溅,翟晓晨拿着餐巾的手抖了一下,眉头轻皱了一下。

    “怎么了,是不是烫到了?”一直看着他的楚菲捕捉到了他细微的动作,关切地询问。

    “没事。”

    旁边的女服务生看到这一幕不由的小声议论起来,凭什么让她们的王子为她做这些啊?闫毅柯一道冷光扫过去,她们立刻安静,重新站好,当做但心里还在小声嘀咕着,这个女人真笨。

    “他们像不像情侣?”闫毅柯突然凑到王楠耳边轻声说,目光时不时地撇向他们那边。

    王楠蹬他一眼,没说话,她还在为刚刚的事情生气呢,等宴会结束了再说。

    “大家等等。”闫毅柯起身说“在聚会开始之前,我有几句话要说”

    所有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他身上,王楠撇撇嘴,不屑地看着他,又不是国家领导人聚会,何必搞得那么隆重?

    “今天的这个聚餐呢,可以说是一个朋友聚会吧。在座的有我的朋友翟晓晨,也有我女朋友王楠的朋友楚菲。”他的目光扫过四周“吃了这顿饭,大家就是好朋友了。”

    陈嫂听到他的话,利索地将厨师服务生全部请走了,自己站在一旁待命。

    闫毅柯说完,其他三个人一起站起来,举起手中的杯子,楚菲最后一个站起来,还是翟晓晨轻轻推了推她的胳膊,玻璃轻碰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大家都很开心,共同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席间,翟晓晨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楚菲的一举一动,帮她纠正用餐错误,楚菲有些不好意思,但都欣然接受,她觉得这个男孩子很细心,翟晓晨对她也有好感,甚至说是一见钟情。、

    她很漂亮,被她指出错误时还会脸红。她很纯粹,不会假意伪装,不想其他女孩子那样伪善。

    闫毅柯看出了他的心思。餐后,他很随意地把楚菲交给了翟晓晨,两人都很高兴,翟晓晨冲着王楠笑了笑。带着楚菲一起准备离开。

    “菲菲,你的花。”王楠起身,将放在茶几上的花送到她怀里。楚菲难为情地看了眼闫毅柯,他微笑着点头,她又看了眼王楠,发现她并没有什么生气的表情,笑着点点头,捧着花跟着翟晓晨一起离开了。

    “王小姐。你放着我来就行了。”王楠正想要收拾盘子,就被陈嫂匆匆地拦下了,她是下人,这些都是她应该做的。

    “陈嫂,没事的,我可以的。”王楠说着转头看了一眼闫毅柯,他正躺在沙发上玩游戏。

    猪,王楠皱着眉头,端着盘子从他身边经过,走到厨房里,陈嫂也跟着走了进来,把手里的盘子跟她的一起放进水池里。

    “谢谢王小姐,您去休息吧。”陈嫂挽起袖子,拧开水龙头,热水哗哗哗地流出来。

    “辛苦你了。”看到陈嫂已经把手伸进了水里,她也就没在跟她挣了,拍拍手走出了厨房。

    陈嫂边将清洁剂倒入水中边想着这位王小姐,她是打心底里喜欢这个勤劳善良的孩子。

    “陈嫂,我走了啊。”王楠从衣架上拿过自己的衣服,伸头对正在厨房里忙碌的陈嫂说,陈嫂应了声好。

    “你去哪儿?”闫毅柯听说她要走,扔下手机游戏机。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到她身边,伸手抓住她的胳膊。、

    “管你什么事?”王楠用力甩开他的胳膊,气冲冲地拉开门走了出去,房门被重重地甩上,巨大的声响惊动了陈嫂,她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发现王小姐已经不见了,只留下闫毅柯傻站在那里。

    “少爷,王小姐怎么了?”

    “没事。”说完,闫毅柯拿着外套披在身上,也打开门追了出去,陈嫂叹了口气,把刷好的盘子整齐地放进橱柜里。

    电梯的数字显示为十,看来她还没有出电梯,闫毅柯掉头跑朝步梯间,顺着盘旋的楼梯跑下楼。

    “叮咚…”电梯门缓缓打开,王楠想迈步,一只修长的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拉出了电梯。

    毫无防备地被拉进一个温柔的怀抱,他紧紧抱住她,她的头贴在他的胸前,他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强健有力的心跳声剧烈地在她耳边跳动。让她安心。

    温热的液体滴在她额上,顺着脸颊流下来,她抬起头,看到了他满头大汗,他看着她,微笑。

    她推开他,踮起脚尖帮他擦干额上的汗,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她的动作定格在了那里。

    “为什么生气?”

    “我哪有。”她猛然抽挥手,心虚地背过身去不看他,嘴角却忍不住染上笑意,他按住她的双肩,让她正对着他,他的眼底柔情蜜意,微波荡漾。

    “王楠。我爱你。”

    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她却忍不住原谅他。

    一阵凉风吹过。天空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花,六角花瓣伴着风的旋律,尽情展现着自己柔媚的舞姿,落在他们头上,结成小小的霜花,他拉起她的手,一起朝雪地里走去。

    “外面下雪了哦,好漂亮。”

    趴在车窗上向外看的楚菲惊喜的喊道,翟晓晨握着方向盘的手颤了颤,心里一阵刺痛划过,他皱着眉,轻轻地咳嗽了几声。车窗开着,,他却出了一身汗。

    “你喜欢雪天吗?”翟晓晨忽然问她,缓慢地将车停在了路边,望着窗外飞扬的雪花出神。

    “喜欢啊,到处一片银装素裹,宛如仙境。”

    仙境?翟晓晨无力地勾了勾嘴角。如果雪天如仙境,那她就是这仙境中的仙女,冰清玉洁,纯粹无杂。

    “晨,我好冷。”病床上,一个憔悴虚弱的声音对坐在床边的男孩子说,女孩的脸色苍白发青,各种管子从她身上延伸出来,连接到床头的仪器上。

    “我已经关上了窗户。”男孩子用力地搓着自己的手,一直到手心发烫,他才用力地握住女孩子的手,她的手冰凉消瘦,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骨头的轮廓。

    “晨,你能不能抱抱我?”女孩的眼睛湿润,她好舍不得这个世界,舍不得他,男孩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把她扶起来。她的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却软绵绵的没有一点重量,他伸出手,却不敢去碰她,他怕不小心碰到她干瘦的身子,那样他会心痛。

    最终,他的手抚上了她的脸颊,轻轻地帮她拭干脸上的泪,她的脸也是冰凉的,眼睛深深地陷了下去,颧骨和额骨都突兀这,有点吓人,男孩闭上眼,他想哭,却不能哭,因为她说过,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也不能为她流泪,那样她会不安的。

    “晨,你爱我吗?”

    “爱。”他坚定地说,眼睛红红的,泪却没有落下。

    “这就够了。”女孩笑了,笑得很难看,笑得很吃力,她向上移了移身子,望着窗外飞扬的雪花,轻轻地开口“你知道吗?我出生的那天也是这样的雪天,雪很美,却很冷,晨,抱我,让我在温暖中升上天堂。”

    那天,雪下了一整天,她躺在他的的怀里,说了许多许多让他幸福又心痛的话,她要他幸福,她要他坚强。他听着,笑着,看着她慢慢闭上眼睛,慢慢停止呼吸,她的手重重地从他唇边滑落,砸在床上,也砸痛了他的心。

    从此,他便害怕下雪,因为只要一下雪,他就会忍不住想起她,那个给他幸福,却早早就离开他的白血病女孩。(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