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11:22 | 4629字【收藏本书
    第八章

    “雪很美,却很冷。”

    翟晓晨下车,走到她身边,正伸手接雪花的楚菲愣了一下,解下自己的围巾,转过身,踮起脚,戴在他的脖子上,一圈一圈的绕紧,粉红色的围巾跟他黑色的羽绒服完全不搭,却让他冰封的心开始融化。

    “这样就不会冷了吧?”

    雪越下越大,地上已经有了薄薄的一层,闫毅柯拉着王楠的手在雪中漫步,他们的头上身上都落满了雪花,身后,是四列整齐而默契的脚印,被新下的雪盖住,他们就去新的地方创造新的脚印。

    就这样走着,仿佛要走到世界的尽头,他们的背景融入这?雪景里,像极了一副动人的雪景图。

    “我们这样好傻啊。”王楠抬头看他“衣服都湿了,难道你不会冷吗?”

    “不会啊,我就喜欢拉着你在雪地里一直走,假装一不小心白了头。”

    “……”

    王楠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只是,真的很冷唉,她忍不住将颈间的白色围巾紧了紧。

    “你很冷吗?”闫毅柯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白色的哈气从他嘴里吐出,她的小脸冻得通红,却还是倔强地摇摇头。

    “我们回去吧。”他拉住她,转了个身,沿着原路返回。

    “我不想呆在屋里,很没劲。”

    “那你想去哪儿?”闫毅柯转过头问她。

    “我也不知道。”

    “等下。”说着闫毅柯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王楠站在一旁,不解地看着他,电话响了几声,就有人接起来了。

    “喂,陈嫂,打电话给Mark,让他把我的照相机送到东区公园,让他在公园门口等我们。”闫毅柯快速地下达着命令,不等陈嫂说话,他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照相机,东区公园,他想干嘛啊?

    闫毅柯带她来到路边,伸手拦了辆出粗车,拉开车门让她先进去,自己也侧身进来,坐到她身边。

    “师傅,到东区公园。”

    “好嘞。”司机应了声,调转方向,朝东区公园的方向开去,从车窗里往外看,一片朦胧混沌,雪比刚才下的更大了。

    “怎么不乘公交车?又不远”王楠侧头看着他问。

    “没零钱。”闫毅柯不屑地说“再说公交车那么挤,难受死了。”

    “……”

    双手沾满铜臭味的有钱人。

    “下午想去哪儿?”重新坐回车上,翟晓晨把围巾摘下来递给她,顺便向她道谢。

    “你陪我吗?”

    “额……”没想到她这么直接,翟晓晨干笑两声“如果你想的话,我没问题啊。”

    “真的吗?”楚菲双手交叉放在嘴边,两眼放光地看着他,多么帅气的男孩子,他是在邀请她跟他约会吗?

    “真的啊,反正我今天下午没什么事。”看着她可爱的模样,翟晓晨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好吧,我们就去公园坐过山车吧?”

    翟晓晨的笑僵在脸上,他低下头,不由地用手捂住胸口的位置,一阵揪痛,他有心脏病,那种高空刺激的游戏不适合他。

    “好,我们现在就去。”

    他话刚说完,她就捂嘴笑起来,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翟晓晨不知所措地看着她,直到她自己笑够了停下来,她笑得满脸通红。

    “逗你的啦,哈哈。”楚菲笑得喘不过气来,用手拍了拍胸口“这么大的雪,过山车是玩不了的。难道你要坐一屁股雪水,让别人以为你尿裤子了吗?啊?哈哈。”

    “哈哈。”翟晓晨松了一口气,也跟着她笑起来,虽然她笑的样子很难看,但这更让翟晓晨看出了她的毫不掩饰。

    楚菲就是个神经大条的女孩。

    “去东区公园怎么样?”翟晓春突然提议道,那里有他很多的回忆,那里美得犹如人间仙境,那里,曾是他和她,倪天雪和闫毅柯的秘密基地,那里保留着他最美的时光。

    “东区公园?”楚菲收住笑,歪头想了想“我好像听说过,那是个很美很美的地方是吗?”

    “那里犹如仙境。”翟晓晨看了她一眼便发动车子,她没有回答他,但她是个什么事都写在脸上的人,从她的一脸兴奋翟晓晨看出来,她已经同意了他的提议,并充满向往。

    “听说东区公园很美,我只去过一次。”王楠似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再对闫毅柯说。

    半天没人理她,王楠有点尴尬,正想再换个话题时,闫毅柯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咬牙忍了忍,又将头转向窗外。雪下得更大了,偶尔有匆匆小跑着的路人在厚厚的雪毯上留下深浅不一凌乱不堪的脚印。

    “喂,少爷,我已经到东区公园门口了,您还要多久?”Mark的声音有点哆嗦,接到陈嫂的电话,他就放下报纸匆匆赶了过来,慌乱中拿错了围巾,低价的劣质产品,一点都不保暖,他冻得将下巴和肩膀缩在一起。

    “我们也快到了, 你就在正门的铜狮子像那儿等我们吧。”又是果断的命令,王楠发现,他发号施令的时候表情都很严肃,像是一位威严的将军。霸气十足。

    “Mark到了。”王楠终于找到了话题,却发现自己说的全是废话,刚才的电话内容她听得一清二楚,她还要明知故问。

    果然,闫毅柯转头无奈地看着她,过了好久,他才点点头。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王楠忍不住爆发了,他的表情太让她受伤了,闫毅柯看着她生气的脸,没说话,过了会,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是伸手轻轻揉揉她的耳朵,关切地问。

    “楠,你耳朵没问题吧?”

    “……”王楠无语片刻,才忽地明白了他的意思,举手毫不留情地一拳砸在他的胸口,疼的他直皱眉,连司机都忍不住心疼,那一声那么沉,那么实。

    “我耳朵不但没问题,而且敏锐的很。”想了想,她又小声补充了一句“这都是小时候练出来的。”

    “哦?”闫毅柯揉着胸口,那里还疼着,死女人,真敢下死手,还好她练过多种武术,不然这一定是不轻的内伤“怎么练出来的?我听说过练武,练嘴,练写,还没听说过练耳,来,传授一下呗。”

    司机师傅也竖着耳朵,准备洗耳恭听。

    “其实,也没什么,小时候我喜欢看神话剧,我老爸不建议我看,每次我看他就说我,后来,我就趁他不在家时偷偷看,边看边注意电动车的声音,只要听到熟悉的电动车的刹车声,我就立马关电视,这一招屡试不爽,满满的我就发现,我的耳朵超灵敏。”

    “……”闫毅柯无语,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么悲惨的童年经历,看个电视还偷偷的,他小时候可没吃过这种苦,他想看什么电视,就没人敢跟他抢,就连父木屋,都不会说一个不字,仆人丫鬟们就更没资格说了。就连陈嫂——他家的老保姆了,她怕吵都不敢让他吧电视声音调小一点,只有委屈地给他父母说。父母劝他,他才会答应。

    他和她又多了点不同之处。

    车子停在东区公园正对着的马路边,王楠先下车,刚打开车门,就有一股刺骨的寒气扑面而来,车里暖气给她带来的温暖一下子全部都没有了,她瑟缩着脖子,还好围里有残存的温度,她终于明白Mark的声音为什么哆嗦了。

    王楠先关好了车门,站在人行道上等闫毅柯,揣在上衣口袋里的双手也是冰凉的,于是她把两只手合在一起一起用力地搓,不时还放在嘴边哈一口热气,驱赶寒气。

    闫毅柯付钱下了车,看着她瑟瑟发抖的样子甚是心疼,但他又不想让这个唯美浪漫的下午浪费掉,于是,他把外衣脱下来披在她身上,自己只穿了一件灰色的毛衣,即使是穿了保暖衣,可他还是冷的打了个喷嚏,他冲她笑笑,拿出纸巾擦鼻子。

    他的外衣的确很暖和,可是,她不想让他因为她受冻,看着他红彤彤的鼻尖,她果断地扯下他的衣服递给他,他摇摇头她却用力瞪他,可是他还是硬把外衣退给他,绕过她朝公园方向走去。

    “闫毅柯,你站住。”她转身喊他的名字,手里拿着他的外套,那里已经被冷气沾满,再也找不到一丝温暖,不管她怎么喊他,怎么用语言威胁恐吓他,他都不曾回过头看他一眼。没办法,她只好抱紧他的衣服,快步追上他。

    站在公园门口的Mark看到闫毅柯从远处走来,快步迎上去,冻得僵硬双腿让他整个人踉跄了一下,险些一头栽倒雪地里,他惊得一头冷汗,双手下意思地护住脖子里挂的照相机,那可是老爷子的宝贝,是他当私人侦探的时候老爷子给他的,还叮嘱他,一定要好好保管。

    还好照相机没事,要不他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少爷,您来了。”Mark一抬头才发现闫毅柯已经走到了他面前,身后的女孩子随后也赶到了,她的手里抱着闫毅柯的外套,虽然她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情况,但刚刚陈嫂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已经跟他说明了,少爷是和女朋友一起出去的,于是他面带微笑地在王楠面前站定,弯腰行礼。

    “王小姐好,我是闫家的私人侦探Mark.”

    他话刚说完,还没来得及直起身,闫毅柯就一脚踹在了他的腿上,他向前一栽,险些扑到王楠身上。立刻会意地点点头,目光敏锐地看着经过的路人投来质疑的目光。

    王楠吓了一跳,她上下打量着这个三十多岁,浓眉朗目,高挑的男人,一看就知道是精明能干的一类人,可是她不明白的是,他家请侦探干啥。

    她想问清楚,闫毅柯却没给她机会,他接过他手里的相机后就把他打发走了,走之前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王楠一眼,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最后在闫毅柯的怒视中跟她说了声对不起。

    “你家还弄侦探,拍电影啊?”王楠憋了好久,还是忍不住问他。不论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他家要侦探干什么。

    “那是老爷子弄的,我也不知道什么用,老爷子说我只管使唤就行了,别的以后会知道。”

    “……”

    王楠不知道说什么好,闫毅柯拉起她的手,带她来到了一个小溪边,溪水在低温下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光洁平滑的冰面上映衬着对面建筑的倒影,溪边很静,静的似乎能听到雪花落在冰面上的声音。

    闫毅柯蹲下身在雪地里摸索着,不一会儿,他从雪堆里挖出一块大石头,拍掉上面沾的泥土和沉雪。又回到溪边,拿起石头用力砸向冰面,头被震得生疼,冰面也没有裂缝,这才转头对站在身后面无表情看着他的王楠说。、

    “冰面很结实。”

    “你要在冰上玩什么?”王楠不解。

    “滑雪啊。不然打雪仗也行。”

    他站起来扔掉石头,揉了揉还有点疼的手,走到她面前,想拉她去冰面上,却被她一侧身躲开了。

    “你疯了,万一掉下去怎么办?”

    “不会的,你看。”他对她伸出手,摊开手,他的手心红红的,,显然是被刚刚的石头磨得,王楠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我不会滑雪。”

    要是摔一跤,衣服湿了,这大冷天的,非冻死不可,想到这儿她才发现,他只穿了毛衣,连忙把外套递给他。

    “你要是不跟我去滑雪我就不穿。”闫毅柯耍赖道,一副誓死不从的态度让王楠不知所措,她看看他,又看看冰面,点点头。

    看到她点头,闫毅柯的嘴角绽放出一抹笑意,接过他的外套穿上,不知道是衣服太凉还是空气太冷,他又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王楠又是心疼又是苦恼。

    此时,翟晓晨和楚菲也到了东区公园,他们正朝他们所在的小溪走来,楚菲冻得把脖子缩在一起,却死活不肯要翟晓晨的外套,他看起来那么较弱无力的,估计抵抗力还不如她。

    冰面很滑,王楠刚走两步,就一个踉跄,险些仰躺在地上,闫毅柯两手一用力,稳住了她的身子,两手环住她的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他的脸就在上方,那么精致无痕,他的目光火热的似乎要融掉这一溪冰雪,融化她的心。

    他的唇慢慢接近她的,她能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地掠过她的脸,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长长卷卷的睫毛在眼底留下暗影。

    楚菲一眼就看到了冰面上的王楠和闫毅柯,她激动地刚要张口,就被翟晓晨伸手掩住嘴,拉到一座石像的后面。

    “你做什么?”楚菲被推开他的手,生气地瞪着他,翟晓晨一愣,知道她生气了,赶紧跟她解释。

    “你没看见他们在KISS吗?你这是要去破坏气氛?”

    闻言,楚菲又朝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王楠正被闫毅柯拦住腰,身无旁骛地热吻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地嫉妒起来,她也是天生丽质,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人说爱她。

    不行,她要去搅局,反正王楠又不知道她看见他们了,她就当做偶遇不就好了。

    “打KISS怎么了,我看不清,靠近点呗。”

    说完,楚菲站起来,华丽的一个转身,刚要迈步,却被霍晓晨拉回来跌进怀里,他的瞳孔渐渐靠近她的,在离着只剩一毫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楚菲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羞涩染红了她的脸,她压低声音说:“霍晓晨,你干嘛?”

    不说还好,而一说,楚菲的唇便贴上了霍晓晨的。

    刚刚的场面也感染到了他,霍晓晨迷人的嗓音响在她耳旁,“楚菲,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

    她睁开眼,望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她不否认人,她也喜欢他,况且在这种情况下,她也开不了口。

    寒冷却又因人心而温暖的雪天,见证了两对情侣亲密的拥抱。(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