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11:23 | 4466字【收藏本书
    一吻结束,闫毅柯放开她,她的唇在他的热吻下红肿润泽,如樱桃般诱人,让他忍不住想再吻一下,刚要低头,却被王楠一把推开,她皱着眉,按着要直起身子瞪他。

    “我腰都酸了,你TKD还吻,知不知道心疼我啊?”

    “我吻你的时候你也没拒绝啊,所以我就没在意。”

    “你……”王楠说不出话来,只揉着酸疼的腰,没在意脚下,这一次闫毅柯没来及拉她,她一屁股摔倒在地上,疼的直咧嘴。

    看着她痛苦的样子,闫毅柯不禁心疼,赶紧把她拉起来,她的裤子湿透了,冰凉冰凉的。

    “我要回家。”王楠说的坚决而又果断,都怪他,。

    “你的衣服怎么回事?”爸爸率先看出了她裤子上的深印,好的的一块,他这一喊,刚换好衣服的妈妈也凑过来看,忍不住开始唠叨。

    “你看看你,弄那么湿,你知不知道棉裤很难洗,你还不爱惜。”

    “我自己洗行了吧。”王楠将外套挂在衣架上,快步走进她的房间,狠狠地甩上门,听着巨大的响声,张华又抱怨开了,女儿大了,都敢跟她摔门了。

    “哈欠!”闫毅柯一进门,便打了一个喷嚏。

    “哥?你生病了?”闫丹尼正在看书,听见喷嚏声而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嗯……可能是吧。”闫毅柯承认的说,然后坐到了沙发上,开起了电视。

    闫丹尼一下子放下手上的书,趴到他身上,摸了摸他的头,又到处嗅着,“咳咳,哥,我在鉴定你和那个美女风流去了,居然发烧了。”

    “别闹。”闫毅柯有点宠溺的声音,听见电视的声响,“你又把电视声音调这么大。”

    “没关系啦!”闫丹尼无所谓的说,然后对着正在打电话的陈嫂吩咐了一句,“陈嫂,药,我哥他发烧了。”

    “好的,小姐。”陈嫂挂了电话,看了一眼闫毅柯的神色,去药箱拿出了退烧药出来,泡了泡,便拿出来递给了闫毅柯。

    “少爷,喝药。”

    “好。”闫毅柯拿过了杯子喝了下去。

    “对了少爷,那个……”陈嫂支吾着,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是如果不说的话,到时候少爷怪罪下来。她就有理说不清了。少爷的脾气她知道,爆发起来就是一场灾难。

    “陈嫂。”陈嫂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闫丹尼厉声打断,她在做什么?想让哥哥难堪吗?陈嫂看了她一眼,她对她使使眼色,陈嫂会意地闭嘴,接过闫毅柯递过的杯子,刚要走,闫毅柯沉稳驽定的声音传来。

    “站住,说下去。”果断坚决,如命令般,这是他一贯对待仆人的的说话方式,

    “哥。”闫丹尼拉住他的手,想做最后的阻挡,然而,闫毅柯却坚决地推开他的手,看着陈嫂,目光犀利,不容抗拒。

    “说。”

    陈嫂的犹豫不决。闫丹尼的刻意阻挡,闫毅柯都看在眼里,他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了,传承了父亲的性格,他从不逃避问题。

    “那个。”陈嫂握紧手中的杯子,害怕它会不小心摔碎“倪天雪倪小姐回来了,现在就在您的房间里,她说会等您回来。”

    闫毅柯的眸光骤然收紧,闫丹尼清楚地看到,那黝黑的眼底闪过一道跋扈暗冷的光,房间里开着暖气,但陈嫂还是感觉浑身发冷,忍不住地哆嗦,闫丹尼知道,接下来,定是一场血雨腥风。

    房门被猛烈地推开,重重地撞击到墙上,反弹回来,木门瑟瑟地颤抖着,巨大的碰撞声震慑到了陈嫂和闫丹尼,两人面面相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倪天雪身穿韩版红色棉衣,此刻扣子正解开着,露出雪白的保暖衣,像是料到闫毅柯会有如此反应,她显得淡定沉静,看到他进来,她的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

    房门被重重的关上,又是一沉惊天动地的巨响。

    “都怪你,谁让你给那个女人开门的?”闫丹尼收回视线,转而将怒气发在无辜的陈嫂身上。

    “小姐,门是您开的,怎么能怨我呢?”陈嫂委屈地说道,那时候她正在准备晚餐。

    “……”闻言,闫丹尼不再说话,转身坐回沙发上,拿起看了一半的书随意翻起来,再也没有看书的兴致。竖着耳朵,留意着房内的动静,却什么也听不到。

    将湿透的棉裤扔进盛满热水的大盆里,王楠挽起袖子,将手的也伸进去,不停地揉着搓着,灌满水的棉裤变得沉甸甸的,她每提起一回就要费好大的劲儿,她倒入洗衣粉,边洗边抱怨着闫毅柯。都是因为他,她从刚刚到现在都打了好几个喷嚏了。

    “看来,你还是挺在乎我的嘛,都分手了还不舍得把照片撕掉。”倪天雪站起身走到他面前,修长白嫩的手抚摸划过他冷若冰霜的脸,轻轻地摩挲着,这张害人脸,直至今日,还是那么的让她心醉。

    她的手滑过他的脸,让他莫名的激动,这感觉比三年前还要强烈。他的心,始终有她的位置,从未有人替代过她。

    她美丽动人,性感魅惑,像火红娇艳的红玫瑰,怎么不让人想入非非,闫毅柯控制不住自己地举起手,想要环上她的腰,她就站在她的面前,触手可及,比每晚的梦境真实的多,只要他伸手,就可以碰触到她的体温,就可以抱到她柔软温热的身体。

    看到他纠结的表情,倪天雪笑得更诱惑了,她干脆双手环上他的脖子,踮起脚,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他的鼻尖充斥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和唇油发出的浓浓的香草味。

    两种味道交相充斥着他的大脑,让他忘乎所以地回应着她的吻,双手环上她纤细的腰,辗转着贪婪地吻着她的唇。

    大衣滑落在地。两人相拥着一起倒在宽大奢华的大床上,他的大脑一片混沌,墙上的照片快速地闪过他的眼前,让他感到头晕目眩,摸不清方向,只知道身下是倪天雪的轻吟。

    夜色深沉,整晚,两人都相拥着而眠,呼吸者彼此的呼吸,亲昵的像对新婚的夫妻.

    翌日.倪天雪离开了.

    闫毅柯起身,她房间外是奢侈的阳台,他正准备走出去,手机却响了起来。他的睫毛撇了撇屏幕,是王楠发来的信息。

    他的手指轻轻划过屏幕,跳入眼帘的是稀疏的几行字。

    “柯柯,昨晚睡的好吗?你注意身体,肯定生病了你,因为……我也是。现在还低烧未退呢.”

    闫毅柯握着手机,心里有种莫名的慌张, 他的身上还残留着倪天雪的香水味,刺鼻檀香,他赶紧脱下衣服,让陈嫂抓紧洗出来,自己侧走进浴室,想冲去她的味道.

    背靠着冰凉的瓷砖墙面,闫毅柯清醒了不少,他将水开到最大,冲刷着他的身体,他做了什么?他居然,背叛了王楠,昨晚,他迷失了自己.

    看着他走进了浴室,闫丹尼才蹑手蹑脚地溜出房间,跑到洗衣房,陈嫂正在洗闫毅柯丢出来的衣服,看到她进来,忙向她打招呼.

    “陈嫂,出事了.”闫丹尼凑到陈嫂耳边小声道,目光不时瞥一眼紧闭的浴室门,害怕哥哥突然从里面出来.

    “啊”陈嫂搓衣服的手顿了顿,瞬间明白了 “您是说少爷和倪小姐吧,我也看出来了,少爷心里,还有倪小姐的位置。”

    “他们昨晚睡在一起了,而且……”闫丹尼把声音压的更低了“他们做了那种事。”

    “小姐怎么知道?‘陈嫂有点不敢置信地勘着她。

    “我偷听到了。”

    “啊,那王小姐那边怎…..”话还没说完,浴室门被从里面拉开,闫丹尼赶紧捂住陈嫂的嘴,并悄声在她耳边说道。

    “切记,这件事,一定不要让王楠知道。”

    陈嫂会意地点点头,闫丹尼这才放心地走出洗衣房。

    闫丹尼坐在沙发上,假装看书,实际上目光偷偷地留意着闫毅柯的动静,他好像没发现什么,直接裹着浴巾进了房间关上门。闫丹尼见房门虚掩,也跟着走了过去。

    “傻瓜,这几天别去寿司店了。好好休息。”过了好久。王楠的手机里才跳出来闫毅柯的回复,她又回了过去。

    “不行,寿司店那边是我第一份工作耶。不能怠慢的。”

    “拗不过你。”闫毅柯发完这条短信后,便闭上了眼,躺在床上。

    目光又触及到了墙上的照片,阳光下,更加炫目妖娆,他痴痴地看,他静静的想,睫毛一颤,看见了准备偷偷溜进来的闫丹尼。

    被发现的闫丹尼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谨慎地说:“那个……哥,你没事吧。我来叫你吃早餐。”

    “嗯,我没事,怎么了丫头。”闫毅柯问她。他的头发湿湿的淌着水珠,看起来性感诱惑多了。

    “没怎么,就是来看看你呗。”闫丹尼依然靠着门,不进来。想好的话居然一时间说不出口了。

    闫毅柯眸子动了动,突然一愣,对她说 “丹尼,你先出去。”

    “诶?好。”闫丹尼依依不舍的关上了门。

    闫丹尼一走出门,闫毅柯就跳了起来,也无所谓自己是否还生着病,就直接狂撕着墙上倪天雪的照片。

    都是因为她,他才做了对不起王茜的事。

    他疯狂地撕着,但是倪天雪的照片那么多,那么铺天袭地的回忆像他涌来。他捂住了脑袋喃喃自语,该死!

    墙上倪天雪的笑容,一直很甜,却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也不知道她这些年是在哪个男人的怀里笑。

    闫毅柯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了这句话。

    他又继续疯狂的撕着倪天雪的照片,不知不觉,脸上滚下了两行热泪。那毕竟是从前,深爱的人阿,哪是说忘就忘呢。

    撕干净后,墙上留下些许胶痕,他犹豫的将那么多照片揉成了一个球体,然后准确的扔进了垃圾娄里。再见,再也不见,倪天雪。

    而他却忘记了,书桌角落,也是那样静静的躺着,一张女孩张扬却温暖人心的笑容。还有过去那么多美好而凝结而成的,回忆。

    窗外,雪翩翩起舞,如同精灵来到人世。它寒冷中却剔透着爱情的含义,圣洁。小鸟也不知去哪里度过这漫长的冬天。雪覆盖了大地,却覆盖不了人心,仿佛在浅浅的倾诉着,恋人们间亲密的甜话。

    圣洁,他的心,他的身体已经不圣洁了。可是,王楠不能知道,坚决不能让她知道。他犯了错,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好难。

    一串陌生的号码打来电话,闫毅柯想了一会儿,忽然明了,迅速接起电话,不等对方说话,他便吼起来。

    “倪天雪我警告你,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我现在也有了爱的人,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我们的过去,忘了吧,再见。”

    “柯柯。”直到他喋喋不休的说完,喘气的时候,倪天雪才小声说道“我现在在医院,我…我怀孕了。”

    几朵调皮的雪花不小心撞到了窗户上,化成水珠沿着玻璃滑下来,形成长长的水痕,那意味着它们生命的结束,它们原本还可以自由地再天空飞舞,最后和它们的兄弟姐妹一起落入雪地中,化成小溪,一起迎接春姑娘的到来,而这一切都因为它们的冲动而烟消云散,这是它们的宿命,是它们冲动的惩罚。

    闫毅柯握着手机,半天说不出话来,倪天雪的声音仿佛从天外传来,那么飘渺的不真实,而他烦乱的心跳声却又证实了这一切,他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正在发生着。

    走在路上,闫毅柯无心观赏美丽的雪景,昨日的浪漫也顷刻间瓦解,他知道,这是他冲动的惩罚,这一回,他想逃都无处可逃了。

    寿司店里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正在做寿司的王楠一瞥眼,正好看到翟晓晨推门进来,他的手里捧着一个大礼盒,蓝色的盒子上扎着一条淡紫色的飘带,随着风漂浮,他微笑着用眼神跟王楠打招呼,侧身做到了红色是转椅上,把礼盒放在上面。

    王楠一直注视着他,而楚菲正在专心选着配料,没注意翟晓晨来了,翟晓晨转头看向王楠,有手指了指楚菲,王楠顺着他的手看向楚菲,并有手推了推她的胳膊。

    楚菲抬起头,下意识地向门口看去,正好看到坐在玻璃门旁边的翟晓晨,放下手中的活,笑着走到他面前,拉开椅子坐在他对面。

    “要喝点什么呢?”楚菲看了眼他放在方桌上,占了大半个桌子的礼盒,接着说道“这是什么啊?”

    王楠将做好的寿司放在冷藏柜里,接下围裙,做了两杯热奶茶,因为不知道翟晓晨的口味,于是她把两杯都做成了楚菲爱喝的巧克力味。她走到桌前,看了眼礼盒,又看了眼翟晓晨。

    “哦,不好意思。”翟晓晨将礼盒放在旁边的椅子上,接过她从托盘上拿下来的奶茶,热乎乎的奶茶立刻暖热了他的手,驱赶了一路积累的寒气。

    “谢谢你啊。”翟晓晨礼貌地冲王楠点点头,又看向楚菲。

    “阿楠,你真好。”楚菲感激地拉住她的手,满脸感激,自从王楠来到了寿司店,她的生活就有趣多了,王楠是个好女孩,来店里帮了她许多忙。有她在,她真的轻松快乐了不少。(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