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11:23 | 5044字【收藏本书
    转身放托盘时,王茜瞥见了放在墙边沙发里的蓝色妖姬,那是闫毅柯送给楚菲的,虽然她已经不生气了,但每次看到都会让她感到很讽刺,说不出原因的厌恶。

    她别过脸去继续做她的寿司,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人野越来越多,王楠当然就越来越忙,但她过得很快乐,门边,翟晓晨和楚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她撇撇嘴,没抱怨什么,如果闫毅柯;来店里找她,楚菲也一定会帮替她看店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豪华的意大利式餐厅里,闫毅柯和倪天雪面对面而坐,窗外的天开始明亮起来,阳光渐渐剥开云层露出笑脸。照在倪天雪明媚的脸上。

    “不想干什么,只是告诉你,你要当父亲了”倪天雪脸上的笑容更大了“怎么样,开心吗?”

    看着她的笑脸,闫毅柯却怎么也笑不出来,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这一切都是个错误。

    “你怎么证明这是我的孩子?你那么风流,谁的孩子还不一定呢。”闫毅柯不屑地说道。

    “哈哈。”倪天雪放声大笑,还好他们是在包厢里,要不然一定会有很多人看她“柯柯,果然我不在身边。你的脑子都变笨了。”

    “什么意思?”

    “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短了,你不了解我的个性吗?”

    她的个性,他的确很了解,她是个有原则的人,除非她自愿,不然,她不会为任何人做任何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可是,这根个性有什么关系,难道她,甘心为他生儿育女?

    “你还爱我?”这句话不像是试探,倒像是质问,他的唇紧抿着,等待着她的回答。

    “我以为我不爱。”倪天雪端起面前的卡布奇诺,看着自己杯中的倒影,静默许久,才又看向他“可是当时,我太高傲,我以为你配不上我,我不甘心一辈子都活在只有你和我的二人世界,我害怕束缚,于是,我和你分手,去寻找我所谓的幸福,可是,三年了,三年后我才发现,发现我错的多离谱,你对我那么好,好到我甘愿放弃原则,,重新回到这里,找到你。我想,和及重新开始,可以吗?”

    越说心里越酸涩,她是真心诚意地回来的,她也是真心诚意地想要和他重新开始,可是,这可能吗?闫毅柯看着她,她的眼底闪烁着泪光,晶莹悦动,慢慢融化着他心里的坚冰。让我不知所措。

    “为什么你现在才来对我说这些?”闫毅柯的语气柔和下来了,语言中夹杂着痛苦与煎熬“折磨了我三年,当我快要从痛苦中走出来时,你有狠狠把我拉了回去,你不会知道,旧伤加上新伤,是多么的撕心裂肺。多么的苦不堪言,王楠怎么办?我给她的承诺怎么办?你想过吗?你想过别人的感受吗?”

    “王楠?”倪天雪愣了愣,这个名字,似曾相识却又素昧平生“你有她照片吗?”

    “有。”闫毅柯对她的反应感到莫名其妙,但还是拿出手机,点开,屏幕上就是王楠大大的笑脸,很开心的样子,他把手机推到她面前。

    倪天雪垂眸,屏幕上那种神采奕奕的笑脸,真的那么熟悉,难道真的是她?怎么可能,她们已经有十几年没见了,原本以为她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相见,没想到,这么阴差阳错,她们俩会同时爱上一个男人。

    “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儿吗?倪天雪问道。

    “你想干什么?”闫毅柯拿过手机,谨慎地看着她,她的脸变得激动而兴奋,不知道是不是笑里藏刀。

    “你不知道,王楠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我那个十几年没见的邻居啊,真是没想到,我们会再相见。”

    “你说的是她?”闫毅柯有点不敢置信,倪天雪口中那个善良可爱如天使般的女孩居然就是他现在的女朋友王楠。

    “对啊 就是她,快告诉我,她现在在哪儿?”

    忙完的店里的生意,王楠坐在沙发上休息,没多久,楚菲就兴冲冲地跑进来,环顾了下四周,径直来到她身边,大力地坐进沙发里。举起右手在王楠眼前晃,。嘴里还不停地说道。

    “快看快看。”楚菲激动地说“戒指,戒指啊!”

    王楠向后移了移身子,用力抽出被她压到的衣角,果然看到她无名指上戴着的,闪闪发光的钻戒。

    “翟晓晨给你的?”

    “对啊。”楚菲笑得合不拢嘴“他向我求婚了呢,还是当着我父母的面哦。”

    “求婚?”王楠问“刚刚的礼盒也是给你的吧?那里面是什么东西啊?”

    “当然是给我的了。”楚菲往王楠跟前挪了挪“那里面是婚纱,他专门为我定做的,要在婚礼的时候穿。”

    “呵呵。”王楠笑“你们什么时候结婚,记得请我去吃喜酒。”

    “那必须的。”楚菲信誓旦旦地说哦“估计三月份吧,春暖花开的时候。”

    “我生日就是那时候啊,恩恩 太好了,到时候我一定去。”1

    “楠。”说话间,闫毅柯走进店里,引来很多女顾客的目光,他英俊帅气的脸足以倾倒众生,而他却连目光都不留给她们,径直走到王楠身边,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

    “柯柯,你来了。”王楠拿出手绢帮他擦掉额上的汗珠“这么着急找我什么事啊?要不掉喝点什么?楚菲,先倒杯热水。”

    “哦。”楚菲应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准备热水。

    “不用了,我找你有事,不忙的话我想带你走。”

    “好,我现在不忙。”王楠接过楚菲手里的水杯递给他“你先把水喝了,我就跟你走。”

    跟楚菲打了声招呼后,王楠就跟着闫毅柯走了出去,背后是无数双羡慕嫉妒的目光,看的王楠心烦意乱。

    “王楠。”包厢的门一打开,倪天雪就站起来迎了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让她在自己身边的座位上坐下。

    她的热情出乎了闫毅柯的意料,他完全相信了她的话,反而是王楠,她有点不知所措,这个陌生的女孩为何对她如此这般?

    闫毅柯走到原位坐下来,为王楠点了杯热咖啡。

    “你不记得我了吗?”看着她木讷的脸,倪天雪说道“我是雪儿啊,倪天雪,你不记得,我们小时候是邻居,我经常去找你玩,我们一起给芭比娃娃做衣服。”

    王楠的眼眸动了动,像是在回忆,然后,她忽然两眼放光,反握住她的手,确定似的上下打量着她,虽然多年不见她变了容颜,但通过她的神情,她还是很确定她就是她儿时的玩伴倪天雪。“你真的是雪儿?”王楠向前倾身抱住了她“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我也是啊。”倪天雪反抱住她,一遍拍着她的背“我还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呢。”

    就在这时,闫毅柯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低头一看,不禁皱起了眉头,抬眸看了相拥的两人,叹了口气,默默地离开了包厢。

    饱了好久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这时她们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闫毅柯已经离开了,只是王楠不知道,在倪天雪心里,已经出现画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一赶到机场大厅,闫毅柯就看到等在门口提着大包小包行李的父母和保镖们,他大步走了过去,他很好奇,为何会突然回来,国外的生意不好做?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舒悦一看到儿子,立刻迎了上去,笑得忍不住落泪,她一遍一遍地抚摸着他的脸,还不时回头向父亲赞叹,自己的儿子长大了,长得又高有帅气,闫毅柯不说话,等到她摸够了也说够了,他才张口问道。

    “爸,妈,你们不是在国外做生意,怎么突然回来了?”

    “呵呵。”听了儿子的问题,舒悦忍不住笑“我们的儿子要订婚,我们当然要回来了,有什么比儿子的终生幸福还要重要的呢?”

    “听说你要和倪天雪订婚?”闫琛威问道 “而且是在下个星期?”

    早上他接到倪天雪母亲质问的电话,说是倪天雪坏了闫家的孩子,要为女儿讨个说法,他不信,所以匆忙收拾了行李,打电话交代了 秘书公司的相关事宜后就赶了回来。他要当面问清楚,儿子要和谁结婚他都会支持,只是,他要确定事实而已。

    “订婚?”闫毅柯提高声音问道,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谁?”

    跟谁订婚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不是跟倪天雪吗?”舒悦哑然失笑“你怎么了儿子,难道你还想跟别人订婚?”

    “不可能。”闫毅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不会跟她订婚。”

    “……”

    场面尴尬万分,闫琛威忍了忍没说话,还是保镖识相,赶忙去拦了一辆出粗车,帮着把老爷夫人的行李放上去。又请他们都坐上去。

    闫琛威一路忍者没说话,面子对他来说还是很重要的,舒悦拉着儿子的手问东问西,只字不提订婚的事,她明白丈夫的意思,家务事只能关上门一家在家里说。

    闫丹尼去同学家玩了,只有陈嫂在家,见老爷夫人回来,激动的忙东忙西,倒水,问候的,闫琛威摆摆手,示意她先回避,陈嫂点点头,关上房门出去遛弯去了。

    “说吧。”闫琛威喝了口热水滋润喉咙“到底怎么回事?”

    “您到底是听谁说我要跟倪天雪订婚?”闫毅柯坐在父亲旁边的沙发上,背脊挺的笔直,难得那么认真谨慎。

    “谁也没说,这不都是你自己选择的吗?”闫琛威看向儿子,眼神睿智的融不进一点沙子。

    “我没有选择她,我爱的另有其人。”闫毅柯的语气坚定,视死如归,很有抗争到底的意味。

    杯子重重地落下,发出巨大的响声,水花四溅,在桌子上留下如泪珠般的水痕,晶莹剔透,闫琛威的声音有点薄怒。

    “既然你爱的另有其人,那倪天雪怀孕又怎么解释?”闫琛威质问“那个你爱的女孩能原谅你的这种行为吗?”

    “她不知道。”闫毅柯说。

    “你以为纸可以包住火?”闫琛威皱眉,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怎么了“一个男人,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要勇于担当。”

    舒悦在一旁听着,一言不发,她在思考,思考这其中的原因,她觉得,她有必要见见这两个出现在儿子世界中的女孩子,既然儿子做不了选择,那就让她这个母亲出面帮他抉择吧。

    “不管怎样,我绝不答应跟倪天雪订婚,死都不。”

    “啪”响亮的巴掌打在闫毅柯脸上,他的脸被打的侧过去,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舒悦见了,边抱怨丈夫边抽纸帮儿子擦拭,闫毅柯看着母亲,目光中竟闪着泪光。

    “你看看你生的好儿子。”闫琛威站起来,义正言辞地说“这事我做主,你娶也得娶,不去也得娶,由不得你。”

    说完说完进了书房,重重地关上门。

    “妈,怎么办?”

    “交给我。”

    倪天雪打开随身带的LV挎包,慢慢的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咬了咬唇,还是递给了王楠。

    “这是什么?”王楠看了看这个蓝色的盒子,问她。

    “验孕棒。”倪天雪淡淡的说,看着王楠慢慢地打开盒子,她的心也跟紧张起来。

    王楠看着上面平行的两条红线,立刻明了了,她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她儿时的玩伴,是的,她很美,美得耀眼,她怀孕不奇怪,男人都爱美女,这是事实。

    “那个,楠。”倪天雪低着头,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对不起。”

    “什么?”仿佛过了好久,声音才飘到王楠耳朵里“你为什么对不起我。”

    她的心忽然揪起来,隐隐的预料到了什么,她和闫毅柯认识,而且刚刚他们也在一起,她料到,她的道歉一定和他有关。但潜意识里。她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倪天雪是她的好姐妹,她不会背叛她的。可是,一切都是她所想,事实并不如她所愿。

    又是许久的沉默,倪天雪才抬起头,她的脸上流淌的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的液体,这些,王楠已经不在乎了,她在乎的是她的话。

    “孩子是闫毅柯的。”她说的很轻,几乎听不到。但王楠却震撼的手一抖,奶茶洒在洁白的桌布上,顺着布角,弄湿她的裤子,在那一瞬间,她听到,她心碎的声音,即使早已预料到结果,但当她真正听到时,还是震惊的不知所粗。

    她下意识地举手向擦掉眼泪,却发现眼角干涩,竟没有一滴泪,难道这就是疼到麻木没有感觉了吗?她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只有浑身的颤抖和心脏一波波的刺痛告诉她,她还活着。

    “王楠,对不起。对不起。”看到她这个样子,倪天雪的心都碎了,她握住她的手,发现是冰凉的,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情敌会是她,她真的不知道啊。

    “我不怪你。”王楠抬起头看她,干涩的眼角有些发疼“这不是你的错,只是他不爱我。”

    “不。”倪天雪摇摇头“他爱你,他真的很爱你。”

    “如果他爱我,为什么会跟你有孩子?”王楠很冷静地反问她“雪儿,你要知道,如果一个男人真心爱你,是不会有第三者的。”

    “我……”

    王楠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她把奶茶钱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了,她走的很坚决,这次,她是下定决心要离开的,一步一步,慢慢走出闫毅柯的世界。

    包厢的门被关上,倪天雪再也忍不住地哭起来,楠,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可是,我爱他,我真的爱他啊,原谅我,为了爱情,出卖了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王楠不知怎么走出西餐厅的,这个地方她没来过,阳光洒满马路,她却迷茫的找不到方向,到处都是陌生的景物,她蹲在街边,拿出手机,意识性地调出闫毅柯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

    “喂,楠,我是柯柯。”

    他的声音依旧好听,却再也不能给她温暖,反而让她感到寒冷,从脚底延伸到心房,她紧了紧握着电话的手,声音淡淡的,这样的他,还会管她的死活吗?

    “闫毅柯,我们分手吧。”不是柯柯,而是闫毅柯,交往这么久,只有开始的时候她叫他闫毅柯,现在她又叫他闫毅柯,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真的结束了。

    从来没有发觉,自己的名字如此的讽刺,被连名带姓的叫出来竟会如此的痛心疾首。

    “你都知道了是吗?”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要身体也僵硬起来,看着儿子的反应,舒悦立刻明了了事实。她握住儿子没有温度的手,轻轻的摩挲着给他温暖,却发现无济于事。她知道。那个女孩子才是他的强心剂。

    “是,雪儿都告诉我了。好了,我要挂了,你自己多保重吧。”

    快速按下挂机键,她怕他再说下去,她会忍不住妥协,他的世界里,她注定是过客。雪儿才是他终生的伴侣吧。她那么温柔漂亮。如玫瑰。而她充其量算是朵百合。(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