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11:23 | 3239字【收藏本书
    日子一下子平淡了许多,临近开学了,何梦娇也旅游回来了,给她带了许多礼物,两人坐在寿司店里,王楠亲手为她做了一份她最拿手的火腿寿司,何梦娇边吃边赞叹她的手艺好,可以去参加国际寿司大赛来了,王楠听了笑而不语,何梦娇以为她不信,又喋喋不休地说了半天。

    “不是我说啊,你的手艺真的是超级棒的。”何梦娇边研究者这小小的寿司,边表扬着她。

    “好了好了,快吃吧。”

    “对了,柯柯也暑假都干什么了,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何梦娇突然话锋一转,又说到了闫毅柯,正在招呼客人的楚菲愣了一下,不由的看向王楠,现在闫毅柯这三个字,已经成了她的软肋。

    出乎她的意料,王楠的表情居然平淡如水。

    “我们分手好久了。”王楠胶着手指说,表情很平静,好像在说一件跟她无关的事情一样,倒是何梦娇,刚送出口中的寿司差点喷出来。

    “你们又怎么了?”

    “没什么啊,就是觉得不合适。所以就分了,好了你背问了。”

    王楠又拿起一个寿司递给她。

    “你们是不是又有什么误会了?”

    “哪有什么误会啊。”忙完的楚菲也凑过来“是那个王八蛋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还装的跟个纯情男死似的。”

    楚菲为王楠打抱不平,王楠却推推她的胳膊,示意她不要再说了。不是怕丢人,而是,她不想听任何人说闫毅柯的坏话。

    “啊!”何梦娇再次被雷到“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你别管了。”

    王楠站起来,想出门透透气,刚低头走出去,就与一个身影撞个正着,她连忙道歉,抬起头才发现,面前是一位很有气质的女人,她对她笑笑,说。

    “你就是王楠吧,我是柯柯的母亲,我想找你谈谈。”

    “……”

    坐在车上,王楠一直看着窗外,一片明媚的阳光,舒悦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

    “今天的天气很好啊,冬日难得有这样的阳光。”

    “是啊。”王楠有点紧张地回过头看了眼坐在她旁边的女人,她就是闫毅柯的妈妈啊,果然很漂亮,难怪会生出那么帅气的儿子来。她曾多次幻想过见他妈妈的场景,或在餐厅,或在公园,那也是快要结婚的时候,没想到,第一次见他的母亲,会在她和他分手后,真好笑。

    王楠的心里感到无限凄凉与悲哀。

    车子一直开,拐了一个弯,又拐了一个弯,不知道要去哪里,王楠看到出来,她一直在绕着寿司店转圈,看来,,她要跟她谈好久了。

    “你很爱柯柯吧。”舒悦将车停在路边,笑着问她“因为我看得出来,柯柯很爱你。”

    “是,我很爱他。”王楠并不否认,停顿了一下,她补充说“但那只是曾经,我曾经很爱他。”

    “可他现在依旧很爱你。”舒悦叹了口气“你们分手后,他就一蹶不振,整天醉生梦死,一句话也不说,饭也不怎么吃,身体也越来越虚弱了,而且他还抽烟喝酒,患上了一种怪病,时不时地回骗头痛,每次发作他都疼的在床上打滚,看的我们做父母的心都碎了,他爸爸打他,骂他,他都不听。”

    “他不是有天雪吗?”

    “是啊,可是那个女孩子每次去他都把她撵走。他连面都不跟她见。”

    “……”

    “你真的不能原谅他吗?”舒悦试图做最后的劝说,虽然她知道希望很渺茫,可是为了儿子,就算有一线希望,她都不会放弃的。

    “不能。”王楠摇摇头,说的坚决“阿姨,您知道,我爱您的儿子,因为爱他,我可以原谅他的所有缺点和不足,但唯一不能容忍的是,背叛,一旦背叛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这样的未来,我不敢恭维,请您谅解。”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可否认,她说的很有道理“阿姨不勉强你,按阿姨有一件事想拜托你。”

    “阿姨您请讲。”

    “我希望你去看看柯柯,好好劝劝他接受倪天雪,不要再让他这么折磨自己来了,也不要再折磨我们大家了,好吗?”

    “好。”

    “谢谢你。”

    将王楠送到楼下,舒悦就掉头去丈夫的公司帮忙了,王楠在楼下站了好久,最后还是鼓足勇气按响了门铃。

    当显示屏上出现王楠的脸时,陈嫂几乎是第一时间打开了门,站在电梯口等着她,她的心里唯一想到的是,少爷这次该高兴了。

    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显示为21,随着“嘀——”的一声,电梯门向两边缓缓拉开,王楠从里面踏了出来。陈嫂立刻迎了上去,几乎强硬地将她拉近了屋,王楠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被请在了沙发上。

    “王小姐,你可来了,少爷想你都想出病来了。你快去看看吧。”

    “他在房间里吗?”

    “是的。”

    王楠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她小心地走了进去,一股刺鼻的烟酒混合味扑面而来,她忍不住捏住鼻子,这是她第一次进他的房间,房间很大,却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乱,所有的一切都摆放的很整齐,只有宽大的床上,被子胡乱地堆放在一起,墙角横七竖八地躺着很多烟头和摆的乱七八糟的啤酒瓶。而闫毅柯正坐在地上 ,背靠着冰凉的墙面,头无力地歪向一边,他的手里还握着半瓶啤酒,他从来没有这么颓废过,王楠有点害怕这样的他。

    他的样子像极了街边的流浪汉,头发凌乱地遮住眼睛,让王楠看不到他是否醒着,他的脸上也生出了青色的胡须,身上白色的毛衣已被啤酒染得变了颜色,他没有发现有人来,仍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

    “闫毅柯。”王楠踱着步子来到他身边蹲下来,试探性地唤着他的名字,而回应她的是一室的死寂。

    她颤抖的伸出手,慢慢地伸向他的脸,想拨开他凌乱的头发,手刚碰到他的发梢,就被死死地握住,王楠一惊,下意识地想抽挥手,却被他握的更紧,他慢慢睁开眼睛,甩开挡住视线的头发,他的目光涣散没有焦距,眼底布满血丝,还透着一丝不清醒。他瞪着她,想一只发怒的猎豹,我的手用力,捏的她的手腕咔嚓作响,她疼的忍不住呻吟出声。

    “闫毅柯你弄疼我了。”她更用力地想抽抽手,却无济于事,他握着她,咬牙切齿道。

    “你也知道疼,那你想过我吗??我的心比你疼千倍万倍,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为什么要让我失去最爱的人,你真的很冷血,你该死,你真的该死,不对,我也该死,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王楠定格在那里,不知道他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但从他的语气中她能听的出,他很痛苦,甚至比她还好痛苦。

    “倪天雪,你为什么要回来,既然分手了,你为什么要回来?如果你不回来,王楠就不会和我分手,我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原来是因为她?

    “倪天雪,你真该死。”

    闫毅柯忽然起身,把她按到在地上,双手上前掐住了她的脖子,王楠来不及挣扎,头重重地磕到地板上,疼的嗡嗡作响,她的脖子上,是闫毅柯相交的双手,毫不留情,他的手滚烫却让她无比的惊骇,她瞬间明白了,他把她当成倪天雪了,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怎么解释,他也听不到,仿佛被施了法,情急之下,王楠举起手,重重地打在了闫毅柯的脸上。

    一切都仿佛定格。

    “你TMD看清楚我是谁。”

    他愣了一会儿,颓然地跌坐在地上,王楠也坐起来,用力地呛咳,差一点,差一点她连命都没有了。

    “对不起。”他低着头,声音嘶哑“我没想到你会来看我。”

    “是你妈妈让我来的。”王楠咽了咽口水“她让我劝劝你,答应娶倪天雪吧。”

    “不可能。”他猛然扑过来抱住她,将她死死地抱住,泪水再也忍不住,顺着脸颊流下来“我不能没有你,求求你,求求你。”

    “你放手。”王楠用力推他“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不要这样。”

    “我不要,我不要分手,我…”他的声音突然卡住,然后是皱眉,低声呻吟,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冷汗很快也跟着冒出来,他抽回抱着她的手,转而按住太阳穴,整个身体抽搐着,这一幕把王楠吓坏了,连忙抱紧他,语无伦次地询问着。

    “闫毅柯,你…那个,你怎么了?别吓我,闫毅柯。”

    “疼,疼。”他的声音断断续续,说的有气无力,他在她怀里来回地蹭着,很不舒服的样子,他的嘴唇哆嗦着,声音也哆嗦着“楠,我,我爱你,你,你不要,不要离开我。”

    已经疼的接近崩溃,而他却还是空出一只手死死地抓住她的衣角,看到他的样子,王楠的心像是针扎般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她收紧胳膊,将他抱的更紧。

    “好。我不离开你。我再也不离开你了。”

    过了好久都没有动静,王楠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昏迷了过去,他的眉头紧锁,紧咬着牙关,似乎还在疼,他的手却还是死死地抓住她的衣角,怎么掰也掰不开。

    毕业后的王楠再次见到了张小风,而闫毅柯也如她所愿,娶了倪天雪,只是,婚后的日子并不太平,不论倪天雪怎么讨好,闫毅柯就是对她爱理不理,而且他比以前更爱抽烟喝酒,终于在一天深夜,闫毅柯因病去世,自此,故事也落下了帷幕。

    而王楠,则与张小风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场面空前。(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