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11:23 | 3125字【收藏本书
    刘浩猎豹般的双眸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笑意,她居然会给他道歉,出乎自己的意料“对不起你想怎么补偿我。”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灼灼的望着那仍旧低着头,整个耳根都呈赤红色的王楠。

    “呃……”王楠现在低垂着的脸上的表情基本上可以说是哭笑不得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前的男人居然会这么小气,一句道歉不就算了吗?还打算兴师问罪……但是毕竟是她理亏,补偿……

    “我没钱……”喏嗫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从王楠的薄唇中传出,他要是真的要经济赔偿的话,她该拿什么去补偿。

    刘浩听着那近乎蚊子哼咛的声音,有些失笑,没钱……他像是那种缺钱的人吗?

    “那可不行。”仍旧不大算放过王楠,毕竟这可是她现提出来的要补偿此刻在不抓住机会他要等到什么时候,猎豹中的双眸中暗含着一股幽深的笑意。

    一听刘浩的话,顿时王楠整个人都夸了下来,那到底该怎么办哪,她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怎么会一次醉酒就闯出来这种祸事,她现在基本上可以说是身无分文,那要让她怎么办啊……

    看着面前几乎要哭出来的小女人,刘浩的唇角邪肆的笑意收敛起来,“那就换个方式,我缺一个处理家政的保姆,还不出钱的话,你就卖身帮佣吧。”

    “卖身……”刘浩这句话仿佛一声巨雷在王楠的心中炸响,王楠嘴唇颤抖着复述着男子口中说出的两个字。

    “没错,一直到我满意为止,你要知道我这辈子就这么第一次让你给睡了,多么惨重的损失啊。”猎豹般的双眸此刻双眸中不再是狠厉反而好像带上了一丝委屈,但是这与他那刚毅的表情实在是不相符,他的第一次……

    王楠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再次抽搐,她还能说什么拒绝吗?

    “给你一天的时间收拾然后到这里去,不要试图逃脱,更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我会无限期的加长你帮佣的时间。”说着那双猎豹般的双眸中闪过了一些狭促的笑意,意味深长,但是此刻只顾着伤痛的王楠没有机会发觉,就因为自己的一起醉酒糊里糊涂的竟然卖身了……她真想仰天长啸,谁能比我惨。

    不知道是怎么走下游艇的,甚至与忘记了同来的何梦娇与黑老三,下午何梦娇悠悠转醒看着仍旧在房间里等着自己的三哥,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三哥,我睡了很久吧。”

    “没事,猪嘛我理解。”黑老三看着自家妹子难得羞涩的样子忍不住想要逗她两把,“三哥——”一阵狮吼从何梦娇的口中传出,黑老三站起身子抓抓何梦娇的头发“杀猪呢,叫的这么惨。”听见三哥的这句回话登时何梦娇的脸都黑了,回转身子“三哥王楠呢?”

    这个迷糊的姑娘,她记得自己昏睡前,王楠好像直接晕过去了,那她现在在哪里,人呢。

    黑老三视线外移那张直率的脸上冒出一丝不自然,“那丫头说有事先回去了。”老大对自己交代的自己已经知道了,至于这个妹妹糊弄过去就好了。

    “嗯……”何梦娇带着一丝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三哥,跟王楠做了不是一两天的朋友了,何梦娇深知道王楠不是这样子的性格,但是也不好怀疑自己的三哥,匆匆下了游艇。

    “喂,王楠你在哪里啊。”看着王楠的电话能够打通,何梦娇心中的担忧减少了许多。

    此刻的王楠满脸的表情比哭还难看,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说道“我在合租的地方。”

    何梦娇没有再说话开着自己的车风风火火的冲到了合租处“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谁啊”小娟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有些莫名其妙这个时侯有谁会来“呀何姐啊,你怎么来了?”

    一看来人正是老板何梦娇,小娟有些吃惊的问道,“王楠呢?”看着小娟吃惊的表情何梦娇也没有解释,小娟对着一边关着的房门指了指。

    何梦娇两部走上去“王楠,王楠?”听着屋内的响动何梦娇轻轻叫了两声门。

    “来了。”王楠停下手头上正在收拾着的动作,对着房门走去,轻轻一拧,望着来人何梦娇挤出一丝笑意“来进来坐。”此刻她的心无比苦涩,能挤出来一丝笑意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呃……看你的表情怎么这么奇怪。”依着王楠的手势何梦娇走进门,怎么看着王楠脸上的表情那么别扭呢?

    王楠有些尴尬的伸出手使劲揉搓了两下脸,“可能是有点困了吧,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何梦娇看着王楠的眼下确实有着淡淡的黑眼圈也就相信了,但是再扭头一看王楠床上摊开的箱子,黛眉轻轻的皱了起来“你要去哪里?”

    看她的样子好像是要出远门一样,收拾那么多东西。

    “我啊,我要回我父母那里住一段时间,很久没有回去了,父母很想我想让我多住些天。”王楠的表情无比牵强的说道,只有这个理由稍微靠谱些了,哎,没办法她记得清楚,那个‘债主’说了要是告诉其他人这件事情,卖身期无限延长,面对着对自己有这么多帮助的何梦娇她也只能选择暂时隐瞒,在心中对着何梦娇说了一万句对不起。

    “嗯,也对。”想着王楠来到店里这么久确实没有提过这些事情,也对啦孝敬父母是没有错,毕竟现在还是在王楠已经离婚这件事情上,那就让她多去陪陪父母好了“好,我放你大假。”何梦娇挨着王楠紧紧的揽着的肩头,一副哥俩好的样子,王楠看着何梦娇那一脸真挚的笑意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轻轻的点点头,自己一定要快点给那个‘债主’干完帮佣好早点回来。

    “在哪里我送你回去。”何梦娇看着那一个大箱子伸手帮着王楠就要拿下去,“不——!”王楠整个人仿佛要跳起来一样,看着何梦娇满脸的惊讶看着身边的王楠,她怎么这么反常的一个反映。

    “呵呵,不是很远,东西也不是很多,不用的……”王楠尴尬的开口解释道。

    何梦娇看着王楠的不自然的模样,点点头。

    一晚上的时间王楠坐在房间里,想着整整一个月来的一切的嘴角不禁扯起一抹苦笑。

    一整夜都没有休息好,次日一早王楠就来到了楼下,还没有走到车站,“吱呀”一辆黑色的轿车就停在了王楠的身边,因为临着路延停了下来前两天才刚刚下过雨路上续集的还有水猛地溅了王楠一身的污水“哎,你……”

    她可就这么两套衣服啊,一套是从张小风与她共同的家中带来的穿了整整三年的破衣服,还有一套是前几日何梦娇买给自己的衣服,因为太珍惜,更不舍得就又换上了旧衣服,然而此刻唯一的一件旧衣服也已经被这滩污水给溅湿了。

    黑色轿车的门被打开,王楠满脸的怒容正准备发火看见车内坐着的人脸瞬间就垮了下来,老板来了。

    “愣什么还不赶紧上来。”清楚的看得见那张白皙小脸上的变化,没有直接点出来那可就不是他的计划了,他心知肚明到底是谁吃了亏。

    “哦。”王楠垂头丧气的走进车内,看着手中的行李被老板的手下放到后备箱,这下子她手里连一个可以拿的东西都没有简直就是手足无措,浑身上下都不适应,拘谨的夹着腿眼睛直盯盯的望着前面,喉头不停的下咽着紧张的唾液。

    看着这女人仿佛一副鬼坐在了旁边的样子,心中不禁想笑,他有这么可怕吗?

    “很紧张?”刘浩故作不在意的摊开双臂伸张自然的手就伸在了王楠的身后,感觉着身后突然出现的手“啊……”“嘭……”一紧张猛地一个上窜,但是忘记了这是在车里然后结果很显然就撞到了车顶,老板在旁边王楠连摸头的时间都不敢有,害怕……

    “我有那么可怕?”刘浩看着王楠这一系列的举动有些啼笑皆非,自己在她眼中难道就是个洪水猛兽。

    “没……没,没有……”拘谨的坐回原来的姿势,听着老板的话,王楠言不由心的回答着,她不是没有脑子,要是真的是敢说是估计那下场绝对的明显就是吃不完兜着走,毕竟她还是在这货的屋檐下不是吗。

    刘浩看着如此识时务的王楠倒是笑了,看来还不是一个很笨的女人,好。

    车一路间行驶着,王楠的内心无比的拘谨,跟这样一位气场强大的老板坐在一起,她内心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错了,她真的不该喝酒,她发誓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再喝酒了。

    看着坐在一边表情如此丰富的女人其实刘浩很想知道这女现在究竟在想什么,但是他这道这个女人一定不会告诉自己,用脚趾头想就会知道了。

    所以一路上王楠的各种怪异的表情百出,而刘浩就是最好的看客。

    车缓缓的驶进了一栋铁闸门,这房子她在电视上看过,这里面不是洋房区吗?曾经的羡慕在这一课全部都没有了有的只是恐惧,阴森。

    终于车停了下来,王楠坐在车上呆愣着不知所措,说实话,她心底害怕啊,对于那未知的恐惧的即将要面对的生活。(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