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30 21:32 | 5912字【收藏本书
    在他强吻上我的那一刻,我除了感觉到他粗犷的气息之外,还感觉到了一种阳光和煦般的温暖。他的呼吸又重又长,炙热的气息呼在我的脸颊上就像是岩浆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的脸就像是火烧一样。

    老实说,我从来没有那么害羞过,从来没有。毕竟那可不是我的初吻,而我的初吻早在很近很近以前就没有了。

    其实最让我无法自拔的还是他口腔里的奇特气息,就像是麻醉剂一样,让我整个人都懵了。他的嘴唇湿湿的,又滑又润,而且还有着一股炙热的温度,感觉就像是湿润的薄荷糖果。那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甚至让我差一点上瘾了。

    那次我也不知道自己和他接吻了多久,反正最后我有一些喘不过气来了。我终于反应了过来,然后几乎是下意识的推开了他。我又羞又怒的不敢去直视他的双眼,一边用手擦着自己的嘴唇,一边愤怒的对他大吼:“你干什么啊?你疯了吗?”那一刻我忘记了心中的委屈,忘记了哭泣,我甚至认为那是一场梦,一场不可思议的梦。

    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吻我,真的没有想过。

    他那如剑一般好看的眉毛慢慢的皱了起来,就像是直插入云的山峰,有一种遥不可及的远。他那双深邃且美丽的眼睛,正深情的看着我,让我感觉整个人仿佛突然被某种炙热的枷锁捆绑住了,根本无处遁形。他沉默了很久,才用那来自上个世纪的悠远声音对我说:“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有些结巴的说:“你……你说什么?你……你喜欢……喜欢我?为……为什么?”

    说真的,当时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毕竟在我的印象里,他从来就没有表现出任何喜欢我的举动,从来没有。而在我的印象里,他只会处处的针对我,或者针对我的男朋友。就比如有一次下着大雨,我撑伞送李远辉回宿舍的路上正好遇到了他(那次李远辉忘记了带伞),当时他并没有带伞,身体被雨水淋成了落汤鸡。其实这并不说明什么,但我和李远辉在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却骂了我一句“贱-货”!他的声音可不小,李远辉自然也听到了,便要和他理论,不过幸亏我硬拉着李远辉,这才没有把矛盾闹大。

    还有一次是学校的篮球赛,当时我们班的篮球队正巧和李远辉班上的篮球队碰上了。而身为李远辉的女朋友,我自然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了,所以当时我难免会为李远辉加油。不过后来他却冷漠的走到了我的身边,然后冷冷的对我说:“如果再让我听到你为对手加油的话,你就给我滚出观众席。”当时我几乎是咬牙切齿,而且还在心中问候了他的祖宗十八代。

    其实最让我气愤的还是那一次,因为他竟然和李远辉打了一架,而且还将李远辉的后脑勺给打破了,在医院足足缝了七针。当然,并不是李远辉打不过他,而是他使用了非常武器——板砖。要知道,李远辉可是篮球队的,又高又壮。不过话说回来,他也不差,毕竟他的身高只矮了李远辉几公分而已,而且他还是跆拳道的黑带。

    好吧,先不管他们谁赢谁输,还是说说他们为什么打架的问题吧。其实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他之所以和李远辉打架,就是因为一个圆球形的吊坠。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圆球吊坠是他在高三毕业的时候送给我的,不过我却将它送给了李远辉,然后就发生了那一场闹剧。

    也许这其中的确有我的不是,毕竟我不应该将他送给我的东西送给自己的男朋友。但是为了这么点小事打架,好像说不过去吧?至于那个球形的吊坠,早已经被他抢回去了。

    当然,这类型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他向我表白的时候,我才会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又像是突然闯进入了一片荒芜的沼泽,似乎随时都可能会陷入沼潭里,然后一命呜呼。

    在我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的时候,他却有些紧张的脸红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脸红的样子,配合上他那帅气的容貌,简直让人抓狂。其实我从来没有想到他还会脸红,毕竟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机器人。

    那一刻,我的心突然跳的很快,就像是快要从嘴里蹦出来一样。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正当时的心情特别激动。他踌躇了很久,才腼腆的点了点头:“对,我喜欢你。从高中的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你了,一直都喜欢你。”他并没有解释为什么喜欢我。只是不停的强调喜欢这两个字。也许这是因为他当时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吧?也许是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解释?

    其实让人觉得好笑的是,他的表白是那么的直白,直白的几乎就只有一句话,就是“我喜欢你”四个字。但更可笑的是,我竟然就那么简单的相信了他。而且我还不由自主的朝他走了过去,然后趴在他的怀里声嘶力竭的哭泣。也许那是因为我先前受到了极大的委屈。不过说真的,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是我第一次趴在他的怀里哭泣,他的胸膛是那么的温暖,让我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我甚至能够听到他那剧烈的心跳声。

    从那天之后,我们就正式开始谈恋爱了。

    其实他真的对我很好,也真的很在乎我,不管我做什么事情他都会依着我,也总会第一个考虑到我。在与他谈恋爱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被宠着的的孩子,无时无刻似乎都能够感觉到他的关爱。而最让我记忆深刻的还是那一次,当时我很不幸的感冒了,那时正好是寒假,他和父母去了海南旅游。不过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我很不凑巧的打了个电话给他,然后告诉他我病了。他真的很傻,为了我竟然连夜从海南飞了回来。

    当他赶回来的时候,这种城市正好下着很大的雪,而且已经是深夜了。寒风就像是野兽一样的尖啸着,让人听得心中发寒。要知道,海南的气温和我所在的城市可差远了。毕竟海南可在赤道边上,一年四季都没有冬季。因为他当时走的匆忙,所以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也正是如此,所以他穿着一件短袖就从海南飞了回来。

    其实最让我感动的是,当他赶到我家的时候,还依然穿着那件短袖。那天的天气真的很冷,寒风吹在脸上就像是刀刮一样。当时他的脸被寒风吹得发青,如剑一般的眉毛上甚至还结了冰。记得当时他就像僵硬的木偶一样的站在门口,他静静地抱着自己的双臂,身体被冻得不停的发抖,不过他竟然还吐词不清的问我:“你……你没事吧?”

    他为什么总是那么傻,难道就不知道在机场附近买几套保暖的衣服吗?其实我当时也问过他这个问题,可他的问答却是:“我想早一点看到你!”老实说,他不应该说这一句话的。因为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感动的抱着他大哭了一场,而且哭的是那么的歇斯底里。

    他当时也是紧紧地抱着我,而且还微笑的安慰我说:“没什么,我身体棒着呢……你信不信,我现在还可以去雪地里裸奔一个钟头?”我被他逗的又哭又笑,哭声说:“你为什么总是那么的让人讨厌?”

    记得那天他赶到我家的时候都已经快凌晨的十二点了,我妈早就睡了。不过我的哭声却将她给吵醒了。其实我妈倒是挺喜欢他的,总夸他长得好看,而且还将父亲的衣服拿给他穿,又亲自动手给他下了面条。他很喜欢吃妈做的面,将一锅面吃完了后还意犹未尽。然后妈就偷偷地把我拉到一边,蹙眉问我:“娜娜,你男朋友逃难回来的啊?”我忍不住噗的笑了出来,然后开玩笑说:“妈,您现在就担心养不起未来女婿了啊?其实您不用担心,他家是做房地产的,不差钱!”我妈笑着瞥了我一眼,嗔怪的说:“胳膊肘尽往外拐!”

    我们经历过很多浪漫和感动的事情,也有着很多值得回忆的美好时光。我知道他是真的爱我,也许这个世界没有谁比他更爱我了。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的恋情却并不能够走太远。尽管我也爱他,爱到没有人比我更爱她。但是外来的压力却像是一把锋利的剪刀,硬生生的把我们的恋情撕开了。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向外来的压力低头。但是在一次次的摧残下,我终于受不了那非人的压榨,然后选择了和他分手。那一天,我违心的对他说了很多恶毒的话,恶毒的连我自己的心都在滴血,恶毒的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那些话说出口的。之后我又用了一个接着一个的谎言去欺骗他,说自己已经不爱他了,然后我又告诉他我要和李远辉重新开始,让他彻底对我死心。

    其实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我明明那么的爱他,明明就放不下他,可是却还要倔强的一错再错,然后昧着良心接受了那一笔肮脏的分手费。是的,是我害死他的。如果我不接受那笔肮脏的分手费的话,那么我就不会和他分手,而他也就不会跑去自杀。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后悔药可吃。

    我还清楚的记得前天晚上,他站在楼下那绝望的神情。当时的雨下的很大,电闪雷鸣,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那场突然的暴风雨席卷了。我站在宿舍的窗户旁,静静地看着楼下,看着站在暴风雨之中的他。他依然是那么的倔强,那么的固执,一直站在暴风雨之中,就像是一尊雕像一样。

    其实在几个小时之前,他就已经站在那里了,而且还叫了一个多小时我的名字。也许是实在叫不动了,他只是安静的站在暴风雨里,静静地等待着。

    夏夜的炸雷一个接着一个,让人心惊胆战。

    宿舍的姐妹们都劝我下去见见他,但是我却不敢。或者说我是想让他彻底的对我死心。寝室的灯早已经熄灭了,我站在漆黑的房间里,通过透明的玻璃窗,静静地看着站在楼下的他。偶尔间有闪电照亮天空,让我依稀的看清了他那湿淋淋的身体,还有那张伤感之中透露着绝望的脸。

    那一刻我的心真的好痛,痛的我无法呼吸。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一颗接着一颗。我真的好爱他,真的好爱他。

    “唐娜,你这是何苦呢?”

    “下去吧,不然他会被淋病的。”

    “你丫的怎么就怎么不懂得珍惜呢?要是天底下也有男人这么对我的话,我做梦都会笑醒。”

    “真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么好的男朋友都不要?”

    “是啊,又帅又有钱,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呢!”

    “……”

    宿舍的姐妹们也许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左一句又一句的劝我,但我却固执的不肯下去见他。其实我是不能够下去,因为只要下去,那么之前所作的一切就会前功尽弃。我需要他让对我死心。因为在我看来,只有那样才能够让他彻底忘掉我,才能够让他过上更好的生活。可事实上我显然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暴风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他在宿舍的楼下站了一夜,直到快要天亮的时候才失落的离开。而我则在窗户旁站了一夜,在看到他转身离开的那个时候,我终于无力的瘫坐了地上,然后卷缩在角落里哭泣着。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孱弱的小孩,无助而绝望。

    那次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他。而当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却已经变成了眼前的这具冰冷的尸体。当我从回忆中缓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切原来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我痛恨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是我害死了他,是我!

    我趴在他那冰冷的尸体上不停的哭泣着。我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反正我的嗓子都已经哭哑了。我终于再次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他那张冰冷的脸。他依然是那么的俊俏,眉毛也依然是那么的张扬,散发着十足的魅力。我一边流泪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胸口一阵阵的疼痛让我感觉似乎有一把刀在心中不停的搅动。

    “你不要再伤心了,真的不要再伤心了……”

    身边的女警察也不知道劝了我多久,不过我却什么也听不进去。因为伤心和悲痛早已经占有了我的大脑,他们就像是剧毒的毒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麻痹了我的全部神经。我什么也不在乎了,真的什么也不在乎,如果我的面前有一把刀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拿起来,然后隔断自己的脖子。是的,我会那么做。

    那个女警察也是一个感性的女人,因为她陪着我一起在停尸房里哭泣。其实她的心灵应该比我更脆弱,如果她像我一样遇到这种悲伤的事情,也许会表现的比我更伤心难过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琪终于踩着一双差不多有十厘米高的粉色高跟鞋闯了进来。她依然是那么的高雅,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贵族般的高傲气质。她穿着一件紫色的吊带裙,脖子上五颜六色的宝石项链在这个晦暗的房间里散发着一种冰冷的美,不仅展现了小女孩的活泼可爱,也展露出了她的高贵和冷漠。

    她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就像是浸在水里的宝石一样,甚至让我都不得不去嫉妒。除此之外,她还有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就像是艺术品一样,被雕刻的完美无瑕,没有意思多余的赘肉。而她唯一的缺陷就是个子不高,因为她只有一米六而已。不过却显得小巧玲珑,美丽高贵。

    她是莫小飞青梅竹马的朋友,对莫小飞也是一往情深。从外表来看,她也许是一个美丽之中透露着可爱的小萝莉。不过事实上,她却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孩。至少在我的印象之中是这样的。

    其实我很讨厌她,因为在莫小飞的面前她总会装作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然后左一句“小飞哥”右一句“小飞哥”的叫,只让人觉得肉麻。而最让我恶心的是,她明明不是台湾人,却还硬是学着台湾女人的那种嗲嗲腔调,让我浑身不自在。当然,这些都不是我真正讨厌她的原因,而真正让我无法忍受的还是她对我的刁难。

    在莫小飞的面前,她总会装作一个软弱的女子。可一旦离开了莫小飞,她立马就会被打回原形,变成一条冰冷的毒蛇。其实她老是在背地里和我作对,甚至不惜动用了她家族的力量来对付我。我并不知道她的家族到底有多么庞大,但我知道她的父亲是一位资深的商人,隐形富豪。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而已,哪里是她的对手啊?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确跟她斗过一段时间,但是我始终只是一个人在战斗,所以最终我的防线被她无情的攻破了,然后我接受了她给的分手费,并答应永远的离开莫小飞。

    我真的很恨她,不过我更恨自己没有用。

    其实她真的很爱莫小飞,以前也为莫小飞做过很多事情,可惜莫小飞却只是将她当做妹妹而已。当然,这是莫小飞告诉我的。

    在闯进停尸房的那一刻,她终于看到了莫小飞的尸体,然后我就看到她像一个疯子一样的冲了过来,愤怒的一把将我推开,而且还像野兽一样的对我大吼,“不准你碰他……他是我的,是我的……滚……你给我滚出去!”

    我从来没有看过她这样的伤心过。确切的说,我从来没有看过她哭过。而在我的印象里,她就是一个高傲的女超人,不管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很好,比如用七乱八糟的计谋去对付我。尽管她的眼泪就像喷泉一样喷了出来,但我并不会去可怜她,而我只是冷冷的对她说:“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是你害死了他,如果不是你想方设法的让我和他分手的话,他会这样吗?”

    她似乎认为我的话很有道理,突然愣在那里傻了。然后我就看到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又哭又笑,自言自语:“对,是我害死了他……是我害死了他……”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强烈愤怒。也许是因为我想找一个人发泄,所以她成为了我最好的目标;也许是因为我也认为是她害死了莫小飞,所以我突然朝她扑了上去。

    我就像野兽一样的扑在她的身上,然后死死的将她按在了地上,歇斯底里的对她大吼:“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残忍的分开我们……他现在死了,你满意了吗?你个该死的贱-货,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

    身后的那个女警察急忙将我们拉开,然后劝我们不要再吵了。但是对于早已经失去理智的我们来说,她哪里够阻止的了?所以我们就像是两个疯子一样的厮打在了一起,她扯我的头发,我抓她的脸。

    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千金大小姐,而且身高也比我矮了十几公分,打架哪里是我的对手?所以我很容易就占了上风。而最后还是几个警察赶过来,才终止了这场闹剧。(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