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30 21:32 | 6560字【收藏本书
    莫小飞的父母是最后才赶过来的(我和陆琪之后),毕竟他们先前还在上海参加一个会议。

    对于他们我倒是并不陌生,因为莫小飞曾经带我去他们家里吃过一顿饭,不过那顿饭吃的并不愉快,因为他们嫌弃我的家事,他们看不起我。也许他们眼里,陆琪和莫小飞那才是天生一对,门当户对。而像我这种普通人家的女孩,哪里配得上他们的宝贝儿子啊?最多也只能算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罢了。

    莫小飞的母亲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高贵妇女,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贵族般的气质,不管走到哪里,她永远都像是一朵耀眼的紫色玫瑰。尽管色泽老旧,但却有一种冷艳的雍容华贵。

    其实我与莫小飞的母亲见过很多次,毕竟想拆散我和莫小飞的人不仅仅只有陆琪,还有她。确切的说,这位长辈私底下找过我谈过很多关于莫小飞的事情,而目的都只是棒打鸳鸯,让我和莫小飞分手罢了。对付我,她不管是软的硬的都用上了,甚至有一次还拿着我的把柄来威胁我。但是很遗憾的是,她并没有陆琪那么恶毒,所以陆琪最后拔得了头筹。

    而莫小飞的父亲倒是一个明事理的成熟男人,为人也很不错。他其实并没有太介意我和莫小飞的事情,不过他却将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工作上,所以对儿子的事情一直是力不从心。再加上家里的事情他一般都听老婆的,所以他从来没有替我和莫小飞说过什么好话。

    在他们走进停尸间的时候,莫小飞的母亲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冲上来就愤怒的给我甩了一个耳光,而且还像疯子一样的对我大喊大叫:“你个该死的贱-货,谁要你过来的?你个狗娘养的,害死我儿子还不够,现在还想来看笑话是吧?滚,快给我滚出去……”

    她的这一巴掌打的很重,将我的嘴角都打破了。我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倔强的看着她,看着她那张写满愤怒的脸。我几乎是咬着牙对她说:“对,是我害死了你的儿子。但你就没有一点责任吗?如果不是你硬要拆散我们,他会自杀吗?他会吗?你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的自责?你难道就只知道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卸到我的身上吗?”

    她愤怒的又想给我甩一巴掌,但我却只是闭上了眼睛。因为我觉得自己该打,就算是被她打死,那也是活该罢了!不过事实上,我闭着眼睛等了很久,那一巴掌也没有如期而至。我好奇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到莫小飞的父亲正好用手抓着妻子的手腕,他对她说:“这里是警察局,你能不能冷静一点吗?”说着,他转头看向了我,然后冷漠的对我说:“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他的神色显得很平静,平静的让我觉得害怕。我知道他一定也很伤心,毕竟那是他们唯一的儿子。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到宿舍的,反正那个时候天已经黑了。我觉得自己就像是突然被抽去了灵魂躯壳,整个人提不起半点精神,而且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我本以为自己已经将这一辈子的泪水都哭干了,但是躺在寝室床上的那一刻,我却再一次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寝室的几个女孩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也许是去上晚自习了,也许是出去逛夜店了吧?不过谁在乎呢?我一个人在安静的寝室里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然后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本来不想接这个电话的,但是它响了一次又一次,所以我最后还是拿起了手机,然后我就看到是李远辉打过来的。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给我打电话,毕竟我们已经分手了。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按下了接听键。我并没有说话,而只是将手机放在耳边,然后我就听到他那极具男性魅力的声音:“唐娜,你在听吗?”他的声音显得很沉重,仿佛胸口压着什么东西,说话就像是憋气一样,让我甚至都感觉有一些呼吸困难,他说:“我已经知道他(莫小飞)的事情了,我想见见你……我现在就在你宿舍的楼下,你能下来吗?”

    我放下了手机,用尽了全部力气才从床上爬了起来。我步履蹒跚的走到了窗户旁边,然后就看到了站在楼下的他。他站在昏暗的路灯下,整个人都显得那么的憔悴,仿佛经历了一场惊世的变故。他依然和以前一样,穿着一件篮球的运动服。他似乎比上次瘦了很多,至少在我看上去是这样的。

    其实在我们分手之后,我就一直没有见过他,也许是我们没有缘分,也许是因为他在躲着我。不过在不久之前,我倒是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并请求他帮我演一场戏,从而让莫小飞彻底对我死心。他犹豫了很久,最后才答应我。然后我终于见到了他。尽管当时的他和印象之中的那个人有了一些差别,但我却根本没有任何心思去注意那些关于他的事情,毕竟那个时候我已经心乱如麻了。

    在宿舍里犹豫了很久,我才下楼去见她。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见他,也许是我想找一个人倾诉心中的委屈,也许是因为我真的很想见他。而当我迈着沉重的脚步来到路灯下的时候,我终于清楚的看到了他那张熟悉的脸。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眼眶里的泪水,突然就冲到了他的怀里,然后紧紧的抱着他痛哭。我哭的就像是一个孩子,歇斯底里。我的嗓子早就哭嘶了,但我还是艰难的对他说:“他死了,他死了……是我害死他的……是我害死他的……呜呜……”

    他轻轻地抱着我,用手有节凑的拍着我的后背,然后柔声的安慰我说:“不,这不是你的错……你不必感到内疚,一点也不用内疚。”他的胸膛依然是那么的温暖且结实,但我却能够感觉到他比以前瘦了很多,真的瘦了很多。

    我不知道自己在他的怀里哭了多久,反正我将他的胸前哭湿了一大块。我的眼睛早已经哭肿了,如果再这样哭下去的话,我真怀疑自己会哭瞎掉。他一直在安慰我,但是他的安慰却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帮助。

    那天他安慰了我一个多小时,然后才劝我回寝室好好的睡一觉。我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也许是因为我实在太累了,累的连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之后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在梦里我和莫小飞手牵手走在一片荒芜的世界里。

    那是一望无际荒原,枯死的杂草,死去的动物尸体随处可见。空气中有腐蚀的恶臭,也有一种来自深渊般的恐怖气息。我害怕的抓紧了莫小飞的胳膊,我问他:“这是哪?”他撇过头来看我,但他脸却早已经面目全非了,而且还在不停的流血,他用那种阴森森的声音对我说:“唐娜,这是地狱。”

    我吓的几乎是下意识的松开了他的手臂,然后害怕的不停的向后退。我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手掌似乎撑到了一种湿漉漉的东西,而当我撇头看清楚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早已经腐烂的尸体,蛆虫还在我的手上爬动。最恐怖的是,我看到莫小飞正朝我一步步的走了过来,那张恐怖的脸上带着无尽的愤怒,他对我大吼:“是你害死了我……是你害死你了我……我要杀了你……我要你死……”我几乎是被吓的哭了出来,惊恐的大叫:“不,不是我害死你的……不是我……”

    我终于从噩梦中惊醒了过来,但我还在惊恐的大叫:“不是我……不是我……”说真的,如果再不醒来的话,我觉得自己真的会被活活吓死。而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是天亮了。我的身体早已经布满了汗水,泪水也已经沾湿了我的脸颊。

    寝室的几个姐妹正站在我的床边,她们担忧的看着我,关切的问我:“唐娜,你没事吧?”我努力对她们挤出了一个笑容,说:“我没事。”开口说话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已经彻底嘶哑了。

    一个姐妹端了一杯水给我,担心的说:“你刚才是不是做恶梦了?又哭又喊的,可吓死我们了!”我歉意的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吵醒你们了。”另一个姐妹不满的蹙起了眉头,她说:“你这是什么话啊?我们是朋友,在你困难的时候我们自然应该去体谅你。其实我们都知道……那件事情了,我们能够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说真的,你比我们想象的要坚强的多。如果换成我的话,只怕早就从天台上跳下去了。”另一个姐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咬牙切齿的对她说:“你会不会说话啊?”那个姐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傻笑的说:“我开玩笑,开玩笑呢!”

    其实我并不在乎她们的那些话,因为我早已经失去了本该有的灵魂。而最重要的是,我还有一些惊魂未定。老实说,直到现在梦里莫小飞的声音还在我的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响起:“是你害死你了我……是你害死了我……”他在报复我,一定在报复我。我想他一定很恨我,毕竟他那么的爱我,可我却害死了他。

    他不会原谅我的,永远都不会。

    一想起那个可怕的噩梦,我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发抖。因为我害怕,真的很害怕。我从来没有看到他那样的表情,也从来没有看到他那样愤怒过,而且还说要杀了我。尽管我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梦,但我的心真的好痛,痛的我无法呼吸。

    寝室的姐妹们安慰了我很久,才去上课。她们本来想拉着我一起去上课的,但我说想一个人静一静。其实对我来说,学业已经不重要了。确切的说,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留恋的了。

    寝室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好安静,真的好安静,安静的连一丁点的声音都听不到,就像是一个隔音效果极好的牢房一样。或者说,这个世界仿佛突然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从昨天中午到现在,我就一直没有吃过东西,但却根本感觉不到任何饥饿。尽管我已经提不起一点力气了。我在寝室发了两个多小时的呆,直到早上的九点多,我才魂不守舍的离开宿舍。而我所不知道的是,昨天夜里李远辉在宿舍楼下的梧桐树下坐了一夜,直到我从宿舍里楼走出来。

    我就像行尸走肉一样的走出了校园,然后漫无目的走在街道上。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但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莫小飞跳楼的那栋大楼。我几乎是费用了全部的力气,才爬上莫小飞自杀的那个天台。

    天台的风真的好大,吹的我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空旷的天台时,我的心却再一次痛了起来,感觉就像是有无数根针扎一样,痛他我喘不过气。我艰难的走到了天台旁边,探头向下看去,然后我就看到了通向死亡的深渊。其实这栋楼并不是很高,只有十三层而已。但不管怎么说,它至少能够摔死一个人。毕竟莫小飞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

    站在天台边缘的那一刻,我并没有任何的畏惧。因为我对个世界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留恋。其实我可以毫无顾忌的跳下去。是的,这一点也不夸张。

    我不知道莫小飞站在这里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么的绝望。如果不是对这个世界彻底的绝望,他不会从这里跳下去的,根本不会!想着想着,我的泪水再次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就像无法阻挡的暴风雨一样。

    也许我应该从这里跳下去,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够结束这一切的痛苦。是的,我坚信这一点。深吸了一口气,我终于爬上了天台的边缘,然后平静的看着下方象征着死亡的深渊。那一刻,我并不害怕。因为我早已经失去了灵魂。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值得我去留恋的东西。

    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莫小飞的脸。我知道自己只要往前踏出一步,就能够结束这该死的一切。也许对很多人来说,踏出这一步都需要莫大的勇气,也需要充足的准备,但我并不需要,因为我早已经准备好了。可是老天却并没成全我,因为我还没来得及踏出这一步,就听到了李远辉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唐娜,不要这样……我求你不要这样……”

    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撕心裂肺,仿佛整个世界都能够听得到。那一刻,我能够从他的声音之中感觉到那股强烈的激动,也能够听出他在乞求我。我知道他是真的在乎我,也许他还爱着我。可是这一切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只要向前踏一步,一切都可以结束。不过我最终并没有那么做,因为我的心里有那么一丁点的舍不得。确切的说,应该是舍不得他。

    我终于睁开了眼睛,然后转头看向他。让我意外的是,他竟然哭了,哭的身体都在颤抖,哭的就像是一个柔弱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突然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动摇。说真的,我从来没有看到他哭过,从来也没有。

    看着他那张布满泪水的脸,我的心中是说出来的复杂。不过我只是对他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然后哭声说:“忘了我,永远忘了我……我不值得你去爱,真的不值得。”说完,我便再次转过头,然后就准备迎的期待已久的死亡。但还没等我彻底下定决心,他就突然歇斯底里的对我大吼:“不,你不能这么做……我忘不了你,永远也忘不了……你是我最爱的女孩,永远都是!”

    他一步步的朝我走了过来,泪水从他那俊俏的脸上滑落下来,然后在空中划过一道凄美的弧线。他说:“你还记得那天你发信息让我陪你去参加同学聚会吗?其实那次我去了,真的去了。当时我还买了鲜花准备向你道歉,毕竟你始终是我最爱的女人。不管你做错的什么,我都能够原谅你。可是那天当我开车去停车场的时候,我却正好看到了你和他接吻。说真的,那一刻我的心真的好痛,痛的不可抑止。我躲在车里哭了很久,只哭到再也哭不出来。”

    他温暖的看着我,声音沙哑的说:“其实我一直在等你和他分手,一直在等你。可是让我无奈的是,他对你真的太好了,好到连我自己都自愧不如。很多次我都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直到那一次你突然打电话跟我说你要和他分手。老实说,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心里真的好高兴,真的好高兴。因为我认为自己终于等到了。因为我认为自己能够再次拥有你。”说到这里,他却突然苦笑了一声,自嘲的说:“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原来你和他分手并不是因为你不爱他了,而只是因为你太爱他。”

    他一边说一边慢慢的朝我靠近,“我知道这辈子你也许都不会像爱他一样的爱我了,但我并不介意。因为我真的很爱你。也许我永远也无法替代他在你心中的位置,但我会试着像他爱你一样的去爱你。所以求求你不要这样放弃自己的生命,再给我一次爱你的机会,好吗?”

    他的话让我再次忍不住哭了起来,哭的身体直发抖。老实说,我真的好感动,真的好感动。可是我不能够再去爱他了,不然莫小飞一定会死不瞑目的——也许他已经死不瞑目了。

    其实我应该狠心的向前踏一步,然后彻底的结束这一切。可是我的心却已经不知不觉的动摇了,所以我久久也没有踏出这关键的一步。

    他已经走到了离我只要一米多远的地方。他的眼里含满了泪水,就像是一个正在恳求母亲不要抛弃自己的可怜孩子。我知道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也知道他是真的爱我,但是我不能够接受他,真的不能。

    他用那双带着无尽沧桑的眼睛看着我,踌躇了很久才说:“我知道他的死亡对你的打击很大,可是这并不能够怪你。你应该知道,你那么做只是想让他过的更好,只是想让他过的更幸福而已。所以这并不是你的错,不是吗?如果真要说谁对谁错的话,那也应该是那些逼迫你和他分手的人才对,不是吗?你要知道,是他们害死了他,而不是你。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在乎你的人,所以你不应该就这样很心的抛弃他们。好吧,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替你病危的母亲想想吧?她现在正是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难道你就狠心这样丢下她?还有,你真准备就这样狠心丢下我吗?”

    在他提到母亲的那一刻,我的心的确动摇了。其实我之所以答应陆琪和莫小飞分手,并接受那一笔肮脏的分手费,完全是因为急需要一笔钱给母亲治病。因为在差不多一个多月前,我母亲突然心脏病发。然后医生告诉我说她是心脏衰竭,需要做心脏移植术,并且要我准备一笔巨额的手术费。

    我只是一个可怜的舞女而已,至于母亲也仅仅只是普通职工罢了。家里大部分的积蓄差不多都花在了我的学业上了,哪里还有多余的闲钱?也正是如此,所以我才会选择接受了那一笔肮脏的分手费。

    这一刻,矛盾的心情让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泪流满面的看着李远辉,委屈的说:“可是他不会原谅我的……他很我……他想要我死……”可他却对我露出了一个温柔微笑,而且还笑的那么好看,他说:“不,他不会怪罪你的。如果他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的话,他会原谅你的。他爱你,这个世界也许没有人比他更爱你了,就连我也不行。”

    虽然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一想起那个可怕的噩梦,我的情绪就突然有一些失控。毕竟那个梦实在太可怕了。那一刻,我突然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的手舞足蹈,似乎随时都可能从天台上掉下去。而且我还对他歇斯底里的大吼:“不,他不会原谅我的……他恨我,他要杀了……是我害死他的,是我……”

    就在我失去理智的时候,李远辉突然向前跨了一步,然后飞快的抓住了我的手腕。他用力将我从天台边缘拉了下来,然后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似乎生怕会失去我一样。而我则死劲的挣扎着,像疯子一样的大喊大叫:“放开我,快放开我……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快放开我……”

    他的泪水一颗一颗的掉落在我的脸上,凉凉的,就像是冰冷的雨露一样。他愤怒的对我大吼:“你给我冷静一点,好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如果你再敢这么做的话,我一定会像他一样从这里跳下去……不用怀疑我的胆量,我说到做到……如果你想再害死一个爱你的人,那么就尽管去做吧!”

    我突然安静了下来,然后趴在他的怀里歇斯底里的哭泣。我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的威胁我,但我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因为太爱我。也许我很幸运,因为男人会这样的爱我。可是我真的幸运吗?(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