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30 21:33 | 6142字【收藏本书
    其实那次离开餐厅之后,我的心里真的有一些担心她会乱来。毕竟我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我害怕她会利用一些恶毒的手段来对付我,比如那些电影和电视剧里面的常用手段。确切的说,就是对我泼硫酸,或者找几个社会流氓强-**我,再或者就干脆雇杀手来杀了我……等等。

    ——但很显然,事实证明我所担心的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

    其实是我低估了她。她毕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所以她不会利用这种违法的手段来对付我。而她的手段是极为恶毒的,也是我根本无法猜测的。

    与我预计的一样,几天之后,麻烦终于找上门了。因为我的工作是在夜间,所以白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休息。而莫小飞白天却需要上班,所以每天早上家里都只有我一个人。而那天早上,我正好坐在沙发上看肥皂剧,然后我突然听到有人敲门。

    我以为是邻居,所以也没有太在意,想都没想就把门打开了,然后我就看到了莫小飞的母亲。她的脸色很难看,就像是谁欠了她几百万一样。我当时吓的一个机灵,毕竟我哪里能够想到她会找到这里?而我只是尴尬的说:“伯母,你……你怎么来了?”

    她二话不说就冲进来房间,然后就像是老佛爷一样的坐在沙发上,那张脸黑的就和包拯一样。我急忙给她倒茶,然后就像是犯了错的小孩一样,蹑手蹑脚的站在她的旁边。其实我更觉得自己就像是老佛爷身边的小丫头。

    她刚坐在沙发上,就蹙眉打量了房间几眼,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我知道她是在找莫小飞,所以急忙说:“伯母,莫小飞不在。”她冷笑的看了我一眼,说:“你是不是准备骗我说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住?”我急忙摆了摆手,解释说:“伯母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他出去了。”

    其实我本来是准备说莫小飞去上班了。不过想了想,觉得不妥,所以就改了口。毕竟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在外面吃苦工作,她一定会和我拼命的。

    房间之中的气氛尴尬的要命,甚至让我很想丢盔弃甲的逃走,然后永远也不要再回来了。但理智还是让我坚守了阵线,毕竟面前坐着的搞不好就是我未来的婆婆。虽然我们以前有很多的不愉快的事情,但她毕竟是长辈,所以我还是客气的说:“伯母请喝茶。”她却根本不买我的账,反而尖酸刻薄的说:“不敢,怕你毒死我!”

    我对她尴尬的笑了笑,表面上依然保持这最起码的礼貌。不过心中却早已经将她诅咒了十万八千遍了,就差问候她的十八代祖宗了。她瞥了我一眼,就像是看恶心的秽物一样,然后尖酸刻薄的对我说:“贱-货,你可真有本事啊?竟然把我儿子迷得神魂颠倒,都住到了这种恶心的地方来了?这巴掌大的地方是人住的吗?如果不是陆琪好心告诉我,你还打算把我的儿子藏到什么时候?”

    在听到陆琪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她搞的鬼。不过眼下可不是考虑这件事情的时候,所以我在心里面将陆琪的诅咒了一万遍之后,才对莫小飞的母亲解释说:“伯母你误会了,这都是莫小飞的主意。我先前还一直劝他不要和你赌气,但他……”

    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就不耐烦的打断了我。她就像是看天底下最恶心的东西一样的看我,她说:“哟,你倒真有本事啊?犯了错就知道将责任往我儿子身上推,如果以后我儿子若是娶了你,那岂不是成了你的替罪羊了?”说着,她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就像是恐怖的母老虎一样,声音更是高的离谱,而且还伴随着刺耳的尖叫:“哼,像你这样下贱的女人,休想进我们莫家的门。”

    她的话终于把我给激怒了,毕竟我的脾气本来就不是很好。而刚才低三下四的讨好她已经是我的底线了,可是她却无动于衷,反而对我恶言厉色?既然她不客气在先,那么我也用不着和她讲客气了,所以我将骨子里的那股泼辣完全发泄了出来。我对她说:“老太婆,不要给你脸不要脸。你以为姑奶奶我稀罕进你们莫家的门啊?如果不是看在你是莫小飞母亲的份上,姑奶奶我早就把你给轰出去了。你难道不知道私闯民宅是犯法的吗?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教训我?”

    我的这番话说的那可叫一个劲的解气,让我压抑在心中的郁闷顿时烟消云散。不过话说回来,在冷静下来之后我却又后悔了。毕竟不管怎么说她也是长辈,而且还是莫小飞的母亲。而我这样也只会让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更会让莫小飞左右为难。

    她被我的话气的脸色铁青,甚至有一些喘不过气来。她突然站了起来,抬手愤怒的指着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你……你……你……”我见她脸色极为难看,急忙上前扶住她,问她:“伯母,你没事吧?”不过她却愤怒的甩开了我的手,说:“贱-货,不要碰我,我看着你就恶心。”说完,她就是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把他的母亲气成那样,我想莫小飞一定会怪罪我的。所以,当天夜里等莫小飞一回来,我就大献殷勤,又是捶腿又是按摩的,弄的我好像就像真成了小姐了。他倒是很聪明,一下就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问我:“是不是做了错事,不敢和我说?”我撇了撇嘴,然后就把那件事情告诉了他。

    我本以为他会责怪我,但没想到的是,他却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还夸我好样的。他说:“我妈就是那种倔脾气,家里谁都忌她三分,所以她还真把自己当老佛爷了。其实一直以来,我和爸都为这事头疼呢!不过从今以后她总算有你这么一个劲敌了。”

    话虽然怎么说,但我知道他只不过是在安慰我罢了!

    虽然我暂时赢了莫小飞的母亲,但是她并没有放弃。而在几天之后,她又找到了我,并且还抓住了我的把柄,以此来威胁我。其实她的手段也不算太高明,就是抓住了我是酒吧艳舞舞女的把柄,然后威胁我说:“如果你不离开我的儿子的话,我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你们学校的领导。这可是关系到你前途的事情,到时候你如果被学校勒令退学,可别怪我狠心。”

    老实说,她的威胁的确对我有一点作用,当时我的心里也的确有些怕了。不过吃软不吃硬的我却根本不吃这一套,所以当时我很不理智的对她说:“伯母,如果你想这么做的话,那就尽管去做好了!反正我早就不在乎那一张简单的毕业证了,没有它我照样能够过的很好。”

    很显然,这一战我又打赢了。其实我很清楚,这一切都是陆琪在背后搞的鬼。而遭遇到了前两次的失败之后,陆琪也终于用了狠招。那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记得那天我正好在酒吧上班,有两位客人突然要我过去陪他们喝几杯。他们骗我进了包厢,然后在酒里下了药,再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而当我醒来之后,我却已经在酒吧附近的酒店住房里了。记得当时我的头很痛,而且浑身上下都提不起半点力气。不过那次我并没有被别人给侵犯,因为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天正巧有人去过包厢,然后那两个混蛋就被抓进了警察局。而我则被人送去了附近的那家酒店里。

    那两个混蛋在警方的审讯之下,终于供出了陆琪。不过陆琪并没有被绳之以法,因为她聘请了全国最好的律师为她洗脱了罪名。但是她与莫小飞的关系却已经陷入了艰难的困境。确切的说,莫小飞辞去了公司的职位,并且和她断绝了来往。

    也许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吧?

    我本以为陆琪和莫小飞算是完了,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却仍然执迷不悟,甚至还利用了更狠更恶毒的手段。她先是让我失去了酒吧的工作,然后让我处处碰壁,根本找不到任何工作。当然,莫小飞自然也是如此。不过当时我们可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她搞的鬼,所以我们还只是认为是金融危机,所以找一份好一点的工作很困难。

    老实说,陆琪的这个计策真的很受用,最后逼得莫小飞不得不去干那些又脏又累的工作。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会去做那样的工作,因为他当时还骗我说:“我已经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虽然工资低了一点,但却很轻松。”他真的对我很好,只会将一切的困难都压在自己的肩膀上,不管发生了什么,他都会为我扛着。哪怕天塌下来,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挡在我的前面。

    可是现在想起来,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傻。因为可笑的是,我当时居然相信了他。是的,我竟然相信了他的话。不过在不久之后,我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其实这还多亏了他的母亲,如果不是她告诉我这件事情的话,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

    直到现在,我也清楚的记得那次莫小飞的母亲一改以往的强硬态度,主动登门向我道歉的情景。记得那天她提着一大堆礼物,而且还亲切的叫我的名字。老实说,当时我可是受宠若惊,还以为她终于想通了,准备接受我和莫小飞的事情。但事实上,她却只是求我放弃莫小飞罢了。

    那天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委婉的对我说:“唐娜啊,你还这么年轻,而且又漂亮,喜欢你的男孩子只怕很多吧?”当时我被她这突然的热情搞得有一些摸不着头脑,所以我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发表任何的感想。而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还亲切的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既然你都知道,那你何必委屈自己和我家飞儿在一起呢?对了,你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吧?”我蹙眉点了点头,略带好奇的问她:“伯母,你怎么知道?”她嗔怪的说:“我能不知道吗?你可得罪了陆家千金,她已经在全城设下了天罗地网,就专门针对你和我家飞儿呢!”

    其实我早该想到这一点了,毕竟以陆琪的性子,她岂会就这样善罢甘休?我用古怪的目光打量了莫小飞的母亲一番,确定她神色之中有微妙的变化之后,我才认真的问她:“伯母,是不是陆琪让你来的?”

    很显然,我的确猜中了她的心思。因为她当时刚好喝了一口茶,而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竟然激动的将嘴里的茶都喷了出来。她用手巾手忙脚乱的擦了擦嘴,然后却是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对我说:“好吧,我承认是陆琪让我来的,但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你应该知道,现在正是金融危机,我们莫家也正在走下坡路,急需要朋友拉一把。可是小飞倒好,为了你把整个陆家都给得罪了。这陆家财大气粗,哪里是我们莫家能够抗衡的啊?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莫家迟早会被整垮的。”说到这里,她很小心的看了一下我的脸色,见我并没有表态,于是又说:“陆琪是个好孩子,知书达理,人又漂亮。虽然有一些事情做的过了一些,但毕竟还是为了莫小飞好。而她这次也愿意出手帮助我们莫家渡过难关,不过前提是……”

    后面的话不要再说,我就已经知道她想说什么了。我蹙眉看着她,几乎是咬牙说:“前提是我和莫小飞分手,对吗?”她似乎很欣赏我的明事理,亲切的握着我的手,然后说:“唐娜啊,伯母以前是有些事情是做的不对,但我也是为了莫小飞好啊!你也知道,我就他那么一个儿子,自然希望他以后能够过的幸福,所以还请你能够谅解我的苦衷。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女孩,也知道你是真的爱我家飞儿,可是现在事关我们莫家的生死存亡,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离开他。”

    一直以来我都是吃软不吃硬,所以在她的再三恳求之下,我终于动摇了。但是突然让我放弃自己最爱的男朋友,这不是开玩笑吗?所以我依然倔强的对她说:“不行,我不能离开他。伯母,我知道你是为了他好,可是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对我太残忍了吗?除了这一点,我什么都能够答应你。”

    她那修长的柳眉突然皱了起来,显然对我的固执产生了强烈的不满。不过她还是耐着性子,用温柔的声音对我说:“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所以你应该知道如果你不离开他的话,我们莫家会毁了的吧?难道你想让他亲手毁了自己父亲的基业吗?你既然爱他,那么就应该懂得为他割舍,不是吗?还有,你知道他现在为了你在做什么工作吗?”也不等我回答,她就从包里掏出了一叠照片放在茶几上,然后冰冷的对我说:“孩子,你现在就给我好好看看吧!”

    我略带好奇的拿起了那些照片,然后我就看到了在干着各种粗活的莫小飞。他那满头大汗的样子让我看的直心疼,就像是有一把刀插在心脏里一样,甚至能够让我听到汨汨的流血声。在那一刻我不争气的落下了泪水,因为我知道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是的,为了我。但可笑的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这些。

    在看了几张照片之后,我却再也无法去看后面的那些照片了。因为我害怕,害怕看到他那狼狈的样子。因为我心疼他,真的心疼他。我将那些照片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将目光转移到他母亲的身上。我踌躇了很久,才对她说:“伯母,这件事情能不能让我考虑一下?”

    在我委婉的劝说之下,莫小飞的母亲终于答应给我两天时间去考虑这件事情。而在将她送走之后,我就坐在沙发上开始发呆。说真的,当时我的心情矛盾的就像是面临生死选择的两道门,一旦选错,我的生命就将终结。

    那天我一直在沙发上做到了天黑,直到莫小飞回来。

    因为怕我担心,所以莫小飞每天回来的时候都是一套整齐的职业者,让我还真以为他是公司的小白领。而那天自然也是。不过那天我并没有开灯,也没有开电视,所以整个屋子里漆黑一片。他打开门的时候还以为我不在家,所以还自言自语的一句:“幸好不在。”

    他顺手将电灯打开了,然后我就看到了身穿黑色小西装的他。那一刻,我觉得他似乎瘦了很多,整个人都有一种萎靡的趋势,让我只感觉心疼。而我也清楚的看到了他那肿起的眉骨,好像是被打了一拳,整个左眼似乎都肿了一圈,还有淤青的痕迹。

    和往常一样,他在鞋柜旁边换上了拖鞋,然后又转身走到饮水机旁边,给自己到了一杯凉水。当抬头喝水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沙发上的我,然后他就像是突然被电击了一样,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手中的水杯更是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很显然,他被我吓了一大跳。

    他一边捂住胸口,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对我说:“你……你怎么不开灯啊?想吓死我?”我抿着嘴巴,一边流眼泪一边看着他那张肿起的脸。我突然朝他跑了过去,然后扑在他的怀里一边用拳头捶打着他的胸口,一边哭的就像是一个孩子,“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那个夜里他安慰了我很久,并且还告诉我说他的眉骨只是被掉下来的小东西砸到了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我终于止住泪水,然后将茶几上的那些照片递给他,并且将他母亲来过的事情告诉了他。之后他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很久,然后才将那些照片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他转身紧紧地抱着我,郑重的对我说:“你放心,这个世界没有谁能够分开我们,没有谁!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离开你,永远不会!”

    尽管他的话能够给我带来无尽的温暖,但我并不想自私的占有他,所以我对他说:“我们还是分手吧?”那是我第一次和他说分手。其实我一直都很害怕说出这两个字,因为我不舍得失去他,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可是在艰难的选择之后,我最终选择还是选择了结束这一段感情。当时我对他说:“我不想你过的太幸苦,更不想你为了我而失去你的父母。因为那些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那一刻,他的脸突然变得陌生了起来,而且还有一种来自冰雪高原的冷。他皱着眉头,用冰冷的目光看着我,让我只感觉心中发毛,他说:“唐娜,如果你是因为这些原因就和我分手的话,那么我看不起你……你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是的,我喜欢你泼辣的性格,喜欢你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敢,喜欢你敢于面对一切的精神,喜欢你执着和奋不顾身……可是现在,你太让我失望了!”

    他的话就像是一根冰冷的冰刺一样,深深地刺进了我的心脏里,将我全身的血液都被冻结了。我咬着牙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那张冰冷的脸。在那一刻,我觉得他就像是一头来自极地的巨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暴戾且冰冷的气息。

    在与他冰冷的对视了差不多几分钟之后,我终于选择了妥协。因为面对他的固执,我根本无法战胜他。他就像是一座庞大的没有尽头的山峰,我永远也无法看清他的真面目。我蹙着眉头,对他说:“如果你真的在乎我,那么就请你辞掉那一份又累又脏的工作,然后回到你父母的身边,去帮助他们共度难关。他们需要你,比我更需要你!”

    我伸手轻轻地抚摸着他那张冰冷的脸,并触摸着他那肿起的眉骨。他疼的皱了一下眉头,但并没有阻止我的抚摸。我勉强挤出一个微笑,然后对他说:“不要再对我那么好了,真的不要了……那样只会让我觉得自己亏欠了你,让我心里不平衡,你知道吗?”(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