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30 21:33 | 6414字【收藏本书
    转眼间,一个多月就过去了。

    那天我突然约莫小飞在学校附近的茶餐厅见面,我想那个时候应该是和他说分手的最好时机了。记得那天他专门买了一束玫瑰花,笑着对我说:“我们还想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吧?”其实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因为他一直都很忙。

    看着他那张面带笑容的脸,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和他说。犹豫了很久,我才对他说:“我们分手吧!”他很意外我的话,皱眉问我:“为什么?”而我则解释说:“我其实一直在骗你,我的心早已经属于李远辉了。上次他突然找到了我,并告诉我说他还爱着我,想和我重新开始……那一刻,我的心就动摇了。这些天我一直在犹豫,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也想过要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老实说,那天我的演技真的很好,好到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而最可笑的是,在说那番话的时候,我竟然说的那么直接且感情丰富,好像和真的一样。

    我本以为他会愤怒的骂我,或者干脆对我拳打脚踢,但他并没有对我发脾气,也并没有说任何挽留我的话。确切的说,他只是面无表情的对我说了一句:“我现在很忙,这件事情我们下次再说。”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之后他采用了消耗战术,每次我一提到分手,他都会转移话题,或者干脆拍屁股走人。我知道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所以我只好拨通了李远辉的电话,然后让他帮我演一场戏。其实那天是我和李远辉分手之后的第一次通话。确切的说,我和他分手之后就一直没有再见过他。他似乎突然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一样。

    老实说,在准备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我的心情还有一些小激动,就像是打鼓似地。犹豫了很久,我才拨通那个封存已久的号码。其实比起担心和他通话的结果,我更应该担心他有没有换电话号。毕竟我都快一年没有去拨通这个号码了。

    幸运的是,他并没有换号码。

    在电话里,我约了他在学校湖边的长亭见面。那天夜里,我在长亭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看到他风尘仆仆的赶过来。他依然是一身篮球服的装扮,胸前还有一个大大的23号——他说他喜欢乔丹和詹姆斯。尽管现在的詹姆斯并不再是23号球衣。

    其实那天在见到他的时候,我都有一些快认不出他了。因为他比我记忆里瘦了一圈,而且脸上还有没刮干净的胡渣。他整个人似乎沧桑了很多,就像是旅途了很长时间的旅者。或者说他比以前更成熟了。

    当时我们尴尬的坐在长亭里,久久没有说话,而只是静静地看着破光粼粼的湖面。尽管那天的月色很美,但不在时候。我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向他开口,就仿佛被女巫施了魔法,脑子里一片空白。最后还是他开口说:“今天的月色真美。”我附和的点了点头,抬头看着天空的那轮月光,深以为然的说:“是啊,真美!”他突然笑了起来,笑的那么的灿烂,就像和煦的阳光,他说:“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天真……好了,说说你的事情吧?”

    他脸上那熟悉的笑容让我倍感亲切,于是我也打开了话匣子,将一切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并且要求他配合我演几场戏。他当时用古怪的目光打量了我很久,最后才答应我的要求。就这样,他配合我在莫小飞的面前一连演了几场戏。而我的计划也的确很管用,在不久之后,莫小飞就主动约我在学校附近的餐厅见面。

    记得那天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那家餐厅的包厢,然后我就看到了孱弱的莫小飞。当时的他疲惫的让我心疼,那明显的黑眼圈则是他几天没有睡好的最好证明。可是我却依然需要保持着那一份冷漠,因为我需要尽可能的结束这一切。

    在我走进包厢之后,他就急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主动为我拉开椅子。我对他说了声谢谢,便安静的坐了下来。餐桌上都是一些我喜欢吃的菜。很显然,他是有意为我准备的。毕竟他很清楚我喜欢吃什么东西,不喜欢吃什么东西。

    一直以来,他都对我很好,甚至将我当成自己最珍惜的宝贝来疼爱,对我的关怀更是无微不至。老实说,我真的很想一辈子和他在一起,贪婪地享受他的疼爱。但命运却残忍的将我们分开,甚至让我害死了他。

    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哭。

    他给我倒了一杯红酒,见我预想开口说话,却是抢先一步对我说:“有什么事情我们等下再说。而现在,我们应该好好享有这一顿午餐。”我点了点头,然后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杯子。

    其实对我来说,那是我这辈子吃的最难吃的一顿饭。尽管那些都是我最喜欢吃的菜,但那天我却没有任何胃口。不管吃什么,都感觉就像是在吃黄连一样,又苦又涩。而他一直都在吃,仿佛就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有风度,那么的帅气。

    他就是一个王子,属于我的王子!但是可笑的是,我却害死了他。

    在沉默之中,我们终于吃完了那一顿饭。他用餐巾一边把嘴擦干净一边认真的打量我,似乎想看出我的心思。顿了顿,他突然郑重其事的问我:“说真的,你真心喜欢过我吗?”他那认真的样子让我只感觉心中怦怦乱跳,不过我并不能被他打败,所以我只是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嗯,我的确喜欢过你。”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然后就准备说什么。不过我却抢先说:“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我不想让这件事情变得太复杂。而且李远辉不愿意看到我和你在一起,所以也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他却是皱眉看着我,固执的说:“既然你还喜欢我,那么为什么就一定要选择他呢?难道你就不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只要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可以证明自己比他更好,真的!”其实我很想告诉他:“你什么也不要做了,因为你已经比李远辉更好了。”但这一句话只能够藏在我心里。

    那个时候我真的很想哭,甚至很想像以前一样,直接扑倒他的怀里,然后大哭一场。但是我却并不能够这么做,因为我必须斩断自己对他的爱,硬生生的斩断,就像是割舍掉自己的心脏一样。尽管我能够看到他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浓浓爱意。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像是一个泼妇一样的对他说:“莫小飞,你到底要不要脸啊?我都已经把话和你说的这么明白了,你为什么还要死皮赖脸的缠着我不放?难道你就不知道羞耻吗?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选择你吗?因为你就是一条死皮赖脸的哈巴狗,只会让我恶心!还有你那恶心的母亲,真他妈的就是一个贱-货……也只有她那种贱-货,才能够生出你这种死皮赖脸的儿子……我永远都不想在见到你,永远都不想!”

    说完这番气话,我就起身准备离开。他很快就追了上来,然后突然抱住了我的腰。他的泪水一颗颗的掉落在我裸露的肩膀上,乞求我说:“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

    我预想用力挣脱他,但是他的手就像是坚硬的铁链一样,根本不容我反抗。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是在以前,我只会这样的让他抱着,或者干脆陪他一起哭。但现在不一样,因为我知道自己必须挣脱他,必须结束这一切。所以我将脑袋向后一仰,直接撞在他的下巴上。

    ——我想那一下一定很疼。

    他疼的终于松开了我,而我则乘机挣脱了他的怀抱,然后逃命一般的跑出了包厢。其实在跑出包厢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眼眶里的泪水了,终于哭了出来。我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的向前奔跑,直到跑出了酒店,跑到了街道的拐角处才停下来。我无力的蹲在角落里,然后就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女孩一样,歇斯底里的哭泣着。我的胸口又痛又闷,仿佛就像是塞进入了一块布满菱角的石头。

    突然有人走到了我的身边,然后递给了我一张纸巾。我还以为是莫小飞,吓的一个机灵。但是看清楚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只是李远辉。那一刻,我突然冲到了他的怀里,然后无尽无止的哭了起来。而他则紧紧的抱着我,并轻声安慰我说:“别哭了,一切都结束了……都结束了!”

    而我不知道的是,莫小飞也追了过来。但他看到我和李远辉紧紧地抱在一起之后,便默默的转身离开了。那次之后,我想自己和莫小飞的关系应该彻底结束了。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他却站在宿舍的楼下,在暴风雨里等了我一夜。而狠心的我却并没有下去,只是在窗户旁边站了一夜。

    然后,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他永远离开了我,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

    我终于从漫长的回忆中苏醒过来。

    与以往不一样的是,在这个熟悉的房间里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人。窗外是无尽的黑暗,小雨还在淅沥沥的下着。北风吹拂在玻璃窗上,让本来就不牢固的玻璃窗发出轻微的响声。我的泪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也许我真的已经将这一辈子的泪水都流光了。

    ——每一次哭完之后我都是这么认为的。但可笑的是,只要再次想起莫小飞的事情,我立即就能够再哭出来。因为我是那么的爱他。因为是我害死了他。

    我的目光从相册转移到了床头柜上的闹钟,然后我发现已经是凌晨的三点多了。没想到刚才我竟然坐在床上发了两个多小时的呆。我轻轻地将手中的相册合上,然后放进床头柜里。我不想再去看这些专属于我和他的照片了,因为我怕自己再次忍不住的哭出了。或者说我不敢再去面对和他有关的事情了。确切的说,我真的不想再哭了,毕竟我已经哭了太多太多次了。

    在这个充满了他味道的房间里,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发呆。天花板是金色的,在水晶吊灯的照射下反射着斑斓的光点,仿佛就像是天堂敞开的大门。但是我却只能够羡慕的看着,因为我没有资格进入幻想之中的天堂。因为我只适合下地狱,然后经受着无穷无尽的煎熬。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是我害死了他!

    我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去想,然后我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之后我又做了一个梦,在那个梦里,莫小飞牵着我的手走在街道上。他依然和往常一样的呵护我,嘘寒问暖。我看见人来人往的行人从我身边经过,不过他们的眼神却是直直的,没有任何色彩,而且他们也不会聊天,只会不停的往前走,就像一群行尸走肉一样。可是这一切在梦里却并没有让我觉得奇怪。而我只是撇头好奇的问莫小飞:“去哪里?”他微笑的对我说:“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他带着我走进了一家大型商场。我觉得这家商场好熟悉,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那个地方。我感觉脑袋里似乎有蜜蜂的嗡嗡声,就像是某种神秘的力量将我的一部分记忆隔绝了、封闭了。或者说我短暂的失忆了。他带着我走进了电梯,然后按下了顶层。

    电梯的速度似乎比平时快了很多,只是几秒钟就已经到达了顶层。他牵着我的手来到了天台。不过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刚才在外面还是烈日当头的大白天,可是当出了电梯之后,天却已经黑了。但是我却明明记得电梯只用了几秒钟就达到了顶层。

    天空之上有一轮美丽的圆月,那轮圆月真的好大,比我平时见到的似乎大了好几倍,就像是古时候的大水缸。天台上的风也好大,吹乱了我的长发。那一刻,我看到我的头发就像柳条一样在风中飞舞。我突然喜欢上了这个古怪的地方。我松开了他的手,欣喜的在空旷的天台上像小孩一样的奔跑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因为我实在太高兴了。而当我从兴奋之中回过神转头去看莫小飞的时候,他却已经不见了。我疑惑的叫着他的名字,但却久久没有回应。就在我认为再也找不到他的时候,我的身后却突然传来他的声音,他说:“唐娜,你是在找我吗?”我急忙转头去看他,发现他正一脸微笑的看着我,我好奇问他:“你刚才去哪里了?”他的声音突然变得阴森恐怖了起来,就像是电影里的恶魔一样,听起来让人只感觉毛骨悚然,他说:“是你害死了我……我要杀了你……”

    他的双眼突然变成了血红色,就像是电影里的吸血鬼一样,在皎洁的月色之下散发着诡异的美。而他那张好看的脸则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腐烂着,那触目惊心的恐怖画面,让我吓的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我突然恢复了全部的记忆,然后我就想到他已经死了。而这个天台也正好是他自杀的地方。我吓的不停的向后爬去,惊恐的大喊大叫:“不是我害死你的……不是我害死你的……”

    在月光下,我清楚的看到他慢慢的变成了一头全身腐烂的恶魔。他龇牙咧嘴的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用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将我硬生生的提了起来。他那腐烂的手黏糊糊的,就像是粘了一层恶心的奶油。我抓住了他的手,死命的挣扎着,但他的手臂就像钢铁一样,不管我如何用力都无法挣脱。

    我感觉自己的脖子就快要断了,无法呼吸。

    他那阴冷的血红色双眼死死地瞪着我,我能够从他的眼神里看到强烈的愤怒,让我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被冻结了。他一路朝天台边缘走了过去,然后愤怒的将我放到了天台的边缘,他冰冷的对我说:“去死吧!”说着,他就松开了手。然后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停的往下落,不停的往下落……我害怕极了,大声的叫着:“不……不是我害死你的……”

    就在我意外自己会被摔的粉身碎骨的时候,我终于从梦中惊醒了过来。不过我却还在不停的叫着:“不是我害死你的……不是我害死你的……”当我挣开眼睛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依然在这个熟悉的房间里。这一刻,我终于反应了过来,才意识到这只是一场噩梦。不过我的额头还有身体各处却早已经布满了汗水。

    外面的天已经亮了。我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是早上的九点一刻了。我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起床朝浴室走去。我在浴室里先洗了一把冷水脸,然后又放了一浴缸的热水。我脱光了衣服,将身体泡在滚烫的热水里。尽管水温烫的我难受,但我却倔强的躺在浴缸里一动不动。滚烫的热水刺激着我身体的每一处肌肤,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另类的舒爽。

    躺在浴缸里,我看着浴室的天花板,然后再一次想起了刚才的那一个噩梦。尽管那个噩梦让我害怕的不敢去回忆,但是我心中更多的却是悲痛。在那一刻,我突然苦笑的自言自语:“你真的那么恨我,想让我死吗?”

    大概快早上十点的时候,我才从浴缸里爬出来。我赤-裸着身子回到了房间,然后换上了一套以前留在这里的衣服。我在冰箱里找了找,但除了瓶装的果汁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所以我不得不去附近的餐厅吃一顿早餐。其实我并不想去吃早餐的,但一想起李远辉昨天的那些话,我只能够勉强自己去吃一点。毕竟我需要活着,在这个世界继续活下去。

    我在附近的一家花店买了一些百合花,然后就打车去了李远辉住院的那所医院。不管怎么说,他的伤病都是因为我才造成的,所以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去看看他。老实说,我真的很担心他,毕竟他伤的那么重。

    当我走进病房的时候,我看到他已经醒来了,而他的母亲正在给他削苹果。我站在病房门口犹豫了很久才进去,然后我对他的母亲说了一句:“伯母好。”他的母亲对我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说:“坐吧,远辉等你很久了呢!”又说:“这孩子心里也不知道想些什么,一醒来就问你的事情……好像你比他的命好重要一样。”我知道她是在开玩笑,所以只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然后撇头看了李远辉一眼,有些尴尬的说:“是吗?”

    李远辉对自己母亲的多嘴显然有一些不满,他说:“妈,你能不能给我好好说话?”他的母亲瞪了他一眼,嗔怪的说:“你这孩子,妈哪里说错了?”说着,她转过头和我简单的寒暄了几句,然后就说要下楼去买一点东西,让我和李远辉单独谈谈。其实她应该早就知道我和李远辉的关系了,毕竟她可是学校的老师。

    我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然后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柑橘,一边将果皮剥开一边关心的问他:“你的伤好些了吗?”他对我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他一边吃着苹果一边对我说:“嗯,还不错,暂时死不了!”

    我将剥好的柑橘一块块的放进自己的嘴里,然后我就尝到了又酸又苦的味道。老实说,我从来没有想到柑橘也能够这么难吃,简直就像是吃中药一样,比蛇胆还苦。在沉默之中,我将目光转移到了他脚上的石膏上,然后我突然忍不住的落下了泪水,嘴里也不由自主的说:“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了你……是我不好……”

    他皱眉看着我,似乎有些不明白我的意思,他问我:“为什么要和我说对不起?这又不是你的错。”我咬着嘴唇,憋屈了半天才说:“不,这是我的错,是我把你害成现在这样的。如果不是我突然跑去自杀,你就不会出车祸……如果你当时不抱着我,你就……”

    我还没有说完,他就不耐烦的打断了我的话:“够了!唐娜,这不是你的错,这只是一场意外,意外知道吗?”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蹙眉认真的看着我。他的双眼就像是巨石一般的坚定,让我只感觉心中发慌。他一字一顿的对我说:“唐娜,你为什么总要将所有的错误都强加到自己的身上呢?那些都不是你的错,真的不是你的错。你没必要为每一件事情都去承当后果,真的没有必要。你应该放下那些该死的责任,去打开你的心门,去勇敢的面对这个世界。相信我,只有这样你才能够从黑暗的阴影里走出来,才能够重新的去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