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替人伸冤【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01 14:44 | 3180字【收藏本书
    苏冉冉跟着驭灵一行人,到了洛河城也有三日,驭灵的毒虽是解了,可是还没有苏醒的迹象。那群大汉中有一位医术是相当高明的,看到苏冉冉头上,脸上,手背上全是伤痕,而且看到苏冉冉对自家王子也是发自内心的关心,随手拿出一瓶药丢给苏冉冉,把擦药的时间,注意事项说了之后就不在理会苏冉冉了。

    大汉在苏冉冉面前从不会多说什么,有次苏冉冉特别想问他们为何城驭灵为王子,结果被瞪了好几眼,甚至那之后,都没有人跟自己说话了,苏冉冉心想驭灵的身世也许是个大秘密,也就不再追问了。

    这天,当苏冉冉醒来,按照往常习惯去驭灵房里看他时,哪里还有人在,苏冉冉急急忙忙跑去问店小二,才知道,他们一行人已经离开,这是丢下自己了,苏冉冉闷闷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打算收拾下东西离开,收拾的时候,看到了放在枕头边上的个钱袋。

    他们已经是觉得自己是个累赘才会选择不带上自己。其实在要不要带上苏冉冉这个问题上,众人也是商讨了一晚上,苏冉冉毕竟是沣启的人,现在局势为难,带上他,怕是更加难以抵达北漠了,就算王子再怎么舍不得,也不能把自己的臣民当儿戏,思量了很久才决定偷偷离开。

    苏冉冉其实比较担心的是驭灵有没有醒过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现在他们都离开了,自己再怎么牵挂也是白搭了。苏冉冉一脸郁闷的在街上走着。

    突然,身后一阵喧闹,打鼓声,人们的议论声不断传来,苏冉冉转身看到两列铠甲穿戴整齐,纪律严争的官兵走过来,把围观的百姓往两边赶,路上出现了很宽敞的地方,一会儿便看到了徐徐前进的一列人前来,为首的骑着马,是位魁梧的将士,其后就是随从,在才是辆宽敞的大马车,身后还跟着一群官兵呢。估计又是哪个官宦世家出街呢,这样想着,苏冉冉感觉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也就不管嘞,转身准备离开。

    “宰相大人!官衙欺我孤儿寡母,变相收回地契,现在又是要我交出房契,夫君不在,田地没有了,现在连住房也要被收走,叫我怎么活下去!孩子怎么活下去啊!宰相大人!还要请为民女做主啊!”原本只有窃窃私语的大街上,一道带着哭腔的女声传来,苏冉冉回过头看了看,一个年轻的妇人抱着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冲进队伍前面,跪下不停的哭诉。原来这是宰相的车队啊,怪不得。车队遇到了阻碍,车里的人明显不愿搭理这样的市斤小民,特别是那骑马跟在领头将士旁边的那个穿着官府的老头更是脸色一变,对身后马车上的人恭敬的说道,“不过是市斤小民在闹事罢了,宰相莫怪”。说完便在副官耳边说了几句,那副官又把话带到了前面带路的将士那里,那将士听完,骑着马来到妇人身边。一声厉吼:

    “拖下去!”

    “是”众官兵收到命令上前强行把妇人往外拖走,那妇人哭闹着,求着车上的人,可是车上的人无动于衷,那些士兵一点怜悯心都没有,拽着妇人就往外拖,妇人要护着怀里的孩子,又要推开面前的人,官兵不耐烦了,抬手就给妇人一记耳光了,妇人捂着脸颊,哭的更是惨烈,那官兵还想下手,苏冉冉看不下去了,飞身过去把那妇人护在身下。     “住手!君子动口不动手,况且这是妇儒,你们军营吃穿用行皆来自这样的百姓,现在你这样欺你的衣食父母,良心何在?枉我大沣启王朝,尽是有你这样的败类存在!”苏冉冉愤愤道。

    “哪里来的小儿!竟敢这般与我说话!看不打断你的狗腿!”那官兵说完,便要下手。

    “住手!”马车里传来一声暴喝!接着,车帘被掀开,一位身穿墨色锦缎的儒雅中年人走了出来,“当众争吵,成何体统!拉下去杖责30大板,逐出军营!”然后对着苏冉冉拱手道:“小哥教训的是,都是本官督导不严,在这里向你赔罪了。”

    “不用跟我说!是这姐姐有冤情,才会如此莽撞,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哪里会做出这等行为,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大官,哪里真正的关心过人间百姓的疾苦!”苏冉冉扬着小脸,义正言辞的说道。

    倒是那宰相薛城,看到苏冉冉的脸时,怔了一会儿,眼前这个人,和月婵的美颜如此相像,难道......薛城眼里有喜意!但是看到眼前的人是男孩打扮时,心里的期盼有失望了几分,如果是瑶儿就好了,薛城稍微敛了神,又是一拱手,对着那年轻的妇人说道“本官确实做的不恰当,这里也不好听你的事情,先随我到暂住之处可否?”妇人见到有这样的机会,哪里不肯应,欢喜的起了身。

    准备转身进车内的薛城,回头叮嘱道“小兄弟也一起吧”然后不管不顾的就被带到了宰相的暂住地。

    到了目的地,苏冉冉和那妇人被下人引进前厅,宰相把那脸色变白,刚想狡辩的太守打发回府,自己转身进去换了身衣物就出来了。

    “你有什么冤屈就放心大胆的说出来吧,我自会给你一个公道。”薛城坐在上座之后开口就说道。

    得到了宰相的保证,妇人喜极而泣,跪在那里悲悲戚戚的道来

    “民女柳氏,本是这洛河城城南王家村人,这半年前,夫君外出卖粮,这一去无回,过了大半月,才听说在虎狼山糟了山匪,不仅卖粮所得钱币,就连身家性命也给搭了进去。”说道这,柳氏用手帕擦了擦滴落在孩子脸上的泪水,继续申述道“奴家求着村里的后生们帮忙寻回相公的遗身,却是面目全非。报到县衙想给相公一个公道,不曾想招到更加大的祸患,那衙役欺我孤儿寡母,不但不接手案件,更是得寸进尺的收回门前那三分薄地,那可是这个家最后的营生了,可是,后来,他们又盯上奴家那三间茅房,民哪里敢跟官斗,奴家一介女流之辈,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奴家也是无奈之下被逼着来惊扰宰相大人的啊,还请大人为奴家做主!”说完,久久伏在地上。

    薛城哪里想到刚来你洛河城便遇上这样的事情,从天都一路巡视下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再说那太守康仁怀出了安排宰相暂住的地方,就急忙派手下的人把他那管理城南一带的侄子给找回去,这柳氏的事情,他可是知道些内幕的,当时柳氏在求自己的时候,因为是自己亲侄子的缘故,对这柳氏是不予理睬的,现在传到宰相耳朵里,这可不是乌纱帽的问题了,想到这,康仁怀魂都快没了。

    宰相别院。

    “尽然后如此之事,来人,把那太守和管理王家村的官员带上来,这么无法无天蔑视王法,岂有此理!” 薛城一拍而起,倒是把柳氏吓了一跳。

    苏冉冉扶着几乎完全靠在自己身上的柳氏,细细观察着这里的一切,包括那在上位做着的宰相。早就听闻李安阳那小子说过,这薛城,薛宰相可是有名的清官,从上任开始,便是为了百姓呕心沥血,很多冤案在他的调查下,大都得以昭雪。听这个柳氏的控诉,原来应该也是个识字之人,一般乡野妇人哪里会有这边清晰的思路。

    感觉到那有人的注视,薛城稍稍整理了下由于愤怒而有些散乱的衣角,看向这个能够把人心看透的眼睛,心里感叹,可真像啊!小心的试探道:“小兄弟你是这柳氏的何人?在这偏小的洛河城,竟是出现了不怕官僚的人,勇气可嘉!”

    面对着这个身体微微前倾,笑容和蔼的,眼神有异样光彩的中年人,苏冉冉皱了皱眉头,“同是贫苦百姓,互相帮衬本是应该,倒是有些人,拿的朝廷的俸禄,不是居庙堂之高而忧其民,,不问民间疾苦,不体恤民情,却是欺压百姓,将百姓玩弄于鼓掌之间。今天如若不帮,怕是明日就见不到这个妇人,这个小儿了!”苏冉冉毫不留情的说道。

    “好一个居庙堂之高而忧其民!想不到,你除了勇气可嘉,这对国家政事到也是分析的很是透彻,为官者,要是都有你所说那样,这朝廷大臣们就不用那么分心咯!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苏冉冉!”苏冉冉答道。

    原本就因为长相酷似自己那已经逝去的妇人,对他顿生好感,现在又能够这样直言不讳的道出不亚于那些名人政客的见解,薛城很是赏识这个小小身板但是气势不弱的小儿。

    再说那康仁怀叔侄俩,见面之后,康仁怀恨铁不成钢的打骂一一顿,康长清一边向自家叔叔求饶,一边求着自家叔叔一定要救自己。

    “唉!”康仁怀叹了口气,心想着这次是躲不过了,叔侄俩就停下商量着对策,如果如果逃跑,哪里逃的了,到时候全国通缉还不知道怎么过呢,但是诚恳的承认,或许还有一一线生机,靠着这几年存下来的银钱,就算被免职也不用担心下半辈子吃用的了,这样想着,两人也就没有多大的负担。刚刚想前去认罪的两人,在门口的时候就碰到了宰相派来的将士,两人跟着到了宰相的别院。(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