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败露【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01 14:44 | 3273字【收藏本书
    “大人饶命,我这侄子德行败坏,是我这个叔叔没有教好啊,出了这样的事情,还请大人给一次机会啊。”康仁怀一见到薛城就拉着康长青跪下,拼命的磕头,还不时的向康长青使眼色,让他听自己的。康长青哪里不肯听,他也就仗着自己族里的独苗,叔叔有没有子嗣,对自己就想对亲儿子一样,而且叔叔还是太守,那可是大官,平常借着这个名头为虎作伥,欺压下面的百姓是常有的事。

    “康大人管教当真是不严,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闹事,还真是方便啊?”薛城冷冷的看着跪在 自己面前的人说道。

    “大人开恩,念在家侄初犯的份上,给一次机会,以后当牛当马,下官在所不惜!”康仁怀有些着急了,自己侄子做的那些事不是不知道,现在如果让宰相知道其他的,那真的就没有救了,而且自己也会被拉下水。还是赶紧解决这件事,然后马上离开,到时候就算有人告发,自己也已经离开了。

    这么想着,一随从模样的人走进来,在宰相面前耳语了几句,然后就离开了。苏冉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道:“哦?初犯的人,都可以赦免,那如果是杀人呢?难道杀了人,念在初犯的份上就可以赦免,沣启哪条律文有这样的条例了?还是大人你只手遮天,改了这刘家制定的律法?”苏冉冉把这样的罪扣在了康仁怀的头上,蔑视皇室,擅改律法,那可是死罪!康仁怀毕竟是游走官场多年的老油条,脸一板!对着天都的方向就是一拜

    “小兄弟说的哪里话,皇家制定的律法哪里容许我等小人玷污,杀人者,自有惩办的律法。家侄虽说有过错,但并非杀人放火之事,还请小兄弟注意措辞!”

    “哼!欺压百姓,谋取私利,断了百姓的营生,这不是杀人,难不成还是拯救苍生不成?”苏冉冉也不示弱,抓着康太守的缺口就反驳了过去!

    “你!胡搅蛮残!一派胡言!大人莫听信小人之言!”康太守也有些慌张了,今天呢遇上了个这么口齿伶俐的小儿!

    薛宰相倒也是不急,听完那随从的报告,随后又叮嘱了几句。回头看着康氏叔侄俩,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茶,眼神却是犀利的扫过跪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康太守也没有说话,一副随君处置的模样,倒是想苏冉冉她们在冤枉他们了。

    “康大人刚刚说,你这侄子初犯,可是真的?”薛城眯着眼,一副风轻云淡的问道。后来才知道,一旦他眯了眼,那就是有人惹恼他了。

    “是的大人!”康氏叔侄异口同声道。

    看着善于精算的康太守,以及躲在在他身旁的康长青,薛城对身边随身伺候的下人说了几句,下人退下,但是一会儿就转身回来了,这次带进来了近十个人,叩拜了宰相,抬起头看到康氏叔侄时,满眼的仇恨。

    康太守不明所以,一脸的茫然,但是旁边的康长青却是白了脸色,全身更是像涮子一样抖个不停。

    “不知道,康贤侄可否认识这几个人啊?”薛城慢悠悠的问道。

    “不....不...不知道!”突然被问道话的康长青话都说的急急巴巴。

    刚说完,那跪着的几个人,猛的瞪过来。一顿嘈杂声。

    “撒谎,你个畜生!你......”

    “你个挨千刀的!......”

    “害的我们好惨!”

    “......”

    控诉不绝于耳,没等他们说完,薛城摆摆手说道:“你们一个一个的说。”

    “大人,小的王强,是王家村开了个酒肆,这狗官隔三差五的就去酒肆里白吃白喝,还打伤小的好几个伙计,这比那村头的恶棍还要丧尽天良!”一个掌柜模样的人站起来施礼道。

    “小的是王云,那畜生,一年前刚上任,一日偶见家中小女便纠缠不休,白日就......就......唉!作孽!好好的黄花闺女被他逼的跳下了村口的深井里。”有一个看起来十分老实的农家人说道。

    “......”

    进来的十个人把康长青的罪账一条一条的列了出来,这些人家实在是忍无可忍,又听说清廉的宰相到了这里,就急急忙忙派了些代表过来,替全村人伸冤。

    还没听完百姓的控诉,康氏叔侄已经是惨白了脸色,特别是那康仁怀,没想到自己的侄子如此不思进取,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来,现在是没有办法回头了。

    “你这个孽障!”康仁怀一跃而起,对着康长青就是一耳光,被突然打了一记耳光,康长青也是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可是眼前只有这个叔叔能就自己了,哪里还计较这一耳光的事情。

    “叔叔!叔叔!侄子知错了,救救我!救救我啊!”说完抱着康仁怀的大腿,一顿哭泣。看到叔叔不理睬自己,转而向上座的宰相薛城爬去。还没抓住薛宰相的衣角,就被那随从一脚踢翻在地。康仁怀吃痛,又刚好倒在苏冉冉旁边,看到自己活命的机会是没有了,心下恶念一起,便随手把苏冉冉制住了,一柄小匕首抵在苏冉冉咽喉处,一不小心,那纤细的脖子就有可能被割断。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薛城也始料不及,这个让自己如此面善的人怎么可能让他受到伤害!

    “大胆!还不快把人放了!”薛宰相怒吼道。

    “放了?放了你们好抓我?没门!不想这小子死,就赶紧给我备马,五百两现银!不然!今天这小子就陪我一起下地狱!”凶狠的放完话,匕首割进肉里几分了,鲜红的血液开始渗了出来。

    “畜生!我已经被你害惨了!还赶紧放人!”康仁怀原本还想着自己能够脱身,现在这样的状况让自己的情势是越发危险。

    “就是听了你的话我才来的!现在事情败露,你却想着自己如何脱身!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死活!不要废话!赶紧准备,要不然我不客气了!”康长青眼睛都瞪红了,看着众人,场面一时陷入了僵局。

    薛宰相看了这样的局面,硬来会让那小儿受伤,得想办法让他松懈才行,于是,对身边的人说:“按照他说的准备!”

    “是”那随从街道命令后,恭恭敬敬的退出去了。

    康长青低着苏冉冉的脖子,慢慢向门口退去,看到迁过来的马匹,神色一亮。

    “把那包裹打开!”康长青命令道,为的是确定那是否是真的五百两。看到那袋子里的白花花的银子,心里踏实了很多,然后准备去接那牵绳。

    突然,那随从原本恭敬地上绳子的手,瞬间轻柔的变换抓住了康长青持刀的那只手,苏冉冉也不示弱,原本的记忆里那一整套的近身打斗的招式都克在心里,身子向后挺,头用力向上一顶,硬是把康长青的下巴顶了开去。

    那随从鬼魅怪杰的手法加上近身搏斗十分在行的苏冉冉,两个人行云流水般的配合,倒也很快就制住了那刚刚还猖狂的康长青。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子,竟是个会武术的苗子!薛宰相看到这个没有内力,但是招式倒是新奇且有攻击性,这让薛宰相对苏冉冉更加好奇了。

    薛宰相轻轻呼出一口气,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此人歹毒异常,作恶多端,不顾民间疾苦,欺压百姓,令王家村的百姓民不聊生,撤去其常守一职,流放孤获塔,永世不得反国!没收其全部家财,分发给王家村百姓!”听到薛宰相的这样的宣布,孤获塔!谁人不知啊!常年阴湿天气,却是寸草不生,去哪里就等于去死,康长青死灰般的脸色,已经是瘫软。

    “至于康太守,对犯人知情不报,反而包庇,罪不可诉,即日起撤去太守一职,没收全部家产!关押服劳役三年!”康仁怀命是保住了,真不该为了这小子丢掉乌纱帽,还丢掉了几十年的积蓄啊!真是上辈子作了孽,才会出这样的祸,只是,康仁怀怨恨的可不是他那不争气的侄子,他怨恨的是坐在上位的薛宰相!但是处在这样的局势,不得不低头谢谢他的宽宏大量。这个老狐狸,到后来却是个很大的祸害啊!

    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柳氏一行人感激涕零的谢了薛宰相,特别是柳氏,对苏冉冉更是感激的恨不得磕几个响头,但是被苏冉冉拦下了。案情结束,王家村的人也已经回去了,苏冉冉也想着是时候离开了,便踢脚往外走。

    “请留步!”看到苏冉冉转身准备离开,薛宰相十分焦急的挽留。“你的伤口还未处理,如果不尽快上药,恐怕会留疤。”

    “谢谢宰相大人的关怀,一点小伤不就不劳烦大人挂念了,小的就先告辞了。”苏冉冉做了一个揖,朗朗道。

    “那怎么行!你如此为百姓着想,又心有良策,如若这般让你离开,倒是让我心里难安了。”薛宰相苦苦想留。“如若不嫌弃,在本官府上当门生如何?每月俸禄,食宿府中提供,而且你可以自由出入宰相府。”在苏冉冉看来并不是很好的条件,倒是让随时伺候在宰相旁边的人频频侧目了还几次!这可是天大的殊荣了,自由出入宰相府!那不就相当于把他当做自己人了么?

    苏冉冉心里想想,自己现在还是逃生之人,如若得到宰相的庇护,自己又得到赏识,在宰相府也有收入,这倒是一件很不错的交易,于是说道:“谢宰相的看重,那小的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看到成功留下收入,薛宰相也就放心了,命人前去请了郎中回来,帮忙处理了苏冉冉的伤口。(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