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婢女【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01 14:45 | 3294字【收藏本书
    决定跟着宰相后,苏冉冉也是有史以来最放松的一次,但是,对别人还是有一定的警惕的。

    郎中给苏冉冉包扎好之后,写了方子就告退了。看到天也不早了,便不好打扰苏冉冉休息,便也告退了。只是心中的疑问没有解决,这漫漫长夜怕又是难眠了。

    “唉!蝉儿,她会是咱们的女儿珺瑶么?”他胸口会有那胎记么?怎样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女儿呢!薛宰相惆怅的看着天上,心情抑郁不已。

    突然心生一计,喊道

    “东陵一!”

    “是!主人!”那叫东陵一的随从从暗处现身答道,薛宰相伏在东陵一耳边吩咐道,然后一个人低低笑出了声。

    听完宰相的吩咐,东陵一退出了房间,很快召集到了从天都带过来的所有婢女。东陵一原本长相就俊美,又深的宰相重用,在宰相府很是得到这些小婢女的青睐,这听说东陵一在召集自己,各个都关心雀跃的放下手中的活计,赶了过来。

    东陵一一个人一个人的看过去,这些能够进宰相府的婢女,天资都不差,扫了一眼,东陵一便把里头最出众的婢女挑了出来,让其他的婢女各自散了,带着那个叫做乐巧巧的丫头往苏冉冉的住处去了。那乐巧巧自是激动的脸颊绯红,有些羞涩的跟着东陵一走,其他没有选上的婢女又是嫉妒又是羡慕。

    苏冉冉因为一直在外走动,今天又是得到了宰相这么好的待遇,,早就困怠不已,早早就和衣躺下了。东陵一把乐巧巧带到苏冉冉的住处,院外就把所有的事情交代了,原本以为东陵一会对自己做点什么的乐巧巧,听到这样的任务后,既是酸涩又是无奈,因为是宰相吩咐的,所以不得不从。心爱的男子让自己去伺候别的男人!还是今天奉茶时见过的那个瘦弱矮小的家伙!乐巧巧心里愤愤不平,但是宰相对自己恩重如山,恩人有事哪有不帮的道理,于是收拾已经掉进谷底的心情推开了苏冉冉的房门。

    乐巧巧小心翼翼的进了那门,又慢慢关上,看到那个人站在外间,没有离开的意思,如果一会儿要是真的出现个什么情况,他肯定会过来就自己的,这样想着,乐巧巧心里也就安定了不少。深深呼出一口气,慢慢摸向熟睡中的人。

    苏冉冉就算是很累,睡眠也是极浅的,加上常年对人的不信任,总是不自觉的保持警惕,早在那门门想起来的时候就知道有人进来了,仔细听听那声音,不像是有武功之人,心下也正疑惑着,就感到有人掀开了自己的被子。

    苏冉冉没等那人下一步动作,直接一抓就把人给压在了身下,两手死死的抵在那人的脖子上。乐巧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愣愣了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苏冉冉也是不解,看着装扮应该是个婢女,这大半夜的爬上自己的床是几个意思?两人都傻看着对方。

    还是乐巧巧反应过来,自己的身前正被人用手臂压着呢!先是一愣然后就爆发了一声巨大的尖叫声。

    “啊!”

    奈何自己抵不过身上的人儿力气,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听到尖叫后的东陵一并没有如乐巧巧想的那样如期赶来救自己,看了看那窗户上一动不动的影子,乐巧巧在心里唾骂了一顿。

    “谁派你来的?”苏冉冉冷眼问道,这个毫不会武功,但是嗓门功夫不错的家伙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你个流氓!人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你就轻薄我!你说怎么办,我以后还怎么见人?”乐巧巧看到苏冉冉依旧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又一顿哀嚎。

    “说!”苏冉冉皱皱眉头,不悦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轻薄我不说!还凶我!亏得宰相还待你如贵宾,原来也是个下作的东西!放开我!”乐巧巧不满的说道。这个被宰相给予很大特权的人,早就在下人那里传开了。

    苏冉冉听到是宰相的人,一松手,离开了乐巧巧,但是还是很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

    “一个黄花大闺女半夜不睡觉跑到被主家视为贵宾的房里,还爬上贵宾的床,你又是何意?”苏冉冉反驳道。

    “我!我!”乐巧巧还想说什么,却被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

    苏冉冉来到门边,打开房门,冷冷的看着来人。

    “苏公子,请问出了何事?”东陵一像是不知情的人,一脸漠然的问道。

    “无事,就是有些人晚上闲的无聊,就偷偷来我房里看看。”苏冉冉淡淡的嘲讽道。

    “苏公子相貌堂堂,又是得到主人赏识之人,自是有人仰慕,这个小婢女就交个我,自有家法伺候。”听到眼前那个冷冰冰的人说出自己长的俊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全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小小的恶寒了一下,这样严肃的人,真的不适合夸赞别人啊。

    “你们的家事,自是有你们家主做主。”苏冉冉冷眼看着他们把那丫头带走,原本还叽里呱啦抗议个不停的乐巧巧,东陵一在她腰部轻轻一点,便说明话都不出来了。

    待他们走后,苏冉冉很无语的看到了这么一场闹剧,终于是身心俱惫,躺着睡下了,倒是一夜无梦。

    只是第二天早上就有一件事情让人很头疼了,昨晚闹贵宾房的事情已经不知道怎么的就传了出去,众人对乐巧巧那是指指点点,笑料不断,乐巧巧哭哭啼啼的找到东陵一,东陵一也是不冷不热的不作回答。薛宰相一早上起来就问东陵一,结果没有出来,倒是让一个丫头闹翻了天。

    薛宰相撸着他那油亮的胡须,转念想了想便又吩咐道:“就让乐巧巧那丫头随身伺候苏公子了,交代好乐巧巧要调查的事情!”

    “是”东陵一领命出去了。

    刚刚醒过来的苏冉冉狠狠的打了两个喷嚏,心想,谁又在算计自己了,果不其然!在下人穿报说宰相请自己前去用餐,早餐刚吃的一般,就看到东陵一领着不情不愿的乐巧巧上来了。

    “这个丫头思慕苏公子,但是又碍于女子身份,昨晚的行为倒是让苏公子见笑了,老夫估摸着你身边也没有个人照顾,这天都离这洛河城也有半个月的路程,身边有个人照应也是很好的。既然着丫头已经和公子有了肌肤之亲,那就收下吧,就算老夫赠与苏公子的了。”说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使了个眼色给乐巧巧,乐巧巧不情不愿的上来就跪拜,说道。

    “望君怜惜”

    原本想要拒绝的苏冉冉看到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了,再是推辞,都没有借口了,很明显看出来他们是想在自己身边安个眼线。这样想着,既然不会对自己有害,那何乐而不为呢,也就接受了这个丫头。

    吃完早餐,便领着那乐巧巧回了住处。受了命的乐巧巧知道自己还有机会远离这个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公子,又得到了宰相的保证,而且事情搞成功后还有报酬,又想到昨晚的情形,那样子了,他都没对自己怎么样,那今后这个人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咯,天生乐观派的乐巧巧也就欣然接受宰相亲自委托的任务,暂时忘记那个令自己讨厌的东陵一。

    苏冉冉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而且自己又是隐瞒了女儿身,如若是让这个大大咧咧的丫头知道了,这不出一刻钟,满府的人都会知道了,想想自己接受这个丫头会不会是个祸害啊?要是让宰相知道了,这会不会给自己扣个欺诈的罪名啊?想想自己被送上断头台的场景,苏冉冉一个激灵。

    看到苏冉冉发呆,乐巧巧也是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宰相说,只要是苏公子身上不同寻常的地方都要上报,特别是要确定胸口上是不是又一块红色的胎记,且不可一外人说。东陵一告诉她的也就就是这么多,至于苏冉冉是否为女儿身,一点都没有透露给乐巧巧。

    所以当听到要看到胸口处的胎记时,对于一个女子来说,看到一个男子洗浴绝对不是良家少女所为,但是,乐巧巧是伺候主子洗澡的婢女,早就对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看惯了主子洗澡更衣,更不用说是这个干瘪的小子了。所以乐巧巧对自己的任务很是有信心,但是她不知道,苏冉冉是不会让人伺候着洗浴的,就算是在前世富裕的家庭里,也从不会允许别人给自己洗澡。

    两个人各自怀着心事,一晃又是晌午了。

    乐巧巧精心策划者,拿了杯茶水说是要递给刚刚换了药还躺在床上的苏冉冉,假装一个不注意,把水给撒在苏冉冉身上了,苏冉冉原本已经伸出去接茶杯的手,空再那里,很无语怎么会有这样的丫头!

    “啊呀!对不起!苏公子,女婢莽撞了,这就给你拿衣物过来换洗”然后一溜烟的跑到旁边拿起已经准备好的衣衫,就要伸手解开苏冉冉身上的衣物。

    苏冉冉嘴角抽动了下,用手使劲一甩,啪一声,把伸过来的手打开了。乐巧巧没想到会被拒绝,苏冉冉也没想到,着丫头竟然直接扒自己的衣服!两人陷入尴尬之中。良久,苏冉冉咳了一下,说道:“下去吧,我自己换!”

    乐巧巧哪里肯依,稍微一会儿便也脸色正常,说道:“还是女婢来吧,如果传到外人耳里,又怕是说乐巧巧伺候不好主子了。”

    “我不会跟人说起,你也不必坚持,去端点吃的过来,我饿了。”简单的说着,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乐巧巧拧不过也就放弃自己这个计划了,不怕,还有计划二,计划三呢!哈哈。就不信自己查不出来!乐巧巧这样想着,心里又开始洋洋得意起来。(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