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遇刺【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01 14:46 | 3200字【收藏本书
    洛河城是薛宰相巡视的最后一程,所以在新的官员到任后,也就开始准备回天都的各项事宜了。在洛河城的薛宰相暂住的别院里休息了几日,伤口也恢复的差不多,便定在三日后启程回天都。众人听说要结束这苦行僧般的生活,各个都神采奕奕的期盼着回去之日的来临。

    乐巧巧每天都会“不小心的”把各种东西往苏冉冉身上泼,每次都想替苏冉冉换下,可是每次有被苏冉冉及时制止了。

    终于返回天都的日子到了,一大早上,下人们准备妥当后,一行人开始北上。原本宰相想着着跟苏冉冉同乘一辆马车的,但是苏冉冉拒绝了,这一行为又是把众人惊的下巴快掉地上了,和宰相同乘一车,这可是殊荣啊,这小子怎么如此不知好歹,三番五次拒绝自家宰相!其实苏冉冉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跟一个不想熟悉的人面对面的坐在一个空间了,不说话,那不得尴尬死,还不如骑马来的自在。

    薛宰相拗不过,也就不勉强了,苏冉冉高高兴兴的骑在下人为自己准备的马车上,乐巧巧却是被安排到了车队后面下人的马车里了。

    一行人慢悠悠的走在管道上,因为是要回天都,也就没有之前那么的隐蔽了,众人走走歇歇,欣赏周边的美景,偶尔答上宰相的几句询问。听得下人说,这回那天都得要半个月的时间,这洛河城地处沣启王朝国土的西南方,天都地处中央地带,两地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很近,这要在马上呆一个月,苏冉冉一肚子的苦水。

    随时伺候在宰相身边的东陵一,一直骑马跟在宰相马车边上,但是眼睛却是不停的盯着走在自己前面的苏冉冉身上,这个家伙到底是何来历,竟然引起主人这么大的兴趣,而且身上的功夫应该不差,但是招式怪异,丝毫没有内力可言,但是对于近身搏斗却是极有效果的。越想越是觉得这个寡言的苏冉冉深不可测。

    薛宰相也一直在试探,可是苏冉冉警惕性太高,每次都无功而返,有几次倒是被回的哑口无言,这个尖牙利嘴的家伙!倒是挺合自己胃口的,若是自己的骨肉,那真是上天保佑,如若不是,这样的人才,留在府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总而言之,就是不放走这个璞玉!薛宰相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一脸笑意盈盈。

    这次回去是取得近道,行走了大半个月后,终于是接近了那传说中的气势辉煌的帝都!只是到了距离天都还有半天路程,且这天眼看着就要暗下来了,宰相也是突然来的兴致,说是想在白玉山歇息,命令众人停下,今晚在这停留一晚!下人们没有怨言,只要自己家老爷喜欢就好,于是纷纷散开,做自己的活去了,不到一刻钟,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妥当,五个帐篷搭了起来,中间最大那个当然是薛宰相的,旁边那个白色的包就是苏冉冉的了,其余的几个分别是婢女和将士们的住处。

    白玉山,乃沣启王朝的名山,每次皇帝登基都会到此山登高祭天,如若这天下有不太平之事,也会有专人过来为百姓祈福。苏冉冉一行人 ,扎在山脚,但是那里的风景美不胜收,夕阳斜斜的从那头照射过来,就像几万缕金丝,白玉山腰上是薄薄的雾气,更是衬得墨色的山岱扑朔迷离。扎营的旁边是一天缓慢流动的小溪水,没有任何杂质的颜色,就感觉这时间的所有仇恨都融在水里,化作雾气,慢慢消散了。

    苏冉冉深深的吸着这大自然的空气,然后呼出胸腔里的浊气,到也是轻松了很多。

    “沣启王朝山水奇特,富于变化,这白玉山,却是最有代表性的了。老夫当年年偶有机会四处走走,许是这跟扎在这天都,倒是觉得这白玉山独一无二,没有其他的山比得上她了。”薛宰相从上任身后走来,声音低沉的说道。

    “大人您说的是,世人都追求死后能够落叶归根,又何况生着的人,纵然外界珍宝奇异万千,就算只是粗茶淡饭,贫苦生活,心中还是会惦念。”苏冉冉也被勾起了脑海里最深的回忆,不禁怆然道。

    薛宰相看着这个小小年纪,心态却是像个经历过无数风云的老者,这样的心态,倒是和自己有那么多的相似之处。这孩子是过着怎样的生活,才会有如此之感啊,怕他的经历是无人能忍受的。心里这样想着,看向苏冉冉的眼神里却是多了怜惜。

    两个人还在缅怀,下人传报说晚宴已经准备好,两人这才收拾心情,笑着相邀向石桌走去。原本就是有伤在身,薛宰相也一直在观察,所以也就没有喝酒了,谈笑着吃了一会儿,苏冉冉便告辞离开了。薛宰相给苏冉冉妇人感觉,就行是前世父亲给自己的那种感觉,刚才如若不是自己狠狠忍住,怕早就哭成泪人儿了。

    薛宰相看着这个没有女子作态,甚至有些侠士之风的苏冉冉,心下也是一沉,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女子,希望又是渺茫了一点。

    “唉”薛宰相轻轻的叹了口气。

    夜,很快便降临了,因为是靠近天都,众人又是赶了很久的路程,警惕性放松了,都趴着睡着了。

    突然,还陷在回忆中不能自拔,无法入睡的苏冉冉,听到隔壁传来悉悉索索,有东西踩在草地上的声音传来。刚开始以为是有什么猛兽过来,但是走了那么久,而且这里是靠近天都之地,哪里会有什么猛兽,这个怕是一些鼠辈了。想到在这里,苏冉冉悄悄起身,趴在帐篷边上,借着月色隔着缝隙往外看,果不其然!五个影子迅速靠近中间薛宰相的帐篷,铮亮的剑,在月光的反射下,散发着冷冷的白光。

    其中一个像是领头的人,用手示意,做了安排之后,五个人各自散开,目标是把那宰相的帐篷包围起来。

    突然,一个将士打着呵欠从自己的帐篷里出来,迷糊糊的走到一旁准备小解,黑影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但是下一秒,领头的一个眼神就让最靠近那将士的黑衣人过去,干脆利落的捂住嘴巴,然后一刀抹在了将士的脖子上,看着瘫软的尸体滑落下去,苏冉冉赶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下一秒自己尖叫出来。

    杀了那个无辜的将士后,又慢慢的靠近宰相的帐篷,苏冉冉心道不好!也不顾的多少,就喊道:“抓刺客!”

    一声高喝响起,开始有的人还觉得吵,但是后来反应过来是有刺客之后,顾不得什么就起身出来。而在声音响起之后几秒钟,那黑影身形一顿,三人迅速翻开帐篷的门帘,另外两个人向三人靠近。三人知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自己那点功夫哪里斗得过这提着长剑又看起来十分凶残的人。刚觉得自己鲁莽的时候,刚进去的三个人扶着一个人迅速退了出来,接着,东陵一从帐篷里提着沾满血液的剑,如修罗般用剑指着着连连倒退的人。

    “谁派你们来的?”东陵一冷声喝道。

    “哈哈......果然有只好狗呢!主人真是想的周到了,哈哈哈!”没说完,东陵一身后就传来帐篷破裂的声音,所有的人都是一惊,苏冉冉心想,坏事了!

    果不其然,刚想反回去的东陵一被剩下的没有受伤的黑衣人困住了,哪里还有分身的能力去救宰相,苏冉冉看到没有人阻碍自己了,一个转身就往宰相的帐篷奔去。

    宰相虽说是个文官,可也是有几招防身的招数的,那从后面破棚而入的刺客虽说是高手,逼得宰相不断后退,最后抵在帐篷边上,奋力抵抗着。

    苏冉冉一进去,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二话不说就拿起身边的器具砸了过去,现在要的是拖住时间,等东陵一进来,那刺客漂了眼苏冉冉,看到瘦瘦弱弱的苏冉冉,嘴角不屑的一哼,根本就不理会苏冉冉。可是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小子,力气倒是不小,刚一板凳过来,硬是让那刺客踉跄了下,原来是自己轻敌了,转眼凶狠的把板凳甩了回去,苏冉冉躲闪不及,摔在了地上,薛宰相看到苏冉冉向后倒去,一分心,倒是让那刺客抓了空隙,提剑就想薛宰相刺去!苏冉冉着急,顾不上受伤摔伤的还在流血的伤口,飞身一扑,替宰相挡下了那一剑。与此同时,外面的将士已经制住了刺客,东陵一一得脱身就闪身进了帐篷,看到的就是那刺在苏冉冉肩胛处的长剑,一声怒吼!直接将那刺客劈成两半了。

    血止不住的往外流,苏冉冉却感觉不到疼痛,只是那被刚刚举起火把让眼睛花了,薛城看着这个奋不顾身过来替自己当下一剑的苏冉冉,眼神狠戾道:“查出幕后指使者!”

    “是”东陵一看了看宰相抱住的苏冉冉,领命出去了。

    薛城知道耽搁不得,喝道:“蔡军医速速上前!赶紧诊治!”

    那个姓蔡的军医模样的人疾步上前,查看了伤势,做了简单的处理,对宰相说道:“已刺穿肩骨,眼下只有回城后才能拔出这长剑了。”

    “赶紧备马!回城!”薛宰相厉声吩咐道,抱着这个瘦小的人儿就往外跑去,马车准备好了,乐巧巧,军医随行,宰相心下急切,更是留在了车内,让一个将士赶马,连夜向天都赶去。(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