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假如光阴是伤【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01 16:17 | 3019字【收藏本书
    “十三街最大的地主丰林奂罹难后,其手下的科技集团丰氏企业被他的养子接手。现在的总裁韩承精明睿智,短短一年的时间把集团上市。就在昨天,韩承把集团名改为‘修承’,其用意让人浮想翩翩,那一年前的事情……”

    一大早,本地的记着就把集团所在的帝国大厦堵了个水泄不通。这是十三街有史以来,最轰动的一个事情,除了一年前的那个……

    但是记者扑了个空,修承包括总裁外,总经理也不在公司里。

    没办法,他们只能悻悻离开。

    而另一边酒店的总统套房内,一个男人背对着光,坐在藤椅上。右手端着一杯咖啡,正缓缓冒着热气。纤长的睫毛荡起一片光晕,眼神却像落入了无底深渊,那么的死寂黯淡。

    男人努动了下干涩的双唇,困乏的皱了几下眉头,右手小指习惯性揉着太阳穴。转头看了眼还在熟睡的女人,长发,似乎长得蛮好看。

    他似乎有脸盲症,特别对于长发锥子脸的女人。

    使劲揉了下酸痛的太阳穴,缓缓喝了口咖啡。苦涩,袭上心头。

    “早安。”

    女人淡淡的说。

    男人叼着没点燃的眼,略微的侧身瞥了她一眼,低沉的鼻音算是回应。

    他一向如此。

    “亲爱的,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女人娇嗔的说着。

    男人没有理会,今天是周末,他的私人时间。

    穿衣服的手被女人拉住,她的动作很轻柔。

    “干什么急着要走?”

    女人故意提高了一个分贝。

    男人习惯性努着嘴唇,鹰眸中充斥着不耐烦。

    他想要走的话,谁也不能阻止他去找他!

    见男人不吭声,女人下床走到了他面前。凝视着他的眉眼,发觉格外的好看。

    他有着宽厚的胸膛,这也是他国外留学生活唯一的收获。除此以外,只有无尽的痛苦和自责。

    他留着干练的黑色短发,浓眉,单眼皮的大眼睛略显浮肿,失去了往日的光泽。高挺的鼻梁,单薄的唇上叼着烟。也许是这些天的忙碌,他的眼中充满了血丝。

    “怎么不说话呢,昨晚还甜言蜜语呢。“

    男人幽幽看了眼女人,拿过打火机点燃了烟。重重了吸了一口后,惬意的吐着烟圈。

    “就陪人家一天好了?”

    女人故作委婉的说,双眼中充满了贪婪。

    抓了几下杂乱的短发,低头冷视环绕自己的女人。突然,扬起嘴角,眸也随之闪烁了一下。这就是他的笑,脸上不曾有多变化。

    “你是意犹未尽吗?”

    女人不假思索的点头,又突然摇头,最后装出单纯的嘴脸。

    悠闲的吐着烟圈,打量着女人。她的样子不俗,有点她的影子。

    但那一年前的事情,已经毁灭了一切!

    手机突然响起,是他调好的闹钟,每个周末的早晨9点,提醒他去找他。

    冷冷的看了眼女人,从她的束缚中出来,拿起衣服,自顾自穿上。

    女人有些抓狂,自己怎么说也是夜店女王。眼前这个男人,和昨晚的那个判若两人。她胡乱抚摸了下长发,猜想他是不是人格分裂。自己这个绝世佳人都送上门服务了,他却故作姿态的拒绝。

    白色的衬衫随意一套,拿起外套斜视着女人。

    这时女人才看清男人的脸,太过完美的五官,让天下女人都嫉妒的肌肤,似乎吹弹可破。要不是接触,她会怀疑他是不是女的?

    烟已经燃烧到尽头,男人也有了要走的意思。

    “要走也可以,可是我还不知道你是谁?”

    女人像是在争取最后的尊严。

    男人可笑的抚摸了下眉头,觉得可悲。

    完全不认识的两个人,不知道对方的一切,却成了亲密无间的好伴侣。

    在他弯腰穿鞋的时候,女人如饿虎扑羊般扑了过去。

    男人没有给她一点机会,抓住她的手腕,眼中的不耐烦在剧增。

    “你——”

    女人本是柔弱的生物,眼中开始闪烁着泪光。

    男人犹豫了一下,放开她后迅速向门口走去。

    门口,男人停住了脚步。微微侧身,浅浅的瞟了眼女人。

    “韩承——”

    他的声音带着磁性,慵懒的像一只猫。

    开门,关门,留下一个大震撼给女人……

    酒店的大门口,停着一辆银灰色的高级轿车。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倚靠在车窗上喝着牛奶。他戴着黑色的墨镜,抬眸看着酒店的旋转门,掐算着他出来的时间。

    随着酒店大堂的轰动,男人愉悦的咧开嘴角。起身把牛奶瓶扔到垃圾桶,墨镜后是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

    韩承非常淡定的从万千注视中走了出来,他习惯了少女老女爱意泛滥的脸,和那情不自禁的惊叹声。

    只不过,光脚走在地上,有点凉。

    “总裁。”

    男人刚刚放大的嘴角,被韩承一瞪后,立马合拢。乖巧的打开车门,让韩承进去后,自己立刻上车,启动了车子。

    车内,韩承把西装外套扔到后座,揉搓了下松弛的脸,为自己点上一支烟。

    男人急忙下滑车窗,他不抽烟不喝酒。他很敬爱自己的总裁,觉得他是世上最完美的男人。唯一一点,假设他戒烟。

    看见男人这副狼狈的嘴脸,韩承看了眼手中的眼,眼神突然沉淀了下来。一年前,他不碰烟。只是那场变故……

    小心的打量着韩承的脸色,猜想自己昨晚找的那个女人,他是不是会满意?

    “总裁,我……”

    “浩——”

    男人的手一抖,心凉了一半。

    一味的憨笑和点头后,韩承沉重的叹了口气,掐灭了烟头。

    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半年前再次相遇。他叫浩云,一个微笑打败阳光的少年。

    “那个女人,哪里找的?”

    浩云眼珠子飞快的转动了几下,想帮那个女人找个冠冕堂皇的职业。一看韩承的鹰眸正不温不火的盯着自己,不由泄了气。

    “好吧,她是我在路边遇到的——”

    韩承见怪不怪的抖了下眉头。每次喝醉醒来,身边都会躺着一个女人。浩云这个兄弟不错,什么女人都往他床上扔。

    “不过那个女人不错呀,前凸后翘,肤白貌美……话说又到周末了,这次总裁想给他什么惊喜?”

    韩承努了努嘴唇,脑袋抵在窗户上,眼皮微微垮下。

    浩云不忍看见他这么失落的样子,却无力阻止他的悲伤。

    “总裁,都过去一年了,为什么还是不能放下?”

    “嗯哼?”

    浩云无奈浅笑,韩承习惯用这两个字当作挡箭牌。从认识他的那天起,每次韩承不想回答或者不愿面对的时候,他都会用这两个鼻音回答。

    开往郊外别墅的路上,他们没有再说话。即便窗外阳光明媚,可他已经习惯了躲在阴暗角落里……

    一栋黑白相间的别墅,比阳光更明媚,让人心旷神怡。这里是韩承的家,虽然他平时住在集团附近的公寓里。

    随着汽笛的响起,铁门缓缓打开,浩云驾驶着车子长驱直入,稳当的停在了别墅门口。

    保姆张姨是个年过六十的老人,习惯了周末迎接韩承和浩云的到来,因此她还准备好了他们喜欢吃的午餐。

    浩云首先下车,帮韩承拿来拖鞋。

    穿上后,韩承看着二楼的方向,眼神变得无比温柔。

    “他在房间里吗?”

    “任少一直在。”

    其实他已经不能去哪里,可韩承每次都会问上那么一句。

    没有丝毫的犹豫,韩承放开步伐向楼上跑去。到了二楼后,他反而放慢了步伐,轻轻的,不想打扰到他。

    依旧是那个房间,走廊的尽头,阳光最充足的地方。

    轻手轻脚的靠近,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房间内是一片白,白色的墙壁和白色的窗帘。而床上那个还在酣睡的少年,纯净的不像这个世间的。

    他穿着白色的衣服,躺在白色的床上,过于白的脸,有点病态。

    韩承站在床边,眸中充斥着淡淡的哀伤。

    凝视着床上少年的脸,那么恬静,那么天真无邪,突然释怀的扬起嘴角。

    一年了,他从没笑过。除了他,没人能让他一笑。

    突然,韩承侧身瞥了眼门口,脸一下子阴了下来。

    浩云自知被发现了,干脆走了进去,站在韩承的身边憨笑。

    “总裁,我好奇你每次来,都在任少的房间呆很久。任少习惯了白天睡觉,晚上起来,他——”

    被韩承一记眼刀盯得透不过气。

    “总裁,张姨说饭菜好了,我们先去吃吧。”

    韩承淡淡的看了浩云一眼,转身继续看着床上的少年。

    只见韩承突然眉头一皱,伸出干净纤长的右手,缓缓向少年伸去——

    浩云屏住呼吸,惊讶的瞪大双眼,难道……

    韩承迅速转身,在浩云的肩头拍了一下。

    “他是时候该理发了。”

    说完直接下了楼。

    良久,浩云像泄气的皮球般坐到了床上,揉着因过度紧张而紧绷的脸,无意间瞥见少年的酣睡的脸,不由浅浅一笑。

    “头发是有点长了,回想上一次,好像是总裁亲自操刀剪的……”

    这个叫做璀璨的别墅,埋葬了太多的秘密……(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