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02 15:54 | 2036字【收藏本书
    “司徒小兄弟这话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不过现在的问题就是因为我们打不过国际联盟啊。”赵文说道。

    “不,其实我们已经陷入到了一个很大的误区里面,我们之前想的都是打败他们,可是你们想过没有,我们就是打败了他们一次,他们还会再派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来说根本就不可能打败他们。我们虽然打不过他们但是拖住他们还是可以的,这样一来就是四大黑帮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吧,不过我们这个度一定要把握好,比如说我们必须要将他们拖住的同时显得游刃有余,这样他们才没有那个机会入驻sh,当然必要的伪装还是需要的,所以重要的就是把握这个度。”我冷静的说道,这个想法我已经想了很久了,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说出来,现在有这样的机会我怎么会放过呢?果然就像我猜的那样,他们在听完我说的话之后都陷入了沉思。

    “司徒小兄弟的想法很好,不过就是有一点,现在的sh势力实在是太分散了,虽然现在政府已经放弃了对我们黑道的监管但是就是这样我们想要拖住他们还是有些困难的,毕竟我们不知道下面的各位是怎么想的,谁知道他们当中有哪个和国外的势力有所联络呢?我们现在在明面上的生意或多或少的都和国外的势力有所联系,所以对于这一点我们还是要想办法的。”赵文看样子对于这件事也是有所考虑的,不然也不会这样说了。

    “赵老弟说的我也考虑过,但是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不过这个想法是司徒小兄弟想出来的,想必司徒小兄弟肯定是有办法的吧,司徒小兄弟就说说吧。”果然是老狐狸,什么都不吃亏,我刚才这样说他们肯定已经想到方法了,可还是要我来做这个替死鬼,妈的,真当老子好欺负啊。

    “呵呵,南宫帮主开玩笑了,我也不过就是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罢了,这还是我费了一个多月才想出来的。南宫帮主实在是太抬举我了,我真的没有办法,反正办法我是想了,剩下的就看大家的了,这个sh也不是我的,那是我们大家的,所以,呵呵。”话不用说的太明白,如果我把什么都说出来那不就是说他们都听我的吗,这样的话在座的恐怕没有人会同意吧,只怕我们今天回去了明天就会被他们给消灭掉吧。

    “既然这样我们总不能难为司徒小兄弟,给位老大,你们有什么想法吗?”南宫煌终于是说了句人话,妈的,你几十岁的人了,难为我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你也真好意思。

    “呵呵,很久都没有见过南宫煌这家伙吃瘪了,司徒小兄弟果然好手段啊。”忘了说了,在我旁边坐着的就是赵文赵老大,没有想到我还没有和他打招呼呢他就先说话了,不过这个会议本身就透漏着奇怪,所以我也没有多想。

    “是吗,看来我还是很有面子的,不过,不知道赵帮主有什么好的想法没有?”这个注定是个得罪人的事情,不管你出什么样的主意到最后都会得罪一些人。

    “司徒小兄弟开玩笑了,我哪里有什么好的主意啊,哈哈。”赵文被我这话噎的不轻,这也算是报仇了吧。

    “呵呵,我刚才当然是开玩笑的,早就听说过赵帮主的大名,一直都想和赵帮主认识下,可惜没有人推荐,今天终于是见到真人了,一时激动不要见怪。”刚才不过是为了报仇而已,现在要是还这样说那我就真傻了。

    “司徒小兄弟太会说话了,我们还是听听南宫兄怎么说的吧。”总感觉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称兄道弟的不舒服,他的年龄做我爸都大,可是现在却要称兄道弟的真难受,这就是黑道啊,不看你的年龄大小,就看你的地位怎么样。

    “好的。”

    “各位既然不说那我就说好了,咱们sh也不是那么弱的就看我们怎么做了,这样好了,我们就学习国际联盟好了, 我们也建立一个联盟,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平时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只有在国际联盟进攻的时候我们才聚集在一起,不过为了保证我们的战斗力我们还是要约法三章的,第一,我们联盟内的都是兄弟,既然进来了那就是为了这件事奋斗的,所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个时候就要我们放弃我们之间的仇恨,什么事情都等到过去了再说,这个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大家应和着说道。

    ‘那好,第二条,我们既然是一个集体,那我们我们之间就会有盟主之类的存在,那么我们就要服从他们的安排,这一点也没有问题吧。“顿了顿南宫煌才继续说道”最后一个,也是最简单的,我们是一个整体,所以我们之间这段时间最好是不要发生什么矛盾,这就是我暂时想到的,如果有谁违反了这三条只有一个下场,我们在场的各位都是sh数得上的,到时候就等待我们的集体讨伐吧。“

    ”这个没有问题。“如果有谁被发现了到时候得力的还是我们在做的这几个人,傻子才会不答应,”那好,那这件事就这样定了,明天我就给下面的那些帮派发信息,聊了这么久大家也都累了吧,我在里面准备了吃的,大家和我过去吧。“说着南宫煌就站起来了,既然主人都这样说了,那我们还说什么,跟着主人走好了 。

    不过到了里面我们才知道什么叫做奢华,至于装饰什么的就不用说了,关键是这吃的和酒,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摆了一桌,至于酒白的统一的五粮液和茅台,红酒都是八二年的拉菲,这个可是正品,不是外面酒吧里面的假货,不过给这些人喝确实是浪费了,一个个的大老粗哪懂得这些啊。

    ”呵呵,大家不要客气,都坐吧。“南宫煌摆足了主人的风采,有些显摆的说道。(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