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找出凶手【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02 22:36 | 5128字【收藏本书
    “你也许没有觉得什么,可是林晓苏却是处心积虑的想要接近你呢,如果不是把她当做一个对手的话,我也就不用做这些事情了。”王晓天摇摇头,看来陈浩天倒是不太上心这件事情,那么看来林晓苏也是没有什么机会的。

    “我对这件事情没有兴趣,既然你已经承认了,那么我会让林晓苏处理你,毕竟她才是当事人。”陈浩天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

    “浩天学长,我是喜欢你的,你为什么从来都看不到我的存在呢?”王晓天似乎不死心的样子,仍然不依不饶地问道。

    “就这件事情而言,你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陈浩天一句话让王晓天也变得哑口无言了起来,没错,她是这样的人,又怎么配得到陈浩天的喜欢。

    于是王晓天也就任由陈浩天把她交给了林晓苏,而正好凌一笑也在那里,张帆帆自然也是跟着他们来到了医院里面。

    “晓苏,王晓天就是那天害你滑到的人,现在我把人交给你了,想要怎么处理都是你的事情了。”陈浩天淡然地笑着,本来这件事情也是因为他才发生的,如今找到了凶手,也算是对大家有了一个交代了。

    “为什么要这样做?”饶是林晓苏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她仍然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因为我喜欢浩天学长,所以我要得到浩天学长,你还是趁早放弃吧,浩天学长就算不是我的,也不会是你这样卑微的人可以拥有的。”王晓天趾高气扬地指着林晓苏。

    “你说什么?”凌一笑几乎都要揪住了王晓天的衣领,如果不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是个女孩子的话,那么他就已经动手了。

    “原来底气这么足,是因为有护花使者啊,可是你很可怜啊,林晓苏的心不在你的身上。”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王晓天一眼就可以看出了凌一笑的心思。

    “晓苏,你打算怎么处理她,不如把她交给警察局吧,让他们处理的话也许更好。”凌一笑恨恨地咬咬牙,他还不想给林晓苏这样大的压力,如果王晓天今天把他的心思全部说出来的话,那么无疑是给了林晓苏一种很大的压力。

    张帆帆和陈浩天也是点点头表示了赞同,既然敢做这样的事情,又出口伤人,也许移交警察局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用了,我们的街舞比赛还需要她,你们回去训练吧。”林晓苏却是摇头。

    “为什么?她对你做了这样过分的事情,怎么可以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她,而且这样的人,我们街舞社也是断断的不能要了。”张帆帆连连摆手,林晓苏这样的决定,她感到实在是不能接受。

    “不要在这里装什么好人了,既然事情已经被你们发现了,那么你们要怎么处理我都悉听尊便,不要以为这次放过我,我就会放过你。”王晓天不屑地对林晓苏嗤之以鼻,丝毫都不相信林晓苏会这样好心。

    “我的实力本就配不上浩天学长,如今你可以成为浩天学长的舞伴,倒是可以为我们街舞社争光,只是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有下次了。”林晓苏摇摇头,她感到很累,同样都是女孩子,她自然可以感受到王晓天心里面所想。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浩天学长不是你可以染指的。”王晓天似乎有些底气不足,明明人家已经那么的善良的饶过了自己。

    “既然晓苏都已经发话了,那么你走吧,这次的比赛就按照晓苏的意思,希望你真的可以帮助我们街舞社得到冠军。”陈浩天最后说道,毕竟他是学长,所以说话也是极为有分量的。

    王晓天也没有继续多说,感受到凌一笑冷冽的目光,王晓天觉得如果继续待下去的话,很有可能会对自己不利,还是见好就收吧。

    屋子里面再次因为王晓天的离去而陷入了沉默,倒是张帆帆主动打破了这样的沉默,“晓苏,不如我推你出去走走吧。”

    林晓苏点点头,这几天在病房里面待着也实在是闷的很,虽然说几个人常常都来看她,凌一笑更是除了上课和必要的处理事情之外都陪着她待在医院里面,可是她不能自由的活动,总是烦闷的很。

    “晓苏,如果是我的话就一定不会饶了那个女人的,她这么坏,留在我们街舞社也是一只臭鱼腥了一锅汤。”张帆帆愤愤地说道,可是她也就是埋怨一下而已,毕竟林晓苏这样决定了,她也没有否决的道理。

    “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我们都是一个学校的,她也是因为喜欢浩天学长才这样做的。”林晓苏像是早就料到了张帆帆有这样的反应一般,毕竟都是一个宿舍的,彼此的性格都非常了解了。

    “既然是你的决定,那么我也不会多加干涉了,不过我会告诉社长这件事情,看着王晓天我就烦。”张帆帆觉得这样的害群之马是不能留在街舞社的,她和社长的关系是一种很微妙的关系,两个人虽然是经常吵架,可是闫一晨也常常把一些重要的工作交给张帆帆,即使她还只是一个新人。

    “随意吧。”林晓苏无所谓地点点头,张帆帆和闫一晨的关系她也略有了解,总是觉得两个人好像欢喜冤家一样,“你和社长怎么样了?”

    “什么叫做我和社长怎么样了?那个家伙平时除了欺负我之外还能做什么?”提起闫一晨,张帆帆就气不打一处来,明明只是她的社长而已,平时要她做这做那的,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样子。

    “社长平时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只有对待你的时候才会不一样,你别以为我没有看出来。”林晓苏淡淡地笑着,她倒是很少看到张帆帆有这样惊慌失措的时候,于是决定继续逗逗她。

    “我看他就是找到一个可以欺负的人而已,仗着他是学长,而且又是街舞社的社长。”张帆帆想起闫一晨指使自己的样子就觉得特别不爽,明明她不是这样受人驱使的性格。

    “我倒是觉得你们很合适。”林晓苏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坏笑着看了看张帆帆。

    “我还觉得你和凌一笑很合适呢,你们青梅竹马,到哪儿去找凌一笑这么对你关怀备至的人啊。”张帆帆话锋一转,把话题引到了林晓苏的身上。

    “说什么呢,我和凌一笑是好朋友而已。”林晓苏不满地瞥了张帆帆一眼,这个丫头还真的是牙尖嘴利,这么快就说到了自己的身上。

    “我可不这么认为,你说他这么一个大忙人,你受伤了他忙前忙后的,甚至每天都陪在你身边,这样的情意如果不是喜欢你的话是什么?”张帆帆倒是没有真的察觉到凌一笑对林晓苏的心意,只是单纯的为了转移话题而已。

    “好了,不要再说这些事情了,带我到处走走吧。”林晓苏突然觉得心烦意乱了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才是最麻烦的事情,因为她的心里面已经有了陈浩天。

    大概是张帆帆这个丫头胡说八道吧,如果凌一笑真的喜欢自己的话,那么他为什么不说出来呢?林晓苏的心里面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也就渐渐的开始心安理得了起来,不过是因为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又在同一个学校,他照顾自己而已。

    心里面闪过陈浩天的身影,林晓苏的眼神又黯淡了几分,这次自己出了事,陈浩天也只是匆匆来过几回而已,作为一个朋友的话,这样的关心已经够了,可是林晓苏不满足于只是朋友而已。

    林晓苏和张帆帆在外面百无聊赖地转悠,而病房里面就只剩下陈浩天和凌一笑了,两个人本就是同一个院系的,同样两个优秀的人自然是听说过彼此,只是一直都没有正式的交流而已。

    “想不到这个世界还挺小的,早就很仰慕浩天学长了,这样的场合下见面我还真的没有想到。”凌一笑说的坦然,他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学长在街舞社里面,并且和林晓苏是舞伴,可是毕竟不是一个社团的,他也从来未曾干涉过林晓苏这样的行为。

    “不要这样说,你可是我们新闻系的未来之星,想不到你和晓苏是朋友。”陈浩天也没有往别的方面想,作为一名学长,他自然也是很关心学弟学妹的发展,只是最近他一直都忙着街舞社的事情,倒是忽略了和他们之间的交流。

    “这次晓苏受伤,想来给街舞社带来了很多麻烦,浩天学长不要介意才好。”凌一笑隐隐地把车停当做了一个竞争对手的样子,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林晓苏对陈浩天的感情不是简单的仰慕,至于是不是喜欢,他也说不清楚,只是防备一些就是了。

    “晓苏她本身很努力,只是这次她失望一些罢了,我们会努力赢得比赛的,晓苏这边,你就多安慰她一下。”陈浩天不置可否地笑笑,阳光的气息让凌一笑都为之失神。

    怪不得林晓苏对陈浩天情有独钟,他也的确有这样的魅力,凌一笑心里面暗暗地想着,如果不是因为林晓苏的原因,他应该会愿意和陈浩天成为很好的朋友。

    “多谢浩天学长一直以来的照顾了,以后可能还要麻烦浩天学长继续照顾晓苏。”凌一笑也是客气,俨然就把林晓苏当做自己的人一样,同时也是试探着陈浩天的反应。

    “当然了,不管是从林晓苏是我们街舞社的人,还是因为是你的朋友,我都会照顾她的。”陈浩天继续散发阳光的气息,倒是让凌一笑放下心来。

    也许是自己想的太多了,陈浩天从来都是这样的人,对每一个人都很好,林晓苏自然也不例外,如果他真的对林晓苏有什么意思的话,自己没有可能察觉不出来,倒是自己小气了。

    两个人继续谈了一会儿之后,陈浩天就离开了,毕竟学校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倒是凌一笑继续留下,他可不放心张帆帆走了之后,林晓苏一个人在医院里面。

    很快街舞大赛就如期举行了,在林晓苏的坚持下,到底王晓天还是参加了这个比赛,对此大家虽然有异议,可是比赛已经在眼前了,他们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培养一个新人,也就这样决定了。

    街舞社的表现果然没有让大家失望,捧着一个第一名的奖杯回来,张帆帆倒是第一时间告诉了林晓苏这个好消息。

    林晓苏自然很高兴,这样的喜悦也冲淡了她不能自己参加比赛的惆怅,好在已经赢了,那么陈浩天应该很高兴吧,毕竟他是副社长。

    庆功宴林晓苏也是没能参加,因为她的腿伤未愈,在凌一笑的坚持下,她也就乖乖的没有去。

    凌一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庆功宴上大家难保不会玩的很疯,林晓苏又是一个状况百出的人,她如今有伤,自己又怎么可能放心让她去参加庆功宴呢。

    林晓苏倒是觉得自己对这个比赛也没有多大的贡献,反而是拖了后腿的那一个,所以也就听了凌一笑的话留在了医院里面。

    张帆帆倒是个有义气的,她拖着闫一晨来到了医院里面,本来闫一晨要她陪着自己,可是张帆帆坚持来到医院,闫一晨也就只能陪着了。

    “你们不是在庆功宴上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林晓苏看到两个人出现的时候也是颇为惊讶。

    “在哪儿庆功都是一样的,而且这次的胜利你做了很大的贡献,所以我们社长说要来看看你呢。”张帆帆拽着闫一晨,本来闫一晨倒是没有想来,不过是因为张帆帆的原因而已。

    “是啊,事情我已经听说了,这次王晓天的确是做的很错,我已经和她说了,要她离开街舞社。”闫一晨也是经过大场面的人,这样的事情他自然可以应付的得心应手,而且他也是觉得应该来看看林晓苏,毕竟是他社团里面的人。

    “怎么处理都听社长的。”林晓苏点点头,若不是为了这次的比赛,她恐怕也不会这样大度,毕竟王晓天耽误了她的比赛,也让她错失了和陈浩天成为舞伴的机会。

    张帆帆和闫一晨在医院里面逗留了一会儿之后就告辞了,毕竟社团里面的人还在等着闫一晨,如果没有社长的话,那么这个庆功宴开的也不会有意思。

    在庆功宴上面大家喝的都有些昏昏沉沉的,大家都是借着酒精的劲儿开始肆意玩耍,就连不少平时矜持的女孩子也和自己心仪的男孩子互动起来。

    闫一晨作为这次庆功宴的主角之一,自然是被人灌了不少,本就酒量不太好的他很快就感到一阵晕乎乎的,连忙找了个借口拽着张帆帆出来了。

    “你怎么了?”张帆帆觉得闫一晨有些不对劲的样子,不禁有些担心。

    “帆帆,你是不是觉得我每天欺负你,我很坏?”闫一晨完全没有了从前严肃的样子,如果是别人看到他们的社长就这么坐在地上,眼神迷离的样子,恐怕一定会大跌眼镜的。

    “是啊。”张帆帆也没有多加掩饰,反正大家都喝酒了,说出实话也无所谓,今天就权当他不是社长吧。

    “我对别人不是这样的。”闫一晨继续笑着,让张帆帆也有了一瞬间的失神,这个严肃的社长平时的时候可是很难得见到他笑。

    “所以你就欺负我一个人。”张帆帆愤愤地给了闫一晨一拳,力度却是很轻。

    “因为我喜欢你啊,不知道怎么表达,就只能借着社长的名义欺负你了,我知道这样的方式很笨,甚至很有可能让你远离我,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喜欢你,所以,和我在一起吧。”闫一晨语无伦次地表达着自己的心意,平时思维严谨的街舞社社长根本没有了踪影。

    听到这样的表白,饶是平时以冷静著称的张帆帆也没有了主意,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林晓苏的话竟然成为了事实,这个冷面神闫一晨居然真的喜欢自己。

    “你是我的。”闫一晨见张帆帆没有反应,索性霸道地吻上了张帆帆的唇。

    “你个混蛋!”张帆帆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一使劲就把闫一晨推在了地上。

    “帆帆,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可是我的决心是不会变的,我喜欢你,我要和你在一起。”闫一晨这样的话倒是颇为符合他的风格,从来严肃的他都是雷厉风行的,这时候自然也不例外,只是酒壮怂人胆,他倒是有勇气把这话说出来。

    而张帆帆又岂是普通人,一向以女汉子自诩的她不可能就这样答应了闫一晨的表白,即使在张帆帆的内心里面,闫一晨如何欺负她,她都没有想过要离开闫一晨的魔爪。

    “你喝多了,我让人送你回去。”张帆帆扔下了一句话之后就转身走了。

    已经喝多的闫一晨自然没有办法追她,只能任由两个街舞社的社员来送他回宿舍,心里面也都是不甘。

    第二天的时候,闫一晨和张帆帆就在街舞社的教室里面见面了,毕竟都是街舞社的成员,他们不可能不见面的,但是谁也不能把昨天的事情当做没有发生一样。(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