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告白【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02 22:37 | 5110字【收藏本书
    他只是喝多了,昨天的事情应该不记得了,张帆帆心里面这样侥幸地想着,可是看到闫一晨的目光时,却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那样的人,应该没有可能不记得吧。

    很快社员们都陆陆续续的到了,这倒是让张帆帆缓解了尴尬,毕竟这样诡异的气氛实在是让张帆帆受不了。

    而闫一晨今天倒是一反常态的没有让张帆帆做这做那的,反倒是让张帆帆很不习惯了,果然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么,昨天自己把闫一晨推在了地上,这个家伙果然是会记仇的吧。

    还没有等张帆帆想的太多,闫一晨倒是召集了所有街舞社的人到了教室的前面,说是要宣布一件事情。

    “我,闫一晨,在这里宣布一件事情,张帆帆是我的女朋友!”闫一晨这句话一落地,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的眼光都立即投向了张帆帆。

    作为当事人,张帆帆倒是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本来以为闫一晨作为社长,应该是就比赛的事情发表一些看法才对,谁知道竟然成了告白了。

    慢着,张帆帆突然反应了过来,所谓告白不是对着自己么,看周围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就知道了。

    “帆帆,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我对你的心思的,不过谁也不许对张帆帆有其他的心思,不然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闫一晨恢复了严肃认真的样子,林晓苏的事情他也多多少少的了解,如果让张帆帆也发生了林晓苏那样的事情的话,他是绝对不允许的。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实际上闫一晨倒是没有如陈浩天一般受到女孩子的欢迎,因为闫一晨的性格一向严谨认真,而且不太懂得怜香惜玉,倒是陈浩天一直如春风一样温柔,而且阳光的气息很容易感染别人,所以大家也都是表示衷心的祝福。

    作为主角之一的张帆帆仍然是呆呆的没有什么反应,这是第一次她当众被人告白,她一直都是女汉子这样的性格,因此从小到大倒是没有什么异性在自己的身边,更不要说是告白了。

    所谓不要认为自己不好,万一真的有人瞎了眼呢,张帆帆认为闫一晨就是那个瞎了眼看到自己好的那种人。

    不过秉持着不要让自己社长难堪的原则,张帆帆并没有说什么,让大家也都默认他们在一起的事实,而实际上张帆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当众拒绝,也许林晓苏说的对,他们彼此之间是合适的。

    社团活动结束的时候,张帆帆逃一般地离开了活动的教室,避难一样地躲进了林晓苏的病房里面。

    看到张帆帆这样的表现,凌一笑也识趣地先出去了,女孩子之间总是有些秘密的,既然张帆帆来了,那么他也要回去处理一些学生会的事情了。

    “怎么了?”林晓苏诧异地看着慌张的张帆帆,她倒是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张帆帆。

    “闫一晨那个混蛋,我要宰了他!”张帆帆狠狠地磨着牙。

    “他又欺负你了?不是平时都习惯了么。”林晓苏对此倒是见怪不怪的。

    “他今天当众和我告白了。”张帆帆恨恨地说出了今天的事情,到现在她都还没有缓过来呢。

    “噗!”林晓苏刚刚喝进的一口水就被毫无形象的喷了出来,闫一晨那样严肃的人可以当面告白,而且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没有看到这样精彩的画面实在是太可惜了。

    “你还笑!”张帆帆瞪了林晓苏一眼,如果不是因为林晓苏是个病人的话,她早就下手了。

    “我是很难想象到那个画面嘛,不过你是怎么回应的?我早就说过你们很合适的。”林晓苏无辜地摊了摊手,假装正经地询问着。

    “我哪儿有细胞回应什么的,等到活动结束之后我就到这里来了。”张帆帆老实交代着,她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这件事情,闫一晨已经当众宣布了,那么所有人都会认为他们是已经在一起了,她倒是不觉得这会耽误她什么事儿,反正她一个女汉子,也不会有人和闫一晨一样瞎了眼看上她,可是张帆帆就是觉得很别扭。

    “我倒是觉得闫一晨是认真的,不然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林晓苏乐呵呵地分析着,张帆帆如果可以和闫一晨在一起,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认真你个头啊,平时觉得他不过是一只严肃的绵羊,想不到是只大灰狼。”张帆帆狠狠地咬了一口苹果,好像这个苹果就是闫一晨一样。

    “你自己心里一定是接受了他的,不然的话你怎么会这么纠结呢。”林晓苏觉得如此纠结的张帆帆真的是可爱极了,可是她们是好朋友,她还是要起到好朋友的作用的。

    “谁稀罕接受他。”张帆帆恶狠狠地继续咬着苹果。

    “那不然的话你不去街舞社啊,这样的话你们就没有什么机会见面了。”林晓苏觉得有必要让张帆帆认清自己的内心。

    “我才不会放弃街舞社。”听到林晓苏的话,张帆帆立刻否决了这样的提议。

    “帆帆,也许你现在认不清,可是你的内心里面实际上是离不开街舞社的,换句话说,你已经离不开我们的社长了。”林晓苏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外表强悍的张帆帆也是逃不过爱情的煎熬啊。

    “不说这件事儿了,烦死了,你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张帆帆使劲地摇摇头,好像要把这件事情从脑海里面摇出去一样。

    “过几天应该就可以了,凌一笑不让我这么早出院,实际上我早就没有事儿了。”林晓苏苦笑着,她倒是很少看到凌一笑这样的坚持。

    “人家那是紧张你。”张帆帆古怪精灵地一笑,似乎预谋着什么的样子。

    “管好你自己吧。”林晓苏自然知道她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一个星期之后,林晓苏终于出院了,这让她的心情无比的好,医院里面再怎么安静,也比不上外面的世界让人怀念。

    只是凌一笑还是时时刻刻地守在林晓苏的身边,就怕她一个不老实让自己的腿再出什么事儿,也是严禁她最近去街舞社。

    林晓苏知道凌一笑是为了她好,因此也只能点点头答应,虽然说不能看到陈浩天很是郁闷,好在还有打工的时候,林晓苏千辛万苦才把打工这个机会从凌一笑的手里面争取过来,照着凌一笑的意思,连打工最好都是不要去。

    终于见到了陈浩天的时候,林晓苏觉得自己的心脏又砰砰地剧烈跳动起来,几天不见,觉得陈浩天依然是魅力难挡。

    “你出院了,恭喜你。”陈浩天倒是对林晓苏的出现表示了一点儿惊讶。

    “是啊,在医院闷死了。”林晓苏耸耸肩,如果有可能的话,这辈子她再也不想要进医院了。

    “以后要小心些才好,走了一个王晓天,还可能有其他人的存在,这次的事情有我一部分的责任,真的很抱歉。”陈浩天也是略带着歉意,不过谁让他的魅力这么大呢,这样的事情本就无可避免的。

    “我知道了,浩天学长。”林晓苏乖巧地点点头,可以得到陈浩天的关心,她就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店里面粗重的活儿不要做,交给我就好了。”陈浩天倒是也有学长的样子,林晓苏的腿伤才刚刚好,他怎么可以让林晓苏做事呢。

    “谢谢浩天学长。”林晓苏笑开了花儿。

    林晓苏实际上很想要问陈浩天关于梅婷婷的事情,最近没有见到他和梅婷婷在一起,也不知道两个人的进展怎么样了,不是她不想问,只是每次看到陈浩天因为梅婷婷黯然神伤的样子,林晓苏都觉得很不忍心。

    罢了,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也许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在一起。

    这次林晓苏的想法是对的,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由于梅婷婷特意的忽略,陈浩天已经很久都没有和梅婷婷接触了。

    反而是梅婷婷和梁小刚的感情有所提升,这一切都要从画具的丢失开始说起。

    梅婷婷最近都因为她和梁小刚以及陈浩天的关系而魂不守舍的,所以在坐出租车的时候讲自己的画具丢在了出租车上。

    等到梅婷婷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辆出租车早就已经不见了,如果是平常的画具也就罢了,偏偏是自己用的最顺手的,是由意大利的画家亲手打制的一副画具,这让梅婷婷心急如焚。

    “不然我让意大利的画家再为你打制一副吧?”梁小刚试探性地说道,让意大利的画家再次亲手打制一副也许很困难,可是也是可以做到的事情。

    “我已经用习惯了那套画具,即使是他再次亲手打制出来一副,也不是原来的感觉了。”梅婷婷摇摇头,虽然梁小刚是好心,可是也解决不了这次的问题。

    “不然我们去出租车的公司到处问一下吧。”梁小刚提议道,虽然希望很渺小,可是起码是有希望的,也许真的有人把它送回去也说不定。

    于是梁小刚和梅婷婷开始去附近的出租车公司到处询问,可是每次得到的结果都让梅婷婷失望。

    “算了,我们不要找了,也许真的丢了。”梅婷婷失望地皱了眉头,失去了画具的确很让人难过,可是一次次的失望让人更加难过。

    “不要着急,属于你的东西一定会回到你的身边,不然我们再去一家,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再放弃,好吗?”梁小刚鼓励着。

    梅婷婷点点头,反正她也没有抱着什么希望了。

    可是令梅婷婷感到惊喜的是,当她进入到这家出租车公司的时候,却是看到她的画具安安静静地躺在失物招领台上。

    “这是你的画具?”工作人员看到梅婷婷的样子问道。

    “是我的。”梅婷婷连连点头。

    在询问了一些细节之后,工作人员让梅婷婷在单子上面签了字,于是梅婷婷顺利地把画具领了回去。

    梅婷婷在重新得到画具之后很是开心,这让梁小刚也跟着高兴了起来,本来他就因为梅婷婷的开心而开心,因为梅婷婷的难过而难过的。

    可是梁小刚没有告诉梅婷婷的是,这套画具是他打听到了消息之后亲自去南方带回来的,因为画具已经被卖到了南方。

    只要梅婷婷高兴就好了,梁小刚看着梅婷婷的脸,也觉得没有所求了。

    等到梅婷婷回到自己家里面的时候,看着眼前的画具,她觉得也许自己和梁小刚的缘分也是注定的,尤其是今天梁小刚的秘书来自己的家里面送文件的时候,梁小刚的秘书说的一番话。

    “这套画具是我们总经理亲自去南方带回来的,他还嘱咐我不要告诉梅小姐,只是我觉得这样的默默付出不被梅小姐知道的话,我的心里面有些不甘,因此才斗胆说了。”梁小刚的秘书是一个很严谨的中年人,这样的年纪也算得上是梅婷婷的长辈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梅婷婷听到这样的消息有些震动,如果是梁小刚自己告诉她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许她都没有这样的震动,偏偏是他的秘书说出来,明显是梁小刚不想她知道这件事情,免得她想的太多了。

    于是梁小刚的秘书也就告辞了,这让梅婷婷在晚上的时候开始重新思考她和梁小刚的关系,明明两个人只是父母的命令下面才订婚的,可是梁小刚如此上心,倒是让她觉得无所适从了。

    也许自己真的已经很幸福了,很多家族都是因为利益结合到了一起的,不管是古代还是现在,而可以有一个很喜欢自己的人,大概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幸运了。

    至于假期遇到的陈浩天,应该只是自己生命之中的变数吧,任是谁的生命里面都会出现一些过客,她的生命里面应该也是不会例外的。

    梅婷婷暗暗下定了决心,既然最近陈浩天也没有继续来找自己,想来他也应该是想明白了才对,即使他的心意很是让自己感动,可是人不能只为了自己活着。

    林晓苏的性格不断地变得开朗,因此她也结识了一些新的朋友,学校这么大,志同道合的人也是不少的。

    林晓苏和木落落是在图书馆认识的,同样热爱看书的她们很快就变成了好朋友,而且两个人喜欢看的类型也是一样的,很快就开始无所不谈了。

    而令林晓苏感到惊讶的是,木落落居然是广播社的,也就是认识凌一笑,她不禁感叹这个世界还真的很小。

    “你就是凌一笑经常提到的那个林晓苏?”木落落明显没有想到原来凌一笑经常提到的那个女孩子就是眼前的这个人。

    “他经常提到我啊?讲我的坏话一定要告诉我,看我收拾他!”林晓苏一副很想知道的样子。

    “他倒是没有,每天时不时地提到你,也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而已。”木落落的笑容黯淡了几分。

    “一直以来都是凌一笑在照顾我,我都没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地方,既然我们是好朋友,那么以后凌一笑就拜托你照顾了。”林晓苏亲密地搂着木落落的肩膀,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木落落。

    “我们本来就是一个社团的,相互照顾也是应该的。”木落落开朗地一笑,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可是现在看来明显林晓苏还被蒙在鼓里面。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木落落本着这样的原则,故作为难地支支吾吾了起来,“晓苏,你和凌一笑一起长大的,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啊?如果我可以做到的话我一定会帮助你的。”林晓苏觉得她和木落落很是投缘,既然木落落有需要,那么她自然是义不容辞了。

    “首先我得确定一件事情,不然的话我是没有办法开口的。”木落落试探性地看着林晓苏。

    “你说。”林晓苏落落大方地点点头,不知道木落落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你和凌一笑是情侣吗?”木落落还是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即使觉得两个人不像,可是凌一笑对林晓苏的态度明显是关心的太过分了些。

    “不是啊,我们只是好朋友。”林晓苏也不觉得介意,很多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可是在她的心里面倒是从来都没有这样想。

    “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不然的话我还真的没有办法开口呢。”木落落释然地一笑,好像解决了一件大事儿一样。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儿?”林晓苏不明所以地追问,虽然只是刚刚相识,可是她和木落落的感觉就好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一样。

    “我喜欢凌一笑,我想要和他在一起,可是他似乎每天都很忙,都没有时间理我,也不曾了解到我的心意,所以想要请你帮忙。”木落落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即使知道林晓苏和凌一笑之间没有什么,可是毕竟两个人只是刚刚相识,这样的请求似乎太过于唐突了一些。

    “这很好啊,没有想到凌一笑这个小子也有人喜欢,这是他的福气,尤其是像你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这个忙我帮定了。”没有出现木落落想象中的为难,林晓苏倒是马上答应了她。(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