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旁敲侧击遭婉拒【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02 22:38 | 5137字【收藏本书
    此时林晓苏已经累得脱力,凌一笑心疼地抱着林晓苏走出了赛场,以林晓苏的体力,怕是已经没有办法自己走了,林晓苏也不挣扎,凌一笑的气息让她十分安心,她觉得可以完完全全的信任他,依赖他。

    凌一笑知道林晓苏的成绩也是不能拿奖的,索性就一直抱到外面的草坪上面休息,这里的人很少,也可以聊聊天。

    凌一笑递过一瓶水,嘱咐林晓苏慢点喝,又细心地给林晓苏擦汗。

    “晓苏,你真的很厉害,我都没有办法形容了,你知道吗?我差点都要跑到赛场里面去把你拖出来了。”凌一笑想想刚才的事情还觉得心有余悸一般,3000米长跑多辛苦,可是林晓苏都坚持了下来。

    “是啊,我连3000米长跑都可以坚持下来,还有什么坚持不下来的呢?”大汗淋漓的林晓苏此时此刻也摆脱了从前总是柔软的形象,反而很豪爽的样子。

    “晓苏,3000米长跑都已经过来了,那么总是该要放下一切的时候了。”凌一笑小心翼翼地看着林晓苏,他看不清楚林晓苏的表情,也摸不透林晓苏此时此刻的心情。

    “你放心,陈浩天的事情我已经完完全全的放下了,从开始报名3000米长跑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了自己,如果我可以坚持3000米长跑,那么我就会彻彻底底的放下他了。”林晓苏似乎也看出凌一笑的担心,休息了这么一会儿,林晓苏觉得好多了,这草坪上面很舒服。

    “那就好。”凌一笑终于是舒了一口气,如果林晓苏迟迟忘记不了陈浩天,那么对她自己也是一个莫大的伤害。

    “你还小呢,有的是时间谈恋爱,都说忘记上一段的感情是要尽快开始新的恋情,你什么时候再谈恋爱啊?要不要我来做你的男朋友啊?”凌一笑调笑着,表面上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实际上心里面很紧张。

    这毕竟是他的心思,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林晓苏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得了吧,这都是什么理论啊,我现在决定要好好学习,向你看齐了,免得回去之后爸妈都说我的成绩不如你,你的心意我可领了,要是以后有什么我看不上的男人追我,我就拿你当挡箭牌了。”林晓苏嘻嘻一笑,并没有把凌一笑的话放在心上。

    “当然可以了,我就是你的护花使者,青梅竹马可不是白做的。”凌一笑很快收起自己的失落,做林晓苏的挡箭牌也是好的,俗话说弄假成真,如果他们时间长了没准儿因此成为真的也说不定。

    林晓苏休息好了之后要回宿舍,毕竟3000米长跑很累人,回去睡一觉总是最好的恢复方式,凌一笑也没有拒绝,他需要时间冷静一下,来调整一下心态,林晓苏太累了,也并没有觉得凌一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凌一笑没有继续返回体育场,虽然说还有一些工作,可是也不是非他不可,在决定照顾林晓苏的时候,凌一笑就已经把手里的工作交给了其他人,他正好可以有时间冷静一下。

    原来就算是没有了陈浩天,他在林晓苏的心里面也不过是一个青梅竹马而已,他只能做挡箭牌,并没有其他的用处,林晓苏的回答实在是很让凌一笑伤心。

    不过凌一笑也觉得自己并没有伤心的资格,他问话的时候本来就装着不认真的样子,那么林晓苏回答的自然也就没有多认真了,不管怎么样,自己在林晓苏的心里面还是有些作用的。

    也许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凌一笑的心里面默默地想着,心情还是掩饰不了的沮丧。

    晓苏,我到底应该要拿你怎么办呢?

    而这个时候,闫一晨和张帆帆之间却是出现了矛盾,闫一晨和张帆帆本来好好的,可是这次的街舞比赛闫一晨却是和另外的女孩子搭档,而且这个女孩子平时的时候就很喜欢闫一晨,甚至她还和闫一晨表白过。

    不过闫一晨对张帆帆说自己拒绝了,他连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都没有记住。

    林晓苏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里面默默地吐槽,如果连人家什么名字都没有记住的话,那么为什么还要做舞伴呢?

    摆明是有猫腻,可是林晓苏并没有说,因为这是闫一晨和张帆帆之间的事情,毕竟是感情的问题,她介入了似乎也不太好。

    闫一晨和张帆帆陷入了冷战,或者说是张帆帆单方面的不理会闫一晨,闫一晨怎么说都没有用,于是闫一晨只能找到林晓苏,虽然说林晓苏已经不是街舞社里面的,可是他们毕竟认识,而且张帆帆又是林晓苏的室友,想来好说话一些。

    闫一晨找到林晓苏的时候,林晓苏已经听了张帆帆说了这件事情,她的心里面也很生气,原来以为闫一晨是个好男人,谁知道也劈腿。

    不过林晓苏希望闫一晨和张帆帆在一起好好的,也许这中间有什么误会也是说不定的,因此也就下楼听闫一晨是怎么说的。

    闫一晨显得很局促,因为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现实,不知道应该要怎么说才好,林晓苏也没有出声,先听听闫一晨是怎么说的吧。

    “那个女孩子叫做钟艳艳,她之前曾经想要和我做朋友,可是我拒绝了,可是钟艳艳的舞蹈功底实在是很好,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是校长的女儿,校长为了这件事情和我们街舞社的老师打过招呼,说是一定要和我领舞才可以。”

    “我是街舞社的社长,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你像以前的时候都是陈浩天来领舞,现在陈浩天走了,你也走了,我们街舞社本来就少了很多中坚的力量,还出了这样的事情。”

    “晓苏,你说我应该要怎么办呢?”

    闫一晨叹气,这件事情实在是很棘手,本来他和张帆帆两个人好好的,谁知道出来了一个钟艳艳,偏偏还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物,别说人家只是想要和自己领舞,就算是有什么过分的要求,想来自己的老师也会要求自己答应吧。

    “你说的我都知道,而且我也会告诉帆帆的,这一点你放心,只是有件事情,你如果解决不了的话,那么你就永远都不要见到帆帆了。”林晓苏顿了顿,她虽然不能完完全全替张帆帆做决定,可是如今的情况也一定要替张帆帆把关了。

    “晓苏,你说吧,是什么事儿?”闫一晨觉得这件事情有转机,起码林晓苏是在一个很冷静的角度上面看问题的,所以他觉得林晓苏也是一个希望。

    “钟艳艳是校长的女儿,这样的身份想来也是得罪不起的,现在不过是想要和你一起跳舞,若是以后还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呢?你要怎么做呢?你要如何和帆帆交代呢?”

    “钟艳艳曾经想要做你的女朋友,那么你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呢?”

    林晓苏问的很直白,因为这件事情迟早会发生的,既然闫一晨已经答应了这次跳舞,那么人的本性就会使人得寸进尺,钟艳艳一定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因为这样的闫一晨会当做是没有拒绝的。

    “我不会辜负帆帆的,我会离开街舞社,如果不是因为街舞社的老师让我一定要跳完这次的话,我不会答应的,毕竟校长是很有权利的。”闫一晨坚定地说道。

    “那么就等到你和钟艳艳一直都没有联系的时候再说吧,不然的话你连我的这关都过不去,更不要提帆帆了,我不会让你们现在接触的,你已经伤害了帆帆了,是男人的话就先把问题解决好了,而不是在这里求得帆帆的原谅。”林晓苏说的合情合理,毕竟如果现在就算是张帆帆原谅了他,那么事情还是会发生的,而以后矛盾只会越来越大。

    “我知道应该要怎么做了,不过这件事情麻烦你和帆帆解释一下,我不想要她一直误会下去,她现在都不肯接我的电话。”闫一晨有些无奈,张帆帆是敢爱敢恨的女子,而且性格很刚烈,一旦不原谅了就绝对不会回头的那种人,如果张帆帆一直误会下去,那么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放心,我会的,我也希望你们可以和好,帆帆那丫头天天在宿舍里面都低气压了,我可是很不习惯,早点解决这件事情吧。”林晓苏笑着,从她的心里面,她是希望闫一晨和张帆帆在一起的,毕竟她也看到了闫一晨和张帆帆在一起的全过程,虽然不是轰轰烈烈的,可是她觉得闫一晨和张帆帆是很相配的,而且两个人摆明了很在乎对方的。

    林晓苏突然很羡慕闫一晨和张帆帆,毕竟他们都是很在乎彼此的,所以即使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也愿意去解释,不像陈浩天,也许她从来都没有在乎过自己,所以才直接宣判了自己的死刑。

    不过林晓苏既然决定了要放下陈浩天,也断然不会再去想他了,所以告别了闫一晨之后,林晓苏也就上楼和张帆帆去解释了。

    虽然说传话筒这活儿的的确确很累,不过为了闫一晨和张帆帆,林晓苏也觉得是心甘情愿的。

    张帆帆已经在等着林晓苏了,林晓苏一笑,虽然说平时的时候张帆帆都是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可是她的心里面还是在乎闫一晨的,不然也不会这样子的。

    “想不想听闫一晨是怎么说的?”林晓苏故意逗着张帆帆。

    “我才不想呢。”张帆帆口是心非地白了林晓苏一眼。

    “实际上人家闫一晨也是有苦衷的,你知道那个钟艳艳是什么身份么?”

    “不知道,还不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想要一个已经有了女朋友的男人。”

    “人家可是校长的女儿,校长已经告诉了街舞社的老师了,要闫一晨务必要配合这次的合作,不然的话街舞社很有可能会被取缔,虽然说闫一晨想要因为这件事情不做街舞社的社长了,可是街舞社老师就很难做了,毕竟不能得罪校长的。”林晓苏故意把事情说的严重了一些,张帆帆好歹也是一个女孩子,她是有同情心的,想来也是不希望因为自己和闫一晨的事情而影响了其他的人。

    “原来是这样,可是就算这件事情可以解释,那么以后要怎么办呢?人家可是校长的女儿,如果让他做她的男朋友,那么他也要言听计从么?”张帆帆嘟着嘴,实际上听了这样的解释,张帆帆的心里面就已经原谅了闫一晨,他从来都是有责任心的男孩子,所以这也是她最喜欢闫一晨的地方。

    “闫一晨已经说了去解决这件事情了,我想他不会说答应了钟艳艳所有的事情的,毕竟现在又不是旧社会,一个校长的女儿都这么嚣张的话那还得了?”林晓苏安慰着张帆帆,不会发生那么严重的事情的,而林晓苏也是察觉到了张帆帆的担心,看来这丫头还是十分在乎闫一晨的嘛。

    “走一步看一步吧,看闫一晨到底可以怎么解决,然后我再看看要不要原谅他。”张帆帆下了决心,虽然说闫一晨这次的解释可以,但是以后的路要怎么走,这无疑是一个问题。

    “帆帆,在楼下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和他说的,可是你听我说,你们两个人是情侣,以后的路都是要一起走的,那么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困难,你们都应该要一起对待,他一个人很辛苦的,你知道他的心意,那么起码要支持他啊。”林晓苏语重心长,虽然说她并没有经历过很多,可是她知道,如果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她喜欢的人就在身边,那么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突然间,林晓苏就想到了凌一笑,头一次她想到的先是凌一笑,而不是陈浩天,因为无论是她遇到什么困难的时候,都是凌一笑先到了她的身边,而且替她解决了所有的麻烦。

    “晓苏,你是说,我应该要回到他的身边,然后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才是他的女朋友?”张帆帆也显得有些迷茫,她从来都不曾在意这些事情,所以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是啊,我觉得是这样的,而且这样才有大嫂的风度嘛,那些小虾米根本就是不足为虑的。”林晓苏笑着,她是真的希望闫一晨和张帆帆可以好起来,他们可以一起面对这次危机。

    “好吧,那么下次的时候他来找我,我就答应原谅他。”张帆帆自然是不可能主动给闫一晨打电话说什么的,要闫一晨更加主动才行。

    林晓苏也没有想要和闫一晨通风报信,毕竟这件事情要闫一晨自己来解决,她帮到了这样的地步已经算不错了,只是内心里面开始想着自己和凌一笑的关系,是不是真的和表面上面一样的单纯。

    闫一晨果然没有辜负大家的希望,第二天的时候就来找了张帆帆,说是要让她一起来看他们比赛。

    林晓苏觉得闫一晨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呢,如果张帆帆没有原谅他的话,那么他这么做不是挑衅么?

    不过闫一晨和张帆帆的感情明显是要比林晓苏想象的要牢固的多,闫一晨的邀请过来之后,张帆帆就答应了,而且去大大方方地勘了闫一晨和钟艳艳的表演。

    林晓苏也去了,因为担心闫一晨和张帆帆之间会出了什么事情,她在中间好歹也是一个缓冲。

    不过事情并没有林晓苏想象的那么麻烦,在闫一晨和钟艳艳的舞蹈跳完了之后,闫一晨马上就到了台下,狠狠地给了张帆帆一个亲吻,这样的行为让大家都很惊讶,闫一晨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在告诉所有人,尤其是钟艳艳,他已经有了很心爱的女朋友,而且这个女朋友是很大方的,这也就是林晓苏告诉张帆帆的大嫂风范了,只有这样的范儿才可以让人觉得有气场。

    张帆帆也是浅浅地笑着,好像完完全全不在意闫一晨刚才还在和其他的女孩子跳舞一样,这让钟艳艳十分的生气,虽然说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可是似乎她并没有得到闫一晨。

    从来她想要得到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因此钟艳艳也只是气呼呼地走了。

    “这样真的没有关系么?”倒是张帆帆开始担心了起来,如今的闫一晨已经要毕业了,如果要耽误找工作的话就麻烦了。

    “放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有你在就已经够了,你今天能来我真的很开心。”闫一晨掩饰不住的开心,他原本以为张帆帆不会轻易的原谅他,不过现在好了,再大的风雨他都可以承受了,因为他的动力来了。

    “不要太乐观了,虽然说校长也没有可能明着对你怎么样,可是他是可以对老师施压的。”

    “放心,我都已经要找工作了,他不可能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的,这可是大学。”

    张帆帆于是不再说话,既然闫一晨这么有自信,那么她也就不用太担心了,闫一晨一向是无所不能的,她深深地相信着。

    而钟艳艳也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浪来,毕竟可以作为一个大学的校长都是很有分寸的人,现在年轻人恋爱自由,不能因为闫一晨拒绝了钟艳艳就会对闫一晨做些什么过分的事情。(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