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白日见鬼【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03 19:38 | 4147字【收藏本书
    江城市郊区某墓园,清明时分,天空小雨稀疏几点,墓园中时而有人进出,但却肆虐着一份沉默与安宁,这是这个世界传统的节日,祭奠死去的故人,然而今日雨中竟显出阳光,又时而伴着惊雷,似乎道出了这个日子的不同往日之处,尤其对于身处墓园的人来说,更是有种莫名的感觉,总觉得心闷气短,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正在众人怀揣沉痛时突然一声惊喝打破了这份压抑,“鬼啊!”不知是谁喊出的,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新坟上的土开始一点一点往外翻,就像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往外面顶一样,众人惊讶之余,很快便就沉静下来,毕竟在这个讲究科学的社会中,鬼神论早就被摒弃,有人注意到这新坟前的石碑依旧是新的,也就是说这里是一块无主的坟地,现在出现这种情况怎么不叫人奇怪。纷纷围观,而且个个精神十足,早就忘了之前的沉重心情。却见新土一点点被顶开,出现了一点带着红色印记的衣服,再出来了一只手臂,和常人无异,众人看得出神竟也没人在此时打断这诡异的一幕,慢慢的又是另一只手伸出来,下一瞬间,一声闷哼,一个衣着破烂的人样东西应声而出。众人这才看清原来那红色印记竟是一身血迹,而从坟里蹦跶出来的竟是一个人!似乎随着这表演的结束,众人终于有所反应,开始显现出人的各种本能,或是逃跑,或是大呼救命,更有胆肥的直接就上去拨弄了,可这一拨弄还真就出了一些问题,刚刚还在眼前的人一声惨叫直接出现在五米开外,还有些好事的围观者循声而去发现竟然是刚刚前去上手拨弄的人躺在那里,痛苦不堪,而那位从坟堆里爬出来的人此时就站在原地,好像没有动过一样,几个呼吸过去,那人终于说话:“我怎么会在这里?”众人大呼坑爹,我们还要问你呢,你自己不知道难道我们知道?

    只见那人自言自语,“原来是这样!看来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你叫林凡,我会帮你解决你的这些事情的,算是我对你这具身体的回报吧。”周围众人这会儿着实被吓傻了,眼看着这人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话,好像自己不是自己一样,反正就是已经混乱到生活不能自理了,大概已经疯掉了。却见那人自言自语一番后,看了一眼众人,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在众人看着惊恐间,只见那人几个跳跃竟然跃出过百米远,说来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绝对是可以获得世界短跑冠军的人!!

    从此以后我就叫林凡了吧,既然占用了他的身躯自然要为他分忧。林凡本是江城市一家上市公司的CEO,大学毕业后的他回到这个他熟悉的城市,凭借一身学识,很快就扎根立足,有了自己的一番事业,本是孤儿的他也没忘记过去的艰苦生活,当年供他读书的夫妇他也已经找到,并且待之如亲生父母。可是交友不慎,他认为最要好的兄弟郭茂荣在一次聚会后趁着林凡酒醉,设计将其杀掉,一帮混混冲上前来直捅上数十刀方,尔后还反常的将其尸体掳走,而事后第二天郭茂荣作为公司的副总裁自然而然的就登上了公司的第一把交椅,并发誓要为兄弟林凡查明情况。

    实际上是怎样他自己心里却十分清楚,可外界不明白还大肆宣扬郭的为人忠义!可谓名利双收,然而林凡真的能被找回来吗?他自己心里当然是有谱的,等过一段时间他就可以找个理由名正言顺的直接霸占着公司所有的一切,因为他们是好兄弟,林凡有什么事情绝对不会瞒他的好兄弟,他熟知林凡的一切,再加上郭的家族在当地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存在,自然在林凡不在的情况下拿到一个本就是他们合伙的公司并不算太难。若是没有那件意外,或许事情真是这样完美的运行着。

    此时的林凡已经凭借着之前的林凡的记忆了解到了这一切,心中大为感慨,看来走到哪里人心都是最难以猜测的,他自己又何尝不是遭人陷害,若非是渡劫时被人打扰,他如何会落至如此地步??????避开绝大多数人群,林凡回到了他的家中,家门紧闭,他也用不着走正门进去,已死去的林凡的记忆让他明白这个社会避讳的和不能容忍的是什么,按照他自己的判断,他现在的实力应该是先天巅峰,在修真世界不算什么,但是在这里就是绝对的霸主,尽管实力不如从前十分之一,但是他很明白这一次穿越到这里虽然不明白是怎样的情况,但他隐隐感到这是一种莫大的机缘。翻身进了别墅群中的一间,熟练的掌控着这社会中各类的事物,洗了个澡,换了身衣物的林凡此刻看上去显得极为有力量。“是该到了清理门户的时候了。”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林凡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大早,林凡换上了不太适应的西装,按着脑中的熟悉路线,径直去了公司。“林总早!”刚进公司便有许多人给林凡打招呼,林凡心中也大致明白之前的林凡在这个社会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紧接着他便听到几乎所有人都在以一种常人难以听见的声音细语,所讨论内容竟然都是他回来的问题。的确一个以前从不迟到,每日清晨总会在公司晃悠一圈的CEO竟然一连三天不露面,而且警方介入其中也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就这样一个被确定失踪的人在三天后竟然出现在公司中,看上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这如何不叫人疑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了看这朴质而不失大气的装饰,现在的林凡不禁也对其实已经死去的林凡升起一份敬佩,他的一生如何艰难穿越过来的他轻易便可总览,却在短短时间内翻身做出如此大的事业,可谓是成功的,奈何交了一个如此兄弟??????

    打电话叫来已经被开除的秘书,这位全新的林凡要开始一点一点的开始他全新的生活。

    “喂,是林总?”电话对面明显带着一丝惊讶,因为就在林凡消失的同时,她作为林凡的秘书,被革职了,没有一点理由。而此时打给她电话的号码分明就是林凡办公室的号码,她如何不诧异?“丽姐,你收拾一下,现在过来上班。”林凡思考了一下,现在能信任的自然就只有这位从创业初就一直跟着他的秘书了。当然也许她也是一个,但是现在却不是找她的好时候,也许她这几天担心坏了吧。不多时,一阵敲门声响起。“请进!”林凡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面高楼林立,从现在起,我就是林凡,我也要开始一段新的历程了吧,天道果然奥妙??????林凡心中暗道。“林总,您回来真是太好了,我们还以为??????”敲门进来的女人一身职业装扮,相貌清秀,不得不说是个标致女人,她就是林凡之前的秘书李丽。“丽姐,我想知道郭茂荣去哪里了,他今天不再公司,你帮我去问一下。”很快,李丽回来。“李总,他今天就没来公司,大概是有什么事情吧。”“嗯,好吧,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从现在开始,你复职了。”林凡冷笑一声,一股煞气席卷,让李丽刹那间竟然后背一凉,生出一股寒意。李总好像变了??????这是李丽初一见面就感觉出来了的东西。

    大概也是冤家路窄,郭茂荣这种人有时候也许不用找,他自己就会上门,公司应该是有人通知他了。李丽刚出门没多久,郭茂荣的电话就已经到了林凡这儿了。“林凡,你可愁死兄弟我了,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命大。兄弟今晚给你好好庆贺庆贺!”若是林凡不够聪明,可能还会真被这个郭茂荣一番饱含真情的话语打动,其实郭茂荣也不知道林凡知道了当天就是他的主意。全因为在他穿越过来时隐约听见了那帮混混在埋他的同时一边说着郭茂荣抠门什么的,若非当时他需要融合过程,指不定当场就“诈尸”,何况那些混混谁会去在乎一个死人,说话也自然肆无忌惮,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而这些郭茂荣自然是不会知道。

    下一时刻,郭茂荣就打了电话给那群混混的头儿。“郭总,我们办事这么多次,你还不了解我们?我的手下当时的确看他死绝了,血都流了多少吨,还找了个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地方把他埋了,你说他现在活了?这不是逗兄弟我吗?”郭茂荣一时性急大骂起来,“我去你妈的,我告诉你,陈三,别给你脸不要脸,老子用得着骗你?要不是怕风声走漏,我自己家族里的人比你要好用的多,还真给你脸不要脸了,妈的。这件事你给我办砸了,今天你必须得给我补回来??????”

    “行行行,郭总,咱听你的行不,这次你自己看着,就当我亏了,帮你这个忙,诶??????”陈三是江城市一个中型帮派的头目,手上命案数十条,都是一等一的在逃罪犯,但是奈何其本身特种兵出身,一身格斗本事了得,多次逃生,也是在档案馆里留有档案的B级罪犯。“妈的,这点小事都干不好,去把黄毛给我叫来。”摔了手中的杯子,陈三显得近乎暴走,这么多次来,这是头一次出现失手的情况,这对他在行业里的声誉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做这一行,一旦出事,都会极大的影响到生存问题,所以这一次的失手他务必要弥补回来。“老大,你???你找我?”一个满头黄毛的大汉颤颤巍巍的出现在陈三面前。“那票砸了你知道吗?”陈三淡淡的说道。“什么?不可能啊?你问问当天的兄弟,都是我亲手检查后并且埋了啊?怎么可能??????”“那你是认为我故意骗你?”陈三突然发狠,就在黄毛还在惊恐间,一声枪响,一个爆头,脑浆溅了一地。

    在一旁看着的人顿时脸色泛白,没有一人敢上前。“都给我听着,以后谁搞砸了,这就是下场!”霓虹初上,江城的夜晚十分热闹,灯红酒绿之下也暗暗藏下了不知多少污垢。与往日一样的夜晚,而这却是林凡来到这个世界重见天日后的第一个夜晚,伴随着他穿越而来的还有他自己曾拥有的一少部分灵气,这部分灵气也使得他现在拥有的实力足以在此笑傲群雄。叮咚,此时林凡正在试着依着记忆做一顿这个世界的晚餐,取点鸿门宴的意思,既然你信郭的还敢来瞧一瞧,我就让你从此消失,我不犯人,但人若犯我,我必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舒展了身体,林凡一步一步努力做出一份晚餐,算是给他的最后一顿晚宴。叮铃??????“哼,你终于来了吗,我的好兄弟。”“嗨,林凡,你回来都不通知我!”一个穿着黑皮靴子,浅紫色裙子,白色T恤的女子出现在林凡面前,这女子相貌端正,眉似柳叶,静时若娇花照水,正是南宫玉儿,饶是林凡,真正看见如此美人,心中也难免不会有一丝波动,可是自己并没有叫她啊?想到这里,林凡不禁有些疑惑,正常情况下不是自己叫她她是不会来自己家里的。

    “玉儿,为什么你今天回来我这里呢?”出于疑惑,林凡问了一句,这回轮到南宫玉儿惊讶了,“不是你叫郭茂荣打我电话喊我来的吗?”说着南宫玉儿翻开了手机查探通话记录。“呐,你看。”一双玉手轻轻送上手机,林凡只是瞟了一眼便看见了。“这小子究竟想玩什么花样?”林凡见此,此时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哇,好丰盛!”南宫玉儿一见满桌子的菜,双眼中更是焕发出一种打破了她之前高雅气质的光芒,一个资深的吃货!这是林凡从脑中收到的能形容她的词汇,也许是因为脑中的记忆,林凡此刻也为这个女孩儿着迷??????(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