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 夜店舞王【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03 19:38 | 5113字【收藏本书
    郭茂荣的死在江城市引发了一系列波动,更有记者联想到了几天前林凡的消失,但是在南宫婉儿家和陈三刻意的引导下,众人都将视野转向了江城市的地下势力,而林凡作为一个事业有成的普通青年,自然也不会有人联想到他身上,倒是有很多人来向他慰问,谁都知道,郭茂荣是林凡公司的二把手,更是林凡的好兄弟,出现这种事情,自然林凡肯定不好过,在试图从林凡这里获取一些消息的同时也纷纷表示让其节哀,而林凡自然也不会傻到去暴露自己,这年头,扮猪吃老虎是最好不过的事情,既然自己有了个普通人的身份,那自然是要维持下去的,而这件事几天的风头一过,林凡的生活又再度展开,至于成立帮会的事情,在林凡的安排下也已经展开了,明面上的老大自然还是陈三。

    “喂?玉儿啊,有什么事情吗?”“凡哥,今天我们晚上去夜店玩一下吧,好久没放松放松了,怎么样?”南宫玉儿的语气极为期待,林凡听得出来自然也不会拒绝,况且他刚来这个世界,自然也想多多的去了解,而且就以这几天他接触到的东西来看,还是很有趣的,这个所谓的夜店,他自然也不想错过,林凡不是坏人,但也并非什么自称高雅的人士,能够美女成群他自然是不会介意,真正心爱的人也许只有一个,但是,谁不希望能多有几个阿诺多姿的美女每天服侍呢?更何况在他原来的世界,一夫多妻本就正常,夜店在林凡的记忆中,刚好就是可以瞒足这些要求的地方。这么一想,林凡那原本属于修仙者的气质彻底改变,两眼虽说不是精光四射,但是也已经跃跃欲试了。

    “好吧,玉儿,那我就和你去玩玩吧,刚好今天公司没什么事情。”林凡爽快的答应了南宫玉儿,其实公司哪还有什么他的事情?他可不是之前的林凡,而他也看出来李丽这方面很有天赋,所以就在出事的第二天,林凡就已经将公司全权交给李丽处理,而他自己现在没事就学学历史,看看各地的离奇事件,其实林凡作为先天的高手,自然不可能一直待在世俗之中,等过一段时间,他就会找一处地方,进行修炼,这是必然要进行的事情。很快,天色渐晚,霓虹灯火也已经亮了起来,不多时,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停在了林凡的别墅前。“玉儿,这么早就过来了?”听到外面的引擎声,未等南宫玉儿敲门,林凡已经出门来迎接了。“凡哥,你怎么知道是我?”南宫玉儿看见自己并未通知林凡林凡就已经跑出来迎接自己,显得很是高兴。“我和我家玉儿有心灵感应呗.”

    带着穿越而来的记忆,林凡可是活了一百多年了,哄女孩子开心,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林凡看见眼前的玉儿,又是一亮,此时的南宫玉儿上身一件黑色短夹克,里面是白色的紧身背心,腿上配一黑色皮短裤加上过膝盖的靴子,完美的高跟将本就修长的美腿修饰的越发没有瑕疵,耳朵上更是带着大号纯净的圆形耳环,脸上有淡妆,但是却并不落入俗套,刚一下车,便把林凡看的有些痴迷。“凡哥?凡哥?”南宫玉儿看见林凡看着自己一动不动,还以为林凡生了什么怪病,伸手竟然抱了过来。也怪不得南宫玉儿会误会,以往的林凡那会出现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因为美色而出现呆滞的情况,因此南宫玉儿也常骂林凡是个书呆子,不懂得风情,其实以前的林凡要是听到南宫玉儿邀请自己去夜店,肯定先是劝阻一番,然后极不情愿的情况下才带着南宫玉儿去,为此,他还买下了一个不小的夜店,把那个夜店整的中规中矩,所以再这个夜店上,林凡其实一直是亏损的。

    林凡正在YY中,突然间一双玉手抱住了自己,下意识一惊,随即才反应过来,一声低吟差点就冒出喉咙,幸亏反应及时,不然估计有的让南宫玉儿怀疑了。可是就这一下,南宫玉儿自然也不笨,那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一双俏脸瞬间涨的通红。“凡哥,你耍坏!”南宫玉儿似乎是气的跺了一下脚,也不理林凡,径直奔着林凡家里去了。林凡看着越过自己走进家中的南宫玉儿,心中那还不明这妞儿并没有真的生气,相反可能还有点??????呵呵,这个我们都懂,也就不细说了,林凡收拾了一下,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玉儿,今天我载你去吧,我之前的车钥匙重新弄了。”说完,林凡拿了钥匙朝车库走去。其实说起林凡在别的地方十分节约,但是在这辆车上可真没少花功夫,这辆车从组建直到最后完成大致花了2000多万,为此林凡还特地出了趟国,就是为了弄到一手的资料,这辆车几乎就是林凡自己打造出来的,平常也没什么时间来驾驶,今天倒是便宜了此时的林凡,这也是林凡对上一个林凡最为感激的地方。车身通体乌黑,没有一丝杂色,所用材质也是极为昂贵,是新研发出的合金,对于普通的住宅基本可以直接穿墙而过而不损坏车身,车内系统更是配备了卫星制导,以及各类可能需要的驾驶资料,各方面兼备,要说唯一差点的,就是车身上并没有搭载什么火力,不然这辆车绝对是一辆钢铁猛兽,林凡自己起名为黑金,光听名字就能感受到这部车应有的霸道。关上门,南宫玉儿看见这两猛兽缓缓从车库驶出,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林凡更加让她觉得可以依赖。“来吧,玉儿,把你的车停进车库,上我的车,好久没有把它开出去溜溜了。”

    林凡一阵感慨,其中夹杂着一种复杂的味道,林凡自己也不明白,这可不是装的,以前的林凡的记忆或多或少的对他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随着一阵低沉的引擎声,林凡终于开始了他的泡妞生涯,自然,这仅仅只是个开始。看着身边专心开车的男人,南宫玉儿突然觉得,林凡的确是一个值得她去爱的人。走进夜店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的事情了,在之前他陪南宫玉儿又去逛了一次街,在他的印象中南宫玉儿以前过的太心酸了,自然要好好弥补一下,钱什么的自然不是问题,只是他很疑惑的是之前的林凡竟然能得到南宫玉儿这类美女的亲睐实属罕见。“凡哥,为什么你要带我来这家夜店而不是你买下来的那家呢、?”南宫玉儿也有些疑惑,其实以前林凡即便带她来夜店也绝不会是像现在这样真正意义上的夜店,那都是他实在没有办法缩水出来的一个。“玉儿,你听着,以前是我对你不好,但是现在以及以后,我会弥补我之前的傻气,请原谅之前的我,开始让你见识一个全新的我。”

    林凡走向打碟的DJ手,接过麦直接说道,声音之大直接传遍了整个夜店,夜店里的男男女女也为之疯狂,各种幽怨的眼神开始看向身边的男伴侣,而各种男伴侣则将怨毒的目光看向林凡,看来注定今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就在这时,夜店的负责人走了出来结果话筒,看得出来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宣布。“各位顾客朋友,本夜店的规矩大家知道,今天正好是两个月一次的斗舞会,现场的朋友均可参加,冠亚季军也由现场的朋友们选出,本店今天的消费全部减半,规矩和以前一样,冠军的奖励是30年酿的威尔斯红酒,价值2976元,亚军是本夜店的限时贵宾卡一张,内有消费金额1500元,季军的奖品同样是限时贵宾卡一张,只不过里面有500元。”

    负责人说完,舞池里面立刻一片骚动,紧接着就有工作人员在舞池中央清理出一片空地,按照比斗规则将在凌晨前决出冠亚季,一个接一个挑战,决到最后的三个人就是冠亚季。林凡看到此,也不由眼前一亮,这位夜店工作人员果然好手段,利用定期的活动以及不低的奖励来一直保持自己的人气,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夜店的认气也的确非常旺。似乎是不满刚刚林凡的高调示爱,立即就有人跳入了舞池中央,各种恶心肉麻的表白语就像事先写好了一番,脱口而出,不得不说,这些人的舞也的确还不错,看得出来都是有些自己的特色的,林犯罪站在一边本以为没自己什么事,可是似乎有些人根本不打算放过他,夜店里的人都是自来熟,除了夜店门也许一句话不会说,但是只要你踏进了那个地方,就随时可能被搭讪,挑衅等等,现在有舞池中的一个看似约莫25左右的青年看着林凡,而众人自然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来,刚好就见到了林凡,这个青年本身实力也非常强,至少他已经将上来斗舞的十多个人都打败,其实他自身就是一名舞蹈教练,来这里欺负一些非专业的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而刚才也就因为林凡那一嗓子,他也是遭女朋友白眼的人之一,自然也想讨点利息回来,来夜店就是放松,自然也不会有人在意这些挑衅,这本身就是一种娱乐,众人也都想看看这个惹得大多数男人都遭白眼的男人该怎么躲过这一劫。跳舞?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林凡脑中,说实在的关于舞蹈这方面上一个林凡真的没有给他留有一点可用的东西,唯一可用的就是现在脑子里还依稀记得的几天前看的一个叫什么杰克逊的外国佬跳的几个什么太空步加45°侧身,豁出去了,林凡心中暗道,女友就在身边,总不能不去迎战吧?那样不是太丢人了。那个青年此时已经将舞池让了出来,看着林凡滑稽的走进中央,他的心里也纠结起来,又道“哥们,你要是不会的也没关系,不跳行了,今天你的消费算我的,当交个朋友吧,我太激动了。”林凡看见青年说出这么一段话,心中顿时对他也多了一些好感。“dangerous!”林凡对着DJ负责人说了自己要跳的曲目。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脸上表情可就精彩了,那感觉就像到了动物园一样,各种脸都有。各种私语也开始显现,然而此时最为吃惊的又要属南宫玉儿了,林凡什么底子他不知道?这货根本从来就不跳舞,今天一开口竟然直接吓懵了一帮子人,他一定是开玩笑的,呵呵,呵呵??????南宫婉儿看着煞有介事的林凡,额头不由得冒出一阵冷汗,林凡啊,你可不要吓我,几天前你成了高手,今天莫非又要成为舞王?那位令世界都叹服的舞者,歌王的后继者?音乐响起,只见那位舞王的起始动作被淋漓精致的用出来,众人见此都是一惊!难道?众人都猜测到??????接下来的事情更是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45°!真的是,更有人在不停地揉眼睛,以为这是错觉,但是事实就是如此??????那位教舞的青年此时更是有一种泪奔的冲动,这他妈什么玩意儿?

    难道你也是教舞蹈的?可是教舞蹈的也没几个能跳啊?随着一个接一个动作的出现,众人此刻真的是被折服了,这简直就是个奇迹。看到周围的人衣服哑口无言的样子,林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不起各位了,我是真的不会跳舞。吓着你们不是我的错,你找他吧。”林凡指了指刚才那个青年,此时青年的心情着实就像有千万只草泥马在胸膛中奔腾,你丫的这叫不会那我是不是要重新去读幼稚园?大哥,欺负人不带这样的,兄弟给你跪了。见众人不说话,林凡只好转身看向南宫玉儿,“玉儿,我跳的不会很差吧???哈????”林凡一脸尴尬的望着玉儿,哪知玉儿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好像发现了新世界一般。

    “林凡,你究竟还有多少惊喜没告诉我?还在装?你不是说你不会舞蹈吗?”南宫玉儿一副审问的样子,林凡这下可真是委屈了,本来先天巅峰的实力再加上他还保留了一部分修仙时的意识,看东西基本上是过目不忘,跳这个舞的确是前几天偶然看见了,别的他也不会啊。轰,安静的舞池突然间炸开一般,“舞王!舞王!??????”一个个男女纷纷叫喊起来,刚刚林凡的表现是真正折服了他们,其实那个教舞蹈的青年实力是非常强横的,但是和林凡这种比起来,差距着实不小,因为林凡刚刚那一段绝对已经是大师级的水准了,随着一次偶然,林凡的夜店舞王之称也就得来了,斗舞告一段落,那个青年此时正坐在林凡和南宫玉儿对面喝着酒水。“林凡兄,真是我不识泰山,没想到我还敢挑衅你,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哈哈。”

    “康正你也不差,年纪轻轻就当上了舞蹈老师,月收入至少也是五位数吧?”林凡打趣到,就在斗舞结束后,这位叫康正的舞蹈教师主动邀请了林凡一起喝两杯,陪着的还有康正的女朋友,就在几人交谈甚欢时,碍眼的人出现的很不是时候。“哎哟,马哥?马哥您看,来了也不告诉我一下,也让我好请你喝一杯啊,这样,马哥今天你的消费我请了,怎么样?”康正一看来人,脸上表情瞬间变化,变得有些憎恶,但是表面是又十分恭敬。看样子这人是和康正有过节啊。林凡在一旁看着,看看这个马哥究竟会玩出什么花样来,康正这人不错,如果有必要,林凡不介意出手惩戒一下。“哎哟,这位美女又是谁啊?

    今晚跟着马哥走?多少你开个价!”这位脖子上挂着一圈金链子的马哥突然看到了坐在康正对面的南宫玉儿,色胆瞬间就起来了,其实有时候有些人非得寻死,谁都挡不住,比如眼前这位马哥。康正见状,连忙给林凡使眼色,康正并不知道林凡什么来历,但是这位马哥他可是相当清楚,就是江城市黑势力划分势力区这条街的总管,手下小弟过百,并不是像他和林凡这种人惹得起的,“马哥这是我朋友,你看能不能行行好,今日弟兄们的费用我都包了。”说着康正从身上掏出一叠钱来,看这厚度,至少也在5000以上,马哥看了看康正,呸了一声,夺过钱来,“你小子很识趣,今天这里没你的事,你可以走了。”

    康正如蒙大赦,拉起林凡他们就走,“我说让你走,没说让这位小姐走,康正,你最好现在滚蛋。”那位叫马哥的向周围使了个眼色,马上一干小弟就为围了上来,大有一言不和就出手的意思,康正看了看情况,咬了咬牙,娘的,豁出去了。“姓马的,我康正百般忍你,你最好别得寸进尺,我康正多少也是有些背景的,拼起来大家都不好过。”(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