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 生生造化丹【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03 19:40 | 5027字【收藏本书
    “事情还没结束,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铁手看了看眼前脸上阴晴不定的二位老人,警惕道。“好。”接了铁手的话语,此时两人背靠背,单凭实力来说,林凡铁手二人肯定是要弱与徐家那二位,但是徐家有一位现在已经在之前林凡的蓄力一击中已经受了不轻的伤,所以,真正鹿死谁手尚未可知。“铁手,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你铁手帮绝对不会再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徐家二老看见铁手突然杀出,此时心中也已经少了些底气,对必杀林凡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把握,毕竟铁手并不弱与他们,唯一比较弱的林凡却因为已经让他们其中一人受伤而变得无法捉摸。

    “徐家二老好本事,这是我铁手今天认得兄弟,好歹他称呼我一声大哥,小弟在大哥眼前被人劫,大哥岂能有不出面的道理?我铁手做事向来干净利落,也从来不接受什么威胁,我只想说一句,若二位就此退去,咱们好聚好散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如若不然,我定也会和这位兄弟陪二位血战到底。”铁手看了一眼林凡道“准备!”林凡轻轻点头,就在铁手说完的那一瞬间,徐家二老竟然突然冲了过来,若是因为谈判放松了警惕,此时的情况必然十分危机,但是毕竟是混迹了这么多年的人,铁手的经验无疑十分丰富,这件事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徐家二老岂会善罢甘休,算准了二人会突过来,铁手又岂能没有准备,反手摸出一手柳叶飞刀,一股罡气瞬间覆盖在之上。

    “喝!”林凡几乎同时低喝一声,再次通过天地元气凝聚了一把大刀,朝着突过来的一人径直劈下,而另一边飞刀甩出,直接逼得来人进了水里,林凡这边只是堪堪将其逼退,“你拦得了第一次还能拦第二次吗?”不知道何时先前受伤的那位老者手上多了一副尖爪,通体黑亮,必然不是凡物。“九阴!”老者下意识的一声低喝,只见先前被逼入水中的老者突然冲出水面,三道光芒一闪,正是那手中所带利爪的抓痕,似乎撕裂了空气,径直冲着铁手而来,而铁手号称铁手,自然也是有自己的特点的,他的武器就是一副拳套,由天外陨铁制成,轻若无物,但却坚硬无比,几乎无法破坏,据说这副拳套是一位无法想象的大能者炼制,也是铁手一次机缘巧合下得到的,“看看是你的爪利还是我的铁拳硬,铁手不避不闪,直接以双拳迎合而上,就在接触的那一瞬间,一阵气浪炸开,将两人都生生逼退数米远,惹得江面又是一阵翻腾。

    “小子,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束手就擒吧,哈哈。”和林凡正在交手的那老者似乎发现了林凡真正实力不如自己,变得步步紧逼起来,虽说绝对的力量压制能占到上风,但是一个绝对的道理就是当以绝对的力量压制后,自身由于那种优越感自然而然的会放松防守,一旦露出破绽,就将是致命的,林凡有着更高层次的战斗技巧,所以虽然在实力上有差距,力量上被压制,但林凡并没有真正的败退,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等那个老者的失误,一旦出现,他将会像一击毙命的蛇,迅猛而致命,事到如今,已经不需要存在任何怜悯之心,早已经是生死之搏的仇人,也就不必再去管那些世俗套路,能赢就能活命,败者亡,这就是大自然的铁律,在任何时候适用。

    铁手这边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两人实力相差无几,打起来更是势均力敌,反倒是那老者出于下风,毕竟之前林凡那一下还是真真实实的伤到了他,此时一旦碰上和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弊端立马就暴露出来了,“机会!”林凡眼睛一亮,只见那老者一脚踹来竟是用了十成十的力气,上半身因为这巨力显然有些丧失平衡,正常人看来这凶狠的一脚在林凡看来却是绝对的机会,就看能不能把握了,林凡双膝微蹲,做出一副要硬抗的姿态,而在那老者轻蔑与林凡这种要硬抗的姿态时,林凡突然姿势一边,哪有什么要硬抗的道理,一个侧身,堪堪躲过这一脚,那老者这时已经反应过来,林凡这是要截住他的上盘,如此巨力之下,他一定会被借力反打,一个不好就会伤及内脏,即便他已经预料到即将发生的事情,但是林凡又怎么可能会让他安然应付这次危机?

    等待了这么久就为了这么一个小破绽,绝对不能让他继续保持完整的战力,所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林凡此时正是抱着这种心态,积聚了全身元气于右拳之上,砰的一声巨响,只见在江面上溅起一阵十米多高的巨浪,那位徐家老者大意之下,竟被一击直接打入江底。 “老四!”和铁手正打的不可开交的那位恰好看见了林凡将他打入江底的一幕,那一击的威力明显已经足够威胁到生命。迅速拉开与铁手的距离,只见他想也不想,一头扎进江里。“好小子,深藏不露啊!”那一击的爆发饶是铁手看了也都心惊,如此一击,即便不死也绝对没有了再战之力。“铁手大哥,我也已经脱力了。”勉强维持着自己踩在江面上,此时的林凡也不好受,毕竟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即便这一击得手,也已经是最大化的优势,而到此时两人才终于松了口气。“不能让他们离开。”

    铁手当即准备进入江里,痛打落水狗,否则让他们逃掉,以后的日子怕是在难以出现这样的机会,必然是要做到一击必杀的效果。然而就在他们想要追击时,一种不安的感觉升腾而起,却见刚刚下去的两位老者此时竟然又出现在江面上,那位老四此时已经奄奄一息,丝毫没有了再战的能力。“很好,很好,你们真的让我动怒了!”“老三,真的要用?”看见这种情况,那位奄奄一息的老者眼中竟然闪过一丝不舍。林凡和铁手看的疑惑,一时竟然忘了乘胜追击,犯了大忌。只见那灰袍老者手上突然出现了两颗丹丸,一股异香飘散开来,即便是林凡和铁手远远隔着闻了一下,顿时也觉得神清气爽。“不好,是丹药,没想到!”

    铁手的脸色突然凝重起来,在他们这一阶层早就有流传徐家有炼制丹药的能力,这已经是流传已久的传闻,从徐家立足开始就已经流传开了,只是众人谁也没见过,况且徐家的隐藏实力的确不容小觑,也就没人去深究这件事,但现在看来可能不是因为徐家的丹药没人见过,大多都可能是见过徐家人用丹药的人都已经死了。“眼光不错嘛。”灰袍老者服下丹药,一脸讥讽的看着林凡铁手二人,在二人的感觉中,面前这两个已是残兵败将的人气势竟然在急骤上涨,很快就到了开战之前的水平,甚至还在涨,铁手满脸无奈,此时在动手已经迟了,而自己二人更是已经精疲力竭,如何同这徐家二老争?“你们徐家隐藏的好深,既然有如此高手为何还要找我?”“呵呵,找你?我们徐家立家以来,高手繁多又岂是你能料想?有些事情你们还是不必要知道的好。”那两位老者满脸的得意。“这徐家究竟有什么秘密?”

    这是林凡和铁手同时思考的一个问题,林凡到现在也终于不得不认清一个现实,那就是他和铁手今日最后怕是难以善终,说不得也只有自损修为了.有了计较,林凡此时并没有太多的慌乱,底下声音和铁手知会了一下,铁手仍然一脸惊愕的样子,这只老狐狸!林凡看着铁手的表情,心中不由一阵好笑,对面的两位怕是此时看见铁手的表情,更加以为吃定自己了,而铁手此时脸上的表情由惊恐转为绝望。“铁手,难道你是要和我拼命?”那老者玩味的看着铁手,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脸上的表情着实十分犯贱,其实也怪不得谁,那两颗丹药的价值林凡他们是无法想象的,这两位心里现在十分的肉疼,那种感觉是铁手和林凡无法想像的,不做出这种表情,难以排解他们心中那股滴血的感觉。

    铁手此时动用了全身的元气,看起来就像要做殊死一搏一样。“哼,不自量力!”看见这个情况,那两位老者直接踏水冲了过来。“准备。”林凡一声低喝,那两位闻声,不自觉的停顿了一下,下一刻,竟然林凡和铁手突然消失,而铁手那一时半会的调用真元,竟然只是形成了拜拜两个大字,看到此情景,那两位老者突然倒喷一口鲜血,茫然的立在江面上,而回到家族中,还有什么等着他们他很清楚,一百多年来,这是唯一一个在他们服用丹药后逃走的人,想到族中的规矩,这两人瞬间面如死灰。

    江城市内某酒吧中,“哎呀,林兄弟,厉害!”铁手此时就像一个普通人,携着林凡正在某个不知名的酒吧吧台喝酒,那里有高手的风范?而林凡此时也显得十分惊讶,没想到这位铁手帮帮主竟然也是性情中人,原本以为铁手不屑于来这种地方,没想到??????“铁手大哥,小弟也服你,没想到你堂堂一个大帮派的大佬,自己手底下那么多酒吧不去,竟然能来这种小酒吧晃悠,服了。”林凡双手一拱笑道。“林老弟你就别笑话我了,我手底下那些场子我敢去吗?而且据我经验这个场子是妹子最多的。”说完铁手的眼光肆意的瞄向各个角落,那一脸的猥琐样子丝毫没有当大哥的样子,十足一个地痞流氓。“不过话说回来,想起昨天哪两个老鬼我就好笑,看到他们那副样子没?还以为吃定我们了,哈哈,没想到林老弟你?????哈哈,笑死我了。”此时的铁手根本就不像林凡第一面见他时那样,那感觉,林凡真他妈想说一句,“你他妈是小流氓把!”又是一杯酒灌下,吧台服务员脸色难看的说道:“您已经消费了1万元了,按照规定,您现在的先支付支付这一笔钱,实在抱歉先生。”

    服务员看着已经堆了一人高的酒杯,脸上的惊讶已经麻木了,这他妈是人吗?就这样两个男人,一晚上喝掉了酒吧当晚的储量,就因为此,酒吧工作人员又赶紧从外仓调了一车过来这才解决了当晚的正常营业问题。“今晚运气不好,来得妞一个比一个差!”铁手再一次环顾了一周,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突然他眼睛一亮像是发现了新世界一般。“嘿嘿,有了!”林凡对这家伙实在是无法再忍耐了,也不知道他的内脏是怎么工作的,按年龄说铁手其实已经是迟暮老人了,奈何修真者表面不能以实际年龄来判断,所以现在的铁手表面看起来就如三十多岁的壮年一般无二,这个年龄阶段的男人正是夜店最受欢迎的男人,自然铁手在夜店很是混的开,在他手上过得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最后还对林凡说,其实这是一种修炼,更是让林凡几近崩溃,这尼玛还能更坑爹一点吗?

    这家火给林凡知会了一声,便自顾自的走向了一个胸大,翘屁股的女子,看的林凡更是一阵干呕,心到,铁手大哥,原来你就是这么个口味?一夜放纵,林凡再度回到了自己的生活中,经过打听,发现南宫玉儿的确是去旅行了,是国外,走的匆忙,当时给林凡电话却没人接也就没人再通知林凡。南宫玉儿这一走,林凡顿时觉得无所事事,似乎生活都像变了个味道,想起之前徐家的那两位,林凡不由得一阵严肃,这必然是一个大患,只是不知道为何,这几天徐增金也没有出现在江城市民众眼中,这不得不说明,在这一段太平日子背后怕是会有更加重大的阴谋,只是不知道为何,按照道理来说应该立马来灭口的徐家竟然迟迟未有动作,其实这也是这些天林凡一直和铁手待在一起的原因,

    其一,他的自身功力已经下降到后天巅峰,因为施展之前的遁法,林凡不得不透支运用自身潜力,头一次用自然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但是过多使用后果会相当严重,和铁手待在一起一来可以保证自身,而来实力不分散可以防止逐个击破,修炼界有一个规定就是先天以上的实力不得在世俗界中露出相应的实力,否则将会被联合诛杀,这一条铁律怕是也是徐家没有找林凡灭口的原因,这类事情被传播出去总比家族被灭要好,况且林凡愿意说就会有人信吗?徐家也并不是没有算计,林凡料想至此,自然也就没有了之前那样警惕,每日该干嘛干嘛,似乎已一切已经回到了正轨。先前那些探险家提供给自己的资料有很少是有用的,而从铁手那里林凡却得到了真正适合修炼的绝妙之地——梅里十三险峰。

    再过一段时间,林凡也必然要投入到修炼当中,一是尽快将受损的实力恢复,要找的那几味药世俗中林凡打听了一下,的确是还差最为关键的一样,其余的几样林凡花了30多万的情况下已经在昨天买到手中,剩下的一样也只能依靠他自己去那些绝地寻找,毕竟,这些药材的习性他是知道的,因为他自己曾经除了是一位修炼者之外,同时也是一位低阶的炼丹师,这的得益于他的那个老鬼师傅,一个空冥期的强者,更是一个高阶的炼丹师,作为他的徒弟,林凡又怎么可能不会一点,只是就在可以接触到师傅真传的时候林凡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林凡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实力划分是否和他之前的划分一样,但从林凡的观察来看,这个世界的修真体系和自己来之前的修真体系是完全一样的,尽管未曾接触真正的修真者,但是类似于铁手一类的人已经可以十分明显的表现出来了,林凡也坚信这个世界绝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比如之前的徐家二老就是列子,这个世界的修真之风尽管不是全民皆知,但是绝对已经自成体系,更多的可能是这些已经脱离凡胎的人不想引起世界范围内的轰动。

    其实林凡的猜测正是正确的。林凡这几天去了几次南宫玉儿的家中,她的家人只是说她去旅游去了,并没有再说什么多的,其实林凡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不妙,但是有说不上来是什么,毕竟那是她的家人,没有必要欺骗自己,但是林凡忽略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如果对方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南宫玉儿家族众人的想象,神一样的降临在南宫玉儿家里。(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