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 云滇古城【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03 19:41 | 5544字【收藏本书
    “只要你不杀我,我什么都做。”看见眼前的一幕,混混头领一阵心虚,这还是人吗?林凡看着他,眼神中一片冰冷,就像看着死人一样,没错,他已经是死人了,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而已,这样的渣滓,不铲除,以后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着了他的道。混混头领颤颤巍巍的走进驾驶室,林凡管也没管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那些人。“没想到竟然会有如此歹毒的人。”林凡刚刚到云滇就碰上这些事情,心情自然很是不愉快。就在这时,林凡的电话响起。 “喂,老公,你到哪里了?”打来电话的正是李丽,听着还在江城市的李丽的声音,林凡心情顿时就好了许多,渐渐忘记了这些不愉快,似乎就和李丽聊了一会儿,此时林凡已经到了酒店门外。“您要的酒店到???到了。”

    混混头领颤抖着提醒林凡,生怕惹怒了这位,直接结束了自己的性命。“不错,你可以走了。”林凡看见眼前的酒店,眼神不由也是一亮,不愧是旅游城市最为豪华的酒店,这头领知道林凡不是缺钱的人,只为舒服二字,当下自然也是顺了林凡的心里,直接驱车到了云滇最好的酒店。林凡似乎是夸赞一样的在那混混头领左肩拍了几下,听见林凡的话,他哪里还敢逗留,一溜烟立马上了车,踩上油门就走了。“十,九,八????,一!”林凡走进酒店的同时心里在默默的计数,就在他数出一的那瞬间,本以为逃得性命的头领突然一阵痉挛,直接猝死过去,竟然连脸上的表情都还是以为侥幸逃生的开心模样,其实也怨不得林凡心狠,实在是类似此类渣滓,既然政府管不了,他林凡虽然不至于刻意去找麻烦,但是既然他碰上了,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您好,女士,你要的房间已经没有了,现在就还剩下一套标准间,请问你还要吗?”就在林凡以为可以睡个好觉休息一下的时候,前台的噩耗就像直接敲在林凡心上,那种痛??????“你不要我要了啊!”

    林凡此时哪还管什么总统套房,就眼前这一套,先拿到手再说。“嗯?”前面的女士疑惑了一下,转头看向林凡,露出一阵微笑。“不介意的话,我们就住一间吧,我叫陈好,背包客!”女子看见林凡毫不避讳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友好。林凡当然知道背包客是什么,只是很惊讶竟然才来云滇就让自己给碰上了一个,所谓背包客就是一人一包,四处旅游的驴友,走到哪里就睡到哪里,自然也有穷游的和像眼前这位似乎不差钱的,各有各的体会吧。“你好,我是林凡,既然你都不介意,我实在不想再换酒店,那不如就这样好了。”林凡见女子大度,林凡作为一个男人自然也不会小家子气,况且他又不吃亏?

    眼前的女子大约二十五六大小,正值青春年华,这个时候一人一背包出来旅游还不用考虑花钱实在是一种很好的享受。在前台服务员讶异的目光中,女子付了房费,林凡拎着包裹,自然包括那位叫陈好的背包客的,两人一前一后,随着接待一起上了电梯。“你也是来看云潮的?”陈好看着林凡随意道。“嗯?云潮?那是什么?”林凡一脸茫然的望向陈好,心中满是疑惑,难不成我还赶上什么重要的景观?林凡不由心中暗暗叫好,看来自己这次的行程也不全是霉运,这个什么云潮想必也是人间奇景,不如看完再进山也不是不可以。

    “这你都不知道?”陈好脸上的震惊无异于当年一个叫哥伦布的发现了新世界一样,林凡看见陈好脸上如此表情,心中一阵寻思,快速的翻阅着以前的记忆,终于找到了一篇观云潮的文章,那是林凡在小学时学的一篇写景文,回忆了一下内容,林凡也渐渐对这云潮期待了起来。”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林凡身形一阵,瞬间找到了依靠。“我就是逗逗你!”林凡装出一副知识渊博的模样,沉声道。“真的假的?”陈好看见林凡前后这么大差别,哪里还不知道之前的林凡的确是不知道,但是现在也不像不知道。“那你说说,云潮是什么?”陈好不甘心的问道,刚刚林凡的表现分明就是不知道,这天底下居然还有不知道云潮的人!陈好就像发现了什么笑点一样,一双眼睛瞪得浑圆,好像要把林凡穿透一样。“每年五月底??????”

    林凡稍一回忆,竟然就着以前的记忆,将这篇文章背了出来,而旁边的陈好听着听着突然就笑了,而且越笑越猛,直到一起上来的接待也实在突破了职业底线,开始跟着笑起来。“这??????”陈好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是又因为笑的停不下来,根本就说不出来,林凡见状,老脸一红,干脆看也不看这俩人,一人低着头往前走。“喂,你上哪儿去?”终于陈好不笑了,此时的林凡已经走了十米开外,此时的林凡才注意到陈好站立的地方面对的房门已经打开了,林凡不由想一头撞死在墙上,这还有完没完?走进房间,林凡终于找回来一丝安慰,即便是标准间,这酒店的配置也是极为豪华了,怪不得一晚上连标准间也得700元,“你睡这个,我睡这个,没问题吧?明天的饭钱你管,就当付房费了,行?”陈好指着房间的两张床,分配到。“可以,我没有意见。”林凡本还可以动动歪脑筋的,可是也不是陈好长得不好,只是一般,虽然她的身材极为火辣,但是林凡一想起李丽和南宫玉儿,就觉得眼前的这位陈好瞬间低了一截,而陈好此时也觉的奇怪,因为一般像这样的事情都会发生点什么,可是这个林凡好像没注意到自己的存在一样,难道脸上这块面具真的有那么差?

    何况自己的身材摆在那里,这人不是无能就是傻!陈好心中不由的一阵闷闷不乐,林凡的毫无作为分明就是对她女性身份的侮辱。而此时实在有些累的林凡什么也没想直接躺在床上衣服也没扒就睡了过去,听见微微起伏的呼吸声,陈好真相一脚踹死这死人,但细细看来又突然觉得这人颇有意思,换洗了一下,陈好也沉沉睡去。待得第二天林凡起来时,陈好已经不见了踪影,估摸着是去逛云滇古城去了,林凡所在的位置隔云滇市的主要景区云滇古城并不是太远,既然到了这里,林凡自然不会吝惜这么几天时间,所谓体味百态,其实这也是一种修炼方式,林凡收拾了一下走出酒店时已经是正午了。

    在大街上叫了出租车,林凡也直奔古城而去。还没到古城,林凡在车里就听见司机一阵说道,脸上的自豪不用言表,就像这古城是他家的一样,说的林凡是一阵翻白眼,只是没好意思当场发作。“到了,40元,玩的愉快。”司机按下了表,林凡结了帐,站在古城门口,闭上眼睛细细感受了一下,心中还是有些震撼的,感受着古城的气息,林凡估摸着怎么着这古城也有八百年以上的历史,之所以林凡能够估摸出来,就是因为林凡穿越来之前的世界都是老城,因为有着阵法加持,上千年的老城比比皆是,但是在这里一个毫无防护措施的八百年古城完好的出现在眼前,林凡心中是极为震撼的,一旦一座城失去了阵法的保护,这座城在短短几十年里就会彻底烟消云散,这是林凡的常识,而在这里林凡又一次的认识了对他来说这个崭新的世界。

    走进古城,一种厚重的气息迎面而来,此时是正午,古城内的人并不多,所以并没有太多的人声鼎沸,相反的是古城的严肃表现的淋漓尽致,走走停停,林凡渐渐的也融入到一个旅游人士应有的心情当中,不知不觉的,他的心境竟然在慢慢拔高,这是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的,原本属于金丹期的灵魂层次此时竟然在上涨,竟然隐隐已经到达了元婴期的边缘,就在林凡深深沉醉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阵熟悉的声音,将林凡拉回到现实中,这一瞬间林凡就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境界竟然提升了一个档次,心中不由一惊,要知道修仙难在灵魂境界的提升,只要灵魂有所突破,那实力上的事情完全不用担心,基本上现在给林凡几年时间,不出意外,林凡将一举恢复到以前的水平,毕竟这个灵魂境界已经可以初步引动天地元气入体了。林凡顺着声音看去,不是别人,正是陈好,此时不知何故,被一个古城内的店家堵在门口,争执起来。

    “这分明不是我打碎的,你别欺人太甚!”姑娘脸上满是愤慨,好歹是住在一个屋檐下,林凡在人群中看着陈好,但是并没有立马上前,看着陈好此时的状态,林凡此刻是大呼过瘾。“叫你笑我。”林凡暗暗叫爽,就在林凡看的一阵舒爽时,那店家竟然不由分说动起手来,拉着陈好就往里走,看归看,林凡不可能真的看着陈好被拉进去,当即走了出来。“店家,这位姑娘怎的你了,非得拉着人家进去?”林凡并没有立马的表明自己和陈好认识,帮人最好是不露声色,要是让店家知道,肯定反咬一口说自己和陈好是一伙的,到那时真的就说不清了。陈好看见林凡来了,心中不由一喜,看着林凡那还不知道林凡的意思,也没有和林凡相认,张开嘴就哇哇哇的哭了起来。

    “这位帅哥啊,这店里有个玉器,我好奇就走近看了一下,谁知道突然一阵晃动这玉器自己掉下来就摔了,我是碰也没碰,这店家非得无赖我,让我赔偿损失,你的为我说句公道话啊。”林凡一直注意着店家,发现陈好说这话时店家的表情明显有了一丝的不安,但是马上就恢复了常态。“你不要血口喷人,难不成我还诬赖你不成?好歹我这也是百年的老店子了。”店家一脸委屈,那样子实在是要多可怜有多可伶,林凡这一看那还不知道是这店子故意诬赖想讹点钱,当即不由分说,走进店子,看了一下放玉器的那个柜子,这一看恰好就看见了柜角有一点绒毛,再一看店老板脚上穿的刚好是一双布鞋,因为穿的时间太长已经开始掉绒了,觉察到这点林凡对着陈好暗暗点了点头。

    “老板,你这鞋质量不是很好啊,怎么还掉毛?是不是该换一双了”林凡看着店老板,站在那个柜角旁边,看着柜角对老板说道,那老板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鞋子,心中暗道不好,看来是碰到高手了。“小伙子不错嘛,多谢提醒了”店老板装出一副笑脸努力的对着林凡笑了笑,又转头对陈好不耐烦的说道,“诶,算了算了,算我倒霉,这件玉器就当我赔你了,诶,看你一个女孩子家也不容易,我不追究了,你走吧。”围观的众人一阵唏嘘,自然是知道了真正的实情,店老板见识不对,立马溜了进去。

    围观众人渐渐散去。“谢了,没想到你这呆头呆脑的傻蛋,还有两下嘛。”陈好稍微吃力的拍了拍林凡的肩膀,毕竟林凡一米八的身高摆在那里,对于陈好一米六的身高来说已经是庞然巨物了。听着陈好说话,林凡不由得一阵暴汗,这我还成呆头呆脑了?“好歹我救了你,你不感谢我也就罢了,有你这么损人的?”林凡一脸不爽的看着陈好,就要单走,却被陈好一手拉住。“好啦好啦,我错了,我给你赔罪,你要吃什么?我请!”陈好一脸笑容的看着林凡,这么好用的一个保镖可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要是知道陈好的打算,林凡估计又想一头磕死在这儿。林凡本就是打算来逛逛的,自然也不介意多一个人虽然陈好看起来不像大美女,至少长得也还对得起观众,能看。随即和陈好一路走走停停,不知不觉竟然就已经到了晚上,而陈好这才让林凡又有了新的认识,这货还是人吗?

    林凡心中有了大大的疑问,因为这货从正午开始,看到什么吃什么,直到这时,陈好依然没有停下,若不是林凡亲眼看见了陈好那完美的身材,估计林凡此刻已经要崩溃了,这样吃法简直就是吓人!“走吧,我们去江边玩玩,据说云滇的江畔夜景才是最好的。”江名丽江,这条江穿城而过,江边都是古老的吊脚楼,木架的结构更为此添加了几番韵味,林凡携着陈好自然也不会错过,不知不觉的陈好竟然牵着林凡的手,走上了丽江上的木桥,站在桥上,一阵阵风袭来,顿时带给人一种清凉,月光清冷。“好强的灵气!”

    林凡突然心底一惊,而陈好仍然赤脚泡在江水中,踢着水嬉戏。“你先自己玩着。”林凡看了一眼坐在眼前的陈好,当下说了一声,也不管陈好什么反应,当即盘腿坐了下来,引动了体内那一丝原本属于金丹期的真气,这一丝真气是林凡穿越而来时附在灵魂上的一丁点,此刻就如一丝青烟开始游走在林凡的体内,林凡修炼的功法并不是师承何人,而是在一次采药时偶然获得的,名叫“天荒不死玄功。”就连当时林凡的师傅也未曾听说过,但是此功法极为霸道,当时是一股真气强行进入到林凡体内还废掉了林凡之前的功法基础,此后林凡不得不改修这种功法,当然林凡一直就在要仗着此功法渡劫的时候被偷袭就来到了这里,这部功法究竟有什么妙用林凡此刻一点也不知道,但这么霸道的功法林凡也是头一次见,所以林凡也觉得不会差到哪里。但此刻的林凡终于体会到了这部功法的妙用,还是两个字“霸道”,

    就在林凡引动功法的同时,那股庞大的灵气竟然疯了一样开始往林凡体内灌输,这股灵气并不同于天地本源的元气,而是某些天材地宝上才会出现的久经沉积的真灵,在古城内的人只觉得呼吸瞬间感觉舒畅了特别多,在林凡身旁的陈好感觉更甚,忘我的在一旁闭目养神起来,也亏得古城内没有什么高手,只是觉察到了异样,但是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发现,这股灵气,若不是先天巅峰,一只脚踏入金丹的人是不会发现的,但是古城内没有,不代表古城外没有,相隔两百余里的梅里十三峰某个岩洞中,一席破烂衣服,席腿盘坐的老者突然睁开双,眼,“是谁引发了古城内的这股灵气?”

    老者心中疑惑,正准备动身时,这股灵气突然消失,“嗯,是我多虑了?”老者再次感受了一下,发现灵气真的消失,又重新闭上了双眼,同时在梅里十三峰内,还有其它几处洞天发生了同样的情况。而此时的林凡显然是极为震撼的,他刚刚并非想要吸收这股灵气,只是想借着这股灵气,将其周围的天地元气吸收过来而已,毕竟像这样的灵气,估计已经是汇聚在一起几百年,并不是想要吸收就能吸收的,即便是元婴期的高手来,想要收取也是极为费力,其实林凡的估计错了,并不是没有这样的高手打这股灵气的主意,比如刚刚那个睁眼的老者,那些人都失败了,

    而刚刚想到这个林凡再次疑惑了一下,刚刚那股灵气明明是被自己吸收掉了,那这股灵气现在在哪里?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实力,仅仅只是靠着刚刚的那股灵气恢复了在江城市的实力,先天中期,隐隐强上了一分,但是那股灵气的庞大完全不只是这么一点,想到这里林凡一阵思索,几分钟的吸收竟然将那一股庞大的灵气吸了个一干二净,只是还有一丝残留在江底,这江底究竟有什么?不多时,林凡竟然发现刚刚被吸收掉了的灵气竟然又恢复了,这不由让林凡对这江底生起了一份好奇,再次催动功法时,江底的那股灵气好像已经失去了之前的灵动,并没有与林凡形成呼应,这是古城内的人相互问道,竟然都是觉得身轻体健,好像年轻了许多。(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