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迎战【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20:38 | 3099字【收藏本书
    正午,烈日骄阳似火。

    先锋官军帐中,南洛正与三位将领讨论战事,魏普元帅领着徐振走进南洛军帐。

    “南先锋,且慢探讨战事。这是朝廷派来的徐振将军,即日起便是你的副将。”

    “下官参见南洛南先锋!”徐振向前一步单膝下跪双手作揖,一幅恭恭敬敬。

    “徐副将快快请起。”

    徐振站起来后看着眼前的女子,一副金盔在身,好不英姿飒爽,怪不得太子如此爱慕,将南洛放在任何一个环境里相信都会有大批大批的男人喜欢。

    “报——!”一士兵突然疾奔入帐外。

    “快报!”南洛立即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似乎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启禀南先锋,前方来报,敌军已派三千精兵在阵前叫阵,是否迎战!”

    “下去吧。”南洛双眉紧皱,思索之后转身问道三位将士:“各位有何高见。“

    “先锋,下官认为不可迎战,我军刚刚驻扎在此,众将士精疲力竭正需要养精蓄锐,待到——“

    “不可,我军一路气势高涨,胜仗不断,正是乘胜出击的最佳时刻。“

    南洛转脸看向徐振:“徐将军有什么好方法吗?“

    徐振低头不语,半晌抬头:“南将军,下官认为由下官带领一千精兵前去迎战即可,既可以让大部分兵将得以休息,也可涨我军之士气。“

    “一千?“南洛不可思议的看着徐振,这是一比三的比例啊。

    “是的,一千足矣。敌军此次来犯意不在胜,而是在于骚扰。敌军得知我军将领休息不好状态不佳,特地前来挑衅,只是为了挫我军锐气。“

    “好,就给你一千,即可出战。“

    战场上,两侧青山环绕,中间两军对峙,鼓声雷动,徐振一骑当先。

    约是打个盹的功夫,帐外鼓声顿止。徐振回到帐中,脸上的笑容已是说明了一切,南洛满意的朝徐振笑了笑。

    夜晚,军营中,笙歌四起。

    魏普手中举起一杯美酒望向坐下一干将士。

    “众将士,今日徐副将旗开得胜,为我军又添一场胜仗!敬徐副将一杯!”

    徐振起身,缓缓向各位举起酒杯示意。座下众将士欢呼不止,唯有南洛。

    原来,南洛收到来报,敌军悄然偷袭,已经将自方粮草截去,目前自方粮草若是用来维持整个大军,不会撑过三日。目前,这件事还不能让主帅知道,她已经通知其他将官不可想主帅禀报。

    自身前世是特种兵出身,七日不进食对自己来说不是问题,可是军营中大多士兵身体素质本来就是一般,若是粮草不及,怕……..

    念及此,突然想起自己奔赴战场,从宫中逃出来的路上曾借宿于雾隐阁。雾隐阁阁主孟祥乃是全国首富,账上财产富可敌国,只是,不过一日交情,虽说很是聊得开,但是人家会帮忙吗?

    就在此时,一士兵模样之人悄悄趴向南洛耳边。

    “南姑娘,我家主公有请,帐外十里小树林。”

    转身,那人早已混迹于人海中不见踪影。

    南洛心怀疑惑,不得其解,但是万恶的好奇心驱使着她手中紧握一把紫金绢花匕首,向十里外小树林走去。

    前方一人影徘徊,从身影上看,有几分熟悉却又不好确认。

    “南姑娘,是你么?为何不出来见我?”

    南洛缓缓从树后走出,盯着眼前人,不由得一笑:“我以为是谁呢。孟祥大哥,原来是你啊。”

    “手中还是那把我赠与你的紫金绢花小刀?”

    “孟大哥,不是吧,后悔了?舍不得了?来找我就是为了要回这把小匕首?”

    “哈哈,当然不是,我知道你有难,特来助你的。”说罢,手指悄悄在南洛鼻尖上拂过。

    远处,徐振悄悄躲在树梢上望向这两人,偷听着他们的对话。

    从南洛离开席位,徐振也假醉辞别魏普,偷偷跟在南洛身后,虽说南洛前世是顶尖特工,但是徐振的跟踪技术却超出了南洛的反侦察能力。

    宫中,玄毓望着手中刚刚飞鸽传书来的纸条,心里不禁有几分焦急。

    次日,南洛刚刚朦胧醒来,收到孟祥的飞鸽传书,原来,孟祥赠与的粮草已经到达,正准备入库。这一下可好了,解决了最重要的问题,就可以放心的打仗了。

    全军休整了三日,众将士神清气爽,精神饱满。三日来,两军对峙不下,却是没有一方出兵。

    而这三日来,徐振也不曾闲着。他当初带着太子的使命而来,自然要出色完成。他这三日各种暗地观察,发现南洛闲时总会盯着北方发呆,手中握着一串珠链。

    玄毓也每天都能收到徐振的飞鸽传书,对于南洛,也放心了许多。

    三日后,南洛与魏普元帅及众将士商议之后,决定主动出击,全军已经整装待发,只等一声令下。

    南洛走上将台,望向台下一万兵马。

    “今日,本先锋受元帅之令领兵出征,本次出征欲在将敌军赶出塞外,保我家园和平,愿众将士能随我与敌军决一死战,不胜不返!”

    “不胜不返,决一死战,不胜不返,决一死战!”台下一万将士的呐喊声响彻云霄,气势如虹。

    南洛满意的笑了,前世为国效力单枪匹马,今世保家卫国,指挥三军。

    大军浩浩荡荡的出发了,疑惑的是一路不见敌军踪影,莫非是望风而逃了不成。一路行军,南洛越来越感觉不对劲,敌军不可能这么快就撤得无影无踪,一路上到处都是被丢弃的盔甲的帐篷。

    行到一处三面山口,地形狭隘的地方,南洛突然下令停止前进,可惜为时已晚矣。大军就在准备撤退之时,三面山上突然涌出敌军数万,弓箭手数不胜数。

    这是南洛第一次败仗,被埋伏不在少数,可是每次都是毫发无损安全突围。可是这次变得不一样了,敌军做好了十分的准备。

    看着自己身边的将士们一个个倒下,南洛怒吼,举起手中利剑单枪匹马闯入敌军阵营,奋命厮杀。

    突然,一阵箭雨射过来,南洛一双秀目微颦,已是做好战死沙场的准备。就在此时,徐振猛地一跃扑在南洛身上,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这一波箭雨的攻击。

    太子所赋予的使命徐振只能完成到这里了,为了履行对太子承诺的保护南洛的诺言,徐振舍弃了自己的生命。徐振眼睛紧紧瞪着南洛。

    “南姑娘,其,其实,我是,太子,玄,玄毓太子,派来,保护你,的。太,太子爱你。”话说完,便躺在南洛怀里,永远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南洛眼角的泪终于不再受眼眶的束缚,疯狂的飚出来。败局已定,虽心有不甘,但是已经没有力量再去反抗了。

    不知过了多久,南洛缓缓睁开了双眼。

    金碧辉煌,顶上图案遍布龙凤。

    “你醒了?”

    南洛侧过头去看向说话的人,紫金冠,金玉带,俨然一副皇室贵族的模样。是玄毓吗?

    “这里是哪里,我,我不是在战场,啊?”南洛望向自己的身子,一身的盔甲已不知取向,此时的自己赤身胴体裹在金丝绒被中。

    “不要激动,御医说你受了重伤,不可以激动的,不然恢复的就会慢。这里是天仪国的皇宫。”

    “天,天仪?”南洛一头雾水,不过这是自然,她重生今世降落在夙姜,所以只知道夙姜国和青鸢国,青鸢就是侵犯夙姜的国家。其实在这个世界,一共有四个国家,夙姜位于北,属四国之最大,青鸢位于南,天仪位于东,属四国之最小却是最富,隶星位于西,与三国交好与世无争。

    “恩,我是天仪的皇长孙,乾斌。你真漂亮。”

    南洛这才仔细看向眼前人,虽说乾斌身材并不魁梧,但是眉清目秀,长得十分秀气。

    正准备说话,却是昏了过去,身上的伤受的太重了。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醒来的时候身边芳香四溢,满是花瓣。南洛猛地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身子,不知何时已是换了一身装束。

    乾斌推门而入,看着南洛。“醒了么?快七天了,终于是醒了。“

    南洛看着乾斌,微微一笑。“谢谢你,是你从战场上把我救回来的吗?“

    “我与下人们出去涉猎,不小心迷了路,走到一处荒境,三面环山地势极其险恶,地上血流成河,满是尸体,你是我们从死人堆里救出来的。“

    “真的是全军覆没吗?”南洛紧紧握住乾斌的手问道。

    “应该不是吧,当世地上很多丢弃的盔甲,长枪之类的,我们大概清理的几千具尸体。“乾斌笑着拉着南洛的手缓缓松开。

    夙姜,宫中,玄毓手中握着前方的战报。

    南洛阵亡,徐振阵亡,为国捐躯,损兵数千。

    阵亡了,是再也见不到了吗?为何命运苦苦捉弄呢?明明不欢喜却偏偏爱上,明明爱上却生生分离。

    天仪,宫中,乾斌挽着南洛的手漫步在花海之中。

    “南洛,心情舒畅些了吗?“

    这些日子,乾斌对南洛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实让南洛非常的感动,南洛也深深心知乾斌对自己的爱慕之意,自己也逐渐对乾斌的感觉变得模糊起来。

    “乾斌,我想回去了。“南洛突然停下来,抬头看着乾斌。(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