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牢狱【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20:39 | 3191字【收藏本书
    决定好了吗?回去。如果决定好了,就回去吧,我必须尊重你。希望你可以过得很幸福,不要让自己受委屈,如果觉得不开心,天仪皇朝永远为你敞开。“

    看着眼前清秀的男子,是一国之君的长孙,却对自己如此痴心,而自己心里却还是装着远在北方皇室那个魁梧俊秀的太子。

    不是为了权贵,不是为了荣华,只是追寻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觉。

    离开了天仪皇宫,南洛马不停蹄奔赴边关阵营。当南洛的身影出现在军营阵前的时候,全军沸腾了,魏普听闻此事,更是直接从帐中跑出迎接。跟随南洛身后的,还有乾斌派出的天仪皇室亲军三千。

    “南先锋,多日来,可安否?”

    “启禀元帅,安。脱军多日,不曾归营,元帅请治罪。”南洛说毕下马一跪。

    “快快请起,何来治罪之说。只要南先锋平安归来,便是我军之幸啊。”魏普扶起南洛,军中即使男儿也没有像南洛那么英勇善战的,何况早在之前徐振前来参军之时,魏普就已得知南洛是太子的心上人,若是南洛有个好歹,魏普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来不及客套,南洛走进帐中,与魏普商议军事。

    经过多日的休整,大军基本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加上之前孟祥赠与的粮草充足,所以除了阵亡的将士,其他的士兵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碍。

    话说孟祥听说南洛阵亡的消息后,怒火中烧,随即派出培养多年的杀手,数日已刺杀敌将数十名,并且成功刺杀青鸢国大军主帅。

    此时,正是敌军群龙无首,大军混乱之时,正是在伤口上撒盐的好时候。

    即刻,南洛点军三万,三千天仪亲兵开路,浩浩荡荡向青鸢军营阵地进发,发誓为死去的将士们的亡灵报仇。

    青鸢军营,将士们正为大帅于嘉举行葬礼,披麻戴孝,好一片哀怨。

    突然前方探子回报:“夙姜大军来犯!”

    众将士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经过商议,决定以死相拼。

    青鸢大帅于嘉生前帐前三员猛将经过孟祥手下杀手的不断暗杀,只幸存下来一位,奈何兵败如山倒,尽管他奋勇抵抗,血染战袍,也无法阻止军营中不断有逃兵的事实,只得挂白旗投降。

    南洛带领将士们奋勇杀敌,战场上,一女子身披戎装手执长剑,女子生的沉鱼落雁,却不娇弱,英姿飒爽,男儿也叹之不如。

    正杀的汗汗淋漓之时,见远方白旗高挂,夙姜众军士不由得放声高呼。

    次日,敌将于嘉邀约魏普与虎狼山上签订投降条约。

    “魏元帅,我军战败,自叹不如,还望贵军多多宽容。”

    “哼,犯我夙姜者,虽远必诛。你杀我将士三千,我必还你一万。”

    于嘉像魏普身后看去,南洛红唇焦润,皮肤娇嫩,不由得心动。心知此战败于此女,自知羞愧,只得上禀主公,签订投降协议。

    至此,双方交战结束,从此以后,青鸢每年要向夙姜进贡黄金万两,丝缎亿匹,奇珍异兽更是不善其数

    战争终于结束了,魏普带着南洛等人率领三军凯旋而归。

    南洛一路走来,见得百姓不再要受战乱之苦,男耕女织,儿孙满堂,一派祥和,欣欣向荣,而自己也赢得胜仗,班师回朝,不仅可以加官进爵,打破女人不可征战沙场的传统框架,也可以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玄毓。

    宫中,玄毓听闻,南洛并没有死,而且打了胜仗,已经班师回朝,心中喜悦不言而喻。

    然而殊不知,一场灾难正悄悄降临在这美貌女子身上。

    天仪皇宫,大殿之上,金碧辉煌,夙姜皇帝坐在龙椅之上,一副威严。

    “魏普上前领赏,魏普为三军主帅,此战劳苦功高,赏黄金百两,良田百顷,封忠义大将军,另赐府宅一座,常驻朝都。”

    “李儒上前领赏,监军有功,赏黄金百两,良田百顷。”

    “太子贴身侍卫徐振为国捐躯,英勇献身,追封威猛将。”

    “南洛,身为女儿身……“

    “启奏圣上,且慢封赏。下官有多事不解,需要向南洛南姑娘寻求答案。”

    “胡闹,正是大殿封赏之时,岂容你打断,王勋,你是越来越大胆了!”圣上顿感不快,猛地一拍龙椅,站了起来!

    “噗通”一声,王勋往地上一跪,头也不抬。“启禀圣上息怒,老臣只是觉得南洛此女怪异之处奇多,怀疑他是邻国派来的做细。”

    听到此话,天仪皇帝往龙椅上一坐,抚了抚嘴角的胡须,思索了一会儿。

    “王勋,给你一个机会,把你知道的一一道来,我让南洛与你对质,若是污蔑,小心你的性命,不要怪我不念及你多年为国效忠之情!“

    王勋转身指向南洛,冷冷的问道。

    “南姑娘,听闻你乃前宰相南凌天之女,南宰相因犯欺君之罪满门抄斩,圣上念及南宰相为我朝三代元老,为国效力尽忠职守,故留你一条性命,将你流配至西夷官妓。为何今日辗转奔赴沙场,且做了先锋官?“

    听到王勋如此逼问,南洛顿时没有了底,但是前世特种兵的训练里关于心理的训练一直是安燃的长项,对于如此苛刻的逼问,南洛仍是镇定自若。

    “家父糊涂,连累全家满门抄斩,圣上念及我父亲的恩情,将我流配至边关西夷,我却被西夷官兵折磨的昏死过去,官兵误以为我已经死了,把我抬到塞外当尸首一般扔了,当我昏迷醒来之时,身边寒风瑟瑟,我迫不得已到处奔波寻找出路,误打误撞,进了军营。”

    ”开战在即,我军粮草被劫,供应不足,而没有奏禀朝廷,次日就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万担精粮,你又作何解释。“

    王勋的紧紧逼问让南洛有些透不过气,虽说来到这个世界不久,但是和孟祥在一起的时候,听孟祥提起过,雾隐阁富可敌国,四国皆有拉拢之意,而孟祥不甘屈居人下,即使是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孟祥也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多次拒绝四国好意,而夙姜更是常常向孟祥示意,却每次都遭拒绝,与天仪皇室的关系一直处于僵直状态。夙姜皇室甚至曾经下令将雾隐阁赶尽杀绝,却不曾想派出的杀手都被雾隐阁私底下培养的高手一一刺杀。

    见南洛沉默不语,王勋更是乘胜追击,紧紧逼问。

    “再问你,你率领一万大军,鲁莽行事,山谷遇伏,损兵折将,自己也荣幸的为国捐躯,战死沙场,为何数日之后竟重返军营,今日还得胜归来。“

    南洛望向魏普,魏普此时也疑惑的看着她,对啊,明明战死沙场为何今日活生生的站在大殿之上,当初南洛回到军营的时候,魏普竟忘记问了。

    南洛是不会说出来是天仪皇长孙乾斌救了自己,身为夙姜大军先锋官却被另一个国家的皇长孙救去,还在天仪皇宫修养数日,这说出来无疑是为自己增加了一条令别人怀疑的理由。

    龙椅之上,夙姜皇帝玄殇望向台下二人,南洛虽面不改色,镇定如云,却无言以对,只能由得王勋逼问。

    “南洛,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启禀圣上,南洛无话可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从古至今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既然已经被人抓住了小辫子,挣扎也是无用,不如就随了去吧,只是遗憾不曾向心中牵挂的男儿诉出衷肠。

    狱中,暗无天日。

    南洛如此一娇媚女子沦落至此,免不了遭到可恶的狱卒轮番调戏,还好南洛之名早在夙姜皇室人们心中留下了烙印,虽然调戏,却也不敢过分。

    退殿之后,魏普急忙向太子东宫赶去,玄毓此时还在为南洛的归来而喜,不想此时魏普却急急忙忙赶来。

    “魏将军,如此急促,所为何事啊。太子此时有事在身,不方便会客,请回吧!“诛生在府门口发现魏普的身影,专门上来拦住,不好破坏了玄毓在府上的布置。

    “诛生公公,麻烦通报一下太子殿下好吗?南洛姑娘有难,望太子一救,我想如果让选与太子知道南洛娘有难也一定会着急担心的吧!“

    话音一落,身边却早已没了身影,诛生一听说南洛二字就急忙向府内冲去。

    太子府花园,亭苑里,玄毓见诛生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诛生,莫慌,是出了什么事了?让你这么着急啊?”

    “太子殿下,不好啦不好啦。出大事了!”诛生慌着说道。

    “什么大事让你如此着急,慢慢说,不要慌。”

    “南姑娘被,被**臣所害,如今,如今。。。。。。“

    “这么了,南洛这么了,出什么事了,快说,你快说啊。“听闻南洛出事,玄毓激动地把手中鲜花往地上一扔,按住诛生的身子,急切问道。

    “南姑娘,如今被怀疑成邻国**细,犯欺君之罪,正在天牢里受审呢。“

    “什么?这么会有此事,快快备马,我要去见父皇。“

    玄毓骑上诛生备来的千里良驹,马不停蹄的向大殿奔去。虽是太子,但是想要见皇上也是要有宦官通告的,来不及等什么狗屁通告了,玄毓心中的急切可想而知,自己最爱的女子为国征战沙场,却还落下个通敌的罪名,如今正在狱中受尽折磨。想到这里,玄毓胯下的马跑得更快了,为了南洛的安危,玄毓不惜跨马入殿,这可是对圣上的 大不敬,虽说是太子却也不能啊。(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