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伤残【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20:43 | 3031字【收藏本书
    太子府宅,玄毓召来朝中与自己一向交好的大臣们紧张的商量计划以及脱身的路线,为救南洛正做着紧张的筹备。

    “太子殿下,决定了吗?”诛生在一旁插话道。

    “恩,如果连自己心爱的女子都保护不了,将来如何守住我夙姜江山,保我夙姜百姓安危,何况我并不是胸怀大志,义薄云天之人,我想做的,只是保护好我爱的人,南洛而已”

    “那,那么之后呢,救出南姑娘之后呢?圣上是不会接受南姑娘的,而且太子殿下,你怎么办,你也要随她去浪迹天涯吗?”

    “弟弟们其实都要比我优秀。”

    不等诛生再度阻拦,玄毓便伸手向他做出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不要再多说了,自己决心已定。

    宫门外,南洛被背出了地道,一辆马车疾驰而来,那人背着南洛一个猛地跳跃跳上马车,扬尘而去,背后地道口传来“轰——”的一声,地道的出口被炸了,保证了自己的后路安全。

    一路疾驰,不出一个时辰,已是到了关外,一路上的奔波,使得南洛的身子不停的颤抖不止,身上干涸的血迹和伤口也散发一股难闻的气味。

    远处,听得“蹬-蹬”的马蹄声,眼前也模糊出现一辆马车的身影。乾斌立即骑上马飞奔过去,到了马车旁,”扑通”下了马,奔向马车。

    “南洛,南,南洛!醒醒。”乾斌抱着南洛的身体,看着她衣衫不整,左腿竟是被打的血肉模糊,眼泪如倾盆大雨不停的向下滴。

    南洛看到乾斌此时为自己流下眼泪,心里也是满满的感动。虽说之前一直介意乾斌比自己小的太多,两世为人,前世的社会和生活观念告诉自己,不可以,但是乾斌一直以来的付出和关爱再加上此时此刻的痛彻心扉,已经彻底的将乾斌的形象融化和刻印在南洛的心中,这个世界的人儿都成熟的很早,年龄算是什么,只是个标记罢了。

    她缓缓的抬起手,向着乾斌俊秀的脸庞摸去,乾斌一把拉住南洛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不停的抽泣。

    “不,不要哭,我,还好。“南洛微笑着看向乾斌,笑容里充满了对生活的期待和对生命的期盼。

    “好,好,我们回家,跟我回宫,今后有我在,我保护你,别走了!”乾斌激动地将南洛抱起,轻轻地抱着南洛坐在马车上,下人坐在驾驶座上。

    “回宫!”一声令下,数千兵马浩浩荡荡从夙姜边关开回天仪皇宫。乾斌抱着怀中的南洛,四目相接,满是微笑,和鼓励。

    狱中,那拥有者闭月羞花之貌的女子,早就已经不见了身影,但是却没有人知道是何时离开去向何方。

    玄毓带领诛生等臣子奔向狱中,只为见得南洛,实行自己既定的计划,与南洛浪迹天涯,缠绵四方。

    但是,眼前的景象让他最后的一丝希望彻底破灭。

    “南洛呢,南洛呢!”玄毓撕心裂肺般的喊着,是啊,希望呢,希望就这么在自己的眼中消失了,那心头难忘的女子呢,让自己不惜舍掉权势舍掉江山的女子呢!

    “诛生,给我查。一定要查出来,是谁,是谁把南洛劫走了!”玄毓跪在那一堆干涸的血泊之中,望向周围,到处都是血,都是南洛的血啊。

    泪水不停地从眼角滑落,滴在地上,将血迹都融化了。此时此刻,玄毓最想知道的是,在这里,这篇人间地狱中,发生了什么,南洛受了怎么样的刑罚,而此时南洛又身在何处,安危如何。

    “启禀太子殿下,这里发现一个地道。”诛生站在地道口呼喊着玄毓,而玄毓听到这个消息,激动地冲向地道入口,奋不顾身的纵身一跳,跳进了地道。

    “跟上,快跟上,保护太子殿下。”诛生一声令下之后也随之跳了进去,随后就是数十名官兵陆陆续续跳了进去。不停的向前走,向前探索,是不是多向前走一点就可以看到南洛了,是不是南洛还安然无恙,一切的一切在玄毓的脑海中不停的穿梭。

    终于走着走着前方已经被土给挡住了。

    “太子殿下,新土,说明这是刚刚堵上的。”诛生将土放在手中搓了搓,然后放在鼻尖闻了闻。

    玄毓忍不住又落下泪来,一生呐喊后,不停的用自己的双手向土墙里扒去

    “冷静,冷静,殿下。”诛生死死的拉着玄毓的胳膊,不给玄毓动手,玄毓猛地挣脱也没有挣脱开诛生的控制。

    “来人,将这土堆移开。然后谈得外面消息和情况,想我汇报。”说完,一直拉着玄毓向入口走回去。

    如同死人般寂静的摊坐在狱中的地上,不知望向何方,目光空洞。

    “太子殿下,人我都给你带到了。”诛生身后官兵压着四五个狱卒,走了进来,狱卒们一见玄毓,立即吓得双腿打颤,赶紧跪倒。

    “血,怎么回事。”玄毓此时已经没有了那么多的力气去无谓的激动,只剩下平静的恨,恨得可怕。

    “启,启禀太子殿下,小,小的不知。”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这名说话的狱卒嘴上,嘴角瞬间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不知,当真不知?!”说完,又一个耳光打在嘴上。

    “太子,太子殿下,小的说,小的说。”旁边一名狱卒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恐怖的感觉了,倒不如直接了当的招了,还可以免去皮肉之苦。

    “是,是王大人,王勋王大人,一日,王大人企图对南洛姑娘进行强**,不想南洛姑娘誓死抵抗,王大人气急败坏之下,气急败坏之下,拿起木棍,生生,生生。。。。。。。”

    “如何!”玄毓一听这话,直接恨得站了起来,一把抓住这名狱卒,狠狠地问。

    “将南姑娘的一条腿,打断了。”

    话一说完,玄毓直接身子瘫软,倒在了地上,不想昏厥了过去,身边诛生连忙扶住玄毓,送回了太子府上。

    天仪皇宫,南洛静静的躺在床上,身边的乾斌紧紧的握着南洛的手。

    南洛慢慢的转过头,望着自己身边守护着自己的男子,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了,他是那么的累,那么疲惫。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乾斌,阳光正好透进窗户洒在乾斌身上,看起来是那么的惬意和温馨。

    心中仍然牵挂的人儿如今正在做什么,在为自己而担心吗,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洛儿,醒了?”看到南洛正静静地看着自己,乾斌忽然醒了过来,已经多日没有休息了,终于,终于等到南洛醒来。

    “嗯,我昏迷了吗?”

    “御医说你身体状况太差了,幸亏是身体素质高,不然就挺不过来了。”

    南洛下意识的往自己的腿摸了摸,竟是没有知觉。

    “我的腿,我的腿怎么了,怎么没有知觉呢?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南洛顿时疯狂起来,自己的双腿,身体不停的颤抖。

    “南洛,南洛,安静点,镇定,没事的,没事的,无论出什么事,无论的你的腿能不能好,我都可以照顾你,我已经派人寻遍天下名医,一定能治好你。”

    南洛不说话,只是躲在乾斌怀里不停的哭泣,尽管身体上已经有了如此严重的缺陷,但是内心又怎么能甘心,来到这个世界,生命还没有绽放出应有的精彩就这么陨落了吗?

    夙姜皇宫,玄毓双目紧闭躺在床上,正是昏迷,嘴中却一直念叨着南洛的名字。突然猛地醒过来,向屋外冲去。

    这时候诛生刚刚到门口,赶忙拦住玄毓。

    “殿下,醒过来,清醒点,南姑娘的下落小的已经派人去找了。”

    “有消息吗?有南洛的消息吗?在哪里,在哪里!”玄毓激动地朝着诛生怒吼。

    “目前还没有,但是你放心,有了消息一定第一时间派人将南洛姑娘接来。”

    “那,那南洛的腿怎么办,腿断了,断了啊!”

    “南洛姑娘一定会安全无恙的,从天牢里的现场情况看来,她一定是被人救走的,既然是被人救走的,就一定没事。”

    “是吗,真的吗?对啊,那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呢?”

    “你现在什么都不用做,安安心心帮圣上处理国事,圣上握权不会多久了,过不了几年等到殿下登基手握大权,寻找南姑娘的下落就更方便了。”

    玄毓不说话,望向远方,不知道思索着什么,默默地点了头。

    “南铬,即便你从此再也行不得,我愿当做你一生的腿,抱你踏遍这四国江山,看万千尘世风华,直至我们白发苍苍,垂暮之后。”

    天仪皇宫御花园,乾斌将南洛轻轻抱到这里,深情地望着南洛的眼睛,为南洛悄悄抹去眼角划过的泪。

    “乾斌,谢谢你那么爱我。”

    “南洛,把你的手放在我手心,我会一辈子照顾你,我知道你喜欢玄毓,那个夙姜的太子,如果有一天你还喜欢他,我可以退出你们的世界。”

    “谢谢,谢谢!”南洛感动的抱着乾斌,止不住的泪流。(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