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回家【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0 20:49 | 3689字【收藏本书
    “我从你的眼中看出了爱的感觉,你也爱着南洛吗?”乾斌不解的看向孟祥“那你为什么还要将南洛让给我呢?我们同样爱着她不是吗?”

    “可是我不能给她最美满幸福的生活,我知道你爱她,你比我还爱她,我的心里装的人太多了,不能给她全部的位置,而你可以,而且我相信,跟你在一起,她会很幸福。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那位老先生是我辛辛苦苦好不容易请出来的世外神医,他一定会将南洛的腿治好的,你放心吧。”

    说罢,孟祥转身走向乾斌寝宫门前的一个轿子之中,轿子上方十几米高度有两只大雕紧紧地拴在轿子上,大雕背上又有驯兽之人骑在背上,这是孟祥做出来的可以飞行的工具。

    “对了,请你一定不要说我来过,就当什么事都没有,这一点我已经跟老先生交代过了,我只想做个默默地背后人。”说罢,轿子缓缓上升,不一会就消失在天仪的上空了。

    乾斌盯着湛蓝的天空发发愣,他意识到,其实南洛很幸福,不止自己那么爱她,还有玄毓,那个不太让人喜欢的邻国太子,还有孟祥,一个甘愿付出,却只想默默在背后支持的男人。

    “长孙殿下?”这时候,老先生从屋内走了出来,轻轻地打断了乾斌的思绪。

    “哦,老先生,南洛怎么样,有的治吗?有得治吗?能治好的对吧。”乾斌激动地抱着老先生的胳膊,死死不放开。

    “哈哈,殿下,你先松手,听我说。这南姑娘的伤势并无大碍,她的身体素质异常的好,所以呢只是腿部肌腱封闭,不再生长,所以导致的腿部无法运动,一般的庸医只能诊断为断了,但是在老夫眼中,小事一桩,小事一桩,哈哈。”老先生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胡须,轻巧的笑着说。

    “那么,老先生,请问需要我做什么?药材上有什么需要吗?天仪盛产各种药材,只要你说的出来,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我都可以去弄来。”

    “哈哈,不需要,所有需要用的珍贵的药材,孟阁主已经准备好了,什么千年冰山雪莲,万年人参,深海鱼胆,高原雪狼骨,都准备的非常充足,就在我的那个紫金桃木箱之中,只是还需要一个东西。”

    “需要什么,你尽管说,就是寻便天涯海角我也会努力找到的。”

    “需要一个正常人腿部的筋,南姑娘受伤虽重,但是没有伤及筋骨,只是不在生长了,我只需要将其旧筋挑断,为她衔接一条新的筋,然后缝合,再加上孟阁主准备的这一系列名贵药材加以调和,不出半月,便会恢复腿部供血和肌肉的生长,半年左右就可以恢复腿部的运动,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了。”

    “好,那现在就来,挑我的,我可以为了南洛牺牲一切。”说完,乾斌立即卷起裤腿,露出健壮的大腿就要让神医下刀。

    “这样,不可,不可。”老先生摇了摇头,毕竟是天仪皇室最看中的皇长孙,而且还那么年轻,怎么忍心呢,虽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不影响今后的生活,连一瘸一拐都不会有,但是毕竟是皇室之人啊。

    “长孙殿下,挑我的吧,您贵为皇长孙,怎么可以挑你的呢。”

    “不,一定要我的,为了南洛,我来!”

    “长孙殿下,你放心吧,不会有副作用的,只是需要你的一部分筋部神经,可能会有一段日子行动不便,但是对生活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只是过程非常痛苦,一般常人忍受不了啊。”

    “那正好,只是痛苦一些,只要南洛可以恢复,我怎么都可以,这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

    神医摇了摇头,一方面是无奈,一方面也被乾斌的痴心深深的打动了,对待自己爱的人,可以牺牲一切,付出一切,让老先生看的不禁心里一颤。

    神医从箱子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布包,从里面取出来一把漂亮的龙纹小刀,让下人取来一碗酒,轻轻地用刀沾了沾,递给乾斌一个药丸,乾斌一放进嘴里立即就化了,融化在自己的嘴中,甜丝丝的有点麻,之后便没有知觉了。

    南洛正熟睡,忽然感觉有人掀开自己的被子,猛地一睁眼,一个老头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是谁,想要干什么!”南洛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子蜷缩起来,盯着神医。

    “我是长孙殿下请来为南姑娘医治腿伤的,不要害怕。”

    “乾斌呢,乾斌怎么不在。”南洛不信眼前的这个老头,虽然看得出来老先生是个好人,但是出于对于陌生人的谨慎,南洛还是不敢相信。

    “长孙殿下身体不适,在卧房休息了,这里现在就我和你,还有一些打下手的下人,来,吃下这粒药丸,我给你刮骨换筋。”

    南洛听到“刮骨换筋”四个字简直是不可思议,这个世界的人也会手术吗?这个老头,可以信任吗?这粒药丸会不会有问题。

    “呵呵,姑娘,放心吧,我一个老人家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这是麻药,吃了它待会就不会疼。”

    麻药?南洛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听到了什么?麻药!前世身为顶尖特工唐彦的时候,这个东西可没少接触,经常受伤的时候身边没有医疗工具,都是自己随身携带麻药,自己用匕首将身上的弹片取出来,而如今在这个世界,古色古韵的世界,竟然有麻药!

    不过终究是有了希望,见乾斌身边的侍卫们都恭恭敬敬的站在这个老头的身后,她心里也多了几分信任,不如赌一把,于是猛地往嘴中一塞,身体便没了知觉。

    “夙姜皇室太子玄毓,前来拜会天仪皇长孙乾斌,请前去通报。”

    天仪皇宫宫门口,玄毓和诛生二人经过几日的奔波终于到了天仪,却被拦在了宫门口。

    “尊敬的夙姜太子殿下,我国与贵国多日来未曾邦交,可有邀请?”一天仪带刀侍卫将玄毓、诛生二人拦住。

    “放肆,我家殿下与贵国皇长孙乾斌殿下有要事相约,岂能让你等知晓,速速让开,前方带路,否则耽误了大事,你提头来见!”

    这个侍卫转身向旁边一人看了过去,那人立马转身向乾斌的寝宫方向跑去,应该是前去通报。侍卫转身说道:“对不起,尊敬的天仪太子殿下,由于我国国情,小人不得不谨慎行事,相信贵国武士处理此类事情,也不会草率吧。”

    玄毓轻蔑的看了这人一眼,没有说话,眼神中充满了厌恶,而此时心里又充满了期待,眼睛不时的看向去通报的那个人消失的方向。

    过了一会,那人跑了回来,在带头的那个侍卫耳边轻悄悄的说了什么,侍卫立即朝向玄毓一脸的恭敬:“尊敬的天仪太子殿下,我国皇长孙乾斌殿下有请,稍有怠慢,望太子殿下海涵。”

    玄毓理都不理这人,“哼”了一身向乾斌寝宫方向走去,诛生转脸一脸的鄙视看向这人,口中淡淡的骂了一句:“狗!”

    在一名侍卫的带领下,不知道走了多久,饶了多长时间,终于来到了一片花园,花园后面,就是乾斌的寝宫。

    “尊敬的天仪太子殿下,长孙殿下正在卧房休息,请随我来。”寝宫门前,皇长孙乾斌身边的贴身太监,恭恭敬敬的侧身指向乾斌卧房的方向。

    玄毓没有多说话,点了点头就随这人去了。

    一进屋内,见到床上躺着的乾斌,玄毓径直冲上去。

    “乾斌?南洛呢,南洛在哪里。”

    “洛儿,洛儿在恢复腿伤,我找了一个神医,正在为洛儿医治,现在正在换筋呢。”乾斌强忍着疼痛从床上艰难的在太监的搀扶下坐了起来,看着玄毓。

    “你就是天仪的太子,玄毓吧。”

    “正是,我现在要见南洛。”玄毓答应了一声,直接提出要见南洛的想法。

    “洛儿,洛儿现在实在是不方便,等到,等到老先生出来跟我说已经没事了,才可以,好吗?”

    “你对洛儿做什么了,你是不是把她藏起来了!”

    “啊——!”玄毓激动地冲上去一把将乾斌拽了起来,他不知道乾斌的腿伤,结果一下拧到了乾斌的大腿,门外“呼呼呼”涌进来一帮卫兵,气势汹汹的将手中的武器指向玄毓。

    “退出去,退出去!”乾斌冲着门外的卫兵怒吼道,他知道玄毓也是着急南洛的事情,他也有过同样的感受,所以他非常的可以理解。

    士兵们互相看了看,还是慢慢的退了出去,只是每个人的眼神里还有几分警惕,像是做好了一切战斗的准备,随时都可以冲进来,将眼前这个对长孙殿下放肆的人捅冲个筛子。

    “说,南洛到底怎么了!”玄毓紧紧的握住乾斌的脖子。本就是情敌,见面之后气氛肯定尴尬,何况见不到南洛,玄毓此时内心又是非常的着急,担心。

    “洛儿的腿伤,神医说他可以治好,除去所有的药材,还,还需要一,一个健康男子的腿筋,在不久前,我刚刚把腿筋,挑,挑给洛儿。”乾斌说话的口气可以听得出来,此时的他身体非常的虚弱。

    听到乾斌的话,玄毓愣了愣,慢慢的松开了手,轻轻地把乾斌放在床上,轻轻地将乾斌的头扶起,用枕子将乾斌的头垫高。

    “不好意思,我刚刚太激动了。”玄毓一脸的愧疚。

    “没事,我知道,你比我还爱南洛,而且,直到今天,南洛的心里仍然最牵挂的是你,所以,只有跟你走,她才可以更幸福,更开心。”

    “你真的这么想吗?”玄毓有些疑惑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乾斌,心里不禁有些难过。为何眼前的男子那么深爱着洛儿却还要把洛儿拱手让与自己,难道这才是真正的爱吗?真正的爱,是无私的,是可以为了让对方更幸福,笑的更美而放手的。

    两个男人静静的面对面坐了一会儿,都没有说话,气氛非常的安静,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长孙殿下,结束了,南洛姑娘流血过多,休息一阵就可以了,在安静的调养数日,相信就可以恢复了!”

    这时候,神医从门外走了进来,朝着乾斌报告到。

    乾斌躺在床上笑了笑,听到这话,玄毓也开心的笑了出来,两个情敌相互面对面一直的笑。

    “既然如此,就把洛儿带回天仪吧,这里不是她的家,没有她最牵挂的人,她不会多开心的。”乾斌低着头,忍住内心的不舍和悲哀,摆出一副很大方的姿态。

    “谢谢你,真的,对不起了!”玄毓站了起来,朝乾斌鞠了一躬,表达了自己的感谢和愧疚。

    随后转身在下人的带领下走到了另一间屋子内,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洛儿。

    一进屋,玄毓看到安静的躺在床上的南洛,温柔的抚了抚南洛的脸,轻轻地吻了吻洛儿的额头:“洛儿,我来晚了,我带你回家。”(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