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好熟悉【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21 13:58 | 3340字【收藏本书
    想好之后,沈盈盈就向着醉月楼走去,夜色中,一切都似乎变得模糊了。

    今晚的月亮的确是不太明亮,不过幸好还有一丝丝的光,这样的夜晚对于沈盈盈来说,那是好的不能再好不过了。

    醉月楼今夜也是特别的热闹,刚刚经历过了一场沈秋月的闹剧,为了缓和气氛,彩妈妈硬是留下了钱员外,把自己这里最红的姑娘海虞送了过来,对钱员外道:“钱员外,实在是对不起啊,你看看今晚都是我想的不周到,钱员外你大人有大量,别和我生气啊,赶明我一定让琵琶给你赔礼道歉,如果再遇上好姑娘我一定还给钱员外你留着,今晚主要是赵爷,也不知道赵爷今晚怎会有雅兴呢。”

    “哼!彩妈妈,行了,既然是赵爷看上了,我钱某也不敢和赵爷争长论短的,只要是赵爷高兴就好,我没什么的。”钱员外虽然是不高兴,可是还是不敢和赵爷去争的,所以也就道。

    彩妈妈自然也知道钱员外虽然是有些看不起人,但是对于赵爷他是不会去得罪的,所以彩妈妈也就不再多言了,只是对海虞道:“ 我说,海虞啊,今晚可是要好好地陪陪我们的钱员外,替妈妈我好好的赔罪啊。”

    “妈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的陪钱员外的。”海虞笑道。

    见钱员外在看到海虞时脸上的颜色好像缓和了很多,彩妈妈便轻轻的离开了。而此时的沈秋月正在房中,和那个赵爷面对面的坐着。

    赵爷看着沈秋月道:“琵琶姑娘,你现在安全了,只是有件事我要说清楚,今晚你不用害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只是看到姑娘你好像并不愿意去陪钱员外,所以就……”

    沈秋月本来坐在这里,就觉得心里很害怕,她觉得自己好害怕,不知道要怎么办了,这个赵爷虽然刚刚救了自己,可是能来醉月楼的男子,一定都不是什么好人,自己一个堂堂的侍郎千金,居然要沦落到这里,现在有家不能回,自己要怎么办呢?如果眼前的这个男子要自己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这几句要怎么办呢。

    可是令申请法院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男子好像是猜到了自己的想法,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着是让沈秋月没有想到的。

    她轻轻的抬起了头,看着赵爷道:“小女子感谢赵爷的救命之恩,几日若非是赵爷,小女子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怎么可能还能在这里呢。赵爷的话让小女子感激不尽,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说句谢谢。”说着便深深地拜了下去。

    赵爷却是扶起了沈秋月道:“看姑娘的样子应该不是这里的姑娘啊。”

    “是,我不是风月场中的姑娘,我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我也不是什么琵琶,我叫沈秋月,是侍郎沈曦之女,几日前被人骗了,糊里糊涂的被送到醉月楼,彩妈妈逼迫我出来弹曲,逼不得已所以我才出来的,可是没有想到居然碰上了钱员外非要我……”沈秋月本来就十分的委屈,被赵爷这样一问也就顾不得什么,就这样说了。

    赵爷原本以为沈秋月只是良家女子,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是沈曦的女儿,只是赵爷似乎记得沈曦好像没有说过自己的女儿丢了啊,难道是他故意的隐瞒了自己。还是这个就是琵琶姑娘是个骗子呢。

    看着赵爷的眼神有些好像并不是太相信自己,沈秋月知道自己这样子说什么也不能证明自己的,虽然她现在实在是需要有人来帮助自己,可是这个赵爷能相信吗?自己不就是因为相信了那个叫沈盈盈的姑娘才被算计到了这里来的吗?

    “赵爷不信秋月?”沈秋月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问赵爷。

    “琵琶……奥沈姑娘,不是我不相信姑娘,只是姑娘的故事太过复杂,我对于这件事还是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的。”赵爷慢慢道,沈秋月的直接想问让他却是有些措手不及,不过,看到沈秋月这样的问自己,赵爷却是觉得这个姑娘的话的确是很有意思的。

    同时也就是证明了这个姑娘涉世并不深,不然不会这样说的。

    沈秋月听着赵爷的话,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道:“是秋月鲁莽了,只是秋月是真的很想要离开这给地方,如果有一天赵爷能够施以援手,秋月感激不尽。今日却是多谢赵爷,秋月为赵爷弹一曲如何?”

    赵爷便点了点头道:“好,姑娘的琵琶弹的可是一绝啊,我可是很久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琵琶声了。能再次听闻姑娘的琵琶是我的荣幸。”

    “赵爷说笑了,那秋月献丑了。”沈秋月笑了笑道。然后就起身拿起了琵琶,坐了下来,玉手在琵琶上轻轻的一抚,就听的琵琶声却是又一次的响了起来,因为这次沈秋月是为了感谢赵爷,又是这几句自愿的,所以这个琵琶声是更加的美妙了。

    “玉手随弦处,似是月入魂。姑娘的琵琶的确是人间极品啊,赵某佩服。”赵爷听的入了神,就连沈秋月的琵琶声停了许久才是缓过神来道。

    “赵爷见笑了,能入赵爷的耳已经是秋月的福气了,怎么还敢的到赵爷这样的赞美,秋月实在是愧不敢当。”听得赵爷的赞美,沈秋月也是很开心,这个赵爷帅气,一副美男子的样子,沈秋月也是到了婚配的年龄,自然也是想着要嫁一个如赵爷一样的男子,只是毕竟是个女儿家,不好意思开口,更何况是咋醉月楼这样的地方,也不知道这位赵爷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呢,为什么那个钱员外和彩妈妈都好像十分的害怕似得。

    这边沈秋月正在和赵爷弹曲说话,而彩妈妈那边却是早就已经乱了套了,那几个看守沈盈盈的人发现沈盈盈不见了,吓得连魂都差点给丢了,于是赶紧的跑来告诉了彩妈妈。

    一听说沈盈盈不见了,彩妈妈的心也是一跳,心道:这么快就不见了,怎么会呢,哎呀,着今儿怎么就这么乱啊,先是沈秋月闹出一场跳楼的闹剧,好不容易摆平了吧,又是沈盈盈不见了,你们就不能让我安心一点吗,真的是,想到这里,彩妈妈刚一 抬头就看到那几个人,气愤的骂道:“你们几个可真的是给我长脸啊,我让你们做什么,你们都自己说说,连个人你们都给我看不住,我要你们做什么呀?还不赶紧的给我去找。”

    “是,是,是马上就去。”那几个人赶紧应承着,立刻跑走了。

    而此时沈盈盈已经来到了醉月楼,她悄悄地爬上了醉月楼的后门,只是看着醉月楼里那么多的房间,沈盈盈有些迷糊了,她不知道沈秋月会在哪间房中,万一自己敲错了门,那可怎么办?

    小汐,突然,有一扇门开了,出来了一个女子,女子长得很是漂亮,尤其是嘴角的两个小酒窝,就算是在不笑的时候,也是非常吸引人的,沈盈盈在看到这个姑娘时,心中一阵窃喜,急急忙忙的走上前去道:“小汐。”

    小汐却是被吓了一跳,当她看清楚是沈盈盈时,也是不由得一惊,问道:“沈老大,你不是一惊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呢?”

    “小汐,现在也来不及多做解释,你能告诉 我沈秋月在哪个房间吗?”沈盈盈忙对小汐道。

    小汐一听是沈秋月,只得暗叹了一口气道:“沈老大再一次跑了回来,竟然只是为了沈秋月?”

    沈盈盈被小汐的话给问住了,只得苦笑了一下。却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

    小汐却是不再问了,只是道:“这个世界已经乱了套,可是像沈老大这样的人却不多了,好吧,既然是你沈老大相问,我便说了,沈秋月在东边的那个房间,沈老大应该是知道的,东边的房间我们彩妈妈向来是关着新人的。”

    沈盈盈也是才想了起来,点了点头,又道:“是了,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小汐谢谢你!那我还是先过去了。”

    沈盈盈说着便向东边房间走去,小汐看着沈盈盈觉得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道:哎,看来百里帮主的一番苦心却是白费了。

    沈盈盈却是不知道小汐的话,现在的她是一心想要找到沈秋月,救了她出去。

    一路走来,沈盈盈发现醉月楼今日似乎是很安静,难道是发现了她来,等着抓她吗?不过看了许久,却是没有看到什么人在这里,于是也就不管了,径直去寻找沈秋月了。

    一阵琵琶声音响了起来,沈盈盈便寻着琵琶的声音走到了一间房的门前,想了想,又转到了外边,看了看并不是太高的窗户,准备爬了上去。

    “真的是好倒霉啊!”沈盈盈好不容易爬上了窗户,才发现原来这扇窗户是看不到里边的,沈盈盈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她四处望了望,看见离窗户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一个梯子,这个梯子刚好是通向房顶的,沈盈盈赶紧走了过去,费了好大的劲才爬了上去。

    沈秋月的房间中此时琵琶声刚刚听了下来,沈秋月给赵爷斟上了一杯酒,然后道:“赵爷,秋月以茶代酒再敬你一杯。”

    “沈姑娘客气了,能与姑娘在这里相逢即是我们的缘分,只是还请姑娘今后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像今天一样的做傻事才好。”赵爷接过沈秋月的茶杯道。

    “是,谢谢。秋月只是觉得实在是无法了,我想要回家,我是真的想要回家。”说到这里,沈秋月却是忍不住的抽泣了起来。

    赵爷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回事,一看到沈秋月哭泣,他的心就会很痛,一时间似乎又是回到了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又再次看到了自己的母亲痛不欲生的哭泣,还有……还有那条白色的白绫。

    赵爷不知道为什么,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沈秋月抽泣的背。(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