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这个冬天,我和江延彻彻底底一刀两断了【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24 15:34 | 3482字【收藏本书
    不要以为我是乐天派,什么都不怕,我只是从不跟陌生人坦诚相待而已。

    2014年,蛇年以环保可持续发展经济展开,比往昔要安静不少的春节,和网上到处晒幸福的春节游。

    除夕夜,妈妈和爸爸窝在沙发上看晚会,妈妈其实很难过,从外公离世,她统共说的话加起来不过十句,爸爸把她揽在怀里,声音无限温柔,“思念,你哭出来吧,我在这里,你哭出来吧。”

    我独自躲在房间里,江浅的夜格外繁华,手机的短信祝福群发的堆是堆的,想起刚刚才听的歌《群发的我不回》,我照着编辑了群发回过去,然后看着漆黑的屏幕发呆,手机突兀地响起来,铃声是我才换的《泪海》,你怎么舍得让我的泪流成海,哭出的眼泪收不回来……怕惊扰了爸妈,赶忙接起来。

    “萧怡,新年快乐。”

    “你也是,沐子希,新年快乐。”

    “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欸,我在双子塔,出来玩。”

    “你一个人在那儿干嘛?”

    “也不是一个人,严索,噢,也是你学长来着,还有张忆深,胖子他们几个都在。”

    “你们一群男生,你确定要我过去?”

    “你还真是啰嗦,不会只有男生,还有美女,最重要的是有人请客看电影。”

    果然,喜欢捡便宜这个毛病死都改不了,金牛座的人,最容易被抓住的软肋,就是财奴。

    我是典型的金牛座女生。

    才挂了电话准备跟妈妈打声招呼出去的时候,电话又响起来,春节最讨厌的就是连续不断的电话和短信,偏偏自己还能做得乐此不疲。

    “喂,我是萧怡,你哪位?”

    “萧怡,我想见你。”

    江延。

    我几乎感觉到瞬间我的力气被抽空,没有回旋的余地,妈妈探过头来问,“谁的电话?”

    “哦……嗯……同学,爸,妈,那个同学聚会,我出去一趟,十点钟之前肯定回来。”

    “注意安全,如果晚了给爸爸打电话,他来接你。”

    “嗯,知道了——”

    我决定去见江延,并不是因为他在我心里比沐子希重要,而是,从此以后,我要只爱沐子希一个。

    仍是天下食府,春节订到位置十分不易,包间更是需要大手笔,我穿着湖水绿的短外套,白毛衣连着下.身的冬裙,高邦的短靴,头发散下来看着有点成熟,素颜。

    推开门,果然是大手笔——平时总不露面的庞飞,自诩情场高手的程默萧,瘦瘦高高的瞿趣,还有成了家立了业的舒沫(唯一的女人),江延果然是花了心思,这些是他在江川过命的哥们,见证了我们全部故事的人。

    “嫂子,好久不见。”

    “庞飞,还是叫我萧怡顺口,我们两个的关系你也不是一天两天看到了。”只有江延的旁边有位置,只好坐下,庞飞的性子最开朗,爱开玩笑好相处,特爱他的小女朋友,典型的女友奴。

    “好吧,萧怡,也就你性子真诚,看着顺眼,不然老子分分钟让他知道哥不只是个传说。”

    “你英勇,天下无敌。”

    “飞子,你别闹,江哥是有正事。”舒沫敲敲冰凉的桌面,程默萧吊儿郎当地靠在椅子上像在看一出戏,江延说:“先上菜吧。”

    “不用,我等会还有事,有话赶快说,我十点之前要回家。”空间霎时冷了下去,瞿趣抬起头轻蔑地看着我,我知道他们这一群人的生活方式,所以没有丝毫畏惧,“江延,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

    “我知道,念苏,今年你要十八岁了,当初我说过的,要给你一个盛典,你十八岁那天我估计没办法陪在你身边,今天,提前给你吧。”

    念苏。

    他都记得。

    “江延,我们没被时间拆散,没被空间隔断,我们输的是我们自己,阿江,不要再对我好了,我怕到最后我都会舍不得你。”

    “偶像剧都没你俩精彩,江延,你到底想干嘛,把我们千里迢迢从江川喊回来?”程默萧冷冷地说。

    “没事,电视剧都有大结局,我让你们看看我的大结局而已,以后,萧怡怡跟我再无瓜葛,可是,好歹相识一场,她单纯,希望你们多罩着她。”

    “靠!!江延你他妈有病,谈个恋爱优柔寡断,要爱就爱,不爱就换,哪来这么多风花雪月!”瞿趣直接拍桌子跳起来,我看着用冷色塑布装饰的桌子,担心他把桌子拍烂了,各种菜姗姗来迟地上,舒沫看了我良久,然后对服务员说,

    “拿几瓶酒来!”

    “江延,看在哥们的份上这个诺我许了,在我的范围之内,若是萧怡出了丁点事,我把我老婆给你!”庞飞端起一杯酒,一仰而尽。

    “同是女人,萧怡,无关江延,到了我那里,随时找我。”舒沫也是一杯酒。

    “萧怡,江延既然开了口,我就承了,碰到事情召唤哥一声,天涯海角,万死不辞。”瞿趣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江延笑起来,“小六,没文化别乱用成语,天涯海角那是追女朋友说的。”

    “我咧个去!哪来这么多破规矩。”瞿趣一拳打在他的胸腔,程默萧缓缓站起来,看了我良久,他说:“你去看看童嘉瞳吧,她要死了。”

    “什么?!”我惊得一下子站起来,江延皱眉,程默萧兀自坐下去,好像他从来没有站起来过,敛了敛眸子,我端起酒杯,“各位,我萧怡认识你们是我的荣幸,以后有缘定报称之一声哥哥姐姐。”也是一饮而尽。

    然后,我转过头,俯下.身轻轻把坐着的江延环在怀里,声音只我们两个人听到,“江延,我是那么那么想爱你,可是,你怎么能碰美美?我是多么想恨你,江延,我不是什么都不怕,也没有那么勇敢,因为你我失去了一个最疼爱我的人,所以这些年你对我的好,算是抵尝你给我的痛,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念苏,后会无期。”他忽然扶住我的肩膀,封住我的唇,清浅的、心无杂念的、单纯的唇与唇碰撞在一起。

    我站起来,看了一眼江川的五个所谓流氓,五个所谓道上的男人女人,“哥哥们,还有舒沫姐姐,再见。”我以前说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有一群人惯着我让我各种嚣张各种得瑟,幸运的是,我遇见各种各样温柔的人,才让我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拿出手机看时间已经九点四十,到双子塔需要十分钟车程,走过去看看再回家应该来得及,肉疼地叫了辆出租车,再风风火火到广场,果然看到沐子希和一群人在那里玩烟花,江浅的冬天不太冷,处于亚热带,也没有雪,街灯辉煌。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严索,和他的女朋友方俞。

    沐子希从繁华的灯光里转过身来,天地顿时黯然失色,岁月格外悠长静好,恍惚回到2012年的九月,我在橙花街终于找到他,心底蔓延出来无边无际的欣喜。

    “萧怡,你迟到了。”

    “嗯,不仅如此,我还要中途退场。”收回视线,低头错开他流光溢彩的眼睛,忽然一个清脆的女声凑进来,“这是萧怡吗?真是可爱的女孩子。”我抬头,正好街灯全部亮起来,很多年后沐子希告诉我,在我抬头的那一刹那万物都像失去生命一般,我的眼睛格外好看,差一点点爱上我。沐子希笑笑,扯过一个男生,黑色风衣,细碎的刘海遮住前额,嘴角露出一丝不经意的轻蔑的笑,他说,“萧怡,我是严索。”

    这让我想到《幻城》里面的卡索,“严索,你好。”然后对刚才的女生礼貌性的笑了笑,

    “美女,你好,你很漂亮。”

    “哈哈,沐子希,你喊来的丫头果然有趣,萧怡,你好,我是方俞,严索的女朋友。”

    张忆深和胖子都是本班同学,胖子本名翎翔,还有几个同班女生,态度似乎有些冷漠,一一打过招呼后,手机响起来,我接了电话,跟沐子希示意了一番,然后转身向家的方向走。

    “妈,我这就回来了,不用来接。”

    “嗯……不远,就在橙花街双子塔这边的。”

    “嗯,买醋是吧?……嗯,知道了。”

    进了我家楼下的便利店,偶然抬头看到沐子希也在,他摸了摸鼻子,然后走过来,“萧怡,你属飞毛腿的?走那么快?”

    “你跟着我干嘛?”有些好笑的语气。

    “那个……二月十五号……江川有动漫展……我想……你要不要去?”

    “二月十五……那天不是开学麽?难道你不打算去贾恒那里报名?”

    “十六也可以报名呐。”

    “好吧……今天五号……是十五号早上几点开始?”

    “九点。”

    之后几天是各种串门,走亲戚,二月九号,正月初十,米才诺来向我父母辞行,我去机场送他。

    春节的旅客比往常多,米才诺去安检,要进去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来看我,然后揽着我的肩膀,“阿萧,阿萧……你原谅我…我不知道…不知道白韶华会这样做……”

    “那个时候……我也希望……有人能够……相信我……”我抬手拍开他搭在我肩膀的手,然后抬眼看着他,“米才诺,再见。”

    他的背影在我的视线里化作一个模糊的风景,转过头巧的的是看见沐子希和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迎面而来,躲开是不大可能了,只得迎头过去打招呼,“巧。”

    “萧怡,巧。”

    美女眼戴一个硕大的墨镜,几乎遮住半张脸,头发微卷,唇色呈蜜,脖子上围着浅紫的沙巾,“姐夫,你同学?”美女不耐烦地转过头看沐子希,他宠溺地拍拍她的头,“在在,没大没小的,留学几年怎么学得这般心高气傲?!”

    “没大没小?!”在在取了眼镜,妖媚如斯,顾盼生姿,“沐子希,我和你差不多大,若不是当年你跟姐姐的恩怨,你觉得你还有机会见她麽?这个人——是喜欢你吧?”说话如此咄咄逼人,沐子希皱眉,我觉得他们之间的故事不简单,直接不喜欢这个叫在在的女孩子,另外她的那声“姐夫”让我不禁难过起来,我敛了敛眸子,低下头去,“沐子希,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萧怡,再见。”

    再见这个词语真是令人伤感,春节大概是要过了。(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