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24 15:35 | 5992字【收藏本书
    汪杨锦绣说,这个世界天长地久都是p话,在一起才是王道,哪怕他们是BL。

    在开学之前,瞒着爸妈偷偷回了一趟心城,童嘉瞳已经搬离阿九的老房子,徒留空空的屋子和飘摇的桃花树,还有一院子的花草,一切东西都是干净的没有一点灰尘,好像有人来刻意打扫过,在我缅怀的时候,一个人走进来,霎时,凌乱无比。

    来人似乎并不奇怪我在这里,自顾地把手中的盆景放到院子里,然后拿起花洒来给一院子的花花草草浇水,“萧怡,如果你早一天来,应该就还能看到,她的最后一面。”云淡风轻的语气,我找了个凳子缓缓坐下来,“程默萧,你喜欢她麽?”他转过头,轻轻偏了一下,有些可爱实在和他的外表不符,“谁?童嘉瞳麽?”

    “明知故问可不好。”

    “童童本是我的初恋,她本来爱的人是我,萧怡,你是好孩子,童童常常跟我说,‘默,如果有机会一定让你见见我的阿九和我的萧萧,这个世上总有一种人和你如此相像,却过着你梦想的生活,默,她们两个就是我的梦。’萧怡,童童这些年很想你们。”

    “我知道。”我低下头,阳光从云层里透射出白光,被喷射的水流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束,程默萧关了水龙头,走到我跟前来,“萧怡,你十二岁在火车上遇见她,她已经是走投无路了,活着对她来说是一种折磨,我有时候会痛恨自己为什么当年没有挽留,才让她那么轻而易举爱上了别人,萧怡,你们本该是心城的传奇。”

    我们本该是心城的传奇。

    2009年阿九一个人一把刀杀进夜总会知罪,2011年童嘉瞳站在心城七个楼层的咖啡厅一点半的顶端一跃而下,2013年我却把故事延续到江浅沸沸扬扬,我们始于2008年遇见,本该是心城的传奇。

    “英雄往往死于预言,传奇通常毁灭在人前。程默萧,你看,明明我才十七岁,却像七十岁了一般,总感觉经历了沧海桑田。”

    “嘉瞳姐为家族所累不得其爱,阿九被所爱之人满世界追杀,我的爸爸怀疑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所以一直厌恶我直到他拿到亲子鉴定的报告,我和江延三年惺惺相惜最后竟与爱情无关,我喜欢的人爱着别人,阿九颠沛流离三年,嘉瞳姐被病痛折磨六年,你看,这就是我们的传奇,比小说都精彩。”

    “萧怡,你还小……你还小……”程默萧突然用手蒙上我的眼睛,我被他的动作吓到,一下子站起来,凳子被撞到发出夸张的声响,他回过神来,无奈地笑了笑,“对不起。”

    “没事,我还有事先走,程默萧,再见。”匆匆地就往外跑,后来的我常常在想,如果我多问程默萧一句童嘉瞳的去处,或者早来一天,也许我和沐子希就不会有那么深的渊源。

    可惜,该来的躲不掉。

    十五号锦绣打电话来找我去上网,我想着和沐子希有约,就推了她,结果她说:“萧怡,你丫不爱我了,才一个学期没见你就要弃夫而去红杏出墙,偶恨你!”

    我一直觉着她满口的网络语言让我十分伤不起,正打算解释一番,她又在电话里惊叫起来,“媳妇,我的小三上线了,窝去和她组队去,灰灰!”﹏貌似红杏出墙的是你吧?我一头噗汗,顿觉的天气如此愁云惨淡,锦绣最近沉迷于剑灵,天天泡在里面无可自拔。我在站台等到十点都没见沐子希来,打他电话也是停机,有些不安,跑到营业厅去给他交了话费,这才打通,声音有些乱,“沐子希,你是要放我鸽子吗?”

    “我过来了,这边堵车,你等我十分钟,十分钟就到——欸,谢长安你不要乱动……”接电话总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你打过去他正好在做什么,于是一边回你的电话一边应付他那边的场景,电话被挂断,我被最后依稀听到的谢长安的回话雷得半死,用锦绣的话说是“血点足足降了三千”,谢长安说“阿希,你轻一点好不好”,分明的男声,世界是如此凌乱。

    不要以为我是乐天派,什么都不怕,我只是从不跟陌生人坦诚相待而已。沐子希带着……额……一个人到了江川已经是十二点,我只在网上看到过cosplay  show,所以有一真人穿着电视动漫里角色的衣服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总有一种穿越了的错觉,沐子希用手指弹我的头,声音追着过来,“别一副花痴样,他是男的。”

    “啊……”此般美女,长发及腰,白衣胜雪,腰若琉纨素,耳着明月珰,口如含朱丹,妖媚非常,玲珑有致,竟……是个男的!!!

    “我是谢长安,萧怡,幸会。”妖孽一开口,果然是个男的,额……幸会……要我说……久仰大名麽?沐子希又拍我的头,“实在有够小白的,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白?”谢长安笑起来,“阿希,对待女生要温柔。”

    阿希……啊……“你们是同?!”沐子希直接一巴掌拍过来,“萧怡怡,你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很有爱好不好?欸……我不歧视耽美的……啊……不是,你们之前在做什么,打电话的时候?”沐子希脸色果然阴沉了下来,我只得小声再小声最后直接转移话题了。

    “穿衣服。”谢长安微笑。

    “只是穿衣服?……”收到沐子希扫过来的眼神,我缩了缩脖子表示闭嘴,不过脑袋却开始想入非非了,貌似输给一个男的很丢脸啊,不过这两个人……真妖孽的般配欸……以前美美说沐子希是阴柔的美完全是错觉,谢长安才真真担得起阴柔二字,一路走过去,找他合影的男的多不胜数,而我作为他们两个中间的唯一一个女的则直接被忽略,真的是自尊心哗啦啦的一地一地碎。

    美美……果然……回忆不是什么好东西……

    “喂……萧怡……萧怡怡!!!”

    “啊——”我囧了,沐子希表示一脸黑线,他把衣服扔给我,“去卫生间换……额……你会穿女仆装麽?”

    “额……你们还给我准备了衣服?”

    “当然。”

    “上次甘婷也穿了?”

    “她不会,被吓跑了。”

    “好吧——这个,貌似会穿。”

    …………

    有些不甘心的慌乱的情绪,那两个人靠的如此近,美好的漂亮的两个少年,无论在哪里都是吸引目光的全部焦点,眯起眼睛,光线从会场天顶的间隙照射在两个人身上,“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样的话原来不是吹牛啊,沐子希忽然转过身来,眼眸里溺满笑意,我不安地硬着头皮走过去,谢长安伸出手来揉揉我的头发,“嘛——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so卡哇伊的捏。”

    “萧怡——”沐子希笑起来,“我能说……你腰带系反了麽?”“嗳……”我身高不够,只得仰起头来看他,他绕到我的身后,用手指轻轻调整腰带,我觉得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呆若木鸡的状态,谢长安低下头笑开,如瀑的假发垂下来遮住他的半边脸,他说,“萧怡,你真荣幸,他给我穿衣服的时候可没这么温柔。”

    完全是……吃醋的语气,我滕地一下又被震到了,沐子希直接踢他一脚,“快滚过去看看妆娘那个啰嗦鬼来了没有,顺便看一下,有什么好玩的可以参加。”

    “啧啧……”谢长安一边叹气一边躲过一堆腐女的狂追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我穿着一身女仆装,是洛丽塔的那套,束得跟紧,有些不习惯,伸出手来拉拉沐子希的衣袖,用很无辜的语气跟他说话,“沐子希……我不想穿这个。”

    “很可爱——好吧,可是你已经穿上了,不觉得脱下来很麻烦麽?一两个小时而已,这么可爱为什么不喜欢啊?”沐子希探过手来捏我的脸,一点也没觉得不妥,我有些手足无措,“那……为什么你们都穿古装那么好看,我要穿这个啊?”

    “你确定你要以这么萌的发型和脸型配一身古装?”他无奈地帮我把头发整理好,不一会儿谢长安带着一个大美女走过来,穿的是收腰的超短黑色小礼裙,短发,浓妆,谢长安搬了个椅子自顾坐下,沐子希拉过美女,“快给她化妆,裸妆型,单发髻。”美女从谢长安手里拿过包,把我按在椅子上对着我的脸看了一会,“眼睛不用画吧,已经很萌了。”沐子希从包里拿出状盒递给她,“戴个紫色美瞳会不会好些?欸,你们要不要去卫生间里面画,有大一点的镜子。”

    “不用,她只需要打粉来遮一下脸上的痘痘就行了,其他不需要画看着好些。”

    ……专业……化妆师……说话好含蓄……我是属于皮肤不怎么好那种类型,皮肤有点偏红不是很白,脸上的痘痘不怎么看得出来,五官凑到一起顶多算好看,头发又喜欢梳偏,只扎一束后面的放下来的那种所谓单发髻。美女画起妆来一丝不苟,我也不敢乱动,感觉有种昏昏欲睡的冲动,美女左右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脸,“好了。”

    “不给她戴美瞳麽?”沐子希帮忙把那些化妆工具收起来,美女一巴掌拍到他背上,“阿希,这个小妹妹一看就未成年,戴美瞳对她眼睛不好,你那么执着她戴美瞳到底是有什么企图?”

    美女名唤叶冉,因为父亲姓叶母亲姓冉而得名,谢长安把东西收进储物柜,然后搂着叶冉的肩膀,“小冉,好久不见。”

    叶冉拍开他的手,一脸厌恶的表情,“别用那么娘的语气跟我说话,还有,我们昨天才见过面,哪来的好久不见。”叶冉走到我面前来,然后跟沐子希他们说,“我们女生要谈点私人话题,你们要不要自觉一点?”

    “我不介意。”欠扁的谢长安。

    “我介意。”叶冉冷眼扫过去,然后不问我意见就拉着我往会场的空旷区走去,叶冉给人一种很高冷的感觉,气场简直和地球磁场一样强大,不安的情绪愈演愈盛。

    “萧怡——阿希他这么叫你我也这么叫你了,我们是专业团队,不是弄着玩的业余,本来我是不会来这种小漫展的,长安说阿希带了个有趣小丫头来,我便来看看,阿希每次带一个人来,他的情绪就会受到影响,我们的工作也会受到影响,上一次的那个女孩……差一点毁了阿希。”

    “上一次?去年十月的那个麽?”

    “不是,是两年前,阿希为了她得罪了整个江浅的富商,我们的基金流动款被全部冻结,他和家族决裂。”

    “我……不会的。”因为他不喜欢我,我没那么大能耐,我低下头不去看叶冉的眼睛,当年十七岁如此年少的沐子希到底——经历过怎样一场惊心动魄呢?

    “萧怡,你是好姑娘,阿希直到现在都没能忘了那个人,那个女人就是个妖女,居然企图让江浅的整个谢家陪葬,让那么多青年才俊为了她前赴后继,最后,只是阿希最无辜,萧怡,既然爱他就付出真心实意好好爱。”

    当年麽?谢家——江浅的谢家?沐子希念念不忘的那个人?我看着叶冉,“叶冉,我会好好爱他,不是因为我是什么拯救人的圣母,我也不是什么好姑娘,所有人都来告诉我他曾经受过怎样怎样的伤害让我好好爱他,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爱他就是我心无杂念地爱他,在我知道他以前就义无反顾爱上,他对我好,在你们看来或许是因为在那个女孩子之后你们第一次看到他对第二个女孩那么好,所以以为他会喜欢我,才来拜托我让我真心付出,让他忘了那个女孩,忘了那段伤害,可是——”

    “叶冉,这些伤口或许对他来说并不痛苦,它们都是爱的烙痕啊。这劣迹斑斑的生命,每一个人都会留下伤口,然而因为亲人,朋友,爱人的存在,因为这些珍贵的情谊的存在,无论曾经多么荒唐、悔恨、怨怼,乃至耻辱,都蒙蔽不了伤口的本质,这本质,就是爱。”

    “他忘不掉过去,不仅是因为那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也因为他曾经把心掏出来让这个世界温柔相待,叶冉,忘掉过去的人才是真正愚蠢的人,他之于我只是沐子希,爱过别人也好,念念不忘过去也好,我爱的,只是,我的阿希。”

    “果然——与众不同。”叶冉听了话微微偏一下头,然后露出好看的笑来,“萧怡,加油。”

    ……这个算……女追男……麽……

    当时第一次见到严索,他也是这么说的吧——萧怡,既然爱他就付出真心实意好好爱,当年,他最无辜。

    是怎样的过去,才让那么多人为他一个人心疼呢?阿希,你到底怎样轰轰烈烈爱过一个人?

    会展在我看来就是,照相、吃东西、买东西、聊天,不同的就是穿着与众不同的衣服到处乱窜,谢长安每每不知好歹地黏上沐子希,都会被叶冉秒杀,最后直接把他拿个红绳捆住双手牵在她后面,沐子希不时地照顾我以免被人撞到,或者哪个猥琐大叔骚扰,爆诡异的场景。

    会展高.潮是女仆大赛,之前的cosplay show几乎没怎么看,到女仆大赛环节的时候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谢长安凑过来,“萧怡妹妹,刚刚我给你报了名,五号选手哦。”

    “…………”我转过头看着沐子希,他拍拍我的头,眉眼弯弯,“就上去表演节目,或者你自恋一下卖个萌也可以。”……以前怎么没发现沐子希也这般……喜欢落井下石……

    “表演……什么?”

    “你会什么?”

    “……画画算不算?”

    沐子希扶额,谢长安可怜兮兮的看着叶冉,“小冉,能给我把绳子松开麽?”白衣美人,红绳格外醒目,叶冉道,“下次你再穿我的衣服我灭了你!”然后又低下头去认真地给他解绳子,“萧怡,你上去端个托盘秀一圈就下来吧,没什么好表演的。”

    好吧——最后上去的人果然大多数都是秀身材的,我默默表示打酱油的转了一圈就下了台,沐子希又来揉我的头发,“走吧,你是现在回学校还是在江川玩明天再回去?”

    “……不脱下来麽?”我有些泪奔,沐子希顿了顿手,“很可爱,你不觉得脱下来很麻烦?”

    ……我是懒人……“那我们在江川玩一天好不好?明天才报名欸。”

    “你们要去哪玩?我可以当导游哦!”谢长安的绳子还没被解开,只得侧了半个身子过来,叶冉一个栗子敲到他头上,“【两生契】的外景还没出,等会儿跟我去出外景,凑什么热闹?!”

    “小冉,我恨你哇~虐待下属,虐待员工,我不要去…………”叶冉是女王,气场无比强大,飘飘然就把谢长安拖走了,沐子希直接无视他们两个自个到卫生间里把衣服换下来,然后麻利的装好,“我们先去咖啡厅,再去速递那里,把衣服给叶冉他们寄过去。”

    ……你刚刚为毛不直接拿给那两个人叫他们带回去啊……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他揉我的头发让我严重怀疑我的头发已经被他弄成了鸡窝,他说,“你还穿着一套,等会我们去看严索的咖啡厅,去转一圈再一起发回去。”

    严索的女仆咖啡厅在江川的南部,几乎穿越了半个江川城,方俞是女老板,专注研究咖啡煮法,声称打死不穿女仆装,严索并不为难她,他自己学的专业是计算机程序设计,所以基本上严索就是来女仆咖啡厅看美女的,方俞看到我穿着女仆装走进去,蹭蹭地跑过来,“呀呀,萧怡,卡哇伊!”严索也凑过来,“有没有兴趣来这里打工?工资丰厚还有小费。”

    电话就是这个时候响起来的,专属铃声《第一时间》,阿雪——

    “妹妹……救我……”

    还没等我说一句话突然就被挂断,沐子希伸着手在我面前晃,“萧怡,萧怡。”

    “…………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回拨回去全是无法接通,萌生出来无边的恐惧感和无力,慌慌张张地按着手机,不停地回拨,沐子希伸手过来拿开我的手机,我茫然地抬起头,他似乎有些被我的表情吓到,声音不太自然,“出什么事了?”

    “…………”手机再度响起来,我连忙拿过来接起来,“阿雪——”

    “你是她妹妹的话最好十分钟后带着钱来救人,不然她就废了。”是陌生的男声,语气并不是强迫的绑架犯那种,有些低哑,仔细想才想起来,是阿雪那个狼心狗肺的初恋,果然,初恋都是伤人的,比如我的初恋,江延。

    “周晨,阿雪出了丁点事情我先废了你!”挂了电话,对上沐子希的眼睛,“抱歉,出了一点意外,不能一起逛江川了。”沐子希敛眸,没有说话,我问方俞,“有更衣室麽?顺便能不能借我一件衣服,因为刚刚换下来的衣服被叶冉他们带走了。”

    方俞愣了一下,然后说,“跟我来。”

    我伸出手来揉沐子希的头发,所幸他坐着我才有够优势找回平衡感,“你先回学校,我处理了这边的事就回来。”

    “不用,我等你。”我被他突然出声吓了一跳,听到他说的话更是惊讶到了,不过从惊讶转为微笑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眼睛弯弯地笑起来,声音几乎低不可闻,“好。”

    等待的时间很漫长,可是被等的那个人永远都很幸福。(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