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这场华丽游戏进行到高.潮你才告诉我你只是在看一个笑话【收藏本书

发布::2016/07/24 15:36 | 4488字【收藏本书
    一个人要彻底淡出另一个人的生活是如此不容易。

    相比漫展的无聊,沐子希打起游戏来可谓是君临天下了,不过我不玩游戏,所以看他一只手操作键盘轻轻松松把对方解决掉,还用另一只手来操作我看电影的进度,我就觉得,和他一起来上网真是个错误的决定。

    “喂,沐子希,你能不能别拉那么快,我根本没看到故事情节是怎么发展的欸?”怒不可怒,忍无可忍。

    “这电影这么狗血,猜都猜得出来怎么发展的,有什么好看的。”他一边操作他的游戏,一边把我看的电影《狼少年》快速地拉完。

    “那你到底是要打游戏还是看电影?”

    “…………”两只手华丽地操作,然后三下五除二退出游戏,眼睛只看着我,“我只是好奇……你到底有多小白,哈哈。”

    我:“…………”

    最后我把《咒怨》翻出来看,之后又看了《电锯惊魂》、《死神来了》,才知道原来沐子希怕鬼,我一边指使他去给我买零食一边看着屏幕,想着这么大一美少年居然也有害怕的东西,抿嘴笑起来,导致的后果是我看了通宵的鬼片,他后来趴在电脑前睡了大半夜,就像……以前江延守着我的样子,如此,一个人要彻底淡出一个人的生命是如此不容易,环境总是忧伤,时间磨灭不了我的记忆。

    第二天回学校的后果是我从车上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地报了名,又晃晃悠悠回寝室,足足睡了一个下午,朦胧记得列车上歪着头睡在沐子希的肩膀,恍惚中感觉沐子希是扶着我叫了阿扯她们把我弄回寝室,距离高考111天。

    下午睡太多的结果是导致晚上格外亢奋,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脑子里全是那些惊悚片的画面,越想越睡不着,cici是我下铺,忍无可忍地从床上跳起来,给我一个暴栗,“萧怡,你再在床上滚来滚去我把你扔出去!”

    美美貌似交了一个新男朋友,热火朝天地在煲电话粥,阿扯对着手机看得十分兴奋,寝室的其他三个人也是噼里啪啦对着手机聊天,我砸吧砸吧嘴,“cici,我给你讲鬼故事怎么样?”

    她瞥我一眼,然后缩到床上去,声音嗡嗡的像是感冒了,“呐,萧怡,这么晚了,别闹了,明天要上课的。”

    我只好挺尸似的躺着,越想越觉得恐惧,压的透不过气来,看到有个青绿色的头朝自己涌过来,还没等我先失声叫出来,电话剧烈震动起来,不明来电,我想到了恐怖片里的各种来电,颤巍巍地抖着手按了接听,然后戴上耳机以防我一激动把手机扔出去。

    “…………”我等着对方开口,结果静悄悄的无半点声响,顿觉恐惧四起,轻轻捏了捏手心,抖着声音开口询问:“喂……哪……哪位?”

    “…………”

    “不……说话…说话的话……我挂了啊……”

    “念苏。”对方忽然开口把我吓了个半死,终于还是尖叫了起来,cici直接把枕头对着我的脸扔,我反应过来讪讪地道歉,才想起来对方似乎喊的是念苏的名字,快速思索着这人是谁,其实蛮好猜,一是江延,一是米才诺,除了这两个人再没有第三个人会叫我“念苏”。

    “念苏,我很想你,我想起我们以前张狂的日子总觉得那是一场繁华非常的梦,梦里面你是我的公主,醒过来之后你却爱上了别人,念苏,你知不知道我听了那些话很难过。”

    米才诺。

    “我看到你写‘对不起,放不下’觉得难过,看到你梦里叫着沐子希的名字也难过,可是我想要你开心起来,在你不能说话的那段时间里我通知他叫他来陪你,其实我每天都看着你们两个,心里不是不嫉妒的,念苏,我眼睁睁看着你爱上别人,一点办法也没有。”仿佛听到有什么打碎的声音,我不知道的是,此刻,在遥远的边塞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喝了一件啤酒,抱着电话把自己的心事低声喃喃说给我听,脆弱得如同一个孩子待在空洞的大房子里,像一座囚牢。

    “阿萧…你原谅我……念苏…你不要喜欢别人…我那么爱你……那么爱你……”

    我听着他低声的呢喃,心里却想着别人,着实该天打雷劈,可是我喜欢别人,我在花一般的年纪遇见沐子希,我想要告诉他我喜欢他,我想要给他看最好看的自己,可是最好看的自己活在前世这辈子没能跟过来,沐子希身边莺莺燕燕美女成群,我很难过自己那么平凡,甚至还要警惕谢长安半路杀出来抢走了他,这个年代爱一个人真是累人累己,你不仅得防着他被女人抢走了,还要防着他被男人掰弯了。

    可是,终归一句话,我喜欢的沐子希,喜欢着别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法治愈的伤口。

    如果说江延是我无法治愈的伤口,那么,米才诺就是那个用刀狠狠划下伤口的屠夫。

    我默默地挂断了电话,阻隔一切声音,江延,米才诺,你们都是我的伤,我一点也不想去触及。cici半夜醒来看到我没在,然后寻到外面来,“萧怡,明天要上课,快去睡觉了。”

    我站在阳台上,看着冬天的江浅高中,寒气在空气中蒸腾,月亮透出冰凉的轮廓,“cici。”叫了名字却不知道说什么,cici拍拍我的肩,“萧怡,这个世界,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我们既然活着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是不是?萧怡,人要往前看,江延,沐子希,充其量就是人生篇章里的两个顿号,你有很多逗号、句号、惊叹号或者问号会遇到。”

    “别看着我,我就是借花献佛了一下,我可组织不了那么牛逼的句子,萧怡,要我说不就一点破事,三下五除二,分分钟秒杀,你跟这儿像个二.逼青年似的,有什么实际作用嘛?”

    “我什么也没做就是看个夜景而已,”我拿出手机来看了一下,“马上一点了,进去睡觉吧。”

    自顾走进去,往床上一躺,一夜无梦。

    新学期有条不紊的开始了,我觉得我整天浑浑噩噩跟着汪杨锦绣逃课轻而易举挥霍了两个多月的时光,转眼清明。

    四月。

    锦绣联考分超线,我却只是擦着分数线过了,于是乎,不得不在文化分上下功夫,二诊考试,370分,专科单招考试就是在那个时候。

    而沐子希就是在那个时候离开的。

    选择学服装设计。

    单招考试过了,我们逃课去江浅的森林公园,他说,“萧怡,我以前总是想自己还有大段大段的时光可以挥霍,可是突然转眼意识到马上要到20岁了,我再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来消磨。”

    “算起来,江延也要20岁了,当年,我是怎么遇到他的?当年,我是怎么爱上你的?”我抬头看着阳光从树叶的间隙撒下来,把我的皮肤斑驳的一块一块的,声音不知怎么就透了难过,“沐子希,当年的你到底是怎样轰轰烈烈的爱过一个人?我连知道她是谁都不可以麽?”虽然私下去查过当年江浅的谢家,可是除了谢家的商业信息,跟沐子希有关系的消息一点也没有。

    “你愿意提起你曾经的江延吗?你愿意告诉我,你是怎样喜欢过江延吗?”

    我不愿意。

    没有人愿意把那些伤心和甜蜜瞬间翻出来反复咀嚼,我轻轻笑笑,森林公园的风景怡人,登上山顶是新修的南山寺,环绕的佛铃叮铃铃地响彻整个山顶,“沐子希,如果我愿意说,作为交换你也会告诉我你的故事麽?”

    “也许。”

    我咬了咬嘴唇,太阳躲在云层里不出来,还是说不出来,最后出了森林公园又一起去上网,他还是打游戏,我把鼠标在电脑上移来移去也不知道干什么,又想到以前和江延上网的时候,他从没有把我晾在一边过,就算打游戏也是趁我不在的时候,所以人与人,果然不能比较,越是比较越是伤心。

    沐子希最后是什么时候离校的我一点儿也不知道,最后美美也单招考走了,东西打包着就离校了,阿扯更坚定她毕业了就闯社会的决心,cici白天听课晚上追小说,进步许小。

    米才诺自从那夜的电话后就没有半点消息,江延和白韶华也没有了消息,阿雪也联系不上,好像忽然之间,所有你想要知道的事情全都隐藏成了秘密,锦绣已经没救了,沉溺在小说中成绩几乎是追尾,我怎么劝都无果,有时候上着课突然就走神,想着沐子希在哪里,此时此刻在做什么呢。

    我在课桌上刻字,沐子希,我喜欢你。

    沐子希,我喜欢你。

    我们是艺术生,晚上上补习课,补习课上课座位是随便坐的,换一张桌子我就刻一次,三诊考试不知不觉就到了。

    经由每天听课和练题,三诊考试成绩追上了班级前十,以前有人说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我想啊,怎么可能呢?可是居然是真的,那么讨厌江川的我、恨不得立刻离开重庆的我,因为沐子希在这里,所以我想留在这里,我想留下来。

    四月中旬沐子希回来过一次学校,是一个中午,我在课桌上趴着睡觉,所以我不知道,是后来他走了以后,下午cici告诉我他回来过,我当时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了又觉得有些难过,我觉得我在他的生命里就像一个笑话,一个喜欢他的女孩子一直在为他努力着,可是他都不在乎。

    “萧怡,没关系的,你家陛下这不是承认你是爱妃了麽?”cici打趣道,在班上沐子希叫我爱妃,我称他陛下,班上大多男生交情还算不错,女生里人缘也还好。

    “那是,我家陛下嘛,终归会是我的。”

    “哈哈,走了才想起,他在的时候怎么不努把力把人家追到手?”阿扯趴在桌子上,边翻书边对话,活像以前美美的动作,“还以为你非江延不要呢。”

    “不要提江延的名字好吗?” 我合上书,“没错,我喜欢过江延,但都已经分开了能如何麽?”我摆弄着书页,“是朋友,就别再提他的名字。”

    “萧怡,一个名字你至于跟我较真吗?!”阿扯把书往桌子上一摔,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我仰起头来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说:“我只是难过美美,本来好好的四人组,今天怎么就只有我们三个了?”

    “吴悦橙,那是我的错吗?我让她去找他的吗?!我让她去单招的吗?!我让她离开的吗?!你们只看到美美怎么怎么样了,当初我那么希望有一个人来相信我的时候你们怎么做的?!吴悦橙,我们之间就没有情分是不是?!”我跳起来指着她的鼻子,已经有人围过来看了,这还是我们几个人第一次大吵起来,cici也生气了,站起来,声音冷冷的,“都站着比身高麽?是要打一架要闹到保卫室去是不是?都坐下,有事不能慢慢说?!”

    看到有人在议论纷纷,也不知道在气什么,看到阿扯坐下来我也坐下来, “我只是觉得你们走不到一起,萧怡怡,沐子希不可能喜欢上你。”这场华丽游戏进行到高-潮你才告诉我你只是在看一个笑话,我已经爱上他,你说他不可能会喜欢上你。

    “说什么?!无话可说!”我觉得我脾气真是拧啊,明明不是想这样说的,可是话脱口就出了,“如果兄弟之间有一个看上了一个姑娘,所有兄弟都出动全部力量去帮哥们追,如果姐妹之间有一个看上了某个帅哥,几乎好姐妹都虎视眈眈着,果然女人心要歹毒!”

    “你就不是女的?!”阿扯直接拍桌子,“萧怡怡,我们是为你好才愿意跟你开玩笑,跟你说真话,你以为全天下都得围着你转是不是?!你以为我们谁缺了你就活不了是不是?!萧怡怡,NTM的以为我们的情分还比不过江延一句话沐子希一个笑是不是?!”cici也开始冷眼旁观,我咬紧嘴唇,几乎成了众矢之的,指甲都嵌进手心里,生疼,电话突兀地响起来,手忙脚乱的接了电话,有些松了一口气的味道,阿扯和cici端着碗怒气冲冲的走了,果然是自己在小题大做,听到一声大喊才想起还接着电话。

    “额……抱歉,喂,你哪位?”

    “阿萧,我要去攀岩了,想给你打一个电话,万一没能回来,阿萧,不要忘掉我曾到你的生命里来过。”怎么听着像遗言?我低声回道:“米才诺,命是自己的,你不是为我而活,所以我没有义务对你的生命负责,无论要做什么你给我好好活着!”

    “有你这句话,我会好好活着。”

    无法再想象再失去一个疼爱自己的人的心痛,爱我的人那样那样少,我掏出手机发信息——

    对不起,是我脾气不好。

    发送人,阿扯,cici,美美。

    发送,是?否?

    是。成功。

    一个人要彻底淡出一个人的生命是如此不容易,因为进入你生命的人都用一颗心来疼爱你,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割舍?米才诺也好,美美也好,都是我爱的人。(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