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1 21:18 | 6399字【收藏本书
    “老麦!”罗西大婶惊讶的拉住老麦阻止着,“够了,不要再说了!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要把总执事大人的结婚对象赶出岛上的话?!不要再说了!”

    老麦不理会罗西大婶的拉扯,继续喊叫着,起哄着要把凛给赶出琥珀岛。

    凛看着老麦的举动,理不清自己心里有多么的复杂。

    要是可以就这样离开琥珀岛,她也就可以不用和凯特米总执事结婚,虽然有些惆怅,她可以说是乐意岛上的居民把她赶走。

    但是,她现在发现自己亏欠莲麻太多。

    她不觉得自己有欠岛上居民任何东西,毕竟那一切都是她父母的作为,和她真的没关系。但是她没办法原谅让莲麻的父母去顶罪的自己的父母,她总不舒服的觉得自己也连带的亏欠了莲麻。如果当初自己的父母亲没有运毒,莲麻的父母也就不需要帮忙运毒。如果莲麻的父母不替自己的父母顶罪,今天的莲麻或许还是一个幸福家庭里的孩子。

    凛陷入两难的看着眼前大喊的老麦,拉着老麦的罗西大婶,还有因为不敢触犯总执事,全都静默的站在一旁,没敢赞成老麦的人群。

    忽然之间,几十个区管出现在酒馆外,愤怒的大吼着,赶走了酒馆门外看热闹的人群。门外的人群迅速的散走,区管们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酒馆。

    “还不快走!”区管生气的对着酒馆里看热闹的人群吼着,“看什么?再不走就全部抓起来!”

    除了酒馆里的人和老麦以外,所有的人全都吓得争相夺门而出。

    “刚刚是谁直接喊着总执事大人的名字,又喊着要把总执事夫人给赶出琥珀岛的?”区管怒目瞪着老麦,摆明了就是知道是老麦说的。

    “就是我!”老麦恶狠狠的瞪了区管一眼。

    “你最好不要逼我再一次抓你去受刑!”区管用力的瞪回去,整个脸部狰狞的扭曲着。

    “区管大人,”罗西大婶恳求的微弯着上身,“区管大人。不能就当没这件事发生吗?拜托大人了,就看在我罗西的面子上吧!”

    区管大人不屑的看了罗西大婶一眼,语带轻挑的说着,“听说最近新进口了一种新的酒,评价似乎还不错。可惜啊,我还没喝过呢。”

    “大人放心,罗西昨天刚好就进了一批这种新的酒。”罗西大婶卑微的躬着上半身,“区管大人要是喜欢,随时可以来罗西酒馆里喝,罗西招待的。”

    区管们满意的笑着。

    老麦则是非常不高兴的怒瞪着罗西大婶,满脸怒气的又准备要开口大骂。

    “还不快滚!”距离老麦最近的一位区管,恶狠狠的对着老麦低吼着,“要不是每次都是罗西在替你求情,我才不会轻易的放过你!”

    “哼!谁需要这种女人帮我求情的?”老麦凶狠的瞪着对他说话的区管,一手用力的推了一旁的罗西大婶一把,“这女人,收留了一个恶魔的仆人还不够,这次连罪犯的女儿都收留,现在还想用免费的酒来收买你们这些垃圾。我不需要这种没人格的女人来帮我求什么情!”

    所有的区管生气的一拥而上,几个区管还往右腰边摸去,抽出了一根东西来往老麦的身上打去。

    这是凛第一次看清楚区管右腰边挂着的东西,那是一根摺叠式的铁棒,几个区管们拿着猛往老麦的身上打着,老麦受不住几根铁棒挥下来的威力,硬生生的往酒馆地板上倒下去。区管们不停手的猛挥着铁棒子,老麦痛得在地上扭曲着打转,撞倒了不少的桌椅,其中几张椅子倒下来还正好命中了老麦的身子,区管却像打顺了手,怎么都不肯停下来。

    罗西大婶放声尖叫着,往区管们的身上扑去,双手猛拉着区管央求他们停手,却不敌区管的大力气,身上硬是连带的也被铁棒敲打了几下。罗西大婶痛得不停的大喊着,眼泪不禁的流了下来。

    凛和莲麻一见状,一起的往混乱着的一群人冲去,试图拉开罗西大婶,免得罗西大婶的伤受得更重。几个呆住了的厨师也全都冲上前去,手忙脚乱的拉开罗西大婶。却因不敢反抗区管们,厨师们反而替三个女人挨了几下铁棒。

    但是区管们一发现连凛都靠了过来,全都一至的停了手,只有几个离老麦最近的区管仍然用力的敲打着老麦小腿脚骨,老麦痛得大叫,在地上不停的扭动着,其中两个区管就把仍在疼痛翻转着的老麦拖出了酒馆。

    罗西大婶流着泪大喊着老麦的名字,莲麻用力的抓住激动不已的罗西大婶,半像是哄着小孩般的在罗西大婶的身边轻抚着。厨师们全都痛得坐在酒馆地板上喘着气,面对区管却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凛蹲在罗西大婶身边,一脸生气却掩不住惊恐,惊魂未甫的张大眼瞪着仍留在酒馆里的区管们。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做了些什么!”凛微阧着声音对着区管们喊。

    “知道。”区管们故做无辜样的把铁棒收起来,几个没拿铁棒的则把双手举得高高的,表示他们根本没动手。“不过,既然总执事夫人不喜欢,我们就不做,总执事夫人说停我们就停。”

    凛瞪着眼前装模作样的区管们,气得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她左手圈着的罗西大婶仍然边流着泪边小声的喊着痛,她还可以听到被区管拖到酒馆外的老麦边喊叫着边似乎被推上马车的声音,甚至还可以感觉到,酒馆外的区管们仍然用着铁棒不停的敲着老麦的背。

    眼前似乎还可以在看到刚刚区管的暴行,还可以听到被打着的人的哭喊,还可以听到铁棒挥在空气中的声音。凛闭上眼睛不想再回想,却一幕幕的又出现在脑中。

    “你们可以走了吧?”凛张开双眼,用力的盯着眼前依旧在装模作样着的区管们,“酒馆里面已经没有看热闹的人,连老麦都被你们拖走了,你们可以离开了吧!”

    “这可不行,”距离凛最近的区管微笑着蹲了下来,正好和凛的视线平行着,“我们来这里,本来就只是来传达总执事大人的指示给夫人知道的,哪知道会有着么个大好机会,可以把那个老痴呆给抓起来。”

    说完,说话的区管骄傲的转过头去呵呵笑着,几个区管跟着大笑个不停。

    “有什么事?”凛生气的喊着,打断了区管们的笑声,“说完就快走!”

    蹲着的区管扬了扬眉,“总执事大人吩咐传达一件事,大人说,要是夫人试图离开琥珀岛的话,就请夫人不要浪费时间了,总执事大人已经下达重令,禁止任何船只搭载夫人,请夫人不要多费心思在无用的事情上。”

    蹲着的区管说完起身就走出酒馆,几个区管斜瞄着蹲在地上的几个人,跟着走出了酒馆。

    凛几乎完全虚脱的跌坐在地板上,再度闭上眼睛不停的逼自己不要再想,五味杂陈的说不出自己到底是放松了还是更加难过。在她耳边还可以清楚的听到罗西大婶轻声啜泣,厨师们痛苦的哀嚎声,还有莲麻紧张的呼吸声。

    经过了下午的骚动,罗西酒馆不得不提早打烊。罗西大婶半崩溃似的哭个不停,被区管打伤的部位也痛得肿了一块又一块,所有人只好扶罗西大婶回房休息,留下莲麻和大厨在房里照顾罗西大婶。

    其他的厨师助理身上被打伤的部位也痛得不得了,早早的回去休息了。

    凛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脑袋空白,还是脑袋里东西太多,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没有在思考,还是不知道该从哪一件事开始思考起。

    她就这样呆呆的盘坐在床上,从总执事那边穿来的礼服还静静的躺在房间的角落积灰尘,她望着窗外隔着一条街缓缓流着的重河,河上已经开始在聚集各种的小商船和小舟停靠在岸边,每三天举行一次的夜游河已经慢慢的开始了,附近的居民像是已经忘记了傍晚罗西酒馆发生的骚动,也忘了总执事的告示大会一般,缓缓的漫步在河岸两边的街道上。整个罗西酒馆像是被隔离一般,气氛和街道上呈现两极化。

    凛呆坐在床上已经不知道过多久,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才好。现在似乎已经不能离开琥珀岛了,难不成就这样和总执事结婚?除了这么做之外,她也想不出其他的方法了。

    她用力的把自己摔到了床上,父母亲的肖像又再度变得模糊不清。

    关于老麦说出来的事实,她实在不知道该从哪个地方开始去想比较好,也无法厘清这座岛对她父母有多大的仇恨,更想像不出来当时的情景。凛焦躁的在床上翻来覆去,难过着一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演变成现在的情景。

    门外忽然传来两声清脆的敲门声,“凛?”,莲麻语气中带着担心的轻声叫着。

    凛坐在床上犹豫了一下,现在的她,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莲麻才好。她慢慢的起身,无言的站在门前踌躇了一会儿,慢慢的转开了门把。

    莲麻一脸担忧的站在门外,看见了凛开了门,淡淡的露出了微笑。莲麻微微举起手上的托盘,示意凛自己带了餐点过来。

    凛默默的往后退了几步,让莲麻把餐点给放到桌上。

    “我刚刚已经送餐点去给罗西了。”莲麻边把一盘盘的饭菜放置好边说着。

    凛默默的坐到了桌边,不是很确定自己该不该开口说话。

    “罗西拜托大厨帮她调查老麦的下落,现在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休息了,”莲麻继续说着,“吃吧!”

    “老麦……被区管抓去哪里了?”凛怯怯的问。

    “还不知道。”莲麻把筷子递到了凛的手里。

    “罗西大婶呢?”凛担心的问着,“她……有好一点了吗?”

    莲麻淡淡的摇了摇头,“她虽然在床上休息,却还是在哭着,我们也不确定她在难过些什么,刚刚拿过去的饭菜也只是放在桌上,没动过一口,说要等确定了老麦的行踪之后才肯吃。”

    凛沉默看着眼前的饭菜,脑中忽然之间闪过了些画面。

    “罗西大婶她……为什么特别对老麦好?”凛眯着眼看着莲麻,疑惑的问着。

    “为什么这样问?”莲麻面无表情的拉了张椅子坐到了凛的身边。

    “不知道怎么的,我就觉得他们之间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存在,而且,老麦好像特别的了解罗西大婶,不是吗?”凛说着拿起了饭碗,老实说,她早就饿得要命。“我发现,罗西大婶每次都试图帮老麦掩护,脱罪,而老麦却总是对罗西大婶恶言相向。”

    莲麻拿起了自己的碗筷,默默的吃着。

    “他们曾经是夫妻。”过了一会儿,莲麻开口淡淡的说着。

    凛张大了眼睛瞪着莲麻,几乎忘了嘴里还有饭菜没嚼。

    “正确来说,他们本来会是夫妻。”莲麻面无表情的说,“罗西在开这间酒馆之前是住在古里区,老麦原本就是库比特兰区人,那时候的他们是一对已经论及婚嫁的恋人。但是,罗西未婚怀孕,让罗西保守的父母气得不得了,婚事就这样被反对到底,而罗西则被安排堕胎,然后再嫁给一个有钱的退伍军官。罗西为了老麦,怀着孩子偷偷的逃离了古里区的家,到了库比特兰来开了这家酒馆。几年之后,罗西的父母因为吸食毒烟草去世了,罗西和老麦也就不明原因的没有结婚。多年下来,罗西独自经营这家酒馆,独自扶养大孩子。”

    莲麻一说完,转头看着已经呈现痴呆状的凛。

    “而老麦对罗西恶言相向的原因则是我。”莲麻看着凛说,“当初我的不受欢迎也明显的出现在老麦身上,老麦可以说是最反对罗西收留我的那个人。他认为琥珀岛出了一个希连恩大帝这样的昏君是因为我带来的诅咒,这几年新接任的糜烂的总执事也是因为我带来的诅咒,当初罗西的酒馆生意下滑也是因为我,业斯达会下落不明更完全是我的错。”

    莲麻说到最后,脸上难得的露出了微微激动的神情,凛更是发现了莲麻难过得全身微微的颤抖着。

    凛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的是安慰人的话还是怒骂老麦的话,更不知道该不该在这时候为她父母所作的事而道歉。

    “莲麻……”

    “怎么办呢?你和总执事结婚的事情。”莲麻迅速的恢复面无表情的模样问着。

    “我……”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急急的往凛房间的方向传来,接着是一阵慌张的敲门声响在凛房间的门上。

    凛和莲麻疑惑的对望了一眼,两个人都站了起来,往门边去。

    “谁?”凛问着。

    “我,大厨!”大厨的声音慌张的在门响起。

    凛像被大厨感染了慌张似的,急忙的开了门。

    大厨一看见门开了一个缝就忙乱的钻了进房间,慌张的在房里踱步。

    凛看着大厨慌张的样子,试图拉的张椅子要大厨坐下,大厨也只是慌乱的摇着头,继续踱步。

    “老麦怎么了吗?”莲麻问。

    “老麦?”大厨烦躁的摇了摇头,“我老早就打听到老麦的事了,他被打了一阵,关了起来,过几天就会释放,倒是没什么大碍。反而是……”大厨说着眼神飘往了凛身上。

    凛半疑惑的扬着眉。

    “凛,”大厨紧张的走到了凛的面前,“我在区管那边打听老麦的事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他们说总执事大人怕你会脱逃,打算今天晚上就来抓你过去,现在已经在准备人马了!”

    “什么?他不是说要给我三天的吗?”凛厅的,惊讶的大声喊着,“什么脱逃?我还能去哪里?抓我回去?去哪里啊!?”

    “凛!”莲麻双手用力的抓着凛的肩膀,“凛,你先冷静一点。”

    “太夸张了!既然知道我那么不想和他结婚到了会脱逃的地步,那又为什么一定要是我?琥珀岛上不是很多很多想嫁到他们贵族里去的女孩吗?随便她挑都有一大把在等着,为什么一定是我?我根本不认识你!”凛慌张拍开莲麻的手,激动的像是把大厨当成总执事一样的质问着。

    莲麻冷静的抓住凛慌张的挥舞着的双手,不论凛怎么激动的扭动着双手,莲麻依旧紧紧的握着,直到凛渐渐的平静下来为止。

    “凛,走吧!”莲麻说。

    凛好不容易才平静了一点点,听到莲麻的话,渐渐的一把火又在胸口烧了起来。

    “走?你叫我走?我能走去哪里?”凛抖着声音压抑的问着。

    “不管去哪里,都比在这里好吧!”莲麻担心的皱着眉,“离开库比特兰吧!先往古里区还是诺堡区躲一阵子,那边的人不认识你,就算听说了些什么,只要他们还不认识你,你总是可以躲一段日子。就算这件事情闹得再大,只要区管和总执事找不到你,你依然有机会可以离开琥珀岛。”

    凛默默的听着莲麻的话,渐渐的已经不再那么的激动。

    “但是,”凛淡淡的开口,“你们却会被我连累吧?区管找不到我,总执事找不到我,你们一定会因为这样而被连累。”

    凛抬头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大厨面有难色的低着头斜眼看着一旁桌上几乎被遗忘了的饭菜,莲麻则面无表情的看着凛,抓着凛的手越握越紧。

    忽然之间,莲麻放开了握着凛的双手,往凛的床底摸索着,拉出了凛的行李箱。

    莲麻打开了行李箱,快速的折了几件衣服塞进去,再往摆着凛的画具的角落走去,俐落的把画具给手起来,整齐的放进了凛的工具箱子里。

    一切看在凛的眼里都发生得太快了,凛和大厨几乎看傻了眼,愣在原位上一动也不动。

    “走!”莲麻走了过来,一把就把呆站在一边的凛给拉了过来,顺手把行李箱和工具箱给塞到凛的手里,“我只收拾你会需要的东西,其他的,我全部会帮你保管好。”

    莲麻把拿着行李的凛给拉出了房门,像是强迫般的把凛给拉下了楼,再一路拖着凛进了厨房。

    “你出了后门,先沿着这条路一直往重河的上游走去,”莲麻边说着,已经边把凛给拉到了酒馆的后门去,“到了重湖,沿着重湖湖岸走下去,一直到重湖和米克西河的交流口,往交流口西边的森林里走去,那里有一间小小的木屋子,当年我还小,刚离开古里区的时候就是躲在那里,虽然我不能确定那间木屋是不是还完好的存在,不过,因为野人的传说,我很清楚那个地方几乎不会有人想靠近。那附近野果很多,基本上的果腹还是做得到,你就先躲在那里吧!我知道躲那里不好受,只要先躲个几天,几天后再往东南方逃,逃到诺堡区去,那里的讯息传达的慢得多,那里的人也什么都不懂。你先躲在诺堡区,找到机会再从那边的小港口逃出琥珀岛。”

    莲麻慢慢的打开了酒馆后门,偷偷的张望一阵子,再连同凛一起拉出酒馆后门,“往这个方向去吧!这个帽子给你,罗西的,戴着黑帽子走在小路上也比较少人会发现,”莲麻随手拿了一顶挂在酒馆后门后面的黑帽子戴在凛的头上,再用力的把帽子给压得低低的,“你留在房间里的东西,不管过多久我都会完整的帮你保存好,所以,不管过多久,就算要花上好几十年也无所谓,你一定要回到这座岛上,一定要回来找我,来跟我拿回你的东西。”

    凛呆呆的回过身望着莲麻,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莲麻的眼神里溢满了担心。

    “莲麻,”凛看看莲麻,再看看莲麻身后一脸慌张的大厨,试图想要说些什么,“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莲麻说,“我也不知道再过几分钟你消失在这条街之后,一切会是什么样的情形,我更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我知道你如果继续留下来,你一定会后悔。我们可以决定自己这一刻要怎么做,不是吗?凛,你可以决定就这样离开,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你也可以就这样留下来,让总执事的婚事决定你的未来。”

    看着莲麻第一次露出这么坚定的表情,凛第一次觉得自己虽然脑中一片空白,却依然清醒无比。

    凛紧紧的闭上双眼,再缓缓的睁开,“我走了。”她对着眼前一个焦虑一个坚定的两人说,“对于即将会被连累的你们,我感到十分的抱歉,但是,不管接下来会是怎样,我还是希望能决定自己的命运。”

    凛说完给了莲麻和大厨各一个拥抱,“帮我向罗西大婶道别,顺便替我道个歉,我不是故意不说一声就离开的。”

    莲麻和大厨各自点了个头。

    “记得,往上游的方向去!”莲麻担心的再次交代,“避开大街,今天是夜游河的日子,大街太多人了!”

    凛淡淡的点了个头,不舍的看了他们一眼之后,转身往小巷子里面钻去。(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