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1 21:19 | 2863字【收藏本书
    可是凛怎么也想不到,就在她出逃的这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她担心的罗西酒馆中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事。

    不知道是谁,在凛与莲麻还有大厨对话的时候,偷听了他们的谈话内容,然后急匆匆的赶去了总执事府上,向总执事汇报了这个执事夫人逃婚的大事。那个小人颤颤巍巍又心怀侥幸的跪在凯特米总执事的坐下,心想这么大的消息,总执事肯定会给自己多多少少一些好处的时候,凯特米总执事傲慢的瞪了一眼下面的人,示意手下将那个人赶出执事府。

    被赶出来的某个小市民对于凯特米总执事的作法非常不能理解,一气之下回到自己的住处并散播谣言说总执事的夫人逃婚了。所以在总执事率领手下到达罗西酒馆的时候,那里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前来看热闹的市民。虽然不敢当面对总执事说些什么,但是,谁也不能证明自己来到这里是因为执事夫人逃婚的事,所以,即便是护送总执事的大队浩浩荡荡的来到罗西酒馆,大家也没有散去,只是恭敬的站到两边,势要将热闹围观到底。

    但是,作为事件中心的罗西酒馆里面,却是除了酒馆工作人员,包括罗西大婶,莲麻和几个大厨,别说客人了,连平常来串门的人都没有。

    于是,在罗西酒馆门前,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现象,看热闹的人们迅速的在酒馆门前围成了一个半圆,外面的人还在不停的涌过来,而半圆的内侧,是全副武装的保护总执事而来的区管们。每个区管的的脸上都挂着一幅严肃的表情,在总执事的面前,不能表现的像上次殴打老麦那样放肆。所以,挤在前面看热闹的市民才敢更加大胆的朝酒馆内部张望。

    而这边,作为事件中心的罗西酒馆内部,罗西大婶精神万分紧张的注视着门外的动静,她的直觉告诉她,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必须时刻提高警惕,不然不光她自己,连酒馆里面的大家都逃脱不了关系。

    而莲麻,仍旧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在柜台后面擦着酒杯,平静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大厨,脸色都有些清了,他清楚的知道开罪凯特米总执事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上次老麦就是一个教训。可是这次,是自己眼睁睁的送走了总执事钦点的夫人,那个下场,肯定不会就轻易的挨一顿揍了事吧。想到这里,大厨的脸色更加的不好了。

    “莲麻,你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实在受不了这种压力的折磨,罗西大婶开口问柜台后面忙碌不停的莲麻。

    “就是,凛,她离开了。”依旧是波澜不惊的语气,波澜不惊的表情,毫无波动的眼神让人猜不懂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心情。

    “我知道凛离开了,可是,怎么这么突然,而且,”罗西大婶朝外面望一眼,警惕的靠近莲麻耳边,低声说道,“为什么总执事会这么快就知道了。”

    “我不知道。”莲麻老实的回答。

    “哎,看来这回有大麻烦了。”罗西大婶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坐到酒馆的一张凳子上,脸色特别的不好。

    酒馆的气氛瞬间降到了零点,大家都在想象自己的后果,酒馆里安静的能清楚的听到每个人呼吸的声音。这和酒馆外面吵闹着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吵闹的声音突然安静了下来,依稀还能听见区管们粗暴的“让开,让开”的声音,一种不祥的预感瞬时席卷了酒馆内的每一个人身上。

    果然,在安静无比的人们之中,在区管们开出的一条过道中,凯特米总执事依旧披着件长及拖地的披风,戴着插着羽毛的管帽,高傲的走进了罗西酒馆。

    打凯特米总执事进门的那一刻起,酒馆的气氛就更加的安静了,大家排成一列低着头站着,没人敢说话,甚至,连抬头看看这个人的勇气都没有。而那个马屁精的区管头儿,则是赶紧的从酒馆里搬了张椅子恭敬的放到总执事的身前,还殷勤的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这才眼巴巴的请凯特米总执事坐下。

    凯特米总执事四周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小的酒馆,又看了看眼前大气不敢喘一下的几个人,没有说一句话,慢慢的在区管拿来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还是没人说话,罗西大婶虽然很想像平时那样为自己的酒馆里的人们开脱,但是一对上凯特米总执事的眼神,便吓得不敢说话,看看旁边的莲麻,那孩子还是一眼无所谓的样子。怎么办,怎么办,这次肯定完了,这是罗西大婶心里的声音。

    仿佛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大家心里的那条弦快要断了的时候,一直一言不发的凯特米总执事,终于开了金口。

    “我想知道,凛.斯兰.葛瑞西去哪里了。”从凯特米总执事口中说出的,是凛的全名。

    “这,这个???”罗西大婶搓着手,支吾着不知道怎么回答,巨大的压力让她不知道怎么度过眼前这个难关,“凛她,确实,确实不知道去了哪里。”

    “是吗,”总执事一扬眉,“我可是听说是酒馆里的人将她送了出去。”说完,有意识的看向一直不发一言的莲麻和她旁边同样送走凛的大厨。

    那有些锐利的目光有着一股无形且巨大的压迫力,大厨的腿都已经有些抖了。他的心里素质远远不及莲麻,此时,虽然已经成了大家话题的中心,莲麻的脸上,仍然是亘古不变的面无表情,全然不顾因为她的沉默总执事旁边的区管头儿的目光能在她的身上射出好几个洞了。

    见没有人吱声,凯特米总执事从椅子上站起来,竟然亲自来到莲麻和大厨的身边,高大的身形加上无形的威慑力,让大厨脸上的冷汗,竟然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我再问一遍,凛.斯兰.葛瑞西到底去了哪里?”声音虽然平缓,但是,里面的威慑和气场却不是他们这样的小人物招架的住的。

    “就,就,凛她,就走了,”大厨终于抵抗不了巨大的压力,支支吾吾的慢慢说起来,“好像是去???”

    眼看凛的去向就要被那个胆小的大厨暴露了,旁边的莲麻非常明显的用手肘使劲的撞了他一下,让他那句即将说出口的话,留在了嘴里。

    莲麻的动作很明显,站在他们俩面前的凯特米总执事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切,莲麻的脸上仍旧没有表情,她在用无声的抗议保全凛。

    “为什么?”凯特米总执事用几乎只有两个人能听得到的声音,在莲麻的耳边轻轻的问道,话语里有不容拒绝的威严。

    莲麻抬起头,两只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个声名显赫的男人,用少有响亮的声音,让在场所有人能听得到的声音,说出了她自己心里的话,也说出了出逃的凛的心里话。

    “为什么?大人您说呢?凛她不想嫁给您,您却自作主张的向天下宣布了你们的婚讯。我知道,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总执事,但是,总执事就可以随便决定他人的人生吗,就可以随意剥夺别人的幸福吗?您有没有考虑过凛的感受,您这样做,真是是发自内心因为喜欢凛才要跟她结婚的吗?”

    一口气说出自己心里的话,莲麻有些气喘吁吁,而旁边倾听的人,都愣在了原地。外面的人们,也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想不到短短时间,在凛之后,罗西酒馆又出现了一个敢在大庭广众之下顶撞凯特米总执事的人。

    凯特米总执事好看英俊的眉毛动了动,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柔弱的女人,在别人都议论纷纷的时候,他没有说什么。

    突然一个士兵冲破人群,来到凯特米总执事的身前,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之间那个傲慢的总执事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士兵离开。然后,转过身,重新做到了椅子上,不再说话。

    到底出了什么事?那个人跟总执事说了些什么啊?我们怎么办啊?看着总执事那个样子,有见不到凛不罢休的样子啊。每个人心里头都在嘀咕着。折腾了这么久,已经快半夜了,外面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少,就连维护秩序的区管,有禁不住的打起了哈欠。无奈那个总执事大人没有一丝一毫要离去的意思,只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