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1 21:20 | 2564字【收藏本书
    困意席卷了整个罗西酒馆里面和外面剩下不多的看热闹的人,但是,那个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的凯特米总执事,却是仍然精神抖擞,没有丝毫想要离去的样子。

    他到底要干什么啊,已经接近崩溃边缘的罗西大婶心里不禁的嘀咕着,反正凛现在应该已经逃到很远的地方去了,在这儿靠时间也没有意义了,要杀要剐倒是给个明话啊,这么僵持着是想要折磨死人吗?

    就在大家焦急万分又不知所措的时候,刚才那个士兵,又一次来到了凯特米总执事的身边,俯下身对总执事说了些什么,总执事仍然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他退下。然后看向酒馆里的人,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的眼神变得有些锐利起来。

    从椅子上起身,椅脚与地反摩擦发出的刺耳的声音惊醒了一直站在一旁哈欠连连的区管头儿,他因为昏昏欲睡差点一个趔趄没站稳。但是,凯特米总执事没有理会那个看似无能的属下,径直走到站的腰酸背痛的一行人跟前。锐利的目光审视着大家,他缓缓举起带着洁白手套的右手,背后待命的区管们立刻以标准的有些夸张的姿势站好,等待上级的命令。

    “把这些人,都给我带到府上。”淡淡的发出了命令,虽然声音平静,但是却有不容置疑的贵族气息。

    “是,总执事大人!”区管们吆喝着,就涌上来准备将酒馆里的人押起来。

    在安静的夜里,罗西酒馆瞬间开始嘈杂起来,大吼声,尖叫声和桌椅碰撞声混为一谈,让人不觉发生了什么暴动似的。区管们粗暴的推搡着店里的众人,罗西大婶为了保护莲麻已经被打了好几下,莲麻亘古不变的脸上也出现了小小的情绪波动,大厨们则是哭爹喊娘的不知道怎么招架那些个野蛮的区管??????只有那个法令的凯特米总执事,仍然面无表情的站在酒馆里,看着那些小人物之间的遭遇。

    凛在快要到达罗西酒馆的时候,已经累得不行了。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凛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赶回来了。但是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是还没有散去的朝酒馆里指指点点的市民,还有满脸倦容阻挡大家维持秩序的区管,大家都在朝酒馆里看去,仿佛酒馆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凛也顾不得行李了,把箱子扔到了旁边,朝人群冲过去。拨开密密麻麻的人群,凛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到了罗西酒馆的前面。可是眼前的景象却让她有些错愕。

    罗西大婶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莲麻也在人群中被粗暴的推搡着,只有稍有反抗能力的大厨们在跟区管僵持着,但是,明显有优势的区管却不顾情面的拿着自己的武器殴打着平日里亲和的大厨们。凛的眼睛挣得大大的,怎么回事,自己才离开了这么一会儿,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错愕间,凛瞥见了那个混乱中仍旧波澜不惊的,悠闲坐在椅子上的凯特米总执事,那气定神闲的态度,仿佛发生在他面前的惨剧,只是一场电影而已。

    一股无明业火从凛的心中熊熊燃起,本来对那个总执事的坏印象现在更加的强烈了,这样的人,怎么配做总执事,怎么配作为天下苍生谋福的皇族!

    “住手!”凛歇底斯里的喊了一声,她的忍耐限度已经到了极限,看到站在门口气喘吁吁满脸通红的凛,凯特米总执事举起手,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

    不知道是凛的声音惊到了众人,还是凯特米总执事的命令起了作用,在场的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呆呆的看着门口脸色极为恐怖的凛。

    “罗西婶!”凛顾不得其他,飞奔着跑到坐在地上的罗西大婶的面前,“大婶,你没事吗?都怪我,我不应该这么自私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凛的眼睛里,由于极大的愤怒和对同伴的愧疚,已经涌出了泪花。

    “凛啊,你怎么回来了?”罗西大婶一边在凛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来,一边拉住凛的双手,擦了一把眼泪,关切的问道。

    “我怎么可以为了自己的幸福,置大家的安危于不顾,那还算是个人吗?”凛委屈的说道,随后转向莲麻,“对不起,我对不起大家。”看着莲麻明显是受了惊吓的眼神,和有些颤抖的身形,再看看后面大厨们一个个捂着被打的地方不断的呻吟着,凛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看着凛伤心大哭的样子,罗西大婶也忍不住,抱着凛瘦弱的肩膀一边不停的落泪一边轻轻的安慰着凛,莲麻也走过来,握住凛的一只手,紧紧的,想要给此时无助的凛一点勇气。她知道,凛这次回来,肯定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牺牲了自己的未来,任谁都不会甘心的,更何况是凛这样一个向往自由的女孩子。

    不知道哭了多久,整个罗西酒馆似乎除了她们断断续续的哭声,几乎听不到别的什么声音,平时那个不可一世的总执事大人也只是默默的坐在椅子上,没有对她们的悲伤横加阻挠,更没有像刚才一样干脆的下令逮捕她们。

    良久,总执事站起身,走到渐渐停止了哭声的凛她们身前,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凛微微颤抖的肩膀,用少见的平和的声音但仍然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既然回来了,我和你的婚讯就不会变,你暂且还是在这里吧,等到大婚的当天我会来接你。”说完,就一步步的朝门外走去,然后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记住,不要再做像今天这样幼稚的出逃的事了。”

    他这是什么话?就因为他是个狗屁总执事,就可以这样仗势欺人,就可以无所顾忌的践踏他人的尊严吗?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这么不公平,要把善良的人们交给这种人,他不配!凛的心里,对凯特米总执事的恨意更加的强烈了。万一要是像他之前说的那样,被他谋朝篡位当上了皇帝,那么,整个琥珀岛的居民不都完全进入到了水深火热中了吗?不行,为了自己,也为了善良的大家,我一定要让这个凯特米得到应有的报应!凛的眼神变得愈发的凌厉,散发着浓浓的仇恨。

    “等一下!”在凯特米总执事要踏出酒馆的一刹那,凛抬起头,叫住了那个人。凯特米总执事一愣,随即转过身来,看着慢慢向他走过来的凛。那个女人,眼神里仿佛有什么化不开的情绪,但是此刻,她却收起了刚才的悲伤,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毅然无视周围的人,径直走了过来。

    “我答应嫁给你!”一语惊人,周围的人,包括总执事在内,都有些出神,因为凛对于婚事的反对,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不用在这个酒馆多留了,我跟你回去。”凛无所谓的站到凯特米总执事的面前,毫无忌惮的盯着他的眼睛说道。然后,她转过身,“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了,我也不想再留在这里了。”

    “凛。”一直沉默的莲麻仿佛从凛的眼神中读出了什么,轻轻的呢喃了一声。

    凛轻轻的对莲麻笑了一下,然后强作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大家保重,永别了。”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罗西酒馆。

    凯特米总执事没有说些什么,看着凛走出了酒馆,他也示意手下们退出了酒馆。一直到总执事的大队浩浩荡荡的离开,罗西酒馆里的人,除了莲麻,也没有弄明白凛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