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2 21:21 | 3583字【收藏本书

VIP会员

    此刻的我已听不见任何的声音,满心的伤痛似乎就在今夜的咆哮嘶吼声中发泄蒸发。我将脸深深地埋进他的臂膀,撕心裂肺。

    被感情的所创的伤痛似在这一夜化为乌有。

    在那夜的嘶吼咆哮后,已经过了两天了;而他,陪了我两天两夜。

    他,莫轩少言寡语,一直静静地陪在我的身边。这两天来,我一直将自己光在房间里。而他,也一直陪我在房间里。到了午饭时间,他便伺候我吃饭,到了晚上时刻他便伺候着我睡觉。似乎我们主仆的关系就在那一夜之间颠倒般。而最多的时候,他则是陪着我一起发呆。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对我如此的好。但是没过一天,我的心里越是忐忑。

    明天,就是莫峰跟青烟成亲的日子了。其实经过这几天的认真思考,我觉得莫峰似乎并不是会干出这种事情的人。而青烟的出现也有很多可疑,这里面包含了太多的破绽,我似乎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竟一时间没看出来。

    我还是决定找莫峰问清楚。思及此,我便向门口走去,推开门的刹那,灿烂的阳光直扑打在我的脸上。使我感觉有些晕眩。

    支走莫轩,我向莫峰的住宅处走去。

    两天没见的莫府真的变化了很多,四处张贴者红色的囍字以及四处悬挂着红色的灯笼跟红布。总之在府里,无论走到哪,都洋溢着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中。

    说来讽刺,这些物品,半件以上差不多都是我跟峰一起置办的。现如今,它们是照着我们的思想挂在了它们应该挂的地方,而目的却是如此的不一样。

    听到风铃叮叮当当的声音时,我便知道,离我的目的地已经不远了,心!更加地沉重了。我不由地减慢了脚步。

    终于,再慢的脚步也有走到目的地的时候。当我站在清铃苑的门口时,欲敲门的手指在离木门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

    “为什么不进去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自我的身后响起。我怔神,转身看着她。

    青烟一脸灿笑地看着我,手中拿着一盒食盒,从她拿的手势来看。里面貌似装满了食物。

    “为什么不进去呢?站在门外!”说罢,她大步上前越过我直推门进去。

    屋里的布置还是跟以前一样,只是四处被红色的东西缩掩盖。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一个人。看来,莫峰是不在了。

    “还愣着干什么,坐啊!”

    刚转身便看见青烟一脸灿笑地站在我的身后。像是这个房间的女主人般地招呼我坐下并且还给我砌了杯茶。

    她很热情,热情地不像我所认识的那个冷漠的女子。

    “峰去医馆了。”

    我紧握着茶杯,低头看着杯里漂浮的翠绿色茶叶。在我刚要开口问时,青烟先发制人地说了一句。

    我的双手紧紧地握着茶杯,紧紧的。只觉着自己的手生冷的僵硬,唯一的热度就是手心的这杯茶了。

    “喝啊!怎么不喝呢?”青烟一反常态地劝我喝茶。我勉强地冲她笑了笑,算是应付。

    我蹙眉看着她,不愿再拐弯抹角:“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女子的表情依旧是无动于衷的灿笑,似乎并没有听见我说的话。

    “正如你所看到的一样。我们做了夫妻间该做的事情。”

    我抗拒着摇头,迫使自己不要相信。

    “不可能!峰是爱我的。他与你!肯定是你强迫的对不对?”

    女子听了我的话似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般,仰天捂肚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傻孩子,你还真是个傻孩子。你觉着这种事情是强迫就能成功的吗?更何况他还是个男人。”

    “不,不可能!你骗我你这个骗子。”我不住地摇头,站起身忙退几步,拉开了我与她之间的距离。

    “哈哈!我是骗子,我是为了救你啊!我的傻丫头唉!现在距离被你撞破的日子总共也只有几天而已。如果峰真的如你所说那般的爱你,你觉得他会答应在三天后与我成亲吗?”带着狐狸般诡异的笑容,青烟捂嘴偷笑。一时间我竟不知道她说的是否是真。

    “哦!对了!”青烟似乎想起了什么,放下茶杯起身来到莫峰的书桌前,拿起桌子上的红色小本转身递给了我。

    “这是我的请柬,明天就是我跟峰成亲的日子了。按理说你也算是这莫府的下人我到时候通知你一声就成。但是我们家的峰死活地要让我送你一张请柬,他说你是我们的朋友,不应该用下人的目光去看待你。是朋友都要发请柬的。喏!这是你的,之前一直没碰到你,所以也就忘了给了。”

    我看着递在我眼前的红本子,红色的喜字大大地摆在中间,是那么的艳丽,艳丽的快要刺瞎了我的眼。头脑嗡嗡地作响。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你接啊!你怎么不接呢?”青烟说着,强拉着摊开我的手,将请柬重重地放在上面:“明天一定要记得出席哦!我还特别指定了你就是我们的红娘呢!红娘可是要被连喝三杯的哦!”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房间,怎么告别的青烟。我只知道,当我手里紧拽着红色的请帖无神地撞到了莫轩时,他向我伸出的那双臂膀使我感觉有些安心。

    当莫轩的手轻柔地擦拭我的脸颊时,我才发现,原来我早已经泪流满面。

    清眸扫过他深沉的俊容,轻声问他:“莫轩,你说!峰是不是骗了我?”

    莫轩怔了一下,并没有说话,但那双拥抱着我的臂膀反而将我拥的更紧了。

    愣神地呆坐在床上,眼神空洞地目视着前方。圆圆的木制桌面上安静地躺着一份褶皱的红帖子。心还是隐隐的作痛。

    莫轩一直沉默地坐在我的身边。少言寡语,就这么静静地坐着。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为什么要陪在我的身边。此刻的我也无暇关心。

    看着门前那些个忙忙碌碌穿梭过的黑影,不知觉地房间里的渐渐地暗了起来。

    莫轩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却很自然地替我点上了蜡烛。顿时,整个房间被这燃烧的小学烛火照亮。泛黄的火焰不停地在笔挺的红烛上撺掇着,跳动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微风透窗侵袭。火焰时而高时而低的,好像随时被熄灭了一般。

    顺着风抬头,起身来到窗前。望着布满点缀的星空,心里平静了许多。

    “莫轩!你说今晚的夜色这么好,会不会有流星呢?”

    莫轩来到我的身边,顺着我的话与我一起抬头看向星空。

    “流星?你要看吗?”

    我转头好奇地看着他,一脸的真挚与诚恳。我朝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就走吧!”话音还未落,我的手便被人握入掌心。暖暖地感觉从他的掌心流露至我的手上,似乎要温暖我冰凉如霜的手。

    跟着莫轩跑在莫府里。四周红色的布条随风飘扬。那白天悬挂的红灯笼到了晚上一一地被人点起。犹如今晚璀璨的星空般,点点灯火照亮整座莫府。连后院的凉亭也不例外。

    红色尖顶的凉亭连接着走廊位于莫府的后院。美丽的雕花柱子,顶上的秀美图绘,无一不显示出凉亭的美。但是这些美也只限于白天。晚上黑漆漆地夜遮挡住了这亭的美色。远远望去,黑压压的一片,还透着股渗入的感觉。

    莫轩带着我跑到凉亭下停下。我不解地看着他去周围费力地搬来了爬梯。莫轩搁置好爬梯自己上了几格低头看着我:“来啊!”

    “干嘛?”我没有要爬上去的意思,不知莫轩究竟要干什么。

    “看流星!”一手抓住梯子控制着自己的身子,一手伸到了我的面前。唇角上扬,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我怔了一下,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这样很威胁吗?我故作潇洒地挥了挥手,没有握住他的手:“你上去吧!我不用你牵,这种东西还难不倒我。”

    “哦?是吗?”莫轩缩回了手,虽然极力地掩饰,但那一闪而过的失望神情还是被我眼快的捕捉到。

    跟在莫轩的后面顺着梯子向上爬,但每跨一个台阶我的腿便颤抖的厉害。其实我没跟他说,我有恐高症。如果我告诉莫轩,按照他的脾气秉性,他肯定是要嘲笑我一番的。

    当我的脚颤抖着跨上最后一个台阶时,一双大手伸到了我的面前。我惊愕地抬头却不想正巧对上他的眼。他无奈地笑了笑:“不要勉强自己。”

    既然已经被看穿,我也没什么好装的了。我毫不客气地将颤抖不停的手放在他宽大的手心里。大手一包,一股力量将我强拉着上来。

    沿着窄窄的屋脊,莫轩牵着我来到圆形屋顶亭的边上坐下。

    当我看清楚眼前的风景时,惊喜的感觉顿时袭上了身。漫天璀璨的星空犹如就在自己的手边,仿佛一伸手便抓到般。居高临下,整个莫府都被我尽收在眼底。

    清风带着一丝的凉意向我扑面袭来,我本能的缩了缩身子。突然,一个臂膀伸来将我紧拥入怀。熟悉的气味萦绕在我的四周。靠在他的怀里,我竟不感到任何的讨厌,相反的,安心的感觉淡淡地沁出。心好像一点都不疼了。

    我没有反抗,就这样躲在他的臂弯下靠在他的怀里抬头安静地看着星星。

    “许飞?”莫轩轻声呼喊着我的名字。我沉默着没有回答。

    “许飞?”莫轩不死心地继续呼唤着我的名字。

    “恩?”

    “看到流星了吗?”莫轩说着,抱着我的臂膀更紧了。

    我突然感觉好笑。原来这傻小子不知道流星是什么?那他刚才还信誓旦旦地说带我来看流星。他怎么会这么傻?

    “没!”我回答着他。

    “哦!”他轻声回答。并无他话,依旧抱着我陪着我一起静静地看天空的星星。

    “许飞?”过了良久,他的声音再次地自我的头顶上传来。

    “恩?”这次的我回答的极快。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流星呢?”

    我终于按耐不住轻笑出声。挣脱开他的怀抱,直坐起身与他平视,一字一句:“因为,流星可以许愿。”

    出乎我的意料,俊脸淡然,并没有我预料的惊讶出现。

    “那,你想许什么愿?”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完全没有预料到他会突然这样问。耸拉着脑袋,原本平静的心情又起了些许的波澜。是啊!我要许什么愿望呢?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从没来过莫府。”我淡淡地说道,偏头没有看向莫轩。

    虽然没有看向莫轩,但我却能感受到自我身边一直有个目光直直地看着我。我的双手不停地绞着自己的衣角。灼人的戾气围绕四周。我知道,他生气了。(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