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拍卖会【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2 20:35 | 3114字【收藏本书
    沈风感受到钱战的目光,转过头向着钱战看去,但是钱战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往沈风旁边的座位走来了。

    “你的父亲是铁匠?”钱战第一句话就直接问到沈风的身世。

    “嗯!徐家的老张头。”沈风觉得这个是一个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隐瞒什么。

    “你的父亲对你很好,希望你以后能够能够好好的对待他!”钱战突然的一句话让沈风摸不着头脑,怎么也想不出钱战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呵呵,你现在应该知道你父亲为了让你上学付出了多少吧!希望之后我能够听见你的名字,不是因为和薇儿的关系,而是你自己打出的名声。”

    钱战真的是很佩服老张头,他见过老张头,一个整天知道喝酒的老家伙,钱战还曾经和老张头一比酒量,可是落入下风,自此钱战就赐老张头一个称呼“酒神”,老张头浑浑噩噩但是还能够在徐家待下去,也是有一部分是因为钱战的原因。  钱战也想不到老张头竟然会为了别人倾尽自己所有,这个人就是沈风。

    两个人没有太多的语言,但是这个时候沈风已经很是相信钱战了,就是因为钱战的最后一句话,沈风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一个肯定。

    拍卖会开始了,沈风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上面的商品上了,虽然沈风也是在大家族之中,但是就算是最基本的宝贝,沈风也没有见过。

    第一个商品就让沈风有一些激动,因为上面的商品是一个玉箫,但是中间却断裂了在台上展示的仅仅是一半而已。玉箫刚刚被推到台上的时候,虽然是在看台之中,可是沈风的大脑之中似乎闪过一些音符一般,一段简短的箫声,所以沈风才会如此激动。  沈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对这个玉箫有感应,但是沈风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两本书记载的,只有真正的宝物,才会和人产生感应的。

    “你感觉到了吗?”沈风悄悄的问身边的徐薇,本来沈风可以询问钱战的,但是沈风想了一下,还是问徐薇为好,因为沈风对徐薇的信任,远远超过对钱战的信任。

    “什么?”徐薇疑惑的目光看着已经激动地脸色通红的沈风。

    “刚才的那阵箫声!”

    “哦!”

    徐薇笑着说:“箫声不是那个乐师吹奏的吗?很难听吗?”

    沈风这才发现原来玉箫上场的时候,有一个乐师为了配合玉箫的身份,所以吹箫演奏呢!

    沈风现在有一些疑惑,到底是自己的感应,还是刚才乐师演奏的声音呢!原本激动的神情也变得失望起来了。

    玉箫并没有像沈风想象的那样,拍卖好几个金币,而是底价仅仅是一个金币,这个价格刚好是进入天象阁拍卖场的价格,一个金币一下的商品天象阁根本就不给予拍卖。  很显然第一件商品也是让所有人都失望了,这么一个破玩意,有谁会买啊!

    沈风现在还在想自己刚刚的感应是不是真的存在呢!其实就算是真的存在沈风也没有办法买下来,因为沈风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一个金币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两个金币!”沈风的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是钱战的,沈风疑惑的抬起头看着钱战。

    “这个东西我曾经见过,本来我还以为是什么宝物呢,结果无论是我怎么弄,结果还是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器物。”钱战解释说:“刚刚看你的反应,似乎对于这个玉箫很感兴趣,我就顺水推舟送给你吧!”

    沈风心中在犹豫着,虽然知道自己要钱战给的东西是不对的,但是沈风心中对于这个东西真的很是心动,尽管不知道玉箫是干什么的!

    “谢谢!”沈风最终还是要了,仅仅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内心的想法还不多,既然有人送给自己,那自己就接受呗!

    第一件商品让大家失望了,这些全部都是钱战安排的,本来是想耍这些人一下,但是却没有想到第一件商品竟然是让自己买下了!

    第二件商品竟然直接跳到七十个金币!每一次加价不少于七个金币!沈风对于那些富家的装饰品并不感兴趣,沈风无聊的看着上面的商品,心中焦急的想早一些看见烨郁金花,就算是自己买不起,但是见上一面也值得了。

    沈风不感兴趣的东西在其他人眼中可是一些好东西,价格一路攀登,直到到了一百个金币才停下来,都是一些小的世家在这里竞争的,贵宾席上那些真正的巨头根本连正眼都没有看过。

    下一个商品又让沈风眼光一亮,竟然是一把长剑,如果只是普通的长剑的话,沈风到没有觉得什么,因为那个长剑的质地,就连老张头制造的都不如,但是沈风眼睛发亮的是上面的符印加持,沈风已经开始修炼那上面的功法了,虽然并没有什么成就,但是最基本的精神力运用还是懂得的。那件器物刚刚把上面的玻璃罩打开的时候,就一股精神波动向四周散发开来。

    钱战本来是想准备观察其他人的,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的注意力老是被身边的这个孩子吸引,一个仆人竟然识得符印器物,这真的不得不让人惊讶。  沈风仅仅是能够感应的精神波动而已,对于这个到底是几级的符印器物,沈风还是不知道因为这个是沈风第一个见到的符印器物,一般拥有的人都会让器物隐藏气息的,沈风根本就感觉不出来,因为他的等级实在是太低了,仅仅是刚刚修炼出精神力而已。  符印器物和符印师的等级都是一样的,分别分为七级。每一级的差距是很大的,使用起来的威力也不一样。七级的符印器物,就算是在垃圾的东西,也是一件神器,七级的符印师就是这个世界上影响最大的人!

    沈风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人,一定知道面前的拍卖品是几级符印器物,于是疑惑的问道钱战。“钱老爷,那个是不是就是老师所说的符印器物啊!”

    钱战惊讶的看着沈风,还好沈风先前把宇文硕搬出去,所以才没有引起钱战的怀疑,钱战赞赏的说:“不错,看样子你平时也是很努力听讲的,面前这个是一个二级的符印器物,也算是不错的一个,你想要?”钱战疑惑的问着沈风,手上做出了准备拍下来的动作。

    沈风自然不会让钱战再次花费,急忙阻止的把小手独挡在钱战行进的路线上,焦急的说:“不要,我不是那个意思!”

    钱战看着面前好像自己拍下来就是犯了什么罪孽一般的沈风,笑了笑说:“你不要太紧张,这些钱不算什么!”

    “可是……可是!”沈风焦急的说:“这些钱对我来说算什么!先前那两个金币,等到我赚钱之后会还给你的,但是这个实在是太贵重了,我怕我还起来会很麻烦。”

    “不需要你还!”

    “不,我一定要还!”

    这一次沈风根本就没有管自己面前是什么人物,直接顶撞的说。

    老张头曾经说过,不能随便接受别人送的礼物,特别是自己根本就没有付出什么,根本就没有帮助对方,对方给自己的礼物,绝对另有居心。

    “好吧!我就不拍了。”钱战盯着沈风下定决心的脸色,渐渐的露出笑容,眼神毫无掩饰的对沈风充满了欣赏。

    接下来的商物一件接着一件,大千世界的所有的好东西纷纷被搬上展台,沈风觉得自己认识的世界实在是太渺小了,眼光一直蜷缩在书上,但是宇文硕没有讲到的事情很多,根本就不能满足沈风心中的那个想要去了解这个世界的心思。  沈风心中最想要见到的东西终于出来了,不过却换了一个名字,主持人说这个烨郁金花为金阳花,要不是书上还有附着的图片的话,沈风也没有办法认出来。

    这个商品一出来,普通席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阵肃杀之气,整个气氛变得压抑起来了,仿佛就连空气也停止了流动一般,越本热闹的大厅顿时就寂静下来了,没错!是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那个就是烨郁金花是吗?”徐家家主干枯的手,指着看台上的烨郁金花说:“它,一定要给我得到,无论是谁把它拍下来了,全部给我抢回来。”

    “爸,你就放心吧!我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了!”徐寒自信的说。

    沈风到底还是一个小孩子,他不明白烨郁金花为什么会换一个名字,而且还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光看错了,内心的纠结让这个十岁的小孩脸上露出纠结的表情。

    钱战在这一场重头戏上,再一次让自己身边的小孩勾去注意力,本来想看一下各个大家族的反应的,钱战失望的感叹了一声,然后把目光转移到了沈风和徐薇的身上,这两个人目前对自己来说还算是很重要的,钱战知道如果不是徐薇在这里的话,徐家的人现在都有可能直接上去抢夺烨郁金花了,自己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毕竟两家是世交,自然不会因为一个烨郁金花而伤了感情。但是真的要让他们上去抢夺,就大大损害了天象阁的声誉,不得已钱战才会用徐薇来威胁他们。(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