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风雨欲来【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2 20:39 | 3037字【收藏本书
    沈风心中的疑惑得不到解答是很难受的,于是眼神看向正在观察自己和徐薇的钱战,心中疑惑自己到底该不该询问呢!

    钱战敏锐的直觉,很快就发现沈风眼神之中,有一些异样的光芒在闪烁,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想说一般,于是询问的说:“有什么事情吗?”

    沈风原本犹豫的心思,让钱战这么一问突然之间有了决定了。“那个商品的名字叫做什么?”

    钱战眼角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恢复常态说:“不是说叫做金阳花吗?你刚刚没有听见啊?”

    “不是,我觉得那朵花和烨郁金花好像啊,我还以为就是烨郁金花呢!”沈风的眼神充满了失望,没想到弄了半天是自己认错了!

    这一下钱战彻底不淡定了,激动万分,就算是手也不住的颤抖。烨郁金花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知道的,就算是钱战也是几天前才知道这个世界之上,竟然有如此的奇珍异宝,可是面前这个十岁左右的孩子,竟然知道烨郁金花这个东西,怎么能让钱战不惊讶呢!

    “你是怎么知道的!”钱战的声音让沈风感到一丝恐惧,不像是之前那样温和,而是咄咄逼人的问话。

    “我……”

    沈风刚刚想说自己从书上看见的,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发现自己如果这个样说的话,一定会让自己那两本藏书,显露出来的。随即改口说:“我之前见过!”

    “在哪里啊!”沈风这句话不说还好,刚刚一说出口,钱战就像是听见什么绝世秘闻一般,偷偷的在沈风的耳边问道。

    沈风心中那个苦啊!自己好不容易骗一次人,却让被骗的那个人逼得无所遁形。好在沈风也是一个机灵的人,小眼睛一转,就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自己的师傅,仅仅见了一面的师傅——李路!

    “在我小的时候,一个叫做李路的人,曾经把这朵花拿给我开过,说是叫做烨郁金花,是一个非常珍贵的东西,那个时候我才四五岁,记不大清楚了,所以我也不敢确定上面的那个是不是烨郁金花!”

    钱战盯着沈风看了半天,眼睛都没有转一下,最终还是放过沈风了。淡淡的说:“这个东西,你可千万别和别人说,会惹来很大的祸害的!”

    沈风似懂非懂的点了一下头,钱战才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那烨郁金花之上。原本烨郁金花钱战想要自己独吞的,但是却发现自己要这个东西根本就没有用处,自己的女人钱盈是一个灵师,但是在精神力方面根本就没有一点天赋,就算是用这个烨郁金花改变体质,未来的前景也不是很大,所以钱战才会把烨郁金花拿出来拍卖,借此提升一下天象阁的名声,也是有莫大的好处的。

    拍卖会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高潮,虽然看起来很是平静,甚至连第一个出价的人都没有,但是私下,拍卖场的外面,各路人马纷纷聚齐在外面,就算是平时少有人住的客栈,这个时候却也是爆棚,那些人来不是住宿的,而是准备一个埋伏的好地方。

    徐家的实力在辛国之中仅次于皇家,但是却不是唯一一个巨头,辛国之中三足鼎立,徐家,沈家,吴家。三家之中,徐家还是最为弱的一个,但是徐家因为身后有皇家这个靠山,所以才会看起来徐家是三家之首。  所有的世家都在等待着机会,甚至就像是徐家家主一般,他们之中有的根本就没有打算真的拍卖,而是直接抢夺,毕竟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所谓的面子了。

    沈家和吴家的人也在这里,而且他们做的准备丝毫不比徐家的差,沈家派来的人是一个年轻人,看样子根本就没有超过二十岁,但是身旁的人,在年轻人的面前,全部都是毕恭毕敬的,就像是很是惧怕那个年轻人一般。、

    吴家正好是相反的,派来的是一个贵妇,浓妆华服,看起来已经三十多岁了,可是眼神之中还带着一些魅惑之意,虽是女流之辈,但是却不敢让人小觑,正所谓最毒妇人心,在这个世界也是通行的!

    三家才是龙争虎斗,其余的想缠上一份羹的,就是自讨苦吃。在三家的面前这个小喽啰根本就不算是什么障碍。  最终这个争斗还是让这些小喽啰引起的。

    “一千一百个金币!”叫价的是贵宾席上的一个无名之辈,叫出的这个价钱让人一阵恶心,仅仅加了一百个金币,还好意思出来叫嚣。  这些钱对于那些世家,甚至就算是对于普通席的很多人来说,都是小数目,可是对于沈风来说,这就是天文数字。沈风从小长这么大,甚至就连十个金币都没有见过,顶多就是交学费的时候,老张头给沈风五个金币,沈风手里面拿着五个金币,都激动的双手直颤抖。听到其他人的喊价,沈风才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竟然是如此之大。

    又是过了一会,上面的拍卖人员快要一锤定音的时候,才有人再一次加钱。钱战也是虚惊一场,因为烨郁金花价值好几十万,自己的底价出的这么低,主要是想吊起那些人的胃口,一旦是真的一千个金币就拍下来了,那么钱战这一次可就赔大发了。

    “一万金币!”第二次叫价直接到了一万,这才是真正的开始竞拍,一万的价格已经是普通席所不能承受的了,他们心里明白,接下来自己就是承当看客而已,真正表演的人,是位于二楼的那些贵宾。

    “两万金币!”价格一路攀登,根本就不需要拍卖人员的解说还有激将,一发不可收拾,竟然一直到四十几万的时候才停了下来,并不是不继续上涨了,而是速度减缓而已。

    “五十万!”吴家位置一个妩媚的女声,吐出天价。

    沈风根本就没有在意最终的结果,当知道一千一百个金币的时候,沈风就没有再注意上面的价格,而是注意的是看台上的烨郁金花,恐怕沈风这一辈子,也只能够看见这一面了,不过也好,就算是一面而已,沈风将来也是有炫耀的资本了,普通人可没有这个机会看见价值五十多万的东西,就算是活了这么久的老张头也是没有见过的。

    “这就是定数了吗?没想到我们对付的竟然是吴家,两家还算是和气,现在动手真的有一些抹不开面子啊。”徐家家主话语虽然很是煽情,但是眼神之中可是丝毫没有不舍之情,有一些干枯的嘴唇缓缓的吐出四个字,“不留活口!”

    徐寒也知道自己的父亲的作风,雷厉风行。但是徐寒却不能这么做,现在动手只会让自己陷入众人围攻的状态,所以先压制住对于烨郁金花的渴望,隔岸观火,然后趁火打劫!

    烨郁金花并不是最后一个拍卖的,所以拍卖会还是要继续下去的,最重要的东西已经拍完了,很多人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所以有的人这个时候就已经出了拍卖场,因为他们可是不想留在这里当炮灰,万一有什么事情牵连着自己的话,那可是灭顶之灾啊!这些是一些有远见的人,才会做的事情。

    沈风看到最后,唯一的感受就是增长了不少的见识,难怪钱战会说刚开始的玉箫不值钱呢,和后来那些近万的宝物相比,玉箫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徐薇看向身边的沈风说道:“沈风,怎么样,今天是不是很热闹啊!”

    沈风赞同的点了点头说:“的确是很热闹。”自己原来和这些人的差距竟然这么大,沈风如果不是来到这里还不会相信呢!  很多人渐渐的退场了,只有那些拍到东西的人才留下来,沈风和徐薇因为特殊的原因,还有钱战给自己那个残破玉箫的缘故,不得不先在这里停留一会。

    徐薇握着沈风的手渐渐的增加力气,竟然让沈风感到一阵刺痛的感觉,疑惑的目光投向徐薇,却发现徐薇的眼神看着面前不远处的众人,  那些是徐家的人,钱战自然要过去招呼一下。

    “徐老爷,别来无恙啊!”钱战本是和徐寒是一辈的,而徐家家主和钱战的父亲也是好友,两家可谓是世交。

    “你这个小崽子,竟然敢拿我的孙女来威胁我,要不是看在你父亲的份上,我绝对会把你这个天象阁给端了,让你还这么多心眼!”

    徐家家主是开玩笑的,钱战对于徐家家主来说就像是自己的干儿子一般,自然不会真的生气。

    徐薇看着徐家家主的眼神看向自己,赶紧松开握着沈风的手,虽然都是小孩,但是也是知道让别人看着自己两个人太过于亲密,影响不好。

    “这个是?”

    徐寒自然不会认识身为铁匠儿子的沈风,特别是现在身穿华服,看起来一种高贵的气息,心中疑惑是哪家的富家子弟。

    沈风低着头,他知道现在轮不到自己说话的分,一个个的全部都是巨头一般的存在,心中期望着,千万别让自己掺和进去。(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