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桃源村卖事【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5 09:06 | 3632字【收藏本书
    ----------------------------------------------------

    一早上没有进食加上又走了这么多山路司徒暗静的脑子昏昏的,沉曲倒是没感觉多疲劳,一边走路一边残害花草。按司徒暗静的话说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走那么多路当然不累了”。搞得沉曲一阵郁闷精力好也有错。

    步行两个时辰终于到了一个叫桃源村的地方。司徒暗静差不多已经脱水了,饿狼扑食地冲进一个叫“桃园酒家”的店里,占着一个隔窗的桌子狂喝水。

    “你有钱吗?”沉曲也走了进去,看见进酒楼的大都是些富家子弟,她和司徒暗静那么狼狈怎么看也不像是都有钱的人。

    司徒暗静看见沉曲一脸担心漫不经心地说:“废话。本小姐什么也不多就是钱多。”

    沉曲一直很有疑问,司徒暗静说她是落魄小姐,但从她说话的语气、所做的行径真是不敢让人恭维。怎么看也不是个落魄小姐倒像一个被溺爱坏了小女孩也要闯世界。甩了甩头,不想再想这些事情,直觉和司徒暗静一天的相处后觉得司徒暗静也不是什么坏事。

    饭足后,司徒暗静说要洗澡要了两间厢房,并回头给了小二一两银子。拉着沉曲上了楼。

    泡在水蒸气氤氲的木桶里,行走了一个小时的疲劳瞬间就褪去了。很想睡觉。刚放下去的心却又因为隔壁传来的呼救声所提了上来。隔壁住的是一个身家很好的女孩子,小二是这样说的,又告诉司徒暗静和沉曲不要介意这个女人发出的求救声,惹不起的事情千万不要牵涉进去。凄惨的啼哭声不停地从隔壁传过来,沉曲没心思继续泡澡了,研究了一会衣服的穿法又在梳妆台坐了下来,铜镜发射囘出黄色的光芒,沉曲盯着镜子看了很久,继而又摇摇头,真是有够落魄的。

    “咚咚”敲门声响了起来。沉曲打开了门,是司徒暗静。

    沉曲把司徒暗静让进了屋,等司徒暗静囘坐下后才回过身关上门。“喝茶吗?”沉曲不等司徒暗静回答就拿起一只扣下的杯子放在司徒暗静面前,提起茶壶往她的杯子里添茶。

    司徒暗静看了沉曲一眼就把目光转移到茶水上,茶叶在水里翻滚着,说:“你有什么打算?你真的不回去了,外面很危险。”

    沉曲放下茶壶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她不知道她该怎么回答司徒暗静的问题。她还没有打算,她还不知道该怎么在这陌生的世界里存活下来,依靠什么。她很想回到现代,没有战争,不会被红尘滚滚所淹没。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去。现代随着科技的发展,除了生死,只要有你想去的地方,你就可以依靠钱来完成自己的梦想,前提是,你还活着。但是以现在的情景,估计是不可能了。

    “那,唐静儿,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真的是落魄小姐吗?抱歉,我真的看不出来哎。”沉曲说完后就死死地盯着司徒暗静,不放过她一点异常的表现。

    司徒暗静脸色稍微愣,只是呆住了三秒钟的时间就目光就含笑地望着沉曲,说道:“你还不是那么笨嘛。靠近点,门外好像有人,我叫??”司徒暗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随之而来踢开门的声音吓了一跳。

    “你是谁?”一阵烟尘过后,司徒暗静发现踹开门的是个满身酒气的书生打扮的人。

    那个读书人没有理她径直绕过司徒暗静扑到了炕上。司徒暗静轻轻走到炕前,推推他的肩膀,见他没反应,有些怒了。但是那个书生似乎是很不领情的样子,又翻过了身继续睡。司徒暗静装出一副贤淑的样子回过头,便回头开玩笑地对沉曲说:“我们把整整他好不好,好像手有点痒了。”说着,司徒暗静还关上了门,一看就知道不是要做什么好事。

    沉曲还不知道司徒暗静真名是什么,刚想问她,又看见她这时的表情确实狰狞得让人恐惧,就没有岔开话题,想看她干什么。

    沉曲靠近看这个书生,还真是一表人才呢,只是满身酒气出卖了他那张一表人才的脸。“你想干什么?”沉曲看着司徒暗静到处翻箱倒柜找出来的化妆品确实吓了一跳,她没有拦她,她不是那种喜欢干涉别人行动想法的人。

    司徒暗静把化妆品全部放在桌子上,蹲在炕边上没有立即动手,本以为她是在构思该怎么化,可是司徒暗静比划了很久还是没有下手,望着炕上躺的昏昏欲睡的人和苦思冥想的某人,沉曲无奈地摇摇头。她承认,在现实生活中,她也挺喜欢整人的,但是这是在古代,万一整错了人或惹火了人,那就是吃不了兜着走的结果。所以说,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

    司徒暗静无法地转过头可怜兮兮地对沉曲说:“我……他那张脸长得太好看了,我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了。”司徒暗静似乎又恢复了她开朗的本性,昨日的胆怯,今天的悲痛似乎都被她遗忘了。剩下的只有喜欢囘爱恶作剧的她。

    “我来,我可不会怜香惜玉的。”看司徒暗静一副要整人却下不了手的样子沉曲又损了她一句“有贼心没贼胆”。

    接过她手里的腮红,细细地抹了上去,边抹边赞叹,这男的真美啊,要不是看见他的喉结沉曲还以为她是女的呢。再涂上唇红,画眉。一旁的司徒暗静亦是赞美亦是羡慕的说道:“真漂亮啊。”

    “那我帮你打扮打扮好吧。”满是阴谋的沉曲一手抓着剪刀一手抓着刷子朝司徒暗静逼近。

    司徒暗静顿时被沉曲的架势给吓着了,一边后退一边说,“那边有个还没打扮好呢,你帮他打扮去吧。”

    沉曲没有再吓她,又回过头,看见炕上的男人睡得跟头猪似的,有翻了个身似乎,阴谋的气息根本没有打扰到他睡觉的兴致,沉曲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走到桌上倒水喝。

    司徒暗静显然是还没有闹够,邪恶地对沉曲说道:“要整就要整的惨一些,现在还只是初期,接下来就该我出场了。”阴谋的气味在扩散,想偷偷离开的沉曲刚打开门就被司徒暗静给叫住了“沉小姐,你想去哪呢。是不是准备把烂摊子全部丢给我啊,自己逃出去逍遥快活去?”沉曲瞬间就呆住了,只得乖乖地重新坐在位子上喝茶。

    “你还说,刚不是你叫我帮你的吗?”沉曲不肯就此罢休继续说道。

    司徒暗静回过头一脸**笑地说道:“刚不知是谁在一脸陶醉地帮某男的上妆。我说叫你帮忙只是让你帮忙画第一笔,你画完第一笔后,想不让你画的,可是你那副陶醉的样子我也不好打断,只好牺牲自己的乐趣给你了。”

    沉曲无话可说了,因为她没司徒暗静能说,因为她理亏。

    看着司徒暗静将一些药粉倒进那人的嘴里,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有急急地问道:“你给他吃了什么?”

    司徒暗静一脸鄙视地回道:“蒙囘汗囘药呗,你不会以为我会给他吃毒药吧?”

    看着司徒暗静艰难地扶起那人靠在墙上,然后小心翼翼地哀叹道:“白发啊!”

    沉曲也没闲着继续不怕死的接到:“你知道他为什么有白发吗?他思考的东西比你多。”不信她一个现代女青年居然讲不过一个古人。

    司徒暗静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你知道你为什么头发发黄吗?你发育不好。像我们正常人头发都是纯黑的,看你头上有几根是黑的?”当司徒暗静噼里啪啦扔下几句话时,沉曲发现自己又输了,她一个现代女青年居然惨败在一个古代小毛孩身上,真是丢脸死了。

    经过一阵折腾,司徒暗静终于完成了她的作品。沉曲早就睡着了,昨晚她都没怎么睡。司徒暗静自豪地叫醒沉曲看她的作品,她睁开迷迷糊糊的睡眼看到经过司徒暗静继她之后第二次改造后只说了两句话:“啊!这谁啊?”突然又反应过来,“不会吧。”

    “你觉得我们应该怎样出囘售这个商品?”司徒暗静心里打着小算盘,她从今早付钱开始就发现了自己犯的一个大错误,银票全部都丢在马车上了,现在,她身上就只有几十两银子了。

    沉曲想了想,“妓院吧,这里应该有男溺爱吧。”男溺爱,好吧,她思想变的龌龊了。

    司徒暗静敲了敲沉曲的脑子把她敲醒了。假装不高兴地说:“我的技术把他卖进妓院也太小瞧我了,要我卖我就卖给那个京城里的张员外,他一见美人就走不动路了,而且看到他喜欢的货色就出手特大方。我按他的审美观看了这男的很久,发现他恰好是张员外喜欢的类型,啧啧啧,这次赚大了。”

    沉曲一阵郁闷,她只不过是说说而已。这个女人也真狠啊。当她听到有钱赚,立马又附和道:“那他能卖多少?”穿越到古代,银票就是王囘道。

    “几万两吧,我跟你说,张员外花过最贵的钱买美人就有几十万两。皇上的后宫都没他后宫惊艳。你想想啊,全是美人啊。”沉曲一阵虚汗,怎么听司徒暗静的口气是很羡慕的样子呢,难道她和张员外一样也好这一口。

    “那我们去卖吧。”

    “好啊好啊。”一个疯女人加上一个嗜财如命的女人。

    上午,司徒暗静雇了几个小二快马加鞭到附近几个村里散播消息。下午,张员外听闻桃源村有美人就赶了过来。沉曲看张员外腆着大肚子就知道里面有多少肥油了,听司徒暗静说的张员外的春囘宫觉得万分可惜,那么多的美人居然是这只猪一个人的?太可惜了。

    因为是私下成交,就司徒暗静、沉曲和张员外知道,所以司徒暗静就以三万两银子成交。可怜的人,在他不清不楚下居然被人给卖了。不过卖那么贵,他以后也有资本谈论自己的身价了,怎么也说是样貌也是一个重要的资本啊。

    看着美人被张员外的管家抱了出去,刚想对着手里的银票来个大大的拥抱,不经意地瞄了美人一眼,就看见美人睁开眼睛狠狠地瞄了她们一眼。张员外刚走,司徒暗静就和沉曲赶紧回房收拾像见鬼一样离开了桃源村。

    “沉曲,他什么时候醒的?”

    “我还想问你呢,你不是说放了不少蒙囘汗囘药了吗?”

    “是啊,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早就醒了过来不过看样子他也只是能睁开眼睛,身体动不了吧。他刚看我那一眼吓死我了。”

    “对了,你会易容术吧,教我易容术。他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可是把他卖了呢。”(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