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遇见那个谁谁谁的【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5 09:06 | 2984字【收藏本书

VIP会员

    ----------------------------------------------------

    经过两个时辰的赶路,说是到了李家庄。沉曲在司徒暗静的帮助下换了一个面貌。

    天已经有点暗了,司徒暗静和沉曲在庄里唯一一个酒家祥和酒家里吃饭。听说今天是李员外家的千金出嫁的日子,至于嫁给谁嘛,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富家子弟。司徒暗静已经把真名说出来了,但沉曲仍然叫他‘静儿’,她说,她被囘逼婚,她父亲要嫁给宰相的儿子来巩固自己的势力,可是宰相的儿子天生奇疾不能说话,让她跟一哑巴过一辈子,做梦。所以她就逃出来了,什么时候他爹打消这个想法什么时候她就回去。她说,司徒默是她老哥,人特温柔。沉曲一阵发汗,怪不得见她要走就把司徒默搬出来来眼球不动她呢。

    司徒暗静结完钱说要住宿,小二说整个店都被李家公子给包下来了,要在店里大肆邀请亲朋好友前来庆贺。沉曲无奈地说:“我们不会要露宿街头吧。”

    司徒暗静耸耸肩,说:“要不我们去别人家借宿吧,我可不要露宿街头。”

    沉曲不等她说完就走出了酒家,顺带着撞了一人,抬起头来看是哪个不想活的,看到那人第一眼就吓了一跳,接下来就迅速跳回司徒暗静的身边,说:“静儿,你看他的身价是多少?”刚说完,自己就深深地鄙视了自己一下,问这话好像是做贩卖人口生意的。但是又想到她们俩小女子,又没经济来源,只能让一些“美人”羊入虎口。

    司徒暗静暗暗地鄙视了她一眼又静静地说:“八千两吧。不过他,嗯,你懂的。”司徒暗静摇摇头,“不像昨天那个死猪那么容易就被搞定。”

    沉曲又静静地打量了那人一眼,很没底地说:“那还是算了吧,看来他有武功呢,我们快走吧。”

    公孙艾笑着看着沉曲和司徒暗静的面部表情变化,一开始是惊诧,后来是不怀好意,最后是泄气的皮球。

    沉曲又瞥了公孙艾一眼,拉着司徒暗静刚走出了门就被公孙艾拦住了,“两位姑娘,请留步。”沉曲和司徒暗静后背同时僵了僵,不会吧,是叫她们吧。

    沉曲回过头,假笑道:“公子找我们两个小女子有事吗,我们好像并不认识公子你吧?”

    公孙艾继续笑道:“两位看起来并不是本地人吧。本人有事需要两位姑娘帮忙,如果成功的话,酬劳自然丰富。”说完后,又用打量的目光在沉曲和司徒暗静间看来看去。

    沉曲没有理公孙艾,笑话,她和司徒暗静需要他那点破酬金吗?司徒暗静暗下拉拉她的袖子,低声说:“我们帮他啦,我们没地住。”

    沉曲无奈地点点头,问公孙艾:“事成之后,要给我们地方住。对了,你要我们做什么事?”不会死吧。

    公孙艾折开了纸扇,上上下下地打量她们,又点点头,严肃地说:“今天李小姐结婚要有很多舞娘要上场表演,舞娘都是李公子也就是今天的新郎亲自请的。在下已经弄昏了两个,我帮你们两个易容混入舞娘中。舞台是露天的,你们如果看见一个很妖囘艳的被李公子拉住的舞娘就在纷乱中把她从墙边翻出去带到外面,外面会有人接应,你们只需跟着他们走就行了。”

    司徒暗静思考了一阵,猜道:“你叫我们带出来的舞娘是不是叫李爱娘?听说她美得惊艳,京城中排名第四。今天是要和李霄结婚吧,我怎么感觉好像提前了呢。你难不成要和她私奔,你叫程晤?”说完后就贼笑地盯着公孙艾。

    公孙艾疑惑地盯着司徒暗静,又看了看沉曲,她正在想什么似的样子呆呆的。说道:“姑娘知道的小道消息还真多啊,本人确实要带走李爱娘。不过在下不叫程晤,程晤是我的好友。”

    司徒暗静惊讶地脱口而出:“公孙艾!”

    公孙艾轻轻点点头。沉曲被司徒暗静的叫声吓到说:“公孙艾就公孙艾呗,叫那么大声干什么?公孙公子,我想说一下,跳舞我还不会跳,会露馅的,静儿也是。还有,我一直有个问题,看你这个身份为什么要找我们来帮忙呢,你手下应该会有很多人吧。还是说,这次行动很危险,你不想把自己手下的命搭进去所以找两个不认识的人来顶替?”不可能到最后到阴曹地府里住吧。

    公孙艾轻扬嘴角说:“姑娘,你想得太多了。我和李霄的关系不错,这次他要是知道我抢他的人他肯定不会放过我。而且,我手下的人都是男人,姑娘,你不会让他们扮女人吧。李霄提前举行婚礼就是为了防范,而我请的人都没有办法赶回来。姑娘,这样的解释可好,可否满意?”公孙艾说完后得意地瞥瞥沉曲的脸。沉曲的脸已经由红色变成青色了。很气愤,公孙艾几句话反而加大了她的疑问,语气冲冲的,好像是人都应该服从他的命令,相信他,不该有疑问,只要把命交给他就行。司徒暗静拉拉她的手,打了个‘放心啦’的手势给她。“离上场还要排练两个时辰。你们两个不会跳舞也有充足的时间学。现在就要先易容。”说着,公孙艾走了出去,走到一处隐蔽的房子回头招招手,把司徒暗静和沉曲一起叫了出去然后掏出了两张面具和衣服,说:“这两件衣服是那两个女人的,一个叫奇洁,一个叫诗帘。”

    沉曲回过头悄悄地对司徒暗静说:“我们脸上的那张是不是要先撕掉。”司徒暗静看着她一副见到白囘痴的样子。

    公孙艾拿着两个面具,在对比了一下沉曲和司徒暗静的身材后,选了一个给了司徒暗静,另一个给了沉曲。公孙艾看着她们,她们却装死。

    “哎,你们到底戴不戴?”

    司徒暗静抬头瞪了公孙艾一眼说:“你看着我们,我们怎么戴?”

    公孙艾很无语地瞥了她们一眼,然后出了房门。司徒暗静飞快地撕下面具放进沉曲随行的包里,然后贴上新面具。沉曲纠结了,她找不到接口,撕不下来,更别说贴上去了。司徒暗静摇摇头走过去帮她撕下了面具贴上新的。

    换好衣服后,沉曲望着自己腰上基本没几块布哀叹道:“静儿,你说这衣服是不是太暴露了?”

    司徒暗静瞥了瞥她的胸没安好心的说:“太小了。不过你穿这件这衣服太暴露也不会露光。没人会看的,也没什么看头啊。不过,你说公孙艾是不是把人家女孩子的打昏后扒掉她衣服的?否则衣服是怎么来的。”

    沉曲不想鸟她,司徒暗静这个死丫头居然说自己胸小,又不甘心的对着她看了看,司徒暗静挥手甩了一下头发,尽显妖囘媚之态,“怎样,真怀疑你是不是女的。”沉曲暗地里把司徒暗静诅咒了几十遍,才回过头,一脸阳光的说道:“看他那样应该不是偷花大盗吧。如果是……你还要住宿,你去死吧。”

    “你们在说什么?偷花大盗……”司徒暗静感想敲她脑袋就被门外公孙艾恶狠狠地念着这四个字给吓到了。“你们两个……我像偷花大盗吗?没见过我本人也听说过我的名字吧?”

    沉曲镇静地打开门,蔑视地盯着他说:“就是没听过,就算听过因为没见过谁知道你是不是公孙艾?说不定是顶着公孙艾的名到处坑门拐骗。”沉曲话刚落音就被司徒暗静给拉住了。

    公孙艾的俊脸扭曲着活像吞了癞蛤蟆的样子,扯出一块玉放在沉曲和司徒暗静面前。

    司徒暗静像是懂了什么,说道:“真的是公孙艾呢。”回头又对沉曲小声说道:“还卖他呢,别把自己的小命给卖掉啊。”

    沉曲不说话了,拎紧了手中的包袱,里面有三千五百两银票呢。抬头看到公孙艾的得意微笑,真鄙视他,幼稚的小孩样。

    公孙艾看沉曲那么护着包就一脸**笑地说:“包给我。难不成你们要带着包进去?”沉曲思考再三还是给他了,她很想对司徒暗静说,我们不去趟这滩浑水了好不好,就算露宿街头也比面对公孙艾好啊。见沉曲和司徒暗静闭嘴了就带她们从祥和酒家正门进去,把她们带到一间房门前,让她门推开门,然后公孙艾就离开了。进门一看,房里有十几个舞娘,穿着暴露的衣服,全身上下都是红色的装饰物。

    一个老女人走上前来,问道:“奇洁,诗帘,你们怎么才来?李家庄的市场逛了几圈啊?就知道你们这两个死丫头喜欢瞎疯。”老女人有点溺爱囘爱地说道。

    沉曲和司徒暗静紧张啊,不敢说话就勉强地笑着。(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