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救人之后【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5 09:07 | 2754字【收藏本书
    ----------------------------------------------------

    排练了两个时辰后,就要开始表演了。沉曲十分紧张,没想到她会有那么一天,站在古代的舞台上对着那些满脸横肉的有钱有势的官人表演。司徒暗静没在那么多人面前表演过,却显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停地扯着大红色的衣袖。门外闹哄哄的,不少达官贵人老远地跑过来就为送份礼。

    新郎新娘拜过堂以后,沉曲和司徒暗静就上场跳舞了。烟花四散。这时却见有位女子用轻纱遮住面孔慢慢踱步上场,神色慌张,却掩不住她的艳压群芳的气质。她不止一次和沉曲相撞,要不是沉曲躲得快早就丢脸丢大了,不过情急之下,她不知道踩了谁好几下,感觉背后目光灼灼像似要把她烧了似的。又在一个舞蹈的旋转时,沉曲和司徒暗静的目光相接,相互点点头,找到了要找的人。

    沉曲看见台下公孙艾那张欠揍的脸就记念着她的包,银票啊。

    作为新郎的李霄穿着一身红袍站在舞台上拉住了那个遮住面纱女子的手对台下来宾说道:“今日是我李霄大喜之日。感谢各路来宾为我李某捧场。下面请我刚过门的妻子来为大家表演。哈哈哈哈。”说完后,李霄还抑制不住地一阵狂笑。司徒暗静心里一阵嘲笑,美人已经到手了,能不高兴吗。

    沉曲和司徒暗静有一种想吐的感觉,那么漂亮的鲜花为什么要插在里笑这坨牛粪上。这是可惜了李爱娘这美貌。

    李爱娘显得很悲伤,眼泪有点在眼眶打转的样子。她的视线定定的落在台下公孙艾身上,而公孙艾只是暗暗地朝她做了一个‘放心’的手势。

    当台上还莺歌燕舞台下谈笑风生时,却有不少人却闻到了什么烧糊的味道。“失火了!少爷,酒家的客房失火了要烧道前厅了!”掌柜的神色紧张地朝李霄一边跑一边喊道。因为祥和酒家的建筑样式是所有房子都靠得很近,并且都用围墙连着,所以一出着火不扑灭的话会引起火势更大。

    掌柜的刚说完这段话台下顿时乱成一团,不少富家子弟为了保命往门外跑去台上的舞娘也停止了跳舞,飞奔地跑到客房,他们的行装还全在里面。公孙艾急忙跑到李霄的旁边跟他谈些什么,手在背后对这台上的三人打着手势。沉曲和司徒暗静明意后就拉着李爱娘随着人流跑但是马上又在别人不注意时,溜到一处墙角,接着周围的爬墙虎攀了上去,跳出了围墙外,慌乱中,李爱娘的轻纱被勾在了爬墙虎的藤蔓上。就这样,李爱娘处于下不下来的姿势中,沉曲一咬牙,“咔嚓”一声,传来了布料撕坏了的声音。

    终于三人爬出了墙外。墙外停着一辆马车,沉曲和司徒暗静相切公孙艾的嘱咐,拉着李爱娘上了马车,疾驰而去。沉曲轻轻掀开帘子,祥和酒家里还乱作一团,似乎还没有人发现李爱娘不见了。

    李爱娘看着马车里的沉曲和司徒暗静露出微笑,问道:“谢谢你们啊,是公孙艾安排你们来助我逃出去的吧。对了,你们叫什么名字啊?”

    司徒暗静抬起头,眼睛里精光闪闪,镇静半刻后,装成一副‘我是老大’的样子回道:“姐姐好,我叫唐静儿,那位就不解释了。姐姐啊,我听闻天下传你美貌传得神乎其神的,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沉曲听见后,回过头瞄了她一眼,又把头探向窗外,观察形势。司徒暗静根本不把她当一回事,摇着李爱娘的胳膊晃啊晃带着撒娇的语气继续说道:“姐姐啊,你知道这个白囘痴踩了我几脚,一共五次,我脚都要变成猪蹄了。更可恶的是她一点都不知道。”

    沉曲回过头转出一副纯真的笑脸说道:“我当我为什么会踩得那么爽呢,原来是踩到唐大小姐了。”

    李爱娘被沉曲和司徒暗静两个人的斗嘴给惹笑了,轻轻拍着司徒暗静的头说:“静儿只有十三十四岁吧,那位是你姐姐吗?”

    司徒暗静摇摇头。沉曲突然想到她的包还在公孙艾手里呢,便对司徒暗静说道:“静儿,我们的包还在公孙艾手里呢。”银票。还有几万两的银票。

    接下来马车里一片静默,三人没有再开口。司徒暗静在李爱娘怀里睡着了。沉曲还在望着窗外,目光却被天上的满月给吸引住了。

    李爱娘看着沉曲目光里流露出的想念,开口道:“今日是中秋节。你有什么想念的亲人吗?”

    沉曲愣了一下,回道:“叫我沉曲就可以了,我可能是想妹妹了。”好像好久没看到那个小她十岁的妹妹了。“流星!”沉曲喊道,说着,就闭上了眼睛把手紧握举在胸前,默默的许愿,上帝,让我回到现代,这只是一场梦,一场太过真实的梦。

    李爱娘看着沉曲的侧脸,叹了口气带着倾诉的口气慢慢地说道:“沉曲,我也有好几个月没见妹妹了。你知道我这几天过的是什么日子吗?李霄把我关在房里四处有重兵把守,连只鸟都飞不进去。他一直怕我被陈晤带走,我直到今天结婚,我才出得了门。这次除了公孙大哥其他有武功的人都不给进入的。好不容易逃了出来,总之真的很谢谢你们。”李爱娘也神色忧郁没有逃出来的兴喜感,她需要一个人听她倾诉,听她说那些她不愿记起的事,她希望沉曲能够帮助她分担那些事,她的肩膀太过瘦削,而沉曲就是她接近阳光时的一棵救命草。于是沉曲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

    马车疾驰了半个小时后停在了禁宫,马车门被打开。司徒暗静突然惊醒,疲倦地揉了揉眼睛。

    下了马车后,三人进入了禁宫。司徒暗静进去后才知道这里是禁宫,笑得嘴都要裂了。她想起来,父亲说过,禁宫在江湖赫赫有名,不少人闻风丧胆的顶级杀手云集的门派,一般小人物是进不去的。同时它也是朝廷最想灭的门派。没想到她居然进到了禁宫,又忽然想到了一件惊天大秘密:公孙艾是禁宫的。

    沉曲倒没什么感觉,她不知道禁宫是用来干什么的。所以对它感到很好奇,进来的时候看见所有的人面孔严肃没有一点嬉笑,好像所有人都欠他们钱。

    禁宫里一片阴暗像是多年没有接受过阳光普照似的,爬墙虎已经泛滥,沿着平滑的墙向上爬,墙上被笼罩一片暗绿色。隐晦潮囘湿的味道可以引起人内心最深处的胆怯。

    “副宫主有令,好生照料这三个人。等他回来再说。”领她们走的那个侍卫带着他们进了一间厢房并吩咐另一个侍卫。

    司徒暗静因为在马车睡了一会儿的关系,所以精神特好。看见李爱娘睡在了炕上,沉曲倒在了桌上特不高兴。推搡着沉曲却没见她一点反应,气哼哼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死猪啊。”不理沉曲后又走到炕边一边晃着李爱娘,一边嘟嚷道:“爱娘姐姐,你不要睡了。你们都睡了我找谁去逛禁宫。”见没人理她,只能伏在桌上玩茶水,这个杯子倒到那个杯子。

    最后,司徒暗静也伏在桌子上睡着了。入夜后气温下降觉得有点凉,隐约的感觉有人帮自己盖上毛毯,却疲倦地睁不开眼睛,只是紧紧抓囘住毛毯的边缘,让热气出不去。

    早上听说宫主和副宫主一起回宫了,沉曲就拉着司徒暗静要去找副宫主,但是门口侍卫压根不买她的帐,一步也不许出房门。但是,沉曲也没理他??翻窗失败,借口失败,装死失败,**不管用,讨好金不收……司徒暗静只说了一句话,侍卫就乖乖地让开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肚子里可是有副宫主的孩子,你一小小奴才拦得起我吗?”

    沉曲被雷到了,这个理由她都能编出来?结果是,侍卫在前面乖乖带路,沉曲、司徒暗静和李爱娘跟着他来到了禁宫专门用来接待客人的客厅。(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