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穿越【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5 09:54 | 2741字【收藏本书
    拖着疲惫的身子,莫巧儿坐到锅灶下。锅膛下的火正旺盛,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她捡起脚下的柴火往里面添加了几根。

    “嘶…”一个木刺又扎进她的右手的肉里。皱皱眉头,忍着一丝委屈,她用左手指甲捏出那根木刺。摊开手,看着自己两只小手已经红肿不堪了,有一丝出神.

    “滋滋…”锅中发出滋滋热气翻腾的声音。回过神来,莫巧儿急忙起身,揭开锅盖,让热气散去。锅里熬着的是粥,准确的来说是一小把碎米熬成的米汤。

    “巧儿!粥熬好了吗?”一个身穿粗布,衣服上还带着几种各色补丁的妇人出现在门口。妇人脸色有些苍白,发丝凌乱了一些。

    “娘!你先去歇着去,等弟弟从私塾回来,我们就吃饭!”莫巧儿对着妇人说道。她的声音清脆,干净还有一种与之年龄不合的成熟.

    “唉!幸亏你懂事了,要不你爹这没良心的丢下我们,为娘该怎么活呀?咳咳…为娘也病了一些日子了,晴儿也是个弱身子,这家里的重担都压在你身上,为娘的对不起你!”妇人咳嗽几声,眼角说着便出了眼泪。

    “娘!你千万不要多想,弟弟妹妹还都小,我们还都要指望您呢?你为了我们也要好好的养着身子!”莫巧儿上前,一手扶着妇人的手,双手粗糙,有些病态的哆嗦,一手轻轻拭去妇人眼角边的泪水。

    “嗯!为娘知道,为娘还不如你!”妇人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转过身子,走了出去。隐约还能听到絮絮叨叨的声音。

    莫巧儿叹了口气重新做到炉灶下,小脸被火光映得通红。她叫莫巧儿也叫莫晓柔,刚才那个妇人就是她现在的娘,人人都叫她罗娘,她还有一个妹妹叫莫雪晴和弟弟叫莫言南。为什么说是她现在的娘呢,因为她就是那种碰到了穿越这种狗血剧情的人。

    她原名叫莫晓柔,是一个高级园艺师,家里是世代开中药店的,从小喜欢摆弄花草,所以喜欢园艺师这个职业。那一天是朋友生日,他们一群人是在海边弄沙滩烧烤的!回家的路上她坐的那辆出租车出了交通事故,就这样她就被送到这个连历史书上都找不到的朝代。一觉醒来她就变成现在这个只有十一二岁大的小女孩.

    上天跟她开得玩笑还不只这些,连这个时代她也碰见狗血的事,这个身体的原主人的爹爹刚刚抛弃她们娘几个。从现在这个娘口中,她渐渐知道,她那个爹爹是一个身世不明的人,是年轻时候的娘亲在田间劳作的时候,救回来的,那时候爹爹满身的鲜血,头部也有重创。在娘亲的悉心照顾之下,爹爹的身子也好了起来,可是就忘却了以前的事,除了身上一个写着莫字的令牌,其他什么都没有,之后两人相处日久,便暗生了情愫,可惜娘亲的父母不同意,认为爹爹是来路不明,而且当时救回来的时候,他是一身的夜行衣,觉得可能是官府通缉的要犯,但是娘死活要嫁爹爹,最后居然跟着爹爹私奔而走,来到这个偏僻的小村庄,定居下来.

    不久便有了她和妹妹,她们是双胞胎,但是妹妹体质差,是一个常年的病秧子,不久之后便有了弟弟,之后一家人虽然清苦,但是也算得上幸福。在莫巧儿的心目中爹爹是一个儒雅的人,一身的气质是影藏不住的,对娘还有他们姐弟三个也是很宠爱,但是好景不长三个月前,爹爹跟隔壁的阿旺叔发生口角,最后扭打在一起,阿旺叔是一个壮汉,爹爹哪是他的对手,爹爹的头被阿旺叔打破,修养了两个月,突然一天就失踪了,没有一丝预兆。

    娘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直到现在才能勉强的下床。而家里的所有的劳作都压在她的肩上。虽然是秋冬了,地里也没有什么活计,但是喂猪,喂鸡,打点家务,已经让她疲惫不堪了。家里没有了男人,所以经济来源就靠着她每日上山挖野菜去集市去卖。秋冬时节,野菜更是罕见,所以这些天她的小手也已经是被冻的红肿了.

    “姐!我回来了!”厨房门外响起一个清亮的小童音。

    “南儿!洗手吃饭!”莫巧儿对着外面喊道。既然已经改变不了,她唯有慢慢去生活了!

    “哎!好嘞!”

    把锅里的米汤用木盆盛起,端着向堂屋走去。摇晃的三只脚的桌子上放着四副碗筷,一盏昏暗的油灯在房中摇曳着。娘亲跟弟弟已经在桌子前坐好了。帮他们盛上米汤,又拿出一碟咸菜,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吃着。莫巧儿又盛了一碗,夹了点咸菜,走到里屋,一张破旧的棉被下,躺在一个瘦小的身子。

    “晴儿!醒醒…先吃点饭…”走到床边,轻轻拉开被子,脸色蜡黄,脸庞瘦小,两眼微闭着。

    “姐!”莫雪晴睁开眼,低声唤了一声,声音嘶哑无力。

    “嗯!吃点东西!你身体不好,姐无能,没有攒到银子给你看病,也弄不到什么好东西给你吃,这是米汤你先喝着…”莫巧儿看着妹妹的样子,心中惭愧无比,虽然妹妹跟自己是双胞胎,但是长期的体弱,整个人看着比她是瘦小的一圈。

    “没有!我没事,姐姐别担心……”莫雪晴坐起身,伸出双手端着碗,对着米粥轻轻的吹了几口气,然后呷了几口米汤。

    莫巧儿站起身,走了出去,来到桌子旁,为自己盛了一碗米汤,就着咸菜,慢慢地吃着。

    突然,莫言南放下筷子,扭过头,撅着嘴巴对着莫巧儿说道:“姐!我想吃肉!”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人心疼.

    “啪……”罗娘拿着筷子的手在桌子上一拍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面色一怒,两眼瞪起来呵斥道:“说什么呢?夫子就是这么教你的?”

    莫巧儿看着弟弟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心中很是难受,自从爹爹走后,家里就没有吃过一点荤腥的东西,弟弟现在长身体,而且还要读书,看着弟弟比其他同年人瘦小了一圈的身子,晴儿还病着,也是需要一点东西补补身子,还有母亲…对着弟弟点了点说道:“嗯!明天姐姐就去弄肉!”

    “巧儿胡说什么呢!吃饭…南儿你怎么这么的不懂事!”罗娘看着一对子女的瘦小的样子,心中暗恨,对丈夫的怨恨从未有过的强烈。

    “对不起,姐姐!”莫言南对着莫巧儿道歉,八岁的他已经明白很多事,爹爹丢下了他们,村中到处都是流言蜚语,学堂的同窗都在嘲笑他,现在家里都是靠着姐姐,他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很为难姐姐。

    “没事!”莫巧儿摸摸弟弟的头,爹爹走了,现在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是母亲和她的希望了。

    吃完饭,莫巧儿帮弟弟和母亲打好洗脸水,伺候他们上床,然后自己睡下,一夜无语…

    清早,为母亲和弟弟妹妹热了热昨天吃剩下的米汤,莫巧儿就挎着篮子出了门。秋冬时节早晨的雾气很大,太阳还未出来,整个田间都是雾蒙蒙的。

    莫巧儿把衣服往里面裹了裹,双手揣进袖子里。今天必须向着后山去,那里应该有一些野菜,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抓住一只兔子。

    来到后山,莫巧儿拿出篮子中的小铲子,一路找着地上的野菜。“咝咝…”枯草从中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莫巧儿面色一喜,这个声音应该是兔子在草丛中的声音。

    莫巧儿放轻脚步,轻轻的拨开草丛,果然是一只肥大的白色兔子,兔子受惊,撒开腿就跑了出去。莫巧儿紧追了上去。多日的米汤生活让莫巧儿没有多余的力气,兔子渐渐的甩开了她,脑中想起弟弟妹妹看可怜的样子,莫巧儿不知从哪来力气,一下子对着兔子冲了过去。

    “砰…”莫巧儿一脚踏空,地上厚厚的茅草陷了下去,地上顿时出现一个大洞。

    “啊…”这是村子中的猎人弄的陷阱,专门捕捉野狼,野猪之类的猎物。

    “啪…”关键时候,一个强有力的手抓住了她。(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