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长沙镇【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5 09:54 | 3564字【收藏本书
    莫巧儿站在长沙镇的街头,连夜的赶路让她又渴又饿,幸好走的时候,把家中的钱都带了出来,走到一个路边的包子铺,莫巧儿要了一个包子,一碗稀饭。一边吃着包子,一边从怀中掏出一个铁块。黑色,四四方方,正中写了一个烫金的莫字。莫巧儿把玩着手中的令牌,这是母亲死前放到自己的怀中的,也是自己找到那个爹爹的唯一线索,找到了他就能找到那个大胡子,这样就能想办法报仇了。

    “5两…5两…”吃过包子的莫巧儿有些头痛的坐在路边,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苦恼地想着该怎么办。从这长沙镇前往元京城一路上有一些强盗横行,自己一个女孩子绝对是去不了,除非跟一个商队,但是进去一个商队就必须交5两的银子,现在自己身上全部家当也就一两三十文钱,根本不够。

    “花媒婆你听说了吗?元京城的商家悬赏花艺高手呢!”路边的一个声音吸引到莫巧儿的注意。莫巧儿抬起头,看见路边一个身穿蓝色绸缎的妇人正对着身边的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绿色长纱的妇人说道。

    “就是那个富可敌国的商家?”身穿绿色长纱的花媒婆一惊,脱口而出。

    “亏你还是做了几十年的媒婆呢?不是说你的消息最灵通吗?这商家悬赏五百两找一个花艺高手,专门去饲养一株名叫三星拱月的奇花的消息已经快传遍了整个长沙镇了!”蓝衣妇人脸上显出一丝不屑。

    “难道就是商家的家主专门从西域花重金买的那颗能开出四种颜色,而且三小一大,呈三星拱月的奇花?”花媒婆丝毫没有注意到蓝色绸缎妇人的不屑,反而自顾自的说道:“这花不是说让商家的三小姐栽植吗?现在怎会请花艺高手呢?这商三小姐不就是一个花艺的高手吗?听说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德妃娘娘的那盆千夜紫就是这商家三小姐亲手培植出来的!”

    “这三星拱月听说很难养活,云京城没有一个花艺高手能养活此花,这不,刚才那边贴的榜文呢!那可是五百两,大富豪出手果然非同凡响,只可惜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却没有希望了!”蓝衣妇人接过话,伸出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莫巧儿顺着她的伸手的方向看了过去,一群人正盯着一个榜单互相讨论着。莫巧儿起身走了过去,顺着缝隙,挤进人群,看向里面。一块巨大的木牌,旁边站了两个穿着灰衣的家丁打扮的男子,木牌上贴了一个告示:今有三星拱月奇花一株,叶呈枯黄伴有白色斑点,花朵急速缩小,现重金聘请花艺能手,望能妙手回春,定有重谢!

    幸好这个朝代的文字跟她学的汉字相差不大,勉强读得懂。这三星拱月的症状应该就是吸棉虫吸取其中的营养,所以才会营养丧失,造成叶子枯黄,花朵变小,但是却又不是马上就死,只是会慢慢地枯萎直至死亡。因为吸棉虫的体积小,伏在叶片上就好像白色斑点一样,一般人没有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那盆三星拱月是商家花了重金从西域买来的,所以没有那个花艺高手敢轻碰,这才没有发现那个吸棉虫。莫巧儿对那种吸棉虫还是熟悉的,以前父亲的那株草药也是这种症状,当时那株草药还是自己照看的,所以她还比较了解。

    “哎…哎…看完走让开了,让后面的人上来看看,有信心的就上来揭榜,我们商家有的是钱!”公告牌旁边的灰衣家丁跑上前一步对着围观的人说道。

    莫巧儿上前一步,踮起脚在众目睽睽之下接下公告。

    “哪来的孩子?这不是你玩得地方?”灰衣家丁见莫巧儿接下公告显示一愣,接着有些恼火地对着莫巧儿说道。这一看就是个小女孩,知道什么是花艺吗?这要是让管家知道,还不怪罪自己办事不利呀!

    莫巧儿没有理会他,而是把公告慢慢地整齐的叠好,然后慢条斯理的对着那个已经满色不善的灰衣家丁说道:“这棵三星拱月最多不出十天就会慢慢地枯萎了,从这里赶到云京城就算是快马加鞭差不多要四天,再加上你们这个叙述也几天前的,所以你们已经没有什么时间浪费了,否则你们家老爷的那盆三星拱月就彻底的枯萎了……”

    “小丫头胡说什么呢?讨打……”灰衣家丁认为莫巧儿危言耸听,有意的诅咒那三星拱月,所以异常的气愤,扬起手向着莫巧儿打去。

    莫巧儿没有躲闪,而是一直盯着人群中的一个身穿锦袍的中年人,刚才她揭下告示的时候,一个家丁虽然对他怒目而视,但是另外一个却是匆匆的离开,显然是通知什么能做主的人去了,而自己慢条斯理的收起告示就是为了等待那人的到来。但是当那个人来的时候居然只是躲在人群中,并不出现。自己的那番话就是为了说给那个人听得,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个人知道她可不是什么无的放矢的。

    “丙五!住手!”锦袍中年人此时走了出来,对着那家丁大喝一声。而那个跑去通知他的家丁跟在他的后面。

    “罗管家!”那个被称作丙五的家丁对着锦袍中年人拱手道,然后又指着莫巧儿对着他献媚道:“这小丫头片子来捣乱的!小人正打算把她轰走呢!”

    那个罗总管上前一步,对着那个丙五就是一个大嘴巴:“滚下去!降为四级家丁为丁一!”

    那丙五双手捂着被打的脸,一脸的唯唯诺诺。却是不敢反驳,只得躬着身子退了下去。

    “丁一你升为丙五!”罗总管又对着身后的那个黑衣家丁说道。

    “谢谢总管…谢谢总管…”那丁一一脸的惊喜,不停的谢道。

    莫巧儿冷眼旁观着,做完这些,那个罗总管这才走到她的身边对着她一拱手说道:“在下罗勇,是商家的一个管事的,人称罗总管!请恕在下唐突,敢问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小女子莫巧儿!”莫巧儿也学着他们这个朝代的女孩子一样对着罗总管欠了欠身子行礼道。

    “敢问巧儿姑娘可有是有办法治疗此花?”罗总管一边对着莫巧儿问道,一边观察莫巧儿,年纪不大,稍显稚嫩,但是观察入微,能在人群中发现自己,脸上有一天长约两寸的新伤口,但是她的双眼异常的灵动,整个人看着有一种不符合她这个年龄的老练。

    “栽植此花的人虽然细心照顾了,但是她却不知道此花跟别的花种却是不一样,此花不需很多的水,只要每日在花蕊处撒上几滴水即可,水多了反而造成此花被吸棉虫吸收了养分,吸棉虫吸收花中的水分和营养,所以此花枯萎了!”莫巧儿虽然没有见到那三星拱月,但是一般生有吸棉虫的花和草都是不需很多水分的,过多的水分只得让吸棉虫繁殖的更快,所以她才如此说道。

    “敢问巧儿姑娘这吸棉虫是什么?这水分和营养又是什么?”罗总管虽然听不太懂,但是见她说的头头是道,所以也不敢怠慢,这来时就听三小姐说,她便猜测这花就是因为水浇多了,现在眼前这个小丫头没有亲眼看见三星拱月,但是却能说出其中的关键,这不得不让他慎重。毕竟这三星拱月可是要献给那一位的…要是有个什么差池,那商家上上下下可都是死罪难逃了!

    莫巧儿也不知道他们这个时代的人能不能知道这些词是什么,也没打算他们能理解,她如此说,只是想说明自己了解此花的症状,而且自己有办法可以救助那花,主要还是想让他们带着自己云京城至于那个什么五百两的赏金却是没有打算过,不过能拿到就更好了:“这些你就别管了!我只能告诉你,此花最多还有几天好活了,而我可以救助那株花,信不信在你!”

    罗勇饱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莫巧儿:“好!既然巧儿姑娘有办法,那就请巧儿姑娘跟我们去云京城一趟,要是医好了那株三星拱月我们商家必有重谢,就算医不好,商家也会把你当成贵宾。”

    “那好!我们现在就走吧!”莫巧儿淡淡一笑,率先走了出去,她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到心上,她才不信他一个偌大的能富可敌国的商家能看得起她这么一个都快成乞丐的小姑娘,也就是客气话。

    “巧儿姑娘不用准备一下吗?”罗勇一愣,然后对着前面的莫巧儿问道。

    “我就是一个孤儿,所以不用准备!还是走吧,我担心那株三星拱月可坚持不到我去了!”莫巧儿走出了好几步,回过头对这身后的罗勇说道。

    ………………

    一辆火红色的马车驶进一座雄伟的城池之中,驾车的是两个身穿灰衣的小厮,马车的帘子被撩开,经过三天三夜的连夜赶路,终于在第四天赶到了云京城,罗勇看着云京城的盛况叹息一声:“巧儿姑娘!这就是云京城!”

    莫巧儿伸出头看了看,红墙绿瓦,巨大的青石砌成城墙,雄壮宏伟。城墙外是一条环城的护城河,河边隐约还有人在漫步,叫卖……街上车水马龙,人头攒动,服饰各异,来玩的人群当中还有金发碧眼的,犹如前世的欧洲人一般,整个街道热闹非凡,这就是云京城吗?天子脚下果然不同凡响……

    “巧儿姑娘是第一次来这云京城吗?”罗勇紧盯着莫巧儿,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些东西。这三天跟她相处看来,发现这个小女孩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说话异常的老练,自己几番想从她口中套出一些话来,看看能不能得到她的一些情况,或者她的身世,但是都被她把话题转移了,或者跟自己扯皮装傻……

    “嗯!这云京城果然是不同凡响,繁华是长沙镇所比不了的!”莫巧儿收回目光,对着罗勇说道。

    “那当然!我朝天子鼓励商业发展,打通了通往西域的贸易之路,而且还降低了很多苛捐杂税,鼓励商业的发展,吸引外来的商客,连西方的那些金发异人也都来这里做生意,所以这里的繁荣是必然的!”罗勇点了点头,然后指着窗外的一个金发碧眼的人对着她说道:“喏!那就是异人,金发碧眼的,长相跟我们真是相差的太远了!”

    “呵呵……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嘛!”莫巧儿轻笑一声,然后便看着车壁闭上眼假寐起来,这些人她前世见得多了,金发碧眼,肤黑齿白的……(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