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证明【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5 09:54 | 4389字【收藏本书
    莫巧儿没有理会已经有些慌乱的杏儿,而是穿过杏儿走到水仙花的旁边,刚才她一进门就闻出杏儿姑娘的身上有种淡淡的清香,伴有着鱼腥的气,还有一股淡淡的海水的味道,这很明显就是龙舌草的香味,这种龙舌草其实跟水仙花的样子差不多,只不过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龙舌草他是不开花的,不过他跟水仙花相伴而生,就是有他的作用的。

    龙舌草的汁液就是解水仙花的汁液的毒的,两种汁液混合起了一个中和的作用,只不过这个没有办法跟他们解释,那还是前世的时候,在料理药材的时候,听父亲说的,不过莫巧儿也没尝试过,幸好这次也算是巧合,这龙舌草可是很少跟水仙花相伴而生的,也算是给了莫巧儿一个表现的机会。

    罗总管好奇的看着莫巧儿所作所为,只见莫巧儿走到那水玉玲珑东瞅瞅西瞅瞅,然后突然伸出一只手去摘那朵水玉玲珑,罗总管心中一急,但是离得太远根本没有时间阻止了,而那杏儿此时却因为莫巧儿那一句双手腐烂,已经吓得花容失色了,哪有精力在顾着那盆水玉芙蓉了,换做平时她早就护着那盆水玉玲珑了,这可是小姐的东西,那在杏儿心目中可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就是要了她的命她也得护着呀。

    莫巧儿快速的伸出手,摘下那个龙舌草,水仙花汁液有毒,所以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手快如闪电,看到已经被握在手心的龙舌草,莫巧儿松了一口气,她微微一笑,看了看有些失神的罗总管,然后转过身子看着还在那喃喃自语的杏儿,她慢慢的走上前,然后手中的龙舌草也顺势用两个手掌摩擦起来,使劲的挤出龙舌草里面的汁液。

    走到杏儿的身边,伸手拉过杏儿的手臂,然后把龙舌草的汁液涂在刚才已经有些红肿的地方,杏儿反应都没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莫巧儿已经把手中的汁液都涂在杏儿手上的红肿的地方了。

    “你?”杏儿感觉到被那奇奇怪怪颜色的汁液涂过的地方,有些冰冰凉凉,还蛮舒服的,而且也没有刚才那么红肿奇痒了。她惊疑不定,有些失神的看着眼前这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姑娘。她的脸上有个很新的伤疤,显然是最近才受的伤。她的手在自己的手上慢慢的揉动,她每揉动一次,那奇痒的地方就减轻了一分,小女孩眉头轻皱,但是眼神坚定,身上有种然后信任的感觉。

    “姑娘果然是个高人……”正当三个人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考的时候,一个宛如黄鹂出谷般的声音在院落里响起。

    “小姐……”

    “小姐……”罗总管和杏儿两个人同时行礼道。

    莫巧儿听到声音,便抬起头看向发出声音的那个方向,一袭淡黄色的罗裙,没有过多的饰品,这个人全身闪烁着一股淡淡的压迫的气势,身上有种让人不敢直视的贵气。此女子正是商家三女,商三小姐商菱悦。

    这商三小姐可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相传她三岁识字,五岁便能熟读史记,七岁作诗,当时就有了云都城第一才女的称呼,可惜她却醉心园艺。为此商家族长更是大骂其贪玩,不过这商三小姐却硬是在园艺上取得更佳优异的成绩。为皇宫的御花园送出很多优秀的盆景,更是救活了当今皇上最宠爱的贵妃娘娘的最爱的盆景,深受当今皇帝的赞赏。

    可惜却一直对这从西域重金购得的三星拱月却束手无策,作为天之骄女,她却没有半点娇气,却能如此的真心称赞莫巧儿。

    “不敢当……”莫巧儿打量过后,然后谦虚道。

    “呵呵……不要谦虚,这水玉玲珑中的一颗异草本来我还一直不知道是什么,没想到却是这水玉玲珑汁液的解药,我参考了很多书籍典籍,一直都不知道,没想到姑娘你小小年纪但是却比我见多识广……”商三小姐轻笑,语气中透露着对莫巧儿的称赞。

    “我只是凑巧在一部医经中看到过,所以才知道一点……”莫巧儿当然不能说出她前世可是高级园艺技师。

    “罗总管这次出门辛苦了,我下次会在父亲那边说说帮你记上一功的!”商三小姐转过头对着一边候着的罗总管说道。

    “谢谢小姐……”罗总管面露喜色,急忙躬身说道。

    “你们退下吧!杏儿备茶……”商三小姐淡淡的吩咐道。然后走上前拉起莫巧儿的手,向着屋子走去。

    “姑娘贵姓?我虚长姑娘几岁,你要是不嫌弃就叫我商姐姐吧……”商三小姐拉着莫巧儿熟络道。

    “我叫莫巧儿……”莫巧儿被商三小姐牵着手,微微有些挣扎,但是感觉到商三小姐没有恶意便任由她拉着走进房间。

    “莫?”商三小姐身体有些停顿,但是只是微微停顿一下就继续往前走。要是常人定不会发现商三小姐的微动作,但是莫巧儿是谁,她两世为人,怎么会看不出,这商三小姐刚才在听到莫的时候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连身体都控制不住了,难道她知道这莫家。

    “巧儿妹妹学识渊博,不知道你的祖籍是哪?家中还有什么人?”两人坐定,商三小姐便急忙对着莫巧儿问道。

    “我一直跟着母亲在山中长大,前段时间山贼肆掠,母亲在逃亡的路上不幸死于非命,我也是流落街头,没想到却是看到商姐姐的告示,就斗胆毛遂自荐了……”莫巧儿回答的滴水不漏,山贼肆掠这是常年都有的事,而且虚造了一个山中长大就是担心商三小姐派人去调查自己。

    “这样呀,如果妹妹不嫌弃,那就在我商家住下,在园艺上面,姐姐也可以向妹妹讨教一下呢……”商三小姐眉头轻皱,心中暗自思量,难道是自己多心了?她和那个莫家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同样的眼神,同样的那种气势,同样的那种气质,她好像从谁的身上见到过。不过现在不管有没有关系,把她先留下来就对了。

    “那谢谢商姐姐了……”莫巧儿还担心自己没有机会接触商家,利用商家调查她自己的身份,现在正好了,缺觉就有人送枕头。

    “那真是太好了……杏儿!去把厢房收拾出来了,记得要用新的被褥,现在天气冷了,记得屋中要多加炭火,不可怠慢了……”商三小姐对着刚刚进门的杏儿吩咐道。

    “是……”杏儿放下茶水,又退出房间。

    “今日也不早了,巧儿妹妹风尘仆仆的,今日就好好的休息,等杏儿收拾好厢房,我让她给你送点点心,巧儿妹妹好好休息一晚,明日带你去看看那三星拱月,这株花真是让姐姐我伤透了脑筋……”商三小姐轻笑道。

    “这样也好,那小妹在这谢谢商姐姐了……”莫巧儿想了想,那三星拱月也病了这么久了,也不差今天晚上,这些日子,母亲过世,一路追杀,再加上担心弟弟妹妹的安全,自己也是食不下咽,寝不能眠,现在好不容易搭上了这商三小姐,虽然想报仇还是有点痴心妄想,但是只要能让她弄清她父亲到底是什么身份,那就能朝着一个目标进发了,像现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像一个没头苍蝇一样,那也不是办法。现在好好休息一晚,养好精神好好的想想办法。

    深夜,莫巧儿躺在舒服的大床上,她睁开眼,也许是长时间的逃亡吧,不管再累,心里也是警醒的,更何况现在还换了一个新的环境,心中还是很多的不踏实。拿出放在怀中那块写着莫字的令牌发呆。这是父亲留下的信物,也是自己找寻自己身份的一个证明,她要好好的保护着。

    现在真的是举目无亲,母亲去世,弟弟妹妹都被人接走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道现在能找谁帮自己出出主意。

    “对了……”莫巧儿脑中灵光一闪,她想起了自己的舅舅。那是她见过的唯一的一个母亲那边的亲戚。也是她印象中对自己比较好的亲戚。她还能依稀的记得舅舅在云州城的西北边的灵丘镇上做事。听说那边的镇长还是自家的远房表亲,舅舅也就是占了这个光才能再拿某了个位置。

    父亲是母亲在田间劳作的时候就回来的,当时什么情况母亲也没跟自己说清楚,而且也怪自己当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现在心中一堆事不知道找谁来问,父亲的身份必须要搞清楚,那现在唯一可以提供这个线索的只有这个叔叔了。

    “看来明天还是离开这里好了!本来就美誉弄清这些事贸然的来这里也不是办法,明日帮他们把那盆三星拱月好好调理一下,就走人!”莫巧儿闭上眼,然后翻了个身子好好的休息,打定了注意就好好的休息,没有休息好,怎么有精力去给母亲报仇,怎么去找到妹妹和弟弟,怎么去找到那个负心的父亲。这次也算是给了商家一个恩惠,人情债最难还,以后肯定还要用到商家的机会。

    “玉儿,看出什么来了吗?”

    书房中一个富贵的老人对着商三小姐问道。

    “爹爹!这莫巧儿看着只是普通女孩子,但是不论是言谈举止,跟他的穿着一点都不一样。她的样子看着只是普通的农家女孩,穿着朴素,而且年纪也小,但是她的言谈举止大方得体,我们商家也算是大户,富贵不说无敌但是也算举国少有,但是她从进门开始就就没有表现出什么吃惊的表情,说明这个小姑娘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要么她是见惯了这样的场景,出生富贵。要么就是她的城府很深,心机可怕……”商三小姐对着老者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留下这个姑娘,那三星拱月虽然是贡品,但是凭借我们商家现在的地位还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为父可以进宫面圣跟皇上说说,这个三星拱月的事……”商家的大家主商万三看着自己最疼爱的三女儿,商玉儿问道。

    “爹爹你以为女儿是个冲动的人。私自留下这个身份不清楚的女孩子?”商玉儿走到商万三的身边轻声道。

    “为父只是担心,现在朝廷内斗的厉害。我们商家富甲天下,要是发生战乱,第一个受到打击的就是我们商家,就算不死也要散尽家财。钱财都是害人物。虽然我们家族也有人在朝中做官,但是都只是闲职,别看我们现在受尽皇恩,那可是太后在养着我们商家。”商万三叹息道。

    “女儿知道!二位哥哥在朝中虽然也是顺风顺水,那也是别人看着我们现在受尽皇恩的缘故。这些女儿都知道。这三星拱月算不上很重要,女儿要的是找一个懂得花毒的人。那皇太后身中花毒,女儿研究这么多年依然找不到一个方法去解毒,这次借助三星拱月也只是找一个能解毒的人。这莫巧儿对花艺的了解跟女儿完全不同,她另从蹊径,或许正是我要找的人。而且……”说道此处商玉儿停住说话,语气中了了少些迟疑。

    “而且什么?”商万三一愣,问道。女儿是什么样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要不是身为女儿身,那商家的家主必定是她无疑。她聪慧大方,为人处世更是相当的到位。要不是心中不舍,早已经将她送入宫中了。她的年纪跟当今皇帝正是相当。假如玉儿能得到皇帝的喜爱就不一样了。不过现在朝廷还都是皇太后在把持,那皇太后为人阴险,而且更是狡诈多疑。玉儿进宫怕不是她的对手。所以他才一直迟疑。

    “恕女儿胆大猜测,这莫巧儿怕是跟莫家有什么关系……”商玉儿皱着眉头思考道。

    “什么?莫家?”商万三一下子从凳子上惊得站了起来。

    “不错!女儿看到那个女孩的脸上有个淡淡的刀疤,虽然很淡,但是女儿敢肯定这个伤疤是最近才有的新伤。但是定是用了什么名贵的伤疤药才让那个伤疤变得那么淡。而有这种药效的药天下除了了皇宫,还有哪些地方有?另外前段时间莫家的莫二爷不是回来了吗?而且前几天莫家不是接了2个莫二爷在外生下的两个孩子吗?此时又有一个莫巧儿在这边出现,难保不是也是认亲之人。不过也许是女儿多想了……”商玉儿苦笑了一下。

    “嗯!的确有这个可能,虽然玉儿你这次有些莽撞,但是也不能不说假如真的是莫家的子孙,我们能结交那也算是很好的机会。也罢,既然做了,就不要后悔,一切你做主吧……”商万三点了点头。他看着女儿苦恼的脸,商万三对着商玉儿安慰道。

    “女儿知道,女儿劳烦父亲担心了……”商玉儿对着商万三欠了欠身子。

    “好了!不早了,你早些歇息,明日为父还要去跟几位大臣商量这次洪涝的事,这次我们商家又要付出一些代价……”商万三叹息道。(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