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治好【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5 09:54 | 2574字【收藏本书
    这整个过程商玉儿都看在眼里,她看着杏儿碗中的这些粉状东西,也有一些迟疑,这种治疗方法根本就是闻所未闻。一开始她以为莫巧儿最多只是找出这些是因为什么虫造成的。莫巧儿肯定只是找到那些虫然后捉下来灭掉,但是没想到这些她都没有看到,只是见到她就像煎药一样把那些奇怪的东西汇聚一起,让她不敢轻易对三星拱月使用,但是她试探莫巧儿发现她真的是深藏不露,又让她不得不相信这些奇怪的东西能治好这三星拱月。

    商玉儿心中一狠,对着杏儿点了点头。杏儿端着那些奇怪的药物,很嫌弃的用手帕抱着手,然后慢慢的洒在三星拱月上面,杏儿撒的很仔细,连一片叶子都没有放过。

    莫巧儿见杏儿撒药,她就去池边取了一点水,慢慢的在花盆中把泥土松松,然后慢慢的在三星拱月的根部浇水。

    三个人坐在凉亭静静的等待着,按理说这吸棉虫吸食了这些药物大概只要2个时辰就会死亡脱落。果然渐渐的三星拱月上面慢慢的脱落一下白色点点,放在平时可能不能注意到,因为他们确实都是很小,但是此时都是大批量的脱落就显得明显了。

    “小姐你看,真的有虫子脱落,好多虫子,好呕心……”杏儿看着这么多的虫子脱落立马惊呼道。

    “哦?”商三小姐上前仔细看了看这些落下的白点点,果然是一些白色的虫子。这些虫子没有腿脚,只有嘴上有一些很细小的像管子一样的东西。看来这些虫子就是靠着这些细管子吸食三星拱月的生命的。但是这些虫子太小了,平时根本看不到,就算看到这么小的虫子也无法抓到,而且还是这么小的虫子,还这么多,这根本不是人力可以完成的。

    “巧儿妹妹果然高明,居然有这种方法来除虫,不愧是花艺高手,姐姐佩服……”商三小姐看着落下的吸棉虫,面露喜色,对着莫巧儿称赞道。

    “商姐姐过奖了,小妹惭愧。”莫巧儿笑道。

    “这个碗里还有一些药粉,还够涂药三次,等三次用完之后就用干布慢慢的把这些擦拭掉,千万不要用水清洗,这点有请杏儿姑娘牢记,否则容易灼伤这株三星拱月……这三次用完估计这株花一定痊愈……”莫巧儿看了看碗里剩下的药粉对着杏儿说道。

    “嗯!好的!”杏儿点了点头,此时她对莫巧儿的态度完全变了,没想到这个丫头还真有两把刷子,治好了这株三星拱月后,对皇上有了交代,皇上就不会对商家降罪了,她从小在商家为仆,小姐对自己也好,她真的不想皇上降罪商家。

    “现在这株花的治疗差不多完结了,小妹也想告辞了……”莫巧儿看见杏儿接过药粉,然后对着商三小姐说道。

    “你要走?” 商三小姐没有反应过来,莫巧儿会这么快的告辞。她料想莫巧儿应该是有什么事要商家帮忙所以才来治疗这株花的,但是现在居然就要走,这显然超出了商玉儿的估计。

    “嗯!小妹还有一些事,就不做打扰了!”莫巧儿客气道,语气很是肯定,丝毫没有犹豫。

    感觉到莫巧儿语气中的肯定,商玉儿轻轻皱了皱眉:“怎么不在此处多住几日,什么事情这么急?有什么需要姐姐帮忙的吗?”商玉儿不希望莫巧儿这样就离开,好不容易抓住这个跟莫家扯上关系的机会,她可不愿意就这么放过这个好机会。

    “小妹真的有要事,多谢姐姐好意,等小妹处理完后定会再来叨扰的……”莫巧儿看出商三小姐想结交自己,虽然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这也是个好机会,说这句话也是给商三小姐一个底,意思就是说明自己还是要回来的。

    “那好吧!那姐姐就不强留了……”商玉儿听到莫巧儿这么说也就放下心来,既然她还会来,那总会有机会跟她扯上关系的。

    “杏儿去准备点盘缠,算是给妹妹的路费……”商玉儿对着杏儿吩咐道。

    “那小妹多谢商姐姐了……”莫巧儿这边倒是没有推辞,盘缠是必须的,这去找舅舅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有钱傍身总会好的。

    “这是应该的!妹妹去办事一路要小心,有什么事就拿着这块玉佩跟当地的商家的铺子的掌舵人说,看在这个玉佩的份上,他们一定会尽力帮你的!”商玉儿从腰间拿出一块*白色的玉佩,上面雕刻了一个大大的商字。

    莫巧儿看着玉佩,她知道这算是商玉儿把自己跟商家绑在一起的东西,但是她无法拒绝,商家的商铺遍地整个国家,富可敌国,自己肯定有机会用到她们的。莫巧儿接过玉佩:“那小妹多谢姐姐了……”

    商玉儿看着莫巧儿接过玉佩,心中顿时更加的放心了,虽然她口头说回来,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是应酬的话,现在给出这块玉佩也算是一块定心丸,她既然接过玉佩,说明她也想跟商家结交。

    “那姐姐在这里等着小妹过来做客了……”商玉儿笑颜如花。

    “那小妹告辞……”。

    大雪纷飞,枯木倾倒。一女子手持包袱,行走在大雪之中,她一浅一深行走在难行的雪山之中。

    “砰……”女子终于不堪重负,摔倒在地。她额头布满虚汗,嘴唇发紫,双手微微颤抖,双目眺望前方,满是希翼。

    挣扎起身,她捡起身边的一根枯柴,缓缓的起身,继续冒雪前行。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长的路。突然女子双脚一软,枯枝碰裂,她摔倒在地,雪山陡峭,她顺着坡度滚了下去。

    她终于晕了过去,坚持了这么多天,终于还是没有支撑住。挂在脸上的破旧丝巾,因为打滚散落开来,露出女子的面目。清丽脱俗,玉若天然,似是雪女下凡间,整个雪山之间顿时犹如增添了那一股春天的意境。

    雪还是慢慢的飘落,在她的身上,脸上,她似等待人救助的落凡仙子。

    迷迷糊糊之中她微微听见犹如仙曲的思竹之声在雪山响起。难道她要死了?是雪女来勾她的魂魄了吗?她心中痛苦不已,爹娘刚刚去世,现在还尸骨未寒,自己还没有找到表哥,就这样死去,她不甘心,她想起身,但是她确实没有力气了,她需要食物,需要热的茶水,哪怕只是一点点,她就能恢复体力走出雪山。

    思竹之声近了,没想到却是一对身穿华服的军官,他们衣着貂裘,腰佩长刀。中间还有丫鬟前行,最里面有一个骄子,装扮华丽,四周都镶嵌着华丽的珠宝,还有各种丝线,羽线,金线绣着吉祥如意的字体或者画卷。

    队伍前面两个探路的士兵,看着躺在路中间的她,上前便恶狠狠的说道:“你是谁?居然敢私闯禁地,难道不知道现在已经被封了,你躺在路中间意欲何为。赶快滚开,快点滚开,否则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说着男子紧了紧手中的长刀。

    她很想说,她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全身没有一点张嘴的力气,她微微睁开眼,看了看前面的骄子。

    “跟她说这么多干什么?把她赶走……”另外一个士兵心中应该是着急了,急忙催着第一个士兵快点赶走她。

    “滚开!快点滚……”他上前踢了她一脚。这脚的力度其实并不重,但是对一个几天都行走在雪山之中的柔弱的妹子来说真的是钻心的疼痛。

    “呃…啊……”她微微呻吟道,疼痛让她几乎晕厥,但是又刺激她清醒,让她全身都要崩溃。(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