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发配边疆【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5 17:51 | 2991字【收藏本书
    仔细的听了听他们口中所说的话,”真是活该啊!竟然敢谋逆,这可是大不敬啊!”

    “这孩子也太可怜了,这么小真是十二三岁的年纪,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爹爹啊,真是前世造的寃孽啊!可惜了这么好的孩子。”

    王佳莉一阵无奈,什么谋逆,什么十二三岁,她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好不好,究竟是在说些什么啊?

    为什么周围一片古香古色的样子,为什么大街上的人都穿着古代的衣服,为什么会有人向她仍臭鸡蛋呢?她明明穿着一身白色的医院的病号服啊!

    谁来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王佳莉在一想,难不成自己穿越了,”额,呵呵,呵呵”,穿越了,真是太好了。

    地下头又仔细的打量了打量自己身上的这一身白色的衣服,胸前又一个字,一个黑色的大圆圈,中间好像写着一个人字,这是什么字?

    还用问吗?当然是囚犯的囚字。

    “啊!原来我是个囚犯啊,难怪别人要那样说我,原来如此,但是我也太不幸了吧!”王佳莉仰天长叹,为什么别人穿越不是公主就是皇妃,在不及也是个合亲的公主,怎么一轮到自己竟然是囚犯,老天爷啊,你要不要这么耍人啊!

    “还不如回现代去过我的小日子呢,怎么着我还是有我妈的。”对了她穿越了过来,她的妈妈怎么办,妈妈一定会担心死了。

    “妈妈,我不要在这儿了,我哟回去,我要回现代去,我要和你在一起”。周围守在外面的士兵听见恩佳丽一个人在囚笼里面自言自语,大喊大叫的,是不是疯了啊,本来就不是很好的脸色,此时又多了一丝嫌弃。

    其实王佳莉不知道现代发生了很大的地震,她的妈妈也去世了,否则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要求要回到现代去的,她还一个劲的认为现代还是以前的老样子。

    她还可以幸福的生活,但是事实不是这样的!

    王佳莉除了怨天不公之外,还有着深深的疑惑,算了穿越就穿越了吧,囚犯就囚犯吧,怎么就她一个人,她的家人去哪里了,怎么都不管她,怎么都不来就她呢?

    “能不能不要让我这么倒霉好不好,难道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无亲无故吗?”王佳莉周起了眉毛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外面的两个小士兵微微的谈了一口气,”其实这个小姑娘长的挺漂亮的,只可惜啊是个快要死的热人了”。

    两一个人接着说,”是啊,真是太可惜了,她的父母都已经死了,我看她就算再怎么样,也是到不了边疆就回死掉的”

    “是啊,都是上辈子造的孽,竟然摊上一个谋反的父亲,不过要是她的父亲真的成功了,那她可就一公主了!”

    “好了好了小声点不要在说了,要是让别人听见了不好。”

    “恩!”

    王佳莉愣住了,原来自己比想象中的还要悲催封的多了,不仅什么都不是,而且父母双亡,天呐,难道她一辈子都要在这个破地方受苦了吗?

    她毕生最大的追求可是做一个米虫,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可是现在,她来到这个世界还不到一个小时,她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看一看这个世界,就先让她知道了这么一个可怕的消息,老天爷,你真是好狠毒的心肠啊!

    不一会儿囚车就已经出了城门,外面的地方都是贫瘠的,没有什么意思的,连郊外都百里之内没有一户人家了,要真是要到了边疆她不死才怪呢!

    每天的一日三餐都是有人送过来的,虽然吃的不是很好,但是白米饭已经很让她满意了,虽然只有青菜,但是还是蛮好的,纯天然无公害的十五啊!每一次吃饭的时候王佳莉都是笑嘻嘻的,就差跪在地上对着碗三跪九叩了。

    还有士兵很不屑的看着她”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啊,这么难吃的饭也能笑嘻嘻的每顿都吃的光光的,真不知道你是胃口大呢?还是已经傻掉了,傻子,笨蛋!”。

    宽宏大量的王佳莉当然是不会跟他们争吵的,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过上米虫一样的生活,那么现在其实也算是一种米虫一样的生活了,所以她很满足,才不会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生一肚子闲气呢!

    有时候王佳莉实在是闲的无聊的时候还会在囚车里哼哼曲,唱唱歌什么的!

    一天王佳莉正在唱着一首很是申请的歌曲,”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了你,啦啦啦啦啦啦,我们的故事并不算美丽,却如此难以忘记,啊啊啊啊啊啊!”就在王佳莉唱的真入神,真情趣高昂的时候,旁边一个长的很是老实的守卫,走了过来。

    王佳莉和善的对着这个守卫笑了笑,这个守卫叫做王大,虽然名字不怎么样,但是人绝对是个好人。

    刚开始的时候是其他几个人轮流给王佳莉送饭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就一直是这个王大给她送,减减的熟悉起来了,她偶尔也和这个王大硕几句话,还管这个忠厚老实的王大叫做王大哥,王大就管王佳莉直接叫佳丽了。

    王大走了过来,轻轻的靠着囚笼外面坐下,王佳莉也做到囚笼边上,和王大靠的更近一些,王大开口说到”你还会唱歌啊?”

    “恩”

    “不过你唱的这个曲子我从来都没有听过”

    王佳莉看着王大一脸的笑意,然后就问他”你想学吗?我教你!”王大一脸欣喜的看着王佳莉,”在这里确实是挺无聊的,能跟着你学学唱歌曲,我当然是很乐意的。”

    王佳莉点点头表示赞同王大说的话,然后略微思索说”这个太难了,我先教你一首简单的吧!”

    “嗯嗯,好!”王大把头点的跟个波浪鼓似的。

    王佳莉想了想然后就唱到”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都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它去看戏,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抽它的屁股,哗啦啦拉,哗啦啦拉,摔了一身泥。”

    王佳莉唱完以后王大呵呵的笑了起来,”你唱的这个歌曲真有意思,是你自己编的吗?真的很好听,我从来都没有听过。”

    王佳莉呵呵的笑着心里却暗暗想,笨蛋王大哥这可是现代的歌曲,你怎么可能会听过呢!

    “这是我晓小的时候,我妈妈,噢不,我娘叫我唱的,很好听吧,我教你唱啊!”

    这是王佳莉和王大的关于唱歌的故事,其实为什么王佳莉会对王大完完全全的放下心中的芥蒂呢?其实还又最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王佳莉姓王,王大也姓王,人家都说,同样姓氏的人三百年前是一家人,本来王佳莉是不相信这些东西的,但是自从自己穿越以后,她就不得不相信这些东西了,所以她由心底就对这个王大哥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一日太阳正值中午十分,是太阳最最毒辣的时候,王佳莉一个人在囚车里没有什么地方能够遮挡太阳,虽然冬天的太阳不怎么毒辣,可是自从三天前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之后,这里就特别的热,热的让人睡不着觉。

    那些官兵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而且这几天都没有看见王大来看她,昨天晚上的时候那些人给她弄来的饭菜居然是坏掉的,里面还有两只臭虫,本来王佳莉想把这碗直接扔出去的,但是想了想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真是浪费。

    然后王佳莉就装作很讨厌的样子,狠狠的把碗摔到一边去,瓷碗应声而碎,王佳莉急忙从那些碎片当中拿走一块,然后对着外面大喊,”你们给我弄的什么东西啊,这哪里是饭,会吃吗,这东西,王大呢?王大在哪里,我要见他”。

    一个看起来像地痞一样的官兵走了过来,因为王佳莉是在囚车上关着的,那地痞一样的官兵是在地面上站着的,所以王佳莉要比那官兵高处很多,官兵抬头看着王佳莉的脸蛋。

    “给你点吃的就可以了,知足吧,至于你的那个王大哥,她是回不来了,这儿的知府大人,把她调走了。”

    “哦!”王佳莉失望的答应了一声,怪不得王大这几天都没有来找她,原来是攀上高枝了,真是人心叵测,世事难料啊!

    王佳莉颓废的坐在囚车里,回想起她和王大的点点滴滴,这个老实的男人。

    那是一天的晚上,当时下着鹅毛搬的大雪,夜里,大地上铺上了一层白衣,月光照在地上显得很是明亮,王佳莉的脸庞也被映射的雪白雪白的,夜显得越发清冷,不一会儿,本来已经听下的学,又开开断断续续的下了起来。

    这里是一个驿站,那些看守他们的官兵都去屋子里睡觉了,她一个人在外面,在冰冷的雪地里,四面透风,王佳莉穿的衣服并不是很厚,所以有些冷,不过还好,这样的寒冷还是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的。(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